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vu5zg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愛下-第一百七十四章 勝負(第三更)讀書-uvzdm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其实内力一直都不是商九歌所长。
准确来说,在获得紫极天象这门内功之前,内力一直都是商九歌的软肋,毕竟九阴绝脉,百窍俱开,一方面获得超强的感知与灵敏,但是作为代价,就是在修炼内力的时候要忍受更大的痛苦获得更小的收获。
如果说商九歌不是有商离结合华山长老为她量身订做修行路径,并且一上手就是比较合适九阴绝脉修炼的紫霞神功,少女也到不了如今这个地步。
看到鸾云飞的这道剑气,商九歌第一反应是躲,不过也只有那么一瞬。
鸾云飞横剑斩来,商九歌在迟疑一瞬之后,竖剑斩下。
鸾云飞的剑气是接近雪白的波光,而商九歌斩下的则是一道纯紫的剑气。
一横一竖,正好化为十字,在空中相遇,随后鸾云飞的雪白剑气瞬间将商九歌的紫色剑气拦腰斩断,气势不减,向着商九歌而来。
而少女这个时候不紧不慢地在鸾云飞的剑气中央轻轻一点。
那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剑气瞬间在商九歌面前烟消云散。
“好剑法。”鸾云飞不紧不慢地称赞道:“都说华山独孤九剑独步天下,但是我想,就算商离,也没有像是姑娘这样精妙的剑法。”
而商九歌则静静望着鸾云飞:“好强的剑气。”
虽然说高手相争,使用剑气大多数时候都是徒费力气,毕竟再强的剑气,也比不上横剑一斩。
但是剑的长度终究有限,而剑气的延伸范围则取决于剑士自己的剑术以及真气,所以真正修到三品以上能够真气外放的剑士,完全说自己不学剑气的也是屈指可数。
而华山有紫霞神功这样高深内功心法,一向是气剑结合的流派,但是整个华山派,商九歌还没有见过比鸾云飞更强的斩击。
“过奖。”鸾云飞摇头淡淡说道:“这就是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中的武功。”
“那太弱了。”商九歌直接说道。
“太弱?”鸾云飞看着商九歌问道。
暖婚天成
撿漏
毕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能够将剑气增强到如此程度,就算说商九歌能够将其挡下,但是也不能说是轻描淡写,少女不也尝试和鸾云飞对了一招剑气,然后被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击败。
軍妝
“太弱。”商九歌确认说道:“我见过宁欢,如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真的是和大悲赋一个级别的武功的话,只有这个程度,实在太弱了。”
商九歌依然没有忘记,当初宁欢所使出来的几乎吞噬她整个心神真气的旋涡。
在那个漩涡之下,商九歌是真的没有一点抵抗之力。
如果作为杀手锏使用,那么可以说是绝对的初见杀。
而如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只是增强这一点剑气,那么真的是配不上它半橙级别功法的评级。
“这样吗?”鸾云飞点了点头:“那商姑娘再试试这一招。”
都市之齊天大聖 煙雨青風
这样说着,鸾云飞没有再挥剑斩来,而是提剑上前,要和商九歌再近距离剑击一番。
剑术高手之间的对决,这种近乎舞蹈的击剑才是真正的生死交锋。
平常敢和商九歌近距离对剑的人,坟头上的草已经几丈高了。
但是鸾云飞的剑,算得上是商九歌见过最好的剑了。
商九歌如果遇上强敌,才会使用绯夜剑,这把号称越饮血越锋利的妖剑,在商九歌的手中可谓是蒙尘许久,就连鲜血都没有饮过多少。
但是唯独有一点,那就是商九歌的剑法真的配得上这把妖剑。
只见火光在两个人只见如同鞭炮一样燃起,东风夜放花千树,每一朵火花都是一次双剑的交击,两个人的对剑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两个人都像是开满火花的树。
没有人说话,因为这个级别的交锋,他们都没有开口的余地。
最终商九歌眉头微微一皱,下一瞬间,一剑从她耳边划过,擦过耳垂,然后斩断一缕黑色发丝,因为她慢了。
下一刻,少女的眼神瞬间空灵,清净世界十二停,开启。
自从和宁欢一战之后,商九歌还从来没有开过清净世界,因为确实没有遇到值得她开启清净世界的对手,也是因为自从晋级一品之后,少女本身的实力也是大增。
商九歌的实力增幅原本就不是线性的,刚刚下山的商九歌和现在的商九歌也几乎有着天壤之别的区别,就像商九歌多做的那样,所交锋的对手越多,自己的战斗经验越多,战斗直觉也就越强,再加上清净世界的辅助,更是如虎添翼。
而这一刻,让商九歌感到了久违的兴奋。
少女的剑瞬间快了起来。
更快,更快,更快。
原本几乎被对方强攻的剑,商九歌很快就将所有的剑光向对方压了过去。
东风夜放花千树,谁那边开的花越多,那就证明谁更加处于下风,因为剑光都是从他的身边升起。
原本这样的剑光是多在商九歌的身边绽开,但是随着清净世界的开启,整个剑路都发生了变化,鸾云飞身边的剑花越开越多,他也一退再退。
直到最后退无可退的时候,鸾云飞也终于停住了。
因为商九歌的绯夜剑也已经指中他的胸口,而他手中的剑已经被挑开。
“你输了。”商九歌说道。
“那是什么?”鸾云飞颤抖着说道:“那是什么?”
方才那一瞬间商九歌所迸发出来的战斗力,就好像是冉冉升起的一轮太阳夺去了这个世界上其他多余的色彩。
对于一个剑客而言,这几乎是比任何语言都要有力并且夺目的存在。
“清净世界。”商九歌缓缓说道:“不过你学不了。”
鸾云飞知道自己学不了,他只是想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你有这么快,这么强的剑,那么宁欢怎么可能赢得过你?”
这样夺目并且可怕的剑,鸾云飞之前连想都不敢想象。
“因为他确实没有赢。”商九歌说道。
“剑术之争我赢了。”
“但是生死之争我输了,仅此而已。”
“而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定了。”
商九歌看着鸾云飞,收剑。
最後的駐京辦
“你的独尊功,有问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