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6ksa3精品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笔趣-第1093章 西湖美景相伴-sxozs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就这样?”
张玄有点意外,他不知道是自己的防御太强了,还是这些个鬼兵太弱了。
但是,他也没心思再去管这些,最后的BOSS已经出现了,没有必要在隐藏下去了。
“你竟然没事?来人,抬我的意大利炮来!”
那少帅鬼怒道,旋即左手衣袖一甩,里面出现了七只装备整齐的小鬼,推着一个大炮就出来了,
他们的装备,明显比其他鬼兵要好很多。
“呷~呷~~”
那些鬼兵顿时怪叫起来,而那戚氏等人更是面带忧色,一副凄凄惨惨的模样。
“给你脸了是吗?六甲天书!”
张玄高喝一声,脱掉了身上的外套,露出了符箓甲衣,道道神符显现,一片金光闪烁。
不仅如此,张玄身上更是出现了了两层金甲,头戴虎头金盔,身上吞金兽甲,足下乌金铁履,恰如天神下凡。
“快开炮~~”
那少帅男鬼大叫起来,其他小鬼在这金光之下,就像是被金针戳破一样,露出了死前的惨状。
“开炮?你想的美!”
张玄一个健步,便冲进了这些鬼兵之中,一拳一个,这些小鬼就被打死了。
李副官急忙命人掉转炮头,可惜张玄狼奔豸突,摇摆不定,
那少帅男鬼大怒,却是一脚踢开李副官,对着鬼群就开炮起来。
“轰~~”
炮弹炸开,张玄也被爆炸的阴气掀翻,连外层的金甲都坑坑洼洼的了。
“恩?没炸死你?”
少帅男鬼颇为意外,但旋即却更加意外了,张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而后直接朝他打了过来。
“你还敢炸我?看我不把你打死!”
张玄大怒不已,但是忽然,他的双腿就被死死抱住,原来是戚氏被少帅男鬼控制,从水洼里抓住了张玄。
“打死我!”
这戚氏大叫起来:“你有能力打死我,我不想在害人了!”
“我要你的命!”
张玄暴怒无比,一个手刀切开戚氏的脖子,挣开束缚向前跳去。
致命婚姻:遭遇冷血大亨! 紀烯湮
戚氏一脸从容的化为了飞灰消失不见。
“轰~”
张玄刚刚所立的水洼被炸的稀巴烂。
这些恶鬼毫无底线,让张玄感觉血脉喷张,第一次涌起这么大的杀意。
“钱通神~”
那眼睛男鬼见到张玄袭来,却是一挥衣袖,撒出大片的银元,
那些鬼兵见到了这些银元,不要命的过去捡。
每一个捡到银元的人,身上都出现了一个锁链,而锁链的另一头,就是那个少帅男鬼。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钱来拉壮丁?”
张玄嗤笑不已,旋即再次冲了上去,这些鬼兵被锁链控制,组成了一个鬼体大墙。
“破~”
张玄运起法力,补足了金甲上的坑洞,而后狠狠的朝着这鬼体大墙而去,
在激愤之下,张玄感觉自己就是一团火!
“哎呀,我的胳膊~”
“噗通~我的腿啊,被打断了~”
这鬼墙根本无法阻止张玄,但是张玄刚一打破鬼墙,迎面而来的,却是黑洞洞的炮管。
“嘿嘿,再见了!”
少帅男鬼嘿嘿一笑,一炮打出!
张玄却是猛然吸了一口气,肚子上斩鬼符纸当即展开,发出道道金光。
“空~”
大炮轰出,一团黑色的物体打出,却被符纸的金光抵挡住了!
张玄细细一看,这黑色物体,乃是一团血肉,想必就是那失踪之人的遗体了。
“好大胆子,你们去死吧!”
张玄脱了自己T恤,不停的挥舞起来,
T恤就像是个大铁锤一样,挡者披靡,T恤上的符纸被张玄注入法力,对鬼怪的杀伤力强大无比。
张玄七进七出,连那大炮都被拆解掉了,最后只剩下那少帅男鬼,
只是他面色镇定,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你的手下,全部被我干掉了,现在轮到你了!”
张玄长舒一口气道,
“这位朋友,我也是读过书的,大家何必打打杀杀的~”
“我们又没有生死大仇,不如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
初仙 叮咚笑
这少帅男鬼笑道。
“回去跟你妈喝去吧!”
张玄冷笑一声,旋即攻了上去。
“黄金开路~”
少帅睛男鬼大袖一甩,便有金砖出现,在他的周围围了起来,
张玄几次攻击,却是无法突破,更是被这钱臭污染了法力。
“嘿嘿,怎么样?要不要就此退去?阁下法力高强,若是就此退去,我有宝物相赠~”少
帅男鬼笑道,
“哦,你还有钱?骗谁呢~”
张玄摇头道,但是也没有再次攻击。
“我可是少帅,死后就可是得了许多陪葬品,就在东面的山上,一排大槐树下,你可以找到一罐金银珠宝,且拿去花吧!”
少帅男鬼见到张玄有所意动,便继续道:
“这些钱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不过对阁下倒是有些用处,不如我们好聚好散,进水不犯河水。”
二人虽然目前僵持,但是时间可是会流动的,只要张玄等到白天,便可以自动获胜。
“行啊!不过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会卖一群大公鸡放在山上!”
张玄威胁道,旋即离开。
那少帅男鬼见状这才收拾法术遁入底下,张玄没有回村子里面。
现在幕后主使已经出现,村子自然也消失不见。
那些乘客和司机在公交之上昏睡,及至太阳升起,他们才从鬼怪的控制住清醒过来。
只是那几个失踪的人,永远消失了。
前往农具店,买了锄头铁锹,去超市,买了个行李箱,张玄去了东面的山上,果然见到了一排大槐树,张玄就动手挖了起来。
不多时,二十七罐金银珠宝就被挖了出来,
但是张玄没有停止,他还在继续挖掘,一直到这里的十几具枯骨,以及一个棺材,
张玄看都不看,就把这棺材打破,里面是一个戴眼镜的尸体,身上也是金银珠宝一大片。
“嘿嘿,你忘了,你是鬼,我是人,你还是安心的去吧!”
金色的太阳光下,这些阴鬼便化作乌有,消失不见。
把这些钱财收到行李箱里,张玄打了个车直接回去了。
“你已经解决了问题?这次是个什么鬼啊?”
顾格菲兴奋道,在电话的那一头又蹦又跳的。
“前朝余孽而已~~”
张玄摇摇头,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便挂断了电话,开始清理这些金银珠宝。
“嘿嘿,这些金条成色不足,玉器倒是不错,还有点灵气残余~”
那少帅的时代,正值乱世,乱世之中,首备黄金,只是现在玉器倒是比黄金贵。
不过张玄看中的,是这那几只玉簪玉牌之上的灵气,
这股先天灵气可是极为难得,只有在有年份的药材和动物身上,才有这样的灵气出现。
盘膝打坐,张玄引动这些灵气入体,清凉滋润的灵气,不停滋润这张玄的精神,张玄感觉置身于清风白云之间。
“嗡~~”
张玄的身体不停震动,发出嗡嗡之声,旋即在两层金甲之下,缓缓浮现了第三层金甲。
这六甲天书,男子修炼六甲阳神,女子修炼六甲阴神。
张玄修炼的六甲阳神,名为甲子神,甲戌神,甲申神,甲午神,甲辰神,甲寅神。
这六种甲神,一旦修炼完全,便可以完全刀枪不入,水火不能,可谓陆地神仙是也!
现在张玄已经修炼了三层金甲,实力比之前要强上一倍不止。
若是在遇到那少帅的黄金墙,只怕不需要与他虚与委蛇了。
没了这些灵气,张玄便被这些东西全部变卖了。
七十斤的黄金和一些珠宝首饰,一共卖了一千五百万。
“看来我可真是洪福齐天了啊!惩戒了恶鬼,就得了这么多钱~”
“不过,现在老百姓富裕了,我劫富,倒不用去济贫了!”
婚有千千劫 北魚
张玄看着卡里的余额,决定出去吃一顿好的,补补身子。
“叮叮叮~”
大吃大喝的张玄,电话响起,是徐子荣打来的。
这徐子荣结束了流浪汉的生活,自己继承了家业去了。
形容一个人有钱,那就是家里有矿,
徐子荣的公司下,就有个采石场,生意一直很稳定,只是这几天有点不太对劲。
“喂,你好高人!我徐子荣~”
“我记了你的电话了,你这短时间过的不错啊,找我什么事情?”
“自然是遇到了灵异事件,我的采石场遇到了人头坑,想找你去看看,当然,绝不让高人你白忙~!”
“你没找其他人去看?”
焚天劍神
“手底下人倒是找了几个,可惜都是不顶用的,这就想起高人你来了!”
“行啊,我功力突破了,刚想试试我的实力~”
张玄现在已经练成了三层金甲,实力已经非同小可,只是到底是哪一种小可,还有待商议。
坐飞机,打出租,来到了郊区的矿场。
热闹的矿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在了,这种开矿的地方,死人不算新鲜。
但是,要是遇到几百个人头出现,那可就是新闻了。
也有考古专家过来查看,不过他们也遇到了怪事。
網遊之冥帝 亂塵楓
那接待的矿场工人胡有山,干瘦干瘦的,简短的把周围的情况介绍一遍,旋即便带张玄去了宿舍里。
大通铺空荡荡的。无所谓,好歹也是个落脚点。
人头大坑,要么附近有墓地,要么就是有祭台。
墓地有活人殉葬的传统,祭台有活人祭天的节目,都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根据历史记载,大面积的用活人祭祀,殉葬,在汉代以后,就已经很少出现了。
所以这些人头,十之八九是战争的产物。
矿场是挖石头的,一个个大坑被挖出来,日久年深,便出现了一个个的湖泊来。
有山有水,乃是福地。
张玄去那人头坑看看,外面已经被戒严起来,倒是进不去。
特種兵生涯
阳间衙门的杀气,使得这些阴鬼气息被冲散,又有大太阳的暴晒,它们是撑不了太久的。
“要是这么简单,那么徐子荣就不会打电话给我了!”
“这个人头坑的阴气散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怪事发生,这说明怪异的地点不止一个!”
古人追求数字的美感,使用对称和意象数字。
例如二,代表阴阳,三,代表天地日月星,四,代表四极大地,五,代表五行流转。
张玄在矿场周围行走,寻找那些阴气重的地方。
时值夕阳西下,山中薄雾弥漫,黑暗蔓延而出,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天色便已经大黑。
张玄打着手电筒,感受着周围的变化,
忽然,他发现那矿洞形成的湖泊之上,一艘小船在幽幽的滑行。
此时,张玄才发现,这些湖泊与矿山,形成了一个鬼头。
而两座大湖,就是鬼头的眼睛!
这个地方原本是石头山,不见水,乃是阳煞之地。
被开矿的挖掘之后,阳煞连成一片,山中的人头坑遗迹也被引动,这才使得此地怪事不断。
不过,若是只是巧合,工人的人气,和衙门的煞气就可以镇服它们了。
毕竟开矿的可是有火药的,这种东西之下,就是鬼王出来,也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这幕后必然有主使之人,希望借此机会,来完成什么阴谋诡计。
这个小船,想必就是他们的布置之一。
“嘿~嗨~嘿~,嘿~嗨~嘿~,西湖美景~~三月天嘞~~春雨如酒~~柳如烟嘞~~~”
就在张玄细细观察只是,那船上的艄公,突然唱了起来。
而周围的景色也明亮起来,杨柳堤,晓风残月。
幻境!
对方发现我了!
张玄大惊。
“这位相公,烟雨蒙蒙,不如上船赏景如何?”
小船靠近,船里两个明丽的女子,俏生生的看着张玄。
一个一袭白衣,一个青纱罩身,齐齐向张玄发出邀请。
张玄稍稍一愣神,旋即发现自己的手电筒,变成了油纸伞,身上的夹克,也变成了长袍。
似乎他就是故事里的许仙了。
完美戰兵
“哈哈,那就恭谨不如从命了!”
张玄笑道,旋即又给这两个女子拱了拱手道:
“多谢两位小娘子!”
两个美人二掩嘴而笑,她们自然不会是蛇精,只是纸人而已,
上了小船,船上还有一个蓝色的灯笼,里面是一盏引魂灯。
艄公在船尾划桨,夜色中看不出他是和模样,
只是这两个美女与张玄推杯换盏,不多时,她们便不胜酒力,衣服也滑落下去,露出无限风情。
“小相公,时间不早,不如我们上床休息去吧~”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张玄笑道。
女總裁的護花狂少
“你就是这么解决生理问题的?”
“你知道吗?外国有那种娃娃,不仅人体柔软,而且还带着温度,比纸做的强多了!”
张玄呵呵笑道:
“用两个纸人,就像来迷惑我?”
“你胆子不小啊,说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幕后主使是谁?”
“咦?你竟然还有些法力在身?”
那艄公见到张玄大怒,身后一股纯阳之气爆发出来,也是面带异色。
“别瞎攀关系,我和你这种邪魔外道,可不是一路人!”
张玄撇撇嘴,旋即两手一扯,要把这两个女人给撕开。
“兹~滋~滋~”
张玄一把没撕开,这纸人不是纯粹的纸人。
“哈哈哈,你以为这是纸人?其实这是塑料人!”
“我也是会与时俱进的,它不仅不会被水打湿,而且延展性还好,你是撕不破的~”
那个艄公大笑不已,旋即一个跟头就跳进了水里,
那两个女纸人也滋溜一声滑了水里,而后小船不停的摇晃起来。
他们要把张玄给淹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