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第687章 探春的把柄閲讀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自邢岫烟、宝琴和李家李纹、李绮两姐妹四个人来到贾家之后,大观园都比之前有生机活力了太多。
李纨、迎春、探春、惜春,加上宝钗、黛玉、湘云,姐妹姑嫂十余个人住在一起,今儿你到我这屋里串门,明儿我俩又到她那儿去吃茶,三三俩俩,五五六六一处做做女红,游玩嬉戏,或者是大家聚在一起,开个诗社,做个茶会,真是好不快活惬意。
又因大家年纪相仿,又都知书识礼,兼之李纨和宝钗二人在中间协调,纵然小姐妹之间偶有口舌之嫌隙,也能很快消弭于无形,重归于好。
如此日日欢愉,便连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生一两场病的黛玉,今年冬都罕见的活蹦乱跳,只是偶尔咳嗽一番,也不过两三日便转好,令紫鹃和雪雁等人都称奇不已。
今日,姐妹们再次聚集在探春屋里。
探春的屋子地势开阔,房间宽敞,是最佳的聚会场合,所以姐妹们大多数时候,都爱往秋爽斋来团聚。
“唉,昨儿琏二嫂子不是二哥哥这两日就会回京了的么,怎么今儿还没回来……”
两盏茶喝个半凉,见大家有些沉默,最小的惜春忽然叹了口气道。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687章 探春的把柄讀書
见大家神色虽然都是一动,却无人说话,探春便摸了摸惜春的耳朵,对大家笑道:“二哥哥不回来,林姐姐着急还差不多,你却着什么急啊?难道是又惦记着要让他给你买礼物了?”
探春这话一说,惜春尚且只是腼腆一笑,再次躺枪的黛玉却是把黛眉一横,瞪着探春道:“谁着急了?三丫头你再敢胡说,信不信我将你的事情说出来……?”
大家呵呵一笑,就在她们都以为黛玉的威胁对探春根本无效,探春即将再次取笑黛玉的时候,却见探春面色“剧烈”的一变,然后脸上竟露出一个讨好的神色,埋头下去抚弄惜春肩头的毛绒绒衣领,不敢再发一言的样子。
这般情况,令众人侧目。
迎春不由笑道:“这可奇了,往常她们两个斗嘴,哪回不是要来上三四个回合,最后打闹一番才能结束,如何今儿三妹妹竟气短了?”
“我哪有,我只是……”
探春闻言,试图掩饰什么,却在回头的时候,再次对黛玉露出一个告饶的眼神,惹得大家更是心痒难耐。
因见探春死活不说,湘云等便去缠黛玉:“好姐姐,你告诉我,你到底使了什么法子收服了三姐姐,你告诉我嘛……”
宝琴和邢岫烟都将目光投来。
来了这些日子,她们早知道,贾家姐妹们中黛玉、探春、湘云三个最是伶牙俐齿,每回聚会就她们三个最爱拌嘴。探春和湘云两个作为妹妹,寻常总是结成联盟,抵抗黛玉的镇压,向来都是互不服气的,今儿探春竟投降了?
只有宝钗在旁边,似是看出点些端倪,却只是一笑,没有说什么。
黛玉本来还羞恼的瞪着探春,见探春尴尬起来,又见湘云等人来“奉承”,黛玉心情竟莫名的好起来。
至于要说她拿住了探春的什么把柄,也十分简单。
鉴于探春和湘云两个老是合起伙来欺负她,黛玉痛定思痛,几日前在探春来瞧她,竟又拿她取笑的时候,黛玉一不做二不休,对探春发起了灵魂拷问。
“三丫头,你羡慕我什么?”
“什么?”
“我就问你,你羡慕我什么?”
被黛玉这般意味深长的追问,探春初时不解其意,然后便是心虚,最后在黛玉将那日其与她同塌而眠,她梦中所言之语以审视的语气神态说出时,探春差点没吓晕过去。
她当时自然不认,抵赖黛玉胡说。
但是她心里却知道,自己多半是日有所思,梦有所梦,故而不甚说出那般话来,被黛玉听去了。
要是别人或许还可以赖过去,但是黛玉最是心思敏感的人,只怕已经猜到她的心思了。
啊,那这久了,她心里是怎么看我的呀?羞死人了!!
又羞又臊且极端难为情的情况下,探春自然是笨嘴笨舌,错漏百出,令黛玉在旁边冷笑不已。
好在黛玉似乎并没有要将她的“不伦”心思拆穿,只是趁机告诫她从今以后再不许拿她与贾宝玉的事情来玩笑取乐,不然她就会把她梦中所言的话说出来,让姐妹们来评一评……
如此探春纵然可以死不承认,也不敢去赌黛玉敢不敢那么做,只能识时务者为俊杰,签订了城下之盟。
因此,刚才探春一个不留神,再次取笑了黛玉,回过神来自然是后怕不已,只能对黛玉告饶,求宽恕。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第687章 探春的把柄熱推
好在黛玉也顾虑当真惩戒探春事情会过大,也就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如此湘云等人就算猜到探春必然是有什么糗事被黛玉抓到,只是她二人不说,她们也没有办法。
正在推攘玩笑间,却见李纨领着李纹和李绮两姐妹走了进来。
湘云也顾不得去探究探春黛玉二人的秘密,一下子蹦起来迎向李纹和李绮,道:“怎么你们又回来了?”
李纹和李绮尚且没想好怎么回话,李纨已经笑道:“这回可如了你们的意了,方才我婶娘带着她们去给老太太辞行,老太太死活不答应,定要让她们过了年再走,我婶娘实在没有办法,这会子已经被老太太和凤丫头拉着摸牌了。
咯,她们两个自然也是走不成了,你们还不过来把她们牵过去?”
众人闻言大喜,自然纷纷起身,将李家姐妹迎过去熏笼上烤火。湘云就在一边笑道:“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方才我们还说了,你们俩个要是走了,咱们的诗社就一下子少了两个人,正后悔前些日子只开了一回诗社,早知道就该多开两回的。
哈哈哈,看这天气,过不了两天又要下雪了,到时候二哥哥也回来了,咱们再让他来做东道,再开一个诗社。
嘻嘻,你们不知道,咱们这里所有人才能都比不过二哥哥,只有他做东道,才能面面俱到,大家最能玩的高兴了!
你们几个还没见过他吧?等你们见到了,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
湘云巴拉巴拉,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的拉着李绮说话,惹得众人都笑,“咱们中间啊,就她最贪玩好客了!”
黛玉听湘云三句话不离贾宝玉,心头有些不太得意,故而嘲笑道:“她是最好客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这家的主人,却不想自己也是个客呢。”
湘云一听,虽然知道黛玉并非那个意思,心里也不痛快,故而也立马笑道:“是啊,我自然是客了,不像林姐姐,马上就是这家的主人了,不过你也不用得意,就算你想撵我出去,也得先得二哥哥的同意呢,嘻嘻嘻……”
“你。”黛玉脸上羞红起来。
她说那话本来没有恶意,因为算起来,她和湘云一样,都是客居贾府,又如何能嘲讽湘云?
不想云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恶,就知道拿这个说事!
要是,能像探丫头那样抓到她一个把柄就好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这般肆无忌惮的取笑我……
心中刚刚这么一想,黛玉又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宝钗怕二人见气,赶忙打圆场,“好了,平时最要好的是你们两个,一见面最爱拌嘴的也是你们两个,真是让人看了忍不住笑你们果然还是小孩子呢。”
黛玉、湘云二人闻言,倒也顺着台阶互瞪了一眼,下了去。
……
荣庆堂,贾母一手拿着牌,看着有些闷闷不乐的李婶娘,笑道:“你侄女嫁到我们家里,这些年一直挺艰难的,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心里心疼她,也没什么补偿她的。
如今她娘家好不容易来了亲戚,你们在一处说说话,多说说家乡和家里的事,也算是一种慰藉。
这是我的私心,还请亲家太太谅解。
另外,咱们家虽然只算得上中等人家,倒也不缺吃穿,亲家太太自然也不用太客气。
我知道你们的顾虑,怕咱们家里的人回来,家里照顾不周,这也无妨,就算我老婆子是昏庸的,还有你侄女呢,她总能替我们招待好你们的,呵呵呵……”
贾母呵呵直笑,慈祥的样子令人尊敬。
李婶娘闻言,心头也被贾母的随和与谦逊折服。
你们这样的人家要还只能算是中等人家,那我们家怕是连寒门都比不过了。
至于她为什么想要走,除了贾母说的,其实还有另一点不可对人言的因由。
李纨是个寡妇,嫁到贾家十来年,就守了十来年的寡。
偏偏她的丈夫也是好几年前就去世了的,也就是说,她也是寡妇!
她要是长期和李纨住一起,天天两个寡妇望寡妇,难免凄凉。
再一则,只怕待久了,贾家中人看见她们两个,还以为她们金陵李家专出寡妇呢!
这是难为情的一点。
所以前几日贾政回府她就想要辞行的,只是没能得行。如今听说王夫人和贾宝玉也要回了,她就趁着机会,收拾好东西决心向贾母辞行,却没想到还是给拦了下来……
心里思虑再三,李婶娘起身拜道:“老太太一片慈爱之心,令人敬佩,只是我……罢了,老太太如此厚情美意,我也不敢违逆,只是我们家如今人丁也少了,家里诸事还需要照管,所以年节之前我们是定要回去的,还请老太太体谅。”
贾母闻言,笑道:“好好好,倒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不迟。咦,怎么又站起来了,难道是想要偷瞧姨太太的牌,凤丫头,还不给你姑妈遮一遮……”
王熙凤得令,却没有去遮薛姨妈的牌,只是笑着将李婶娘拉回来坐下。
李婶娘虽然对贾母打哈哈的回应不甚满意,到底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
她想着贾母也是要体面的人,如今有言在先,到了腊月里她执意要走,贾母也没有理由再说别的。
另外来了这半个多月,贾母确实对她十分礼遇,她也知道两个女儿都和贾家姐妹玩熟了,都舍不得走。
最重要的一点,贾家确实是礼仪、积善之家,若不然,不论贾母如何,她也不会多留的。
心中既已议定,李婶娘也不再多想,坐下来和王熙凤、薛姨妈两个专心陪贾母玩牌。
贾母的暖阁地下烧着地龙,四周又聚着火盆,烧着无烟的碳,怀中又有手炉子抱着,因此大冬日里聚着打牌,竟也是一点不冷。
打牌是贵太太们喜欢的一种消遣方式,既可以开动脑力心智,又可以聚一处闲谈。
既要闲谈,总得有话题。
一时议及邢家,贾母疑惑道:“虽然邢家丫头少有在我跟前走动,怎么我瞧着,竟也是个极好的姑娘,与她爹妈老子完全不一样?”
虽然论理不该当着薛姨妈和李婶娘的面议论邢家的不好,毕竟邢家也算是客。
但是邢忠夫妇的德行大家有目共睹,连薛姨妈和李婶娘也知道,如此倒也没什么。
再者贾母也不屑于背地里说人坏话,她只是觉得稀奇,邢岫烟在她看来,竟不像个贫寒门户出来的姑娘,身上那股子淡然出尘之气,竟像个诗书传家的小姐。
王熙凤也笑道:“老太太说起这话,我也正想说呢。
邢姑娘虽然生在那样的家庭,但是不论是身上的气度还是心性,都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论理她那样十五六岁的年纪,正该是爱攀比,争论心性的,但是据我冷眼瞧来,她竟一点也没有。比如穿着,自己有什么,就穿什么,连之前老太太赏赐她的那身行头,她也只是在来见老祖宗的时候穿一穿,戴一戴,回头还是那样,将她那半新不旧的粗布钗裙换上了。
你们说这样的天气,那样的衣裳怎么能御寒呢?连我看了,都觉得心疼,忙让平儿将我旧日穿过的两件厚的给她送去,她却也不嫌弃,只是回头来给我致谢。
还有,她们姐妹们十多个人聚在一处,又是爱打闹的年纪,哪有舌头不碰着牙齿的时候?
不怕姨太太和婶娘说我背地里嚼舌根,连宝琴和李玟李琦几个还偶尔互相拌嘴,就只邢丫头不会。别人说的对呢,她就听,说的不对,她就笑笑。
这些都是她姐妹们亲口与我说的,她们都说欣赏她的为人。这可是奇了,以林丫头为首,她们园子里那些姐妹,何日里互相服气过?没想到头一次得大家一致赞扬的,竟是邢家丫头。”
王熙凤说话向来长篇大论,“引经据典”的,说的贾母等人都笑了,“是啊,也难得有丫头能入得了你这刁钻的法眼!”
李婶娘住在园子里,也趁势补充几句,言邢岫烟确实是个难得的女孩子。
王熙凤却还没说完,“老祖宗,你当他们邢家何德何能能养出这样一个的女儿?”
贾母三人皆看向她,不明白她又卖什么关子。
王熙凤笑道:“这说起来,也是有源头的!
这事说来也巧了,你们不知道,就是咱们园子栊翠庵里的妙玉师傅,原籍也是苏州的,就在苏州的哪座佛家宝地中修行。刚好邢家那些年就在同一座庙里租房子住,那邢丫头便拜了妙玉师傅当老师,从她那里读了书,认了字,还取了真经。
所谓名师出高徒,邢丫头从小在佛光宝刹中修行了那么久,又有名师,见识心性自然不同于寻常人。”
“竟有这样巧合的事?”
贾母和薛姨妈都愣了愣,然后又都释然。
如此,倒也能解释的通了。
“这就是所谓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造化,就算有这份机缘,要是邢丫头本身是个没有灵根的,只怕也无甚作用,难得,难得……”
贾母叹息一声,心中考量邢岫烟的心思尽散。
又说了几句话,忽闻管家媳妇跑来回:“老太太,太太回府了!”
贾母一喜,忙道:“快叫她过来!”
薛姨妈和王熙凤看贾母一下子无心打牌,神色激动,都笑了。
王熙凤道:“太太要是知道老太太这般稀罕她,怕是该高兴的睡不着觉了,只是,就怕老太太稀罕太太是假,心里记挂的另有其人……”
“呵呵呵,你这个猢狲,看打。”
“呵呵呵……”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