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h68都市小說 太平客棧笔趣-第十五章 二三事(五)熱推-5ol26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紫青双剑”夫妇二人护送着高家一行人往江州而去。
自从江州总督和织造局监正被被江州豪族们联手赶走之后,江州的地位就有些奇妙了,隐隐有脱离朝廷掌控自立的架势。正因如此,若是江湖人与朝廷起了冲突,通常会去江州避难,另外两个避难去处分别是西北和辽东,不过西北和辽东都是苦寒之地,哪里能与繁华江南相比。
不过在江南地界,各种势力也是错综复杂,鱼龙混杂。这也在情理之中,苦寒之地人烟稀少,地广人稀,所以外在环境的压力更大,而人际相处的压力较小。繁华之地人烟繁茂,所以外在环境的压力更小,而人际相处的压力更大。
故而想在江州立足,不能靠打打杀杀,要靠人情世故。说到底,还是要和江州本地的豪强打好关系,所以那封写给苏云媗的书信就尤为至关重要。
一行人总共六人,老仆负责驾车,“紫青双剑”夫妇两人和那年轻读书人都是骑马而行,剩下的妇人、稚童、姑娘则是乘坐马车。
车厢内,那个看起来相貌平平的姑娘坐在陆姓妇人的对面,掀起车窗帘子看了眼沿途景色,对妇人说道:“陆姐姐,你说到了江州之后,我们能见到那位苏大仙子吗?”
都市空间法师
陆姓妇人迟疑了一下,说道:“应该能吧。”
姑娘叹了口气,“真要说起来,这位苏大仙子也是半个苦命人,成婚当日,丈夫就成了一个废人,虽说苏大仙子也好,苏夫人也罢,都不必靠男人支撑门户,可一辈子的时间还长着呢,真要一个人支撑一辈子,也是一件苦事。”
陆姓妇人白了她一眼,“与其担心人家,你还是想想自己吧,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至今还没成亲,你以前总说苏大仙子、秦大小姐如何如何,可现在的情况是苏大仙子已经嫁人,秦大小姐也已经定亲。你难道一辈子不嫁?我把你刚才的话原样还给你,一辈子还长着呢,这夫妻说白了就是老来伴罢了。”
姑娘脸上露出不耐之色,无奈道:“我的好姐姐,你就别说了,谁说不嫁人了,要是有合适的人选,我立马就嫁还不行?”
“合适的人选?什么叫合适的?差不多就行了,难道非要名动天下的年轻才俊?自从颜真人离开正一宗后,就只有一位清平先生了,可清平先生这等人物娶的是妻子吗,娶的是家世,是两家联姻,其实颜真人和苏大仙子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世上的夫妻,终究是逃不开‘门当户对’四字。”陆姓妇人感怀道,“所以呢,娶妻也好,嫁人也罢,最怕的是高不成低不就,不上不下最难受。”
姑娘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和尚念经。”
妇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姑娘见妇人没有再说教下去的意思,转而说道:“我们为什么不回芦州呢?太平宗已经不是当年的太平宗了,如今的宗主是清平先生,地师也已经飞升离世,谁还敢招惹太平宗?我们又何必去江州寄人篱下。”
陆姓妇人苦笑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虽然姓陆,但已经是高家的人,就算回了娘家,又何尝不是寄人篱下?”
姑娘叹了口气,“同样是陆夫人,同样是没了丈夫,那位却能执掌太平宗大权,我听说清平先生很是倚重她,若论权势,比起当年沈大先生在位的时候还要更进一步,而我们却只能寄人篱下。真是同人不同命。”
陆姓妇人明白姑娘是在说嫁给了沈大先生的陆夫人,脸色淡然道:“有得就有失,我虽然寄人篱下,但有宏儿,她高高在上,却是孤身一人,到底是谁过得更好一些,还不好说。”
便在这时,马车缓缓停下。负责驾车的老仆在外面说道:“小姐、夫人,下来歇歇吧。”
卿卿,欠债要还 潇洒的橙子
此时一行人停在了一条小溪流旁,紫青双剑夫妇二人已经开始准备生火。江湖中人,能做到辟谷的还是少之又少,而且对于武夫来说,辟谷不利于体魄气血,所以该吃还是要吃。不过出门在外,不可能事事周全,多半是随身携带的干粮和肉干等食物,若是有条件,就生火热上一热,若是没有条件,只能是直接吃了。
此时便是有条件的情况,夫妇两人做起这些也是轻车熟路,显然是常在江湖行走。
陆姓妇人和那位姑娘下来马车后,也去帮忙做些力所能及之事,只留下名叫宏儿的孩子坐在马车上。
一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年轻书生下马后,来到小溪旁边,清洗着手上的伤口,那是被官军追杀的时候留下的,虽然已经包扎好了,但因为骑马要握着缰绳的缘故,伤口又有些开裂。
这个年轻读书人不姓高,与高家也没什么关系,他是三年前搬到陆姓妇人隔壁的,邻里相处和睦,逐渐熟识。这次官军拿人,他算是被殃及池鱼,只能跟着高家之人一路逃了出来,万幸没有死在官军的手中,只是科举功名,恐怕要付诸东流了。
书生清洗了伤口之后,望着自己的手掌怔怔出神。陆姓妇人看到之后,对姑娘使了个眼色,然后向书生走去。
“陈先生,这次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陆姓妇人在不远处站定,歉意道,“没想到把你也牵累了进来。”
陈姓书生被背后突然响起的女子声音吓了一跳,转头看见是陆姓妇人,赶忙站起身来, 摆手道:“陆大嫂这是哪里话,没什么关系的。”
陆姓妇人叹了口气,“怎么会没有关系,你明年不是要考举人吗?”
陈姓书生笑容勉强道:“举人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考上的,以我的才学,本也希望不大。”
凤倾城,王爷纵宠 沐音雨
话虽如此,陆姓妇人如何看不出陈姓书生其实是在强颜欢笑,寒窗十载不就是为了金榜题名吗?
总裁大人-我们不约!
陆姓妇人稍稍斟酌了一下言辞,说道:“等我们到了江州,安顿下来,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如今庙堂腐朽,奸佞横行,这种官不做也罢……”
陆姓妇人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发现年轻书生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我……哪里说错了吗?”
“没、没有。”书生摇了摇头,“只是这‘奸佞横行’四字,还是要慎言。”
九凤歌:谋臣的妖娆殿下 月花落
陆姓妇人皱了下眉头,“若不是奸佞横行,我们何以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书生点头道:“说的也是。”
说罢,书生转身向紫青双剑夫妇二人那边走去。
陆姓妇人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当书生经历了一番变故之后,受到了惊吓,没有过多深思。
书生不紧不慢地来到夫妇二人身旁,拱手作揖,“有劳两位了。”
周秋虽然有些诧异书生此时前来道谢,但同样没有多想,正要说话,就见在书生低头的时候,从他后颈衣领位置激射出点点寒芒,他心中一惊,可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觉得胸口一凉,已经是遭了暗器的暗算。
周秋感觉自己整个人一僵,已经是动弹不得。他艰难低头,只见自己的胸口上有几根银针,此时只剩下针尾还勉强露在衣衫外面。
周秋艰难开口道:“这、这是……青鸾卫的独门暗器。”
房夏怒喝一声,已经拔出腰间佩剑,朝着书生刺来。书生轻描淡写地以两指夹住剑身,淡然道:“若是你们夫妻二人联手,我尚且忌惮三分,此时只剩下房女侠一人,如何是我的对手?”
房夏感觉到自己长剑上传来的劲力,脸色骤变,“归真境修为?你是青鸾卫的人!”
陈姓书生没有否认,“是又如何?”
此时陆姓夫人、姑娘、老仆、宏儿也都靠近过来,惊疑不定,他们隐约已经猜测到了部分事情真相,又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一个书生,却身怀不俗修为,还与他们做了三年的邻居,要说这个书生没有其他心思,是谁也不会相信的。
建设盛唐
高家的老仆上前一步,护在一众妇孺面前,沉声道:“陈风,你要如何?”
惡魔 的 寵 妻
陈风没有回答老仆的问话,而是望向了陆姓妇人,“陆嫂子,你方才问我,你们为何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你觉得是因为朝廷之中奸佞当道的缘故,我觉得不对。在我看来,你们才是所谓的奸佞之辈,所以活该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陆姓妇人闻听此言,不知是怒是惧,脸色发白,胸口不住起伏。
那位相貌平平的姑娘忍不住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回事?”陈风微微一笑,“很简单,早在天宝四年的时候,朝廷就已经发现你的踪迹,并派遣我前往江陵府。天宝五年的时候,我搬到了你们的隔壁,随时可以将你们拿下。只是不知道什么缘故,朝廷迟迟没有下令,于是我也不好动手,于是又让你们逍遥了三年,我也与你们做了三年的邻居。”
说到这儿,陈风顿了一下,感叹道:“你们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能喝酒,不能杀人,还要学穷酸们文绉绉地说话,我都快要疯了。”
“现在好了,我终于解脱了。”陈风长长舒了一口气,“朝廷下令拿人,只要把你们带回帝京,我这趟差事也算是结束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