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詭三國笔趣-第2026章不是我錯,你逼我的閲讀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荆襄宛城一带,算得上是中原门户。
所谓门户么,当然没人喜欢自家的门户破烂不堪,但是当下这个中原门户,确实不怎么好看。
人离不开衣食住行,而衣食住行则是离不开各种商品。
大汉王朝,原本是雒阳繁华,天下居冠,但是从董卓烧了雒阳之后,曾经的京都便是一蹶不振,但是烧了雒阳,不代表就烧了天下的商行,断绝了商品的往来。
尤其是荆襄。
整体而言,对于荆襄来说,因为其自身的生态体系,再加上一直相对来说处身局外,并没有直接陷入混乱的纷争当中,所以经济体系还算是不错,商品交易也比较繁忙。尤其是在宛城一带,由于商路的通行,再加上骠骑将军的影响力度还是比较大的,便形成了一个较为稳固的市场。
只不过这样的市场,想要进行交易,依旧是有风险的。在宛城之内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出了宛城,走得稍微偏远一些,往往由于官府管制力度也不够,各种走私、劫掠之事一直盛行,屡禁不绝。
无本生意么,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都可以,自然使得不少人愿意铤而走险。
尤其是南阳。
这个曾经是帝乡的郡县,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高贵的模样,曾经拥有的荣耀和骄傲,如今已经是无处安放。
时值五月,太阳开始渐渐的毒辣起来,举目所及之处,基本上多是野岭荒山。往日密集的村庄、田禾,如今稀疏荒废,便是官道,也呈现出年久失修的凋敝景象。
路上行人不多,多是士族,商户,还有大量携带兵刃的护卫。当然,个别独行侠也有,只不过没有后世影视当中那么的潇洒豪迈。即便是士族子弟,在途中行进的时候也大多数是衣服土气破旧,须发凌乱脏乱,但是唯一闪亮的,便是刀兵。
就像是大米立减王国的持枪,可以不用,但是不能没有。
打出旗号的,多少还有些胆气,横眉怒目,而那些独行侠们,即便是缺乏睡眠的疲惫模样,在落脚或打尖之时,也是先以警惕的目光巡视视野中的所有人,看清楚谁是肥羊,谁是穷鬼,谁是猎手,谁又是猎物。
大汉一度崇尚游侠。
侠么,其实更多的时候算是中等偏下的一个词。
毕竟一开始就是『侠以武犯禁』,而所谓『为国为民』的大侠么,其实就跟叶公差不多,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真要是实现了,反而不那么美了。
毕竟让侠客来为国为民,那么原本应该为国为民的那些人去哪里了?让侠客来主持正义,那么原本应该主持正义的机构又做了些什么?所以侠客的作为越大,越正义,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就像是后世碰到些事情,正常流程办不下去了就请记者,媒体,结果大量曝光之后,然后许多不好办的事情忽然就好办了一样,这原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那么这样的办事流程使得某些记者,某些媒体扬名立万,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汉代的游侠,便是如此。
关中三辅北地清剿了游侠,这些汉代游侠在骠骑的底盘上待不下去,一些人选择了放下刀枪,另外一些人则是放不下原本的生活,离开了关中北地,来到了南阳。
因为南阳实际上在袁术之后,已经基本败坏,大汉朝廷的官府体系结构基本上荡然无存,所以在这一块地方即便是犯了事杀了人,也比其他地方更容易处理,不会产生其他的麻烦。所谓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若是旁处,多少还有些冤枉的,但是在这边,有一个算一个,手脚干净的简直是凤毛麟角。
盐、铁、茶的走私,各种见不得光的生意,只要有利润,便会有人做。越是风险高,便是越是利润大,在各种利益的驱使下,山贼路匪简直是多如牛毛一般,若是不明就里的家伙一头扎进来,怕是就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朝堂有朝堂的规矩,游侠自然也有游侠的方式。
在南阳之中,宛城东南这一带能过活下来,立足种地的村庄和山寨,也不是什么善茬,即便是看起来像是农夫,也不过是像农夫而已……
这样的生态一直朝南延伸,直到曹操和孙权两人的边境之地,成为了这一带最为常见的生态环境,普通的村庄和混乱的山寨完全融为一体,遵纪守法在这一片区域是个笑话,使得争强斗狠成为了最终的主流,谁够狠谁才能活下去的无主之地。
而这一段时间,在云梦泽一带冒出的一个新寨子,号称是『义薄云天』……
嗯?为什么不是『替天行道』?哈哈,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样的口号几乎就是等同于扯旗造反了,虽然现在造反也不算得什么,可也不是随便就能喊的。
因为山寨出乎意料的确实是有钱又有粮,所以这一段时间一来,几乎每一天、每一刻,都有不少零散游侠,结伴匪徒望风来投,在这些人中,不乏在黄巾之乱当中被击溃的张角手下余孽,还有各地诸侯的逃亡兵卒等等,反正各种亡命之徒不断汇集。
奇怪的是,这个新寨子的崛起,周边的诸侯似乎都没看见。
或许是因为云梦泽虽然已经不像是先秦之时那么庞大,已经因为泥沙的堆积萎缩了许多,但还是有不少沼泽地的,真要是进军多少有些麻烦?
反正不管是刘表还是曹操,亦或是孙权,就像是三不管地带一样,都没有什么举动。再这样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当中就变成了三方都不敢动,山寨的名声越发的响亮,许多苦苦支撑的江湖浪荡子,游侠走单帮,就开始依附于这个寨子……
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山寨的头领,那个脸上有一道血色疤痕的头目,并非出身游侠,而是当年袁术手下大将雷薄……
『什么时候动手?』
雷薄低着头扒饭,脸上巨大的血色疤痕像是蜈蚣一样蠕动着,让人望之生畏,或许是粗糙的麦粒并不好下咽,雷薄吃饭的速度并不快。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一名年轻的士族子弟模样的人,多少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雷薄停下了扒拉麦饭的手,也放下了碗,死死的盯着年轻人,嘴里咀嚼着。
血色的疤痕跳动着。
『主公安排我怎么会清楚?不过,算算时间,也就是一两个月的功夫了……』年轻人被盯着显然有些不自在,便又补充说了一句。
雷薄盯着,喉咙动了动,然后垂下了眼睑,继续扒饭。
年轻士族子弟皱眉待了片刻,见雷薄不说话,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便觉得无趣之极,哼哼了两声,随意的拱拱手,算是和雷薄打个招呼,便径直离开了。
雷薄将最后一粒麦饭吃进嘴里,然后放下了碗,举起袖子往嘴上一抹,便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一路上不少人见到了雷薄,纷纷弯腰行礼,雷薄也咧着嘴笑回礼,似乎丝毫没有方才小屋之内的阴沉模样。
一路向上,便是后山,渐渐的人就少了。
夕阳从云梦泽的边缘落下,映照得水光潋滟,一片橘红。也映衬得雷薄脸上血色疤痕,就像是重新裂开,有血色翻涌出来一样。
雷薄收了笑,脸上的阴霾重新翻滚起来,不由得轻轻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痕。
疤痕很大。
想必当时的伤口很深。
『这不是投敌……兄弟……错的是你,不是我……这个世道,只有谁够狠,谁才能活下去……曹公比袁公狠,所以曹公赢了……我比你狠,你收手了……所以,我赢了……』
『谁想一辈子当贼?是兄弟你逼我的,我也没得选……快了,最多再两个月,我就重新是将军了……而你,呵呵,哈哈哈……』
……(╬ ̄- ̄)……
良药苦口。
只不过,苦口的也未必全部是良药。
黝黑的药汤之中,映照出一个苍老的身影,旋即涟漪荡开,身影消散。
刘表闭上眼,将碗中的药一饮而尽。
傅巽跪在一侧,眼眸中流露出担忧之色,『明公,感觉如何?』
刘表缓缓的呼出一口气。『聊胜于无……』
刘表扯着嘴角笑了笑,『若是仍有当年单骑进襄阳之勇……呵呵,多少可多撑些时日……』
『主公……』傅巽深拜,声音微微颤抖。
『公悌……』刘表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傅巽缓缓的说道,『某先前有言……便不再赘述了……』
傅巽抬起头来,眼角之处似乎略有泪痕,『主公!巽定然尽心尽责辅佐琮公子……』
刘表微微闭上眼,『呵……某自然信得过公悌……说起来,当年某进得荆襄,身边无兵无将,身边便只有机伯与汝……一晃眼,便是岁月匆匆,光阴如箭……这些年,便多亏公悌辛劳……』
『得主公青睐,乃巽之万幸也……』傅巽叩首道,『得主公托付大事,巽纵然粉身碎骨,亦不敢负主公……』
『如今社稷动荡,朝堂纷争不断……琮儿还小……』刘表仰头,眼角处一颗浑浊的眼泪滚下,『荆襄亦是难归一心……若某不禄,蔡氏难免独大……公悌还需多多帮扶,切莫让琮儿屈于蔡氏之下……』
『主公请放心!巽定不负主公之托!』傅巽说得斩钉截铁。
刘表眉眼一动,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从袖子当中取出了一个密封火漆的小竹筒,递给了傅巽。
傅巽一愣。
『此物……』刘表眉目低垂,『某怕是撑不过今冬……若是某……公悌便将此物暗中与琮儿……』
傅巽目光一凝,然后膝行几步,上前恭敬的接过,将小竹筒纳入怀中。
『公悌……且去吧……某累了……』
『主公……』
『去罢……』
傅巽低着头,沉默了片刻,才再拜了拜,退了出去。
刘表一直保持着柔和的脸色,直至傅巽的身影消失在回廊的拐角之处,原本如同泥塑木雕一般的面容,花白的眉毛却猛的一落,旋即一扬!
这一扬,杀气盎然。
……(艹皿艹)✧……
傅巽怀着小竹筒,出了刘表府邸,坐上了自家的车辆,就像是踹着一块火红的炭,额头上不知不觉当中汗珠滚滚而落。
咕咕噜噜。
车辆的轮子压在青石板上,然后一边的轮子压到一块碎石上,不由得一跳!
傅巽身形一歪,连忙用手扶住凭栏,然后忽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猛地一抬头,却见到不远之处,临街的二楼窗口之上,露出了蔡瑁的脸。
蔡瑁微微点头,笑容可掬。
……(⊙o⊙)……
『此物有火漆……』傅巽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忍不住用袖子擦拭了一下,『若贸然破之,若是主公翌日又问……』
蔡瑁捏着竹筒,笑呵呵的说道:『公悌尽管放心……某定然做得天衣无缝……』
说完,蔡瑁便放下竹筒,轻轻拍了拍手掌。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一个老头低着头匍匐而出,『拜见家主……』
『来,看看这个……能做么?』蔡瑁将竹筒递了过去。
白胡子老头双手接过竹筒,仔细端详了片刻,说道:『能做。』
『善!』蔡瑁点头说道,『那就做罢……』
『等等!』傅巽一伸手,『蔡将军!这一步迈出去,可是回不了头了!』
蔡瑁嘴角一裂,露出两颗白牙,『莫非公悌还以为某能回头了?』
傅巽定定的看着蔡瑁,蔡瑁眼也不眨的看着傅巽。
半响,蔡瑁叹了口气,挥了挥手。
白胡子老头将小竹筒放回,恭敬的头一低,然后缩回了屏风之后,窸窸窣窣之中,远去了。
蔡瑁捏着小竹筒,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诸葛孔明,已留于关中,并未归宛!』
傅巽脸色一变,『骠骑将军……』
蔡瑁哈哈笑了笑,『骠骑将军家大业大,哪里看得上荆襄这弹丸之地啊……』笑声到了最后,却有些沙哑。
『如今唯有自救!』蔡瑁又将小竹筒放在了傅巽面前,『公悌若是不愿,某便不看就是!只不过……荆襄之处,百万人家,怕是转眼便是生灵涂炭!』
傅巽头上的细汗汇集着,终于是形成了一颗大汗珠,滚滚而落,滴落在小竹筒旁边,将木地板晕染出一块如同血色一般的圆形斑点来。
『刘公自然是荆州牧……』蔡瑁看着傅巽,冷声说道,『然荆州非刘公也……非蔡某不忠不义,乃蔡某生于荆襄,长于汉水,便要保一方乡土,一方百姓!荆襄子民,千家万户或生,或死,便是在公悌一念之间!』
傅巽眼神晃动着,脑海之中一幅幅的景象如同走马灯,闪烁而过。
襄阳城门之处,刘表昂然而立。
庭院之中,三雅旁边七倒八歪的人。
略显稚嫩的斐潜拜倒在刘表堂前。
誓师南进的祭坛之上,猎猎飘飞的旌旗。
兵卒矗立,金鼓轰鸣之中,刘表是一步步的走向祭坛的顶端,然后每走一步,便苍老一分,最终原本挺拔的身姿变成了现在佝偻的身躯……
『此非刘公之过也……』傅巽耳边传来蔡瑁幽幽的声音,『乃不逢天时也……可之奈何啊……』
傅巽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过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睁开,也不说什么,也不看蔡瑁,站起身,默然向外而去。
地板上,小小的竹筒旁边,一滴滴的圆斑环绕。
『……』蔡瑁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你不看也好……』
……(;¬_¬)……
『好了……』
白胡子老头虽然年龄大,但是手却很沉稳,只用了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就成功破开小竹筒上的火漆,巧妙地打开了竹筒。
白胡子老头跪着,将脸贴在木板地面上。
蔡瑁沉吟了片刻,抓起了打开了的竹筒,手也不免有些颤抖,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小竹筒拿到面前。
小竹筒本身就不大,里面蜷着一张似乎写了些字的绢布。
蔡瑁伸两根手指,缓缓的将绢布从竹筒当中抽了出来……
『表承皇恩,牧荫荆州,自治以来,纪纲法度,用人行政,不敢媲美先贤……』
蔡瑁飞快的略过,然后眼睛忽然睁大,瞳孔里面映出了六个字,『囚蔡氏,杀蔡瑁』!
笔划如钩,如刀,刺得蔡瑁瞳孔猛的一缩,然后从中流淌出几分血色来。
一阵风穿堂而过,蔡瑁只觉得后背冰寒,直透心中!
半响之后,蔡瑁才控制着手,将绢布重新卷好,放进了小竹筒之内,然后又亲眼看着白胡子老头用工具细细的融了一些火漆,一点一点的将小竹筒重新密封起来。
整个过程,蔡瑁都坐在一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竹筒。
大概半个时辰过后,白胡子老头将竹筒放下,『家主,封好了……』
『……』蔡瑁点了点头,勉强维持着平稳的声调,『辛苦了……你且在后院暂先住下,有何需求,和管事直说便是……』
小老头走了。
『好一个刘荆州……好一个刘景升……』蔡瑁死死的看着地上的小竹筒,半响之后才低声说道,『这不是我错!刘景升!这都是你逼我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