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討論-第421章 妃英理的料理推薦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很好。”
“既然你和你爸爸都那么希望吃到我做的菜。”
“那今天回到东京之后,就直接来我家吧!”
“哈?”父女两人心中一沉:“今、今天就要?!”
“嗯哼。”
妃英理嘴角微翘着轻哼一声,看着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倒是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脸色煞白,仓皇失措。
看这样子,仿佛刚刚被卷入命案,差点被当成凶手抓走的那个人是他们父女两人,而不是妃英理。
林新一也不懂毛利大叔和毛利小姐的反应为什么要这么大。
他只是很自然地转头对妃英理说道:
“妃阿姨,等会轻井泽当地警方到了,还请您和您的同事们能配合讲清楚案发时的情况。”
“明白,我们都知道该怎么做。”
妃英理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收尾工作。
“不过…”
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一对好看的眉头在悄然间微微蹙起,尤其是,在林新一喊她“阿姨”,还顺便加上了“您”这样的敬语的时候。
虽说妃英理不是那种特别在意年纪,在意男人目光的肤浅女人。
但那是因为,在此之前,就从来没有男人会喊她阿姨。
现在被林新一这么一口一个阿姨喊着…
老实说,还是蛮惹人生气的。
“其实…”
妃英理犹豫许久,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地说道:
“新一君,你完全可以对我换个称呼。”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暗示的意味。
“换个称呼?”
林新一听得一头雾水:
“可妃阿姨,您本来就是快40的阿姨,辈分上也是我的阿姨,我不喊您阿姨喊什么?”
听到这一句话里带着的整整四个阿姨,妃英理的脸色差点没黑成锅底。
如果是她的闺蜜工藤有希子,现在估计早就咬牙切齿地强迫林新一“各论各的”,改口喊自己姐姐了。
但妃英理和有希子毕竟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有希子生性跳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跟年轻人开玩笑,张口闭口要当人家年轻小伙子的姐姐。
而妃英理虽然长着小姐姐的容貌,却是实打实阿姨级别的沉稳性子。
这种话,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
也不好意思强迫年轻人跟自己“各论各的”。
就这样,妃英理一番努力尝试,到底还是放弃了让林新一改口的心愿:
“算了…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好的,妃阿姨。”
“……”
妃英理嘴角微微抽搐。
除了小五郎,还真是难得有人能让她生出这样的“杀意”。
“对了,新一君。”
妃英理想到了什么。
她顶着一头黑线,微笑着邀请道:
“你有兴趣,到我家一起吃晚餐么?”
…………………………………
下午,东京,妃英理家。
“妈…”毛利兰在厨房里抢着给老妈帮忙:“你一路从轻井泽开车回来,又去超市买了这么多菜,现在应该很累吧?”
“要不今天的饭就让我来帮你…”
“不。”妃英理干劲满满地攥着菜刀,全然没有要让出主厨位置的意思:
“我一个人就够了。”
“小兰,你到外面坐下等着就行了。”
“妈…”毛利小姐做着最后的挣扎。
咔——
妃英理一刀把案板上的土豆斩成两半,眼镜镜片折射着森森冷光:
“怎么,小兰….”
“我们一家人十年没有团聚了,你难道不想你爸爸吃到我亲手做的饭吗?”
“我…”毛利兰败北。
她垂头丧气地离开厨房,回到客厅。
她家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毛利小五郎和柯南,此刻都脸色苍白地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一见到毛利兰现身,毛利小五郎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小兰…”
“成、成功了么?”
毛利兰绝望地摇了摇头:
“没有,妈妈她坚持要自己做饭。”
“完了…”
“恶魔的封印,到底还是要揭开了!”
毛利小五郎脸色一白。
柯南也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童年回忆,跟着未来老丈人一起,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
“喂喂…”
林新一无法理解他们这样的表现:
“至于这么夸张么?”
“妃阿姨做的饭到底有多难吃啊?”
“这个…”毛利兰想了很久,也没给出一个准确的形容词。
她最终只是饱含同情地看了林新一一眼:
“林先生,你今天不该来的。”
“嗯。”柯南默默点头附和。
毛利大叔更是点燃一根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才带着那忧伤的烟雾回忆道:“小子,你知道吗…”
“我刚当警察的那一会,基本每天都会吐得胃里反酸。”
“这…这很正常吧?”
“刚当警察的菜鸟,哪有不呕吐的?”
林新一不由回忆起自己刚入行时的狼狈模样:
虽然在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学过解剖,接触过许多尸体,感觉自己已经对尸体有了免疫力。
但真正入行了才知道…
工作和学习不一样,尸体可不会老老实实地自己出现在解剖台上。
它们有时可能在下水道里,有时可能化粪池里,有时可能在垃圾场里…都得自己去捞。
总之,简直是恶心一刀捅死恶心自己,恶心死了。
但没关系…
“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等从新警察变成老刑警,就不会再被尸体恶心到了。”
“不,小子,你不懂。”
毛利小五郎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我说的可不是尸体。”
“我当年刚当警察的时候天天反胃,是因为…”
“那时候我每天出门上班,英理都会给我准备爱心便当。”
林新一:“……”
“现在你明白了吧?”毛利小五郎很是惆怅。
“哈哈…”林新一皮笑肉不笑:
太过分了。
每天上班都有准备好的爱心便当。
这么贤惠的老婆去哪找?
听毛利大叔的意思,他还觉得挺委屈?
林新一不太能理解毛利小五郎的感受,反而露出了暗含鄙视的目光。
“林先生…”
毛利兰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你不要误会我爸爸。”
“他是真正爱着我妈妈的。”
“毕竟…”
她还没把话说完,柯南同学就神色动容地来了一段推理:
“小五郎叔叔那时候每天都会反胃,说明他没有偷偷把那些便当倒掉。”
“而是把英理阿姨每天准备的便当,都坚持不懈地认真吃下去了。”
“这…”
说到这里,柯南望向毛利小五郎的目光里,不由涌出一股敬佩:
“这就是所谓的真爱吧!”
“嗯嗯!”毛利兰认真点头附和。
“唉…你们能理解就好。”
毛利小五郎语气惆怅,却又带着丝丝骄傲。
仿佛是一个退伍多年后,在和儿孙回忆当年那惨烈战场的战斗英雄。
“这…”林新一看得嘴角微微抽搐:
有那么夸张吗?
吃个饭而已。
妃阿姨有钱有颜还贤惠。
毛利大叔你中年油腻拈花惹草,还不做家务。
不做家务就算了,反正一般曰本男人都不做家务。
但问题是,按照传统曰本家庭的分工…
女性承担了顾家的任务,男性作为一家之主,就得承担挣钱养家的任务啊。
毛利大叔你连养家的任务都没正经完成。
怎么好意思嫌弃老婆做饭难吃呢?
林新一有些愤然不公地为妃阿姨打抱不平起来:
“我觉得你们有些过分了。”
“就算饭不好吃,那也是妃阿姨对家人的一番心意,怎么能在背后这么说人家?”
“而且再难吃又能难吃到哪去。”
“难道还能吃死人吗?”
……………………………..
傍晚,警视厅。
“好的…嗯…我明白了。”
“林先生,你注意照顾身体。”
浅井成实一脸沉重地放下了电话。
“怎么样,浅井?”
“林先生回东京了吗?”
佐藤美和子有些在意地问道。
“回是回来了。”
“不过…”
浅井成实表情有些古怪:
“听说他吃坏了肚子,已经吐得走不动路了。”
“额…”佐藤美和子继续问道:“那毛利小姐呢?”
“她也一样。”
“这个纵火犯的案子,只能让我们去破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