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妖魔哪裏走 線上看-619.援軍已到推薦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看着王七麟冲船上飞来,傲立船头的刘禄喝道:“来的好!”
然后他迅速往后退。
两边立马有修士顶上,有修士看向雷勇杰以为他能去找王七麟对轰。
结果雷勇杰跑的比刘禄还快。
他很鸡贼。
见此祯王麾下的修士们大为不齿,他们都是各方高手,并没有因为雷勇杰后退而乱了军心,反是争先恐后对王七麟出手——
当前一个汉子撕开衣服冲他挺胸而上,王七麟眼前一晃,一座山峦出现在他面前。
不是形容大胸常用的山峦,就是正经的山峦!
山峦凭空落下,就跟要镇压他一样!
王七麟不知道这是什么法宝,但猜测这肯定不是一座山峦。
这样的法宝太可怕了,足够摧毁一座城池,只有上古群神乱战时候才有如此这般强力的法宝出现在人间界。
现在绝不可能,否则太狩皇帝早征用了!
心念飞转,王七麟收起妖刀拉开拳头冲小山砸出!
轰鸣声中,磅礴的大力铺天盖地的砸来,但他双脚踩在惊门与景门两把飞剑上咬紧牙关双臂挥击像攻城车挥锤,只把那小山砸的节节败退。
大蟒神与夜叉皆为勇健猛士,御剑推他向前飞。
下方黑水翻涌、头顶电光雷鸣,不知道又是什么法宝、功法出现。
王七麟双拳砸在山上翻身跳起,正好借着小山掩护避开黑水与雷击,翻过小山之后就是战舰,他腾身扑向战舰——
一把长枪陡然横在他身前。
随后枪出如龙!
一条龙头蛇身、皮肤光滑如白银的怪物张牙舞爪冲他飞来。
王七麟将十咦转移到喉咙,张开嘴怒喝:“滚回去!”
龙头蛇身怪立马后窜。
王七麟接着跟上。
这一出大大出乎船上众多高手预料,他们没想到这条灵兽竟然因为王七麟一声吼叫而轻易撤退,就这样让他打了个空间差,突兀的撞进了人群。
对此众人不惊不怒反而大喜,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叫道:“来的好!天大功劳从天降!”
他们声音还没有落下,四周众人正要各展神通,忽然看到王七麟张开嘴巴往外喷出黑雾!
当头一人半边脸上长满指甲盖大小的鳞片,火光照耀,鳞片是七彩色。
他也张开了嘴正好吸气估计想要喷出什么,结果一口气下去他脸上鳞片顿时变成漆黑色,下意识的往后连连倒退:“是虿雾!”
旁边好几个人吸入虿雾萎靡倒地。
剩下的刀剑齐出,王七麟一把妖刀在身边飞窜,几十几百点刀光如流水涌向众人。
听到虿雾的提示,好些人面色大变往后退,可是杀招迭出,后浪推前浪般袭来。
王七麟浑然不惧,六把飞剑回归绕着他身躯转动,围攻他的杀招全被劈开。
种剑先生凌空踏步,他一枚龙眼大金色弹丸扔出,弹丸崩裂化作一把流光飞剑到他面前。
王七麟来不及躲避猛的深吸一口气用额头迎上!
飞剑劈开雾气带着呼啸声斩落,他那青石般的肌肤层层龟裂,但顶住了飞剑硬生生将它弹开。
门板巨剑再度落下。
这次他可不敢硬顶了,但夜叉御剑拍出,小阿修罗则轻蔑冷笑御剑砸门板巨剑的剑尖!
剑对剑!
阿修罗永不后退!
王七麟接连破开袭到身边的杀招,他连连往前推进,杀到兴起追向之前御剑劈他的一个汉子,面对强敌他斗志昂扬、气血沸腾。
奇经八脉之中真元像是被火焚烧一样化作浓稠真气飞快运转,源源不断给他提供磅礴战力。
这一刻他的敌人虽然多虽然强,可是他不怕,他的精神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战力本能下意识的开始反击!
这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的精神状态进入另一种境界,他依稀感觉到自己正在脱离身躯的束缚,好像他依然是他但他又不是他……
被护送到船尾的刘禄看到这一幕惊呆了,王府这么多好手,竟然被压着打?
精品都市言情 妖魔哪裏走 txt-619.援軍已到看書
他喃喃道:“王七麟不是七品境吗?咱们这些人里光是七品境就得有五个吧?种剑先生不是有八品境巅峰的修为吗?为什么奈何不了一个王七麟?”
旁边的锦衣人凝重的说道:“三郡王,这个王七麟很邪门,他修为不高,可是修行功法却很霸道!他那六把飞剑比种剑先生的本命剑种还要强横,他又有邪门的护体神功,竟然还能口吐虿雾……”
“这它娘的,是个怪胎啊!”
他的话音刚落,被王七麟盯上那御剑汉子猛的哀嚎一声,他两腿紧紧夹在一起,满脸扭曲!
身后一个汉子惊呼道:“老滚,你屁股怎么喷血了?”
王七麟一脚踹开御剑汉子迈步前行,又盯上后面的汉子一刀刺出,包揽上三路。
听雷神剑则专攻下三路!
汉子双手一摇一具棺材出现在面前,棺材打开他叫道:“宝贝张开嘴!”
棺材一开,王七麟顿时感觉身边变成了全黑色。
黑暗粘稠,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悄悄的翻涌。
他什么都看不到,于是赶紧闭上眼睛去倾听四方。
结果闭上眼睛之后他看到造化炉上炼出了一个椭圆形小蜂巢似的东西……
玄黑神火不知道在今天什么时候将钦原毒刺和虿露炼化成功了,他昨天无聊时候去观摩,这东西还没有出现。
他正要将这小蜂巢拿出来,结果就在此时一道烈焰从他身后烧起,接着是一只独脚火鸟啼鸣着向上飞……
黑暗顿时爆炸了。
王七麟翻身后退,棺材盖子追着他砸来,被他抓起来转身就是甩飞出去!
棺材莫名其妙炸开,后面的大汉满脸茫然:“怎么回事?”
王七麟对这火鸟毕方并不陌生,他头也不回的大喝道:“道爷,多谢!”
谢蛤蟆处理了剑种后飞来对上了种剑先生,他冷笑道:“无量天尊,他竟敢炼收魂棺!自作孽不可活,让他等着遭受群鬼蚀骨的报应吧!”
听到这话,抱着棺材的汉子顿时面色惨淡。
刘禄怒吼道:“平日里我父王尽心尽力养你们,你们就这么报答他?”
王七麟上船前行,黑暗之中好几道刀光出现。
刀光诡谲,接着是更多刀光将他包围。
黑暗之中人影闪烁,更有鬼影出现撕扯他。
这是东瀛浪人出手了!
四周攻势如潮,王七麟尽管斗志冲霄可还是顶不住了,他是双拳难敌四手,东瀛浪人出招速度极快,他可以以妖刀以快打快,但是却没法反击到这么多人。
何况四周还有祯王府诸多高人虎视眈眈!
王七麟只好后退拉开距离,他想起先前看到造化炉所炼出的蜂巢,便收手入袖子,心里一动蜂巢出现在他手里。
他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但知道这东西肯定很霸道,毕竟是黑色神火所炼成!
于是他快速后退中掏出蜂巢叫道:“看我暗器!”
虿雾喷涌,四周追杀他的一行高手纷纷退避,接着有阴风吹过将虿雾吹散,众人又扑了上来。
蜂巢中有东西在往外钻。
首先钻出来的是小小的脑袋,只有人小指肚那般大,如鸟头,不过鸟嘴尖长而双眼狭长,看起来面目有些狰狞。
它的头钻出来后便开始变大,接着是身躯钻出来,而它后背上生有一对骨翅。
翅膀上是一节节骨片,惨白、森冷、坚硬!
同样,它的身躯离开蜂巢后也是变大了,每个翅膀都有人手那么大,身躯则像是鹌鹑那么大。
但它身躯不是鸟的样子,而是如蜜蜂那样,肚子鼓胀,下面是一把带倒钩的尾刺,尾刺弯曲大约也有人巴掌那么长,再扁一些那就跟镰刀很像了!
它飞出来后飞快震动骨翅出现在王七麟头顶,有人正好扑上来,它的骨翅震动身影消失,那扑来的大汉手中短斧劈下,接着便惨叫一声!
怪鸟出现在他面前,长而弯曲的尾刺刺入他的一只眼睛。
就在人们肉眼可见中,他的脑袋开始干瘪……
仿佛是这怪鸟吸走了他脑袋中的东西……
所有东西,脑浆,血肉,还有骨头!
这一幕让所有人呆若木鸡。
王七麟也惊呆了。
更让他们惊骇的是,蜂巢中又钻出来一个这样的鸟头,又是一只这样的怪物出现了……
第二只之后是第三只,第三只之后还有第四只……
一口气钻出来六只。
王七麟下意识想到了六六大顺这个词。
可是其他人就不是这样想了。
五只怪鸟飞在王七麟头顶,它们像是没有感情没有智慧,飞在上面后震动骨翅停滞不动。
船上出现短暂的宁静。
接着浪花翻涌有水龙窜出张开大嘴从后面要吞掉王七麟。
王七麟防备着呢,立马回身劈出妖刀。
比他更快的是一只怪鸟,它瞬间出现在水龙口中,尾刺刺入其中,透过晶莹剔透的水龙船上众人看到玄奇一幕:
怪鸟尾刺中有东西喷出,接着这东西又往回收,而水龙则就此咆哮一声,它从内部开始坍塌了!
御使水龙的汉子突兀的开始七窍流血,他‘蹭蹭蹭’往后退了几步,坐在地上急忙去施展神通给自己治疗。
众人见此就明白了,谁攻击王七麟,这些怪鸟就会对谁发出致命一击!
这真是致命一击,它们速度太快了,一行人修为都是六品、七品的高境界,可是却看不清它们出击的速度!
这让他们不寒而栗!
若是怪鸟攻击自己,自己能挡住吗?
众人心中自有答案。
刘禄愤怒跺脚,他看向水彷徨,指望水彷徨能给自己扳回一局,结果水彷徨情况更糟糕——
诸多水鬼爬上水彷徨与上面的阴人纠缠在一起,道法船四处突击,白泽能吞噬水彷徨,而上面的羊五弟则能御水、御风还能御阴气为武器对水彷徨发起攻击。
四艘水彷徨已经破碎两艘,另外两艘情况不妙,被道法船攻击的伤痕累累。
刘禄无奈,叫道:“回程!”
剩下两艘水彷徨往河流深处退去,雾气也随着它们的退去而被带走。
王七麟御使道法船归来想要换船,但徐大还在船上有人激战——正被人打得团团转。
这次真不怪他修为差,主要是对手太强了!
围攻他的至少五个人,五个人恐怕都是七品境!
但是听到刘禄喊出‘回程’,这五个人放弃围攻徐大转身就往水里跳,踩着水向岸上狂奔——
他们看到王七麟带着六只怪鸟正冲自己一方扑来!
雾气散去,江流消失,众人又出现在了长江河道之上。
而且河岸就在不远处。
包括雷勇杰在内一群人弃船跑路。
刘禄惊呆了:我、我怎么办?
王七麟向他走去,船上阴影中又有数十道刀光闪现。
六只怪鸟也是闪现出去,六个黑衣人现身,缠在身上的黑色布条开始变得松松垮垮起来。
众人骇然,恐怖如斯啊!
但其他人已经夺得间隙,带着刘禄飞向岸上,刘禄抬手,有一支鸣镝带着烈焰升空。
王七麟御剑要追击,岸上突然之间火光大起!
河道上同样是火光闪亮!
岸上密密麻麻全是人。
河道上分散着全是船。
岸上的人浑身盔甲、军容整齐,前面的人踏步到水边,一只只大盾牌竖起。
后面的人抬腿给巨弩开弓弦,他们扛起巨弩,上面的箭头有婴儿巴掌大小!
火光照耀下,光芒点点。
像是军阵中出现了繁星。
王七麟踏在水上冷笑道:“二郡王,你不会以为你靠这些寻常兵将能挡住本官吧?”
刘禄也冷笑:“王大人,你不会以为你们修士就能在九洲横行无阻吧?”
“本王承认,确实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区区七品境却这么难以对付。”
“不过你最强的无非是那些妖魔邪鸟,而本王也看出来了,那些妖魔邪鸟不会主动替你杀人,只会是谁攻击你它们就去攻击谁。”
“那么现在你明白本王撤退回岸的原因了吧?我带了精兵八百!他们一起攻击你,本王看看那六只妖魔邪鸟先攻击谁!到时候我王府中的高手一起上,要拿下你也不是不可能!”
谢蛤蟆鄙视的说道:“你带来的修士不下五十人,而对手却是只有我们三个人,结果你竟然来一句‘也不是不可能’?老道都为你感觉丢人!”
众多修士确实感觉丢脸。
他们平日里都是眼高于顶的猛人,三吹六哨的自称是天下无敌,结果今天一群人被一个七品境修为的人打的鸡飞狗跳,这着实让他们郁闷。
有人便不服气的说道:“凭法宝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光明磊落的一对一、靠修为来见真章!”
收起请神金豆的徐大气的歪了嘴:“日您娘的,刚才你们这群狗日的围攻大爷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对一?刚才是谁围攻大爷了?站出来一对一啊!”
修士们纷纷低头。
双方对峙在河岸上,后头黑黝黝的田地中响起沉甸甸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沉重很整齐,这是一群人在行走,他们有不同方阵,所以走的也是不同脚步频率。
这让对峙双方都很是诧异,纷纷看向远处黑暗中。
灌县外的长江江岸有一片肥沃农田,越过农田则是山丘,脚步声就是从山丘后面传来的。
很快脚步声越过山丘,越过农田,一些身披盔甲的军士摆着战阵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军阵正中有身高八尺的魁梧力士举着一杆大旗,旗上两面两个字,正面是‘汉’,反面是‘桓’。
一名青年将领披着皮甲骑在一匹昂扬战马上走来,这战马踏地不起烟尘而起云雾,竟然与青凫相仿,显然也是一匹异兽。
刘禄皱巴着额头看向到来的这些军士,他喝问道:“本王乃是——哦,是阿固弟弟,难怪敢举桓王大旗!”
他回过头来狞笑着看向王七麟:“王大人,现在我们又有援军已到,看你怎么嚣张!束手就擒,饶你死罪!”
王七麟也认出了异兽上的青年军官的身份,面容俊秀、气质清冽,正是桓王世子刘稳。
事情确实不好办了。
他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去杀死一个郡王一个世子吧?
犯了这种罪,太狩皇帝不宰了他那绝对是把他当亲儿子了,还是要继承皇位那种。
结果刘稳带兵走来微笑道:“二哥,你或许误会了,本世子并非是你的援军。”
刘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阿固,兄长正在抓捕朝廷命犯,莫要开玩笑。”
刘稳说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二哥,按照太祖爷爷的规矩,你们祯王府可以养私兵五百,但是你现在带出来的是多少?”
“且私兵不得披铁甲、持重弩,现在你们祯王府私兵所用的可是滚牛弩,即使是我们边军也少有滚牛弩,你们是从哪里拿来的?”
听到这里徐大乐了,他说道:“七爷道爷,大战了一晚上真是枯燥乏味,大爷给你们学狗叫解解乏?”
谢蛤蟆一愣:“无量天尊,徐爷还会狗叫?”
徐大说道:“学嘛。”
王七麟说道:“行,那你学吧。”
徐大轻咳一声仰头喊了起来:“现在我们又有援军已到,看你怎么嚣张!现在我们又有援军已到,看你怎么嚣张!现在我们又有援军已到,看你怎么嚣张!”
“束手就擒,饶你死罪!束手就擒,饶你死罪!束手就擒,饶你死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