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mg6t優秀都市言情 餮仙傳人在都市 起點-第1679章閲讀-2323e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怎么是你?你怎么可能从那状态挣脱出来,不可能!”
那黑影看着来人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来的人自然就是之前古争遇到的大汉。
“怎么不可能,怪不得我无法感应出云荒剑的位置所在,原来是被你给封住了,这一次你们休想在这里玩什么阴谋诡计。”大汉眼睛看过半空的血色结晶,冷冷的说道。
“宋山,你只是败家之犬,上一次你已经败过一次,要不是那边想要同化你,你早就死了,竟然还敢出来。”那边黑影大手一挥,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红色剑影,最后指着他说道。
“我死并不可怕,想要在这里谋划你的阴谋,那你就失策了。”宋山说完突然对着古争说道。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救你们的人,但是你们只要把上面的血池给毁掉,那么这把云荒剑就让你拿走吧,这里已经无法继续镇压其中的魔气,希望你能找到办法,彻底把云荒剑给解封开来。”
“你们想的真是太天真了,去死吧!”这边黑影一阵气急,仿佛自己结局已经注定一般。
手中云荒剑发出阵阵颤鸣,剑身之上血光荡漾,朝着四周扩散出一阵阵剑光。
哪怕对方能掌控其中一半,都给以古争阵阵的压迫力。
“阵起!”
随着黑影口中一声爆喝,在上面一层层血色云雾布满了头顶之处,而且还在不断的几句凝聚着。
一道血色光芒从云荒剑上面陡然射出,直入上空的云层当中。
“轰隆隆”
云雾当中响起一声震天轰鸣,同时一道道耀眼的血色光芒在云雾中显露出来,仔细一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血色剑光,每一道别看只有不到一丈之大,可是上面所蕴含的气息,和刚才古争释放的金色巨剑不丞相让。
或者说更强,那一道道剑光中,蕴含的剑意,这么多聚集起来,已经让古争的皮肤感觉阵阵刺痛,头皮发麻。
古争脸色一变,伸手一抓,身后的小莹身上,一本书瞬间就飞了出来,一层光芒在古争身上升起。
而那边的宋山也是如此,之前送给他的重甲变戏法一样整整齐齐穿戴在身上,只单单露出一个脑袋出来,手中那把黑色长枪一转之下,瞬间卡在一道黑色的盾牌之上。
只见盾牌之上幽幽黑光不断冒出,极快间撑起一道道黑色光模样,挡在头顶之上。
说迟那快,等到古争他们两个堪堪做好这一切,“轰”的一声巨响。
漫天的血色剑气从上面厚厚的血雾下面,如周瑜般朝着下面,其中一小半冲往宋山,绝大数冲往古争。
“砰砰砰”
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在古争头顶响起,血光瞬间淹没古争周围,只见那黄色光芒不断闪烁,荡起的涟漪越来越大。
重重的压力从上面压来,让古争几乎都喘不过来气,尤其是周身,更是凭空出现许多细小的伤痕,整个人身上到处都是血迹。
那剑意竟然穿过防御,在古争周身四处的凌乱穿行,幸好是剑意已经被削弱了大半,可是感受着上面脸面不断的攻击,古争也是手中一翻,六个黄色的铃铛浮现而出。
“叮铃”
六个铃铛在空中排列成一个略显古怪的阵型,随着一声轻响,六个铃铛黄色光芒一亮,纷纷射出一道光芒,在半空聚合一起,形成一个大一号的黄色铃铛,瞬间从下面升起,来到黄幕外面。
“叮铃”
一声巨大的铃铛在半空升起,肉眼可见的黄色音波从铃铛中扩散而出,那些剑光被波纹掠过,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竟然在半空化为一道道血雾爆开。
不过这道涟漪在扩散到黑影附近的时候,却无法再继续推进,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护幕挡住了。
细微一看,那云荒剑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波动,在黑影周围形成一道特殊的领域,那些音波给本透穿不过去。
而就在这时,古争再次一翻,另外六枚黄色铃铛再次浮现出来,手中变换几次之后,一道道金光分别没入其中,随后六个铜铃竟然合成一个,在空中一闪就消失在古争面前。
下一刻,在黑影前面不远处,铃铛的身影突然闪出来。
一出来,就是一道黄色光芒从上面射出,在穿过那特殊的波动,稍微扭曲一下,可是还是顺利的穿过,没入黑影的脑中。
黑影感觉脑中一晕,漫天遍地的幻象出现在前面,整个人有些恍惚起来,外面的攻势猛然一滞,上空的血色剑光没有再次下落。
古争身上猛然一撑,把周围血雾全部给轰碎,随后手掌在空中连挥舞三次,三个紫色雾气快速凝聚而出,随即化为三柄雷光闪烁的长剑,猛然朝着天空一声,身形直涨十丈有余,表面浮现一道道触达的紫色电弧,发出轰轰的雷霆爆响。
在古争的操纵之下,其中两道朝着空中的血雾冲去,另外一道朝着黑影那么飞去。
而在对方停止的攻击的时候,这边宋山也是一声怒喝,手中已经残破的盾牌被他直接引爆成一团黑气,把周围的剑光横扫一空。
那把黑色长枪在他手中猛然往前一窜,被他紧紧握住尾端猛然一甩,那长枪发出重鸣之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苏醒一般。
“看招!”
看着古争那边的紫电飞起,这边也是往后一退,手中的长枪幽光一闪,被他狠狠的朝着黑影投掷出去。
“吼”
随着一声巨大的吼叫,那柄长枪在空中化为一道黑色的蛟龙,身形一摆之下,气势更加强横一份,气势汹汹朝着对方冲了上去。
黑影虽然此时虽然依然还在眩晕当中,不过还是感知到他们两个的合理攻击,脸色看起来更加狰狞,手中的云荒剑一挥,大片的血气从上面冒了出来,凝聚形成一道厚厚血色护幕。
而他手中的动作根本没有停,源源不断的红雾依然继续加强周围的血幕。
面对古争他们的全力出手,紫色雷剑在半空中紫色一闪,一道粗大紫雷轰然击出,撞击到外面的血色护幕,顿时就被轰然炸碎,可是却仅仅掉落在外面一层。
这边蛟龙张开巨口,一口黑光凝聚而出,瞬间一道黑色光柱喷涌而出,在上面炸出大片的血团。
这边黑光刚刚一听,那边几道粗大的紫电再次扑来,削弱其中一层,而这边紫电消散,那边蛟龙的巨爪再次扬起,重重的拍打在上面,顿时又削落一层。
两个人攻势疾风骤雨一般,短短几个呼吸间,根本没有丝毫停顿,一波接着一波,一层层血红武器飞快的消散。
对方补充道额速度根本跟不上消耗,厚厚的血幕很快变得有些薄弱起来。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炸鸣在空中响起,可是那一层层血幕还在坚持着。
短短不到十息的时间,让古争头上都有一层汗水,因为对方即将醒来,而打破这层血雾攻击到对方,似乎有些晚了。
“轰”
古争预料的没有错,这边黑影眼中最后一丝浑浊消失,身上猛然爆出一股强大的血光,四面八方轰击而起,那条蛟龙仿佛受到重创一样,朝着后面飞回去,再次化为一杆黑色重枪,被宋山给接到手中,只不过上面的灵光暗淡一些。
而他手中的云荒剑在空中似乎随意般的一闪,半空的紫色雷电下一刻就轰然炸碎,连给古争控制上前的机会都没有。
古争飞快收起的自己的幻音铜铃,警惕的看着对方。
“很好,我是有点小看你们了。”那黑影看了一眼上方,所有的血雾都已经被古争消减干净,没有剩一丝一毫。
话音刚落,手中的云荒剑化为一旦血光从他手中飞出,在他们的眼光当中,滴溜溜一转之下,在半空中悬浮旋转不停,周围一道道极强的剑气浮现而从不。
“聚”
这边黑影并指如刀,在虚空中快速刻画起来,一个血色虚影符号眨眼间成型,只不看看起来有些虚幻,他逼出一口鲜血,天女散花般超前一喷,一个血淋淋的诡异瞬间升起。
在这个血符升起的同时,连同整个洞穴都感觉阴冷一番。
“引!”
黑影再一次大吼,在上方的血池当中,一道血色光柱瞬间下落,降落在中间的云荒剑身,无穷无尽的血水从上面狂涌而出,周围的那些剑气再次变成血色。
而他面前的血符也极快的没入云荒剑当中,整个剑身之上,再次浮起一丝丝纤细的血色纹络,彼此之前相连,继续朝前剑身前端冲去。
可惜的是,依然是一团金光升起阻挡了血色的前进,这边黑影见状有些惋惜,不再强求,转而继续最后一道咒语。
只见所有人的血色剑影身上,一个小巧的血符突然冒出,缓缓的融入下面的剑影当中。
只不过在没入的同时,紧接着后一团金光也同样落了下去。
随后“轰”的一声响!
一道粗壮无比的红色光柱,从上面的红色血池喷涌而下,瞬间把下面硕大的空间给笼罩起来,所有的剑影齐刷刷一鸣,在空中开始舞动起来。
盈盈而起的血色光芒瞬间朝着周围扩散出去,所有人被接触的一瞬间,脸上也是充满了迷茫之色,哪怕都做好防御,也瞬间中招,抬起头看着天空。
此时在古争眼里,空中哪有什么血色剑影,没有什么血池,在上面一个个高大威猛的仙人,婀娜多姿的仙女们,正在天空之上随风而舞。
手中的长剑,正在缓慢的进行舞动,一股奇特的韵律在其中,仿佛他们在教导古争,手中武器那无上的奥妙,让他不禁沉迷其中。
这一刻,古争只觉得自己也仿佛飞了起来,和那些一同舞动,感受天地之间,那从来没有领悟到的大道,心中觉得自己那些想不开的谜团,纷纷豁然而解,只愿意永远的在这里呆下去。
随着他手中也莫名出现一把长剑,每一次舞动,必然会在自己身上裂开一道血痕,而他却没有察觉一番,依然在沉浸其中。
不过就在这时,天边悚然冒出一股绿色的长桥,朝着古争这边极速蔓延过来,那些仙人仙女顿时手持长剑,想要在半路中截断,却发现一层金光在绿桥上升起,把他们的统统隔绝在外面。
那长桥直接来到古争的脚底下,带着他急速朝着后面退去。
绿桥短短几个呼吸就从这里退去,消失在这个世界中,而与此同时,外面一直僵立在原地的古争,身躯忽然一阵抖动,眼中的迷光之色退去。
在古争清晰过来的瞬间,感觉全身上下痛疼无比,周围无数剑气正在零乱肆虐着,朝着自己发起一道道攻击,不过在自己身子外面,升起一道黄色光芒,阻挡对方。
但是那一股股凌厉的剑意,却透过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比之前受到的伤势还要重,不过看起来吓人,总归还是皮外伤,没有伤及内部。
随着身上一道滤过撤回,古争看到那边小莹松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灯笼再次收了起来,自然知道是她把自己从那里拉了过来。
因为对方主要是对方古争和宋山,他们那边倒是非常安全。
冲着小莹点点头,古争看着周围的坚硬,身上的黄色濛光再次暴起,周围的那些剑影顿时被冲撞飞了出去。
双足猛的一跺地,盯着空中那巨大的压力,身形直冲高空。
在靠近上面冒着血光的云荒剑,古争猛然朝着那面重重一拳击出。
没有任何光芒,但是一股巨力从古争拳头上飞去,中间所有的剑影在碰触上,统统被卷为粉碎。
这看似气势十足的剑影,在云荒剑本身的干扰之下,威力大大降低,要不然根本轮不到小莹救自己,自己就被分尸死在幻境之中。
唯一没有降低的就是绝强的幻术,根本防不胜防。
“轰隆”一声巨响。
云荒剑的身形被古争直接轰击离开血色光柱的范围,那漫天的剑影顿时一滞,在天空中缓缓消散。
“砰”
在宋山那边,随着他身上的重铠纷纷爆炸而去,露出到处深及可见骨的伤势,他受到的伤势可比古争严重许多,毕竟对方只有一套不错的重甲,却没有祭炼到随心掌控的余地,自然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等到就是这个时候!”不过宋山根本不以为意,反而哈哈笑道,同时手中往后一抓,一个金色的令牌被他给扔了出来。
“嗷”
一声龙吟之声在空中响起,那令牌在空中猛然炸碎,一个上百丈的金龙瞬间出现在大厅之中,整个头颅几乎都快顶到上面的血池之上。
“你以为没有防备吗?这是我皇用功德之力汇聚我国最后国运,就是为了防止云荒剑中的魔气无法彻底镇压,这才带进来的东西,那条孽龙只是区区雕刻所化,自然无法逃脱。”宋山看着黑影那惊恐的面孔,哈哈说道。
那金龙眼中两道金光瞬间笼罩在空中云荒剑,把对方给定格半空,让黑影仿佛失去了控制,根本无法在召回去。
随后金龙的身体开始聚集涣散起来,整个身体顺着金光全部朝着云荒剑凝聚,最后形成一个厚厚的金色大茧,彻底把云荒剑给束缚起来,同时里面可以感知到,一缕缕血雾从里面不断泄漏出来,正在把黑影腐化的力量全部驱逐出去。
古争也露出惊喜之色,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还有这个杀手锏,不过从对方说来,似乎之后有人在进来过,把这个东西交给,连最后的国运和功德之力都一同被封印起来,看来这个云荒剑的主人估计也不存在人世间。
“影大人,金柱上的金龙雕像已经不见了。”
“影大人,冤魂已经全部到达,下一步怎么办!”
就在这时,两个修罗人从后面飞出,看着周围破败的样子,有些惊心胆战的说道。
“让所有的冤魂全部攻击过去,我要让对方看看我的厉害,没有那把剑我依然可以杀死对方。”黑影冷哼一声,立马吩咐道。
“是!”这边修罗一点头,手中的荧光一搓,大片的绿色磷火在空中燃起,随后一声声窃语之音从那边通道传来,几个呼吸之后,让古争熟悉的冤魂大军再次汹涌而至。
“凭什么,凭什么我们那么倒霉,我好恨啊,要把我们祭祀。”
念着熟悉的怨念,这边一来到这边,就在前面大片的空地上聚集起来,虎视眈眈看着这边。
“宋将军,请掩护我的同伴,我来消灭他们。”古争面色一禀,对着过来的宋山说道。
“这点小小的冤魂,只是数量多而已,不用怕,我已经把镇守这里的剩余小队给拉了过来,绝对是对方的克星!”宋山咧嘴一笑,不过看着全身依然在冒着的鲜血,看起来有些吓人。
“哔哔”
宋山拿出一个银色的哨子,手中往前一挥,上百套古争熟悉的布甲被他给扔了出来,在嘴中猛然吹起刺耳的声音,随后把手中的哨子给扔了出去。
那哨子在半空“砰”的声音,那个熟悉的校尉再次出现在古争面前。
“将军大人,刘校尉正在等候命令。”那个校尉一出来就对着宋山敬个军礼,大声的说道。
“把所有反叛我皇叛贼全部消灭!”宋山气势一凝,立刻沉声吩咐道,仿佛指挥的是一支庞大的军队。
“所有小队,集合!”
随着校尉的一声呐喊,上百个手持弓箭的士兵再次出现。
“给我拖住他们!”这边黑影也是下令道,下面望不到边的冤魂纷纷冲杀上来。
同时黑影冲天而起,来到了血池的下面,冷冷的注视古争他们,随后伸出拳头往上一伸,没入血池当中,随后猛然往下一拉。
一个巨大无比的脑袋从里面缓缓出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