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乞活西晉末笔趣-第七百七十九回 久戰維艱熱推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伊缺大营,北营之外,用数万性命对血旗守军进行了三个多时辰的无休止消耗之后,几近狗急跳墙的司马绍,终于派出了压箱底的太子亲军。这三千战力水平几近血旗近卫的晋军精锐,边冲上坡道分散而动,边合持木牌防护弹矢,尽管人人身着铁甲,却不影响他们脚步轻盈的窜纵跃进。
“轰轰轰…”注意到这支铁甲精锐的各处血旗炮点,立即施放打击,形成交叉炮火。怎奈风雨依旧暴烈,霰弹略显力度不足,力度颇足的实心铁丸亦或开花弹,却又因为敌军的分散猱进而严重限制了打击范围。终归一句,这场雨水,准确说是暴风雨,不光废了火铳,连炮火打击力度也废了大半。
由是,在扛过近百三斤小炮两三轮有气无力的轰击之后,太子亲军们仅以一成伤亡这等少得惊人的代价,便已抵近了营墙战团,也是山梁炮火顾忌误伤己方而不敢企及的射击方位。而在这里,上一拨晋军虽已败势明显,却因没有撤退命令,犹在勉力盘桓,至少已为太子亲军们保留了不少的墙头空间。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乞活西晉末 萬載老三-第七百七十九回 久戰維艱熱推
再经一轮同样被暴风雨和铁甲联手削弱的投枪打击,尚余八成的太子亲军们终是冲至了营墙之下。准确的说,他们当是抵达的营墙之外而非营墙之下,因为此刻的营墙之外,今夜晋军的亡者尸体,已经多到结合地势,堆高成了一个数十丈宽的大斜坡,其紧贴营墙的最高点,基本已与营墙守卒的踏板位置水平相齐。
“弟兄们,现在就是我等为了太子尽忠的时候!收缩阵型,奋勇杀敌,死不旋踵!”来敌之中,亲军统领赵梧身着寻常军兵打扮,刀指墙头,他厉声喝道。
“奋勇杀敌!死不旋踵!”口中应和,亲军士族们迅速就近结阵,也不用云梯,直接沿着尸堆杀往营墙。每个人的腰板都挺得笔直,脸上则都带着狰狞与自信,哪怕对面的是纵横天下的血旗军,也仅是一众疲兵,是他们的功劳而已。必须说,司马绍是东晋别无争议的太子,他的亲军自也网罗了一大批热心从龙的悍勇之辈,而这一刻,就是立功从龙的绝佳机会。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个黑点突然从营墙上抛来,准确落入正在逼近的亲军之中,隐隐还夹带着丝丝嗤响,顿时引发了一阵惊悚。方才还踌躇满志的赵梧,更是下意识的发出了不无惊惶的怒骂:“狗日的血旗军,震天雷不是两天前就用完了吗,怎么总要留一手…”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 ptt-第七百七十九回 久戰維艱推薦
“轰轰轰…”震天的轰鸣接连不断的响起,完全淹没了赵梧那愤恨不甘的怒吼。伴随而现的,则是数十团亲军群中所腾起的耀眼火光,一时划破了深沉的雨夜。借着那些火光,可见周围不少亲军变成了滚地葫芦,中心近处更不乏空中飞人,而最不炫目却又最为重要的效果,则是那片由晋军尸体有意无意所铺成的攀墙斜坡,已被这一轮爆炸给炸得七零八落,近墙处也矮了一截,一时已然无法用于直接攀墙。
“贼厮鸟们,这不叫震天雷,这是爷爷们专门为了尔等准备的新鲜玩意儿,制作简便,防水防涝,即点即爆,还专治重甲闷气等不良症状,实乃攻城守寨的必备佳品!哈哈哈,至于其名,待某想想再起!”爆炸悉止,营墙上这才传来了不知是谁的嚣张调笑,颇一副相助赵梧解惑的耐心语态。
事实上,因长途奔袭所限,陆一军群并未携带太多的震天雷亦或说手雷、铁西瓜,它们在前几日的漫漫消耗中确已用完。可是,比震天雷威力更大,对铁甲防护也更有杀伤力的炸药包,制作工艺在青卫军中早已不乏人知。当纪泽主力即将于明晨抵达的消息传来,再无弹药节约必要的血旗军们,自不介意做上一些用于应急,而太子亲军自然够格享受它们的欢迎。
“弟兄们,给老子杀上去,他们仅是回光返照,兔子尾巴长不了!”赵梧不知从哪个尸堆下面钻了出来,扫眼己方一下子再少两城的兵员,他目赤如火,满腔怨毒的吼道,“弟兄们,咱们可是大晋的第一精锐,任何阴谋诡计也无法抵抗我等碾压,太子可就在下面看着呢,上啊!”
優秀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 愛下-第七百七十九回 久戰維艱
“上啊!上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太子亲军们发一声喊,可正欲攀墙,却不免齐齐呆愣,“可咱咋上啊?斜坡没了,就连此前还被己方占据的些许墙头,也被血旗军趁势给夺了回去,瞧这架势,一切还要从头再来吗?”
得,从头再来就从头再来吧!寻摸起云梯,清顺通道,搭上墙头,一番折腾,亲军们不免又受到投枪强弩的重点照顾,偏生方才基本丢光了硬抗一切远程的大木牌。由是,当第一名太子亲军在墙头冒出脑袋的时候,他们的人数已经不足出发前的一半了。
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第一名亲军兵卒刚欲跳上墙头,便听嗖嗖声响,视野中则闪现出三道炫目的寒光,惊骇之下,这厮依旧认出了杀向他的正是盛名久矣的血旗重步兵,而那寒光,则正是闻名遐迩的陌刀,一种能够生劈马匹,也能生劈铁甲的重兵器!
太子亲军攻防靠的更多是铁甲防御而非灵活闪避,狭窄的墙头之上,适时出阵的陌刀重步兵正是他们的克星。是以,第一个冒头的厮鸟未能躲开三刀分尸的悲惨命运,而在他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耳中听到了范毅的得意大笑:“直娘贼,尔有张良计,俺有过墙梯,不就是比着出底牌嘛,哥是混血旗军的诶,想不擅长都难呀…”
司马绍倾情出场的三千亲军气势汹汹的来,可怜水花都没泛起几朵,便淹没于无尽雨夜。只是,这一出各打底牌的强强对抗毕竟只有数千人的规模,在数十万人的大战中,终归也仅是一段花絮。而司马绍痛定思痛之后,跟着遣来的,则是更多更密集的攻击浪潮,以及没完没了的绞肉消耗。
时间对于血旗军而言过得及其缓慢,总算又熬了一个时辰。北营之上,重步兵早因脱力撤了下去,本还分三批轮替的步卒,也因战力下降而伤亡暴增,从而仅能合为一拨悉数上阵。面对陶侃大军的南营,情况也没乐观丝毫,以至于营内的骑兵,也在不断的兵力抽调中,不觉已有大半被转为步卒上了南北墙头,勉力维持大营不失。
然而,作为晋军一方最后的突围机会,久攻不下的司马绍乃至陶侃,几已完全陷入疯狂,甚至不再将攻营的军兵轮替,而是一波波的只管上前上前再上前,若非地形限制,只怕所有大军都会攻上营来。而他们投入绞杀场的军兵,毕竟体力远远胜过兵力单薄的血旗守军,从而令南北营墙的情势愈加的岌岌可危。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乞活西晉末 起點-第七百七十九回 久戰維艱讀書
暴雨依旧,长夜好似没有尽头。北营墙处,新增的尸体早令攻守双方站在了同一水平线,失去高度优势的血旗军兵,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动辄与晋军生力军们同归于尽,便是身为主将的范毅本人,早也从间或救火变成了持续作战。
“将军,南营墙快要顶不住了,还请将军再掉些援军去吧!”刚刚砸飞了一名晋军,范毅便见一名旗牌赶制身边,哀声请求道。
“怎么又要增援?陶侃那边不都是些杂牌兵壮吗?”下意识抱怨一句,范毅从战斗中收回渐进麻木的思绪,这才霍然察觉整个伊缺大营已经没了火炮轰鸣,不想可知弹药已在激烈战斗中用尽,无奈的一摆手,他对旗牌道,“好,某再给南面调拨五百骑兵上墙增援,告诉吴立,死也要给某守到天明!”
“吴副将已经战死了,现在主持南墙防守的,已是青卫军团赵大壮将军。”那旗牌带着哭腔,急声说道,“而且,骑军方面,仅余最后的一千重骑与两千轻骑,孙偏将说那是最后底牌,不容轻动!”
吴立战死了!?范毅片刻呆滞,心底升起强烈的哀痛,目光更欲噬人。陆一军群的骑兵本为骑四军团掉编,吴立则是顶替战死于灭匈最后一战中的秦猛,成为骑军主将兼军群副将,能力或有不足,但为人与协调能力却是上佳,不想竟成了血旗军又一战死的高级将领。
“将军,如今营墙几已没了地利之便,与其叫弟兄们下马鏖战,倒不若让我等出营冲杀一番,或可打乱敌军攻击节奏,也好让弟兄们放开手脚为吴将军报仇!”这时,骑兵军团的右军偏将孙棵,却也跟了过来,红着眼睛请战道。
“弟兄们,弟兄们可有死战之心?”范毅不无干涩的咽了咽,沉声问道,一脸的纠结复杂。
的确,骑军反冲锋是范毅手中保留的最后一张底牌,但是,营外是高低起伏的山地,骑军冲下营外坡道倒是势不可挡,可后续作战面对步卒却难奔驰周旋,且根本没机会再自下而上的杀回营来。也即是说,这一张范毅一直不愿用出的底牌,对那些骑兵而言,其实就是一张死牌!
“血战求活,死不旋踵!此乃我血旗军人尽皆知的信条,将军何必多问?”孙棵摸了把面上雨水,淡然笑道,“弟兄们自不愿去死,但事到临头,唯求死得其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