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lo3hs超棒的都市异能 非洲酋長-第四百零九章 居心(二)讀書-e5a08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最令人恼羞成怒的,大概是心间最隐秘的算计被当面戳破。
韩少荣自诩这些年已经修炼出些许涵养,这一刻也是禁不住脸出惊怒之色,额头青筋微微的抽搐着。
不过,就算他此时能按捺住,还继续不动于色,又有什么用?还能继续骗过陈舒这头原本就完全没有咬住钩的老狐狸?
“……”曹沫慢条斯理的拿起煎沸的银水壶,没有叫身穿旗袍、身材婀娜多姿的漂亮女服务员帮忙,自己沏起茶来,待将银水壶放回去,还不忘卖弄的问成希,“现在是不是显得我特胜券在握?”
成希还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场合,不管她平时的个性再洒脱,也禁不住拘束,坐在曹沫身边很少说话,没想到韩少荣这样的人物竟然真就被曹沫说得哑口无言。
她正犹自震惊,哪里还有余暇接曹沫的话,愣怔了一会儿,才想到曹沫这话还是在戏弄韩少荣。
丁肇强、钱文瀚也是各自拿起银水壶,给自己沏茶,也不加掩饰打量韩少荣阴晴不定的脸色,没想到曹沫竟然真一举戳破他的算计。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韩少荣并没有真正推进泰华集团海外项目建设的心思,不是没有想过韩少荣纯粹就是个炒家,就是想着操纵泰华的股价谋利。
不过,猜测、怀疑跟曹沫毫不留情、毫不犹豫的当面揭穿韩少荣的算计,显然是两回事。
他们之前仅仅是怀疑韩少荣的动机,却无法确定。
而以他们的性子,只会小心翼翼的求证,绝不会轻易说破,以免猜错被他人嘲笑,或被韩少荣找到反唇相讥的机会。
到他们这个层次,有时候就太顾忌颜面了。
然而真要是如此,他们根本就不要指望能对陈舒有所触动。
陈舒这个人,在韩少荣的全盘算计里太重要了。
哪怕韩少荣从头到尾就想着炒高泰华的股价获利,没有真正运营好泰华的想法,但他也需要给市场一个泰华即将得到蓬勃发展、业绩随时会出现井喷的假象,才能将股价真正推高上去。
也就是说,他需要有一个被市场认同、被认为有能力收拾泰华这堆烂摊子的人或者说运营管理团队,才能将种种概念包装进上市公司里。
陈舒不仅参与泰华早年的创立与运营、对泰华在国内的业务甚至熟悉,不仅跟泰华目前的管理层都是旧识,陈舒个人更直接持有泰华8%的股份。
只要陈舒被韩少荣拉上贼船,替他率领管理团队继续维持泰华的正常运营,韩少荣更是只需要动用少量的股权,就能联合陈舒及管理层就能锁住对泰华的控制权。
这样,他就能从国业等证券公司手里接手多数股份,分散置入华茂的隐蔽账户之中。
这时候,只要将股价炒高,他就能肆无忌惮的减持这些股份兑现可能高达三五十亿甚至更高的巨额利润,而不用接受证监机构的监管。
没有陈舒的配合,又或者说陈舒不受他控制,他的计划就绝难实施。
就算他能找到替代陈舒的人,去执掌泰华的运营,他还需要额外多锁住8%的股份,才能掌握泰华的实控权;更不要说他们将泰华的股价炒高后,那时候跟泰华都没有什么关系的陈舒,凭什么不赶在他们前面减持泰华的股票兑现利润?
“在陈总眼里,我或许也是纯粹搅局的,但这事不能怪陈总,毕竟陆家兄弟这几年无意让陈总插海外事务,陈总对卡奈姆的真实情况或许并不是很清楚,”
曹沫等银水壶转过一圈,又重新拿起来给陈舒沏茶,说道,
“而至于我到今天都没有主动联系陈总你,那是因为我要从陈总身上判断韩少荣的真正意图。道理很简单,也不用我再赘述,陈总你也应该能想到。韩少荣断定我不会将溢价白白送给陆家兄弟,也就是说我就算是搅局,对这些股权的报价上限也是明摆着的,谁都不难猜测。韩少荣他真要有心推动科奈罗湖沿岸项目的后续建设不被耽搁下来,财大气粗的华茂怎么可能纠结两三亿的差价上?难道科奈罗湖沿岸项目拖延两三个月,损失就低了?他自视甚高,需要拉陈总你演这出戏吗?难道不是干脆利落的拿到控股权之后,将重振泰华的计划及早公布,恢复市场对泰华的信心更重要?”
“……”陈舒狐疑不定的看向韩少荣,“韩总在科奈罗项目也有很多投资……”
“他都不拿这点为自己分辩一下,陈总还不够断定他对泰华的海外项目到底是怎么一个看法吗?”
曹沫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摊放到陈舒的面前,说道:
“我晚上过来,还带来修改后的收购协议。这是我争夺泰华控股权的最终版,在韩少荣面前也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最终版我们会将收购价提高到每股四点八元,但天悦、新鸿以及东盛对收购基金的直接注资依旧是五亿,不足的部分还是要向各家证券公司及新海联合银行融资。而这份收购不仅对国业等六家证券公司有效、不可撤回,同样对陈总有效、不可撤回。当然,我个人是希望陈总你能重新回到泰华,主持泰华在国内的业务,所以,我个人更倾向收购陈总你手里泰华4%的股权,陈总你自己能继续保留泰华4%的股权,看我们最后能将泰华做到哪一步。而陈总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搞隐蔽账户那一套,所有的股权都会集中到并购基金旗下,三年内不搞分拆,即便三年后收购基金到期,这些股份会需要分拆到天悦、新鸿、东盛名下,我代表天悦也承诺,分拆到天悦名下的股份将继续锁定三年。”
曹沫看向韩少荣:“要不要拿我们最终方案的范本观摩一下,只要华茂在我们的条款上多加一块钱,我现在拍拍屁股撤走,绝没有第二句废话——要不然,华茂还是尽快跟陈总解约为好,省得大家闹得太难看……”
“将所有股份都吃下来,都不需要融资,也只需要十四五亿而已,你似乎很笃定我会拍拍屁股退出啊!还是说你对华茂的实力有什么错误的认知?”韩少荣当然不甘心灰溜溜的走人,盯着曹沫的脸问道。
“我一点都不笃定啊,我就巴望着你受不住气,脑门一热以华茂的名义将所有股份都吃下去啊。那接下来你真要想着这笔投资能解套,就需要真正的拿出三四十亿的真金白银,去推进科奈罗滨海新城、新泰华炼油厂、科奈罗湖港等项目的后续建设,你以为我不希望如此啊?你以为我没事一定想帮你们这些拉屎糊一屁股的家伙擦屁股啊,你们不恶心,我还不嫌恶心啊?”曹沫摊手说道。
韩少荣脸皮子抽搐了好几下,才将心口的气压制住。
“就算你拿到泰华集团的控股权后,与弗尔科夫投资联合,拥有科奈罗滨海新城的持股超过半数,但你们不要忘了,这些项目还有49%的股份在新泰华投资及华茂手里——华茂不同意后续的建设,而要求撤出所有的投资,你们有多少资金支撑后续的建设?”韩少荣说道。
“你要知道泰华跟科奈罗滨海新城等项目,彻底变成一堆烂摊子,我也不会有一分钱的损失,”曹沫不跟韩少荣争什么口舌之利,直指要害的笑道,“收购协议里有一条约定,泰华市值大幅反弹,只要股价超过我们的报价,也就每股反弹到四点八元,收购就自动作废——你要破坏我的计划,其实很简单,直接从二级市场将泰华的股价拉两个涨停就够了。”
科奈罗滨海新城、新泰华炼油厂、科奈罗湖港前后已经投入逾七亿美元,其中华茂就注入两亿美元的真金白银。
韩少荣就算夺得泰华控股权后,也不可能完全无视他们在这些项目的权益,真就像曹沫所说的那般,纯粹靠操纵股价牟利。
然而,全球经济形势受次贷风暴影响变得飘摇不定,韩少荣也实在不看好全球经济在未来三四年内就能走出泥淖。
他的打算,还是想着前期依靠操纵股价获利,先把这块肥肉吃入肚中,等到三四年后全球经济形势稳定下来,再考虑重启科奈罗滨海新城这些项目的建设。
这无疑是最稳妥的,也是华茂受益最大的路线。
只是他没想到曹沫会看他如此的深,并在陈舒面前将他的用心揭穿出来。
他能做什么?
跟陈舒辩解说他过三五年后还是会认真考虑重启泰华海外项目的建设,要陈舒先安心配合他们炒高泰华的股价?
又或者说撕破脸,让泰华彻底变成一堆烂摊子,也打碎掉曹沫夺取泰华控股权的野心?
恰如曹沫所说,他们只要反手将泰华的股价拉高起来就可以了。
然而泰华真要变成一堆烂摊子,除了华茂在科奈罗滨海新城等项目里的两亿美元投资有可能彻底清零外,曹沫他会损失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