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dgstl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太虛化龍篇 六月觀主-第一六八章 真身相見!熱推-gdi23

太虛化龍篇
小說推薦太虛化龍篇
第六宫之内。
庄冥进入了秘境当中,又将祖龙帝剑置于第六宫,任由剑威覆盖整个第六宫,免得受人打扰。
他手中的拘神禁术,是柯天师留下的道果。
他开始尝试解析内中的玄妙。
而关于柯天师的仙体,庄冥也探查了个清晰,但因为这是仙根道骨,沐浴龙血也是无用,不适合用作柯天师重生的躯体……他目前想要寻找一个铸鼎之下的肉体凡胎,即便是真玄九印也无妨。
这样的肉身,进入过龙血圣池之后,便有了龙族血脉。
以此肉身修行,才会真正忠于龙君,哪怕日后铸鼎功成,因为血脉属于自身的一部分,所以凝练道果之时,血脉也是极重的一点……但因为将血脉炼入道果之内,作为龙族的本能,对于上位龙族的敬畏,都无法再割舍。
“着实不易。”
庄冥心中渐生疲累,推衍此法当真非同寻常。
他运用此法尚且如此,而刘越轩从无到有,想到了这个方法,该是何等智慧高深?
这让庄冥不由得再一次感叹,幸得在当年刘越轩大势未成之时遭遇,才能让刘越轩为大德圣朝所用。
如若当年没有相遇,那么此时的刘越轩,将是极为可怕。
即便刘越轩依然不能与他抗衡,甚至不至于为敌,但同样的,也绝不可能为大德圣朝效力,究其根本,仍是一个柯天师……
他心中如是感慨,然而在外的祖龙帝剑,却有了些许变化。
如今他已炼化帝剑,察觉端倪,脸色不由凝重。
但古怪的是,剑威没有直接镇杀对方,不单单是因为来者佩戴着抵御运势的仙宝,更是因为对方体内,竟有一缕极为熟悉的痕迹。
这一缕熟悉的痕迹,让祖龙帝剑削减了少许锋芒。
“苍天血脉。”
庄冥神色复杂。
祖龙帝剑可以炼化,是因为他有龙族血脉。
但是这祖龙帝剑,本就是苍天所造,沦落凡间,除却龙族血脉之后,便是苍天血脉,才能让它认可。
能够有资格炼化祖龙帝剑的,只有龙族血脉以及苍天血脉。
先前柯天师提及,庄冥炼化了祖龙帝剑,不亚于夺取了苍天一脉的希望,极有可能不死不休。
如今来看,此言不假。
“莫非是哪位仙王,试图来夺祖龙帝剑?”
庄冥这般想着,心中却又觉得不可思议。
莫说他自身本领之高,就算是法力受限的柯天师,动用未有炼化的半截祖龙帝剑,都有惊天之威。
青王仍要退避三舍,其他仙王也不是蠢材。
此时依然有天门碎片阻拦大道,诸位仙王虽是苍天血脉也不例外,都未有恢复全盛之时,在这个时刻来夺祖龙帝剑,不是自寻死路?
——
第六宫。
永恒公主,凭借仙宝来到了这里。
那女官呼吸凝滞,虽有仙宝抵御,但过于临近剑威,感到极为不适。
可是随着秘境越来越近,这女官也只得强打精神,往前而行,大声呼喝。
“庄冥何在?”
女官喝道:“公主因柯天师一事而出关,特来寻你,言明利害,还不来迎?”
内中没有任何回应。
但是下一刻,第六宫的威势,逐渐减弱了下去。
正是庄冥故意收敛了气息,将祖龙帝剑的剑威,收敛了起来,让整个第六宫,免去了死寂的压迫,仿佛又有了生机。
“公主……”女官转身看了过去。
“他已经收了剑威。”永恒公主淡淡道:“你在这里等侯,本宫亲自入内见他。”
“这……”女官显然并不放心。
“无妨。”永恒公主平淡说道:“本宫来此助他,他也不至于加害本宫,何况本宫身后是苍天一脉,不谈大劫之后存活多少,至少……父王还在,除了大神通者,便没有谁敢对大神通者的嫡系子嗣下手,况且是苍天血脉,更是如此。”
“就怕出现意外。”女官说道:“柯天师像是被追杀的,可是他分明救了那庄冥的性命,师徒之间的交谈,颇有情谊,可刚才公主却说,他斩杀了柯天师……既然有柯天师在前,公主怎能涉险?在东洲之地,奴婢不知公主与他关系如何,但那终究是化身而已,而今乃是真身驾临,万金之躯,倘如出现变故,又该如何?若是公主执意见他,还是奴婢跟随在侧,才好放心。”
“若他真有恶意,以他的本领,目前谁能拦他?”永恒公主问道:“你拦得住?”
“可是……”这女官仍有迟疑。
“没有可是。”永恒公主说道:“谈不上涉险,只是本宫想要探寻一些事情,既然眼下知晓了他要让柯天师重生,有一些东西,万不能浪费……本宫到此,便是为了提点他。”
——
庄冥炼化了祖龙帝剑,根据祖龙帝剑的反应,心中已有大致猜测。
来人具有苍天血脉,但必然不是青王。
“罢了,且去看一看。”
庄冥要炼化柯天师,使之重生,化为己用,非是一朝一夕,也须静心施法。
若外界有人来攻,就算祖龙帝剑的剑威足以拦阻,可他本身也不免遭受影响,难以专心炼化柯天师。
既然如此,还是先解决掉外界寻衅者,清静周边,再来炼化柯天师。
在庄冥离开秘境,准备动用祖龙帝剑,斩杀来敌之时。
却察觉到来者气息,极为熟悉。
永恒公主一脉的功法!
庄冥从那女官身上察觉到过,而且来者有两位,其中一位便是这女官,但另外一位……虽也熟悉,但却让他心中难以置信。
“难道?”
庄冥心中一凛,收敛了祖龙帝剑的威势。
他自负本领,也无须借势,如若真有变化,再来动用祖龙帝剑不迟……能够让他毫无还手余地,动用祖龙帝剑之前便镇压自身的,只有大神通者。
他往前而行,便遥遥看见一道白光,刹那临近。
那白光临近,化作一道身影。
庄冥目光微凝,神色略有复杂。
那白衣身影显现出来,身材高挑,盈盈动人,她气机飘渺,举止若行云流水。
她五官清丽,完美无瑕,眼眸晶莹,然而眼神平静。
在她清丽无双的容颜上,带着霜雪般的冷淡。
“……”
气氛陷入了沉寂之中,显得僵硬而生冷。
过得片刻,才听庄冥轻声道:“家里……怎么样了?”
只这么一声,庄冥隐约察觉到,面前的白衣仙子,风轻云淡的姿态,似乎一下子变得紧绷,那霜雪般的冷淡也近乎动摇。
但她依然勉强维持住了冷淡的神情,平静应道:“还好。”
庄冥想了想,轻笑说道:“以我真身,见你真身,如此真身相对,还是在你我相识以来的第一次罢?”
永恒公主平淡道:“是不是第一次相见,你心中都未能确定吗?难道关乎本宫之事,便从来没有用过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