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一人得道討論-第二百零八章 謊中念熱推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等回过神来,几人的目光尽数集中到了陈错身上,神色各异。
“好好好!解气!”张竞北最是没有掩饰,哈哈大笑起来,“你刚才那般嚣张,正该如此下场,你倒是再说两句啊!”
“你这是……”
公孙井满脸的惊讶与惊愕,跟着就挣扎起来!
“这般贸然动手,必生祸患!”
话语声中,一道道有如水波涟漪的光辉,在他的身体表面浮现,他如同一条游鱼,身子一扭,居然就要从陈错的手上脱离出去!
但旋即,陈错手上一用力,便再次捏碎了这阵阵涟漪,重新将人拿住。
那公孙井神色变化:“你竟能抵挡主上的权柄?”
可不等陈错回答,这公孙井身子一晃,霎时间一分为三,宛如三道残影,已然脱离出陈错的掌控。
只不过随后黑白光辉一闪,那分化为三的身影,居然又再次凝结在一起,还是被陈错拿住!
当即,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惊讶与畏惧。
“不要再动多余的心思,你留在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使命吧……”
陈错说话之间,周围的冰晶墙壁上,那一道道裂痕依旧在快速的蔓延着,清脆的声响中,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
“如果要说什么,现在正是时候,等会此处冰晶尽数破碎,里面的东西出来了,我等还不明所以,怕是有损你家主上的布置吧?”
公孙井一听这话,脸色难看起来,只是被人这么捏着脖子,又如何好真个开口?
边上,其他众人眼瞅着这一幕,也是面面相觑。
陈错却不管这许多,见那公孙井一副进退不得的样子,摇摇头,手上猛然用劲!
这一掐,却不是掐在其人的脖颈上,仿佛穿过血肉,拿在了对方的魂魄上一般!
旋即,那公孙井浑身无力,更是察觉到周围有一股难言的排斥感,要将他从这片地方直接排斥出去!
“还不老实?”
陈错淡淡的说着,随即手臂一抖,那公孙井惊呼一声,便感到浑身沉沉,不光脑海中意念迟滞,就连浑身的劲力,都消弭无形,彻底没了反抗之力!
陈错刚才借助投影出来的符篆碎片,逆流而上想要追溯源头,虽然半途就被对方发现,进而掐断,可毕竟是接触到了那位大河水君的意志。
在这个过程中,陈错更是得了一点心得。
如今,他正是靠着这一点感悟,又借用金莲佛宗化身之力,才能一把抓住公孙井。
那公孙井哪怕是借助其主神通,能调动水宫权柄,但面对长生之能,一样难以抵挡。
再加上其主的意念再次传递过来。
“别再耽搁了!再拖延下去,冰封的念兽都将破冰而出,若是不让这群人知晓一二,他们心里念头混乱,没有遐想、憧憬,反而不利于局面!速速行动!”
此言一出,公孙井的脸色一阵苍白,但哪里敢拒绝,只好开口道:“你等这般动手,之后要追悔莫及,须知你等……你等能来此处,实乃我家主上要为好友,寻得传人。”
此言一出,众人之中,果然有人露出了迟疑之色。
“好友传人?”陈错已然猜到了,这是个谎话。
“这般只言片语也行挑拨?”典云子笑了起来,“你爱说便说,不想说,师兄,不如尽快送他上路,留着是个祸患!”
倒是那綦毋怀文道:“听听他要说什么,倒也无妨。”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符篆碎片的主人,是那大河水君的友人?”灵崖出言询问,面露疑惑。
“不错。”公孙井扯了一把脖子,“我家主上的好友,与祂一同成道,亦得了水君之权柄,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不幸为一黑衣道人所害,道陨念消,只剩下这一道神灵符篆,托付给了我家主上,要找一传人,继承此篆!”
鬼神独孤信忽然开口,道:“若是如此,那这符篆中,莫非还残留着前任之主的意念?”
公孙井本想摇摇头,结果被陈错一掐,只能硬着脖子,道:“已然无念,听说是去转世了,具体如何,就不是在下所能知晓的了。”
“又是转世?这个说法,还真是万金油。”陈错摇摇头,也不说破,反而用另一只手,指着周围道:“那这冰晶之中的,莫非都是过去继承失败之人?按照常见剧情来编的话,他们不光是未能成功,反而被符篆中的意念侵袭,最终身躯异化,失去自我……”
公孙井眼皮子一跳,就要解释。
但其他人的表情,已然凝重起来。
尤其是随着冰墙不断破碎,墙壁变薄了后,那原本冰封着的一道道身影也就清晰了起来,还真如陈错所言那般,一个个看着就不似人形!
“这不过一时考验!”
注意到众人表情,公孙井赶紧说着,不过话语中倒是没有多少急切,因为他本来就要说的话,已经说的差不多了,那话中的意思,足以在众人心中构建出一道念想,方便自家主上接下来行事。
只不过,看着近在咫尺的陈错,不知怎的,公孙井的心里竟是越发不安起来。
“君子……”想着想着,公孙井便要再说两句,动摇陈错之心,也好让自己脱身,结果他刚一开口,就听“咔嚓”一声,而后一阵剧痛袭来,自己的视野诡异的倒转过来。
赫然是脖子,已经被陈错一把抓断,扔到了一边。
“待你见得水君,替我向他问好!”陈错一甩手,将公孙井扔到一旁,“至于其他的,也不用劳烦你了。”
带着满心的困惑与不甘,公孙井闭上了眼睛。
孟家兄弟中的老大孟厥道:“留着他或许还有用处,此时贸然诛杀,万一激怒了那大河水君,说不定要弄巧成拙!陈方庆,你莫仗着一点神通,乱了局面!”
张竞北冷笑一声,扬声道:“好家伙,刚才这公孙井跳出来嚣张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现在倒是出来狂吠!你这是是对外很沉默,对内很凶猛啊!”
“张君,咱们和他们,也不能算是一伙的吧?”灵梅却在旁边小声提醒着。
“哦?言之有理!”张竞北点点头,“说起来,若是要夺那符篆传承,咱们还都是敌对的呢!”
对面,孟家兄弟目光如刀,看向张竞北,一个冷笑,一个舔了舔舌头!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留着他,只能混淆视听!”独孤信忽然出言,“若是继续听他多说,心里对这些符篆碎片有了太多不切实际的念头,很有可能反过来,被神灵残念、符篆权柄掌控!更何况,这人其实未死,他既是那大河水君的从属,又在水君地盘之中,自然会有优待!”
“哦?有这种说法?”灵梅和张竞北面露惊奇,跟着就见到那位鬼神,径直朝着陈错走去。
等到了陈错跟前,他停步抱拳,道:“阁下应该就是星罗第一人、太华山门人、南陈宗室、临汝县侯吧?不知,你之前是否见过一位独孤姓的女子……”
“确实听师父提过,但并未真个见到。”陈错回想起韩俱领来的两名弟子。
独孤信点点头,不复多言。
“好家伙,好长的名头!这位未来大哥,还是个名人?”张竞北在旁边暗暗咋舌。
他这边话音落下,那边就见两个剑宗传人也到了陈错跟前,拱手为礼。
那男子先道:“在下剑宗赫子赢,见过扶摇子师兄,师兄的大名,我等如雷贯耳,这是我师妹,柳洱。”
柳洱眼中异彩连连,道:“此番一出山能见得师兄,着实是一场惊喜!”
.
.
“这剑宗二人,居然这般仰慕这个扶摇子!”
冰晶镜面跟前,黑龙敖定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也无需再犹豫什么了,依我看,这个陈方庆,才该是那人的转世!”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冥冥之中,一股莫名意念朝着陈错笼罩过去!
察觉变化之后,大河水君眯起眼睛,随即冷冷一笑,道:“何必这般着急?还是先看谁人能活下来再说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