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w2u7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五章 囍閲讀-ymq5q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徐叔,徐叔……”
喊了两声,扣了两下那还掩着的半扇门,一个三十来岁,挽着袖子,额头上还带着些汗水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堂屋门外,
“进来吧。”
老人一边应着声,一边手脚麻利地走到了堂屋门前,
“……徐叔,那边已经准备着差不多了,您看……”
中年男人扶着还掩着的半扇门,喘匀了气,没进屋,而是直接问道,
“那你把这边这堆东西,也搬过去,布置上吧。”
老人转过身,用下巴指了指,之前堆在桌上,刚被他收到一旁的那堆,对联,灯笼,纸钱,香蜡。
“……成,徐叔,我这就给抱过去……徐叔,这个东西怎么布置啊,要不您这会儿就跟我一块过去,给帮忙看看吧。”
“该怎么布置怎么布置,怎么喜庆怎么布置,这些个东西,要是村里有人愿意沾沾喜气,也可以给他些,让他布置上。我嘛,等会儿再过来。”
“……那……成!”
犹豫了下,中年男人还是点了点头,走进了堂屋里,将那堆有些杂乱的东西给抱了起来,
“……那徐叔,我就先过去了。”
“小心点,别掉地上了,掉地上这些东西就不能要了。要不我给你找个袋子塞进去。”看着中年男人的模样,老人不禁出声说了句。
“……这,徐叔,这有什么说法吗?”
中年男人听到声音,浑身一僵,抱着那堆杂乱的东西,不敢动,也不敢放,手僵得有些发颤,
“哪来那么说法,什么说法,你家灯笼掉地上,沾一地的泥水,还能用吗,你吃得饭里混进去泥巴了,你还吃吗?”
老人没好气着,对着中年男人说了句,
“……那徐叔,你还是给我找个袋子吧。”
中年男人抱着那堆东西,还是不敢动,僵着,哭丧着脸,对着老人说着,
“把东西放下来吧,我去给你找个袋子。”
“我还是抱着吧,我抱着就好……徐叔你快点吧,我手要麻了。”
中年男人抱着,不敢动,哭丧着脸,再出声说道,
“等着。”
老人扔下句话,转过身走到堂屋边上,翻找起袋子,
中年男人抱着东西,站在原地,手僵着没敢动,但还是忍不住转动着头,看着堂屋里,
“……诶,徐叔,家里来客人了啊。”
似乎才看到廉歌,中年男人不禁说了句,
“那是贵客,村子里的贵客。”
老人提拎着个透明的大塑料口袋,似乎是装过棉的袋子,走了回来,同时出声说道,
“你好,你好……”
中年男人闻声,赶紧冲着廉歌,慌忙着招呼道。
廉歌闻声,看着这人,起身点了点头。
“来把,把东西装进来。”
将那透明的大塑料口袋撑开,比个肥料口袋还大些,老人对着那中年男人出声说道,
中年男人闻声,有些小心着,将怀里抱着的那堆东西,塞进了塑料口袋里。
“……那徐叔我就先过去了,你也早些过来吧。”
“……我等会儿就过去。”
老人点了点头,再应了声,
中年男人提着大塑料口袋装着的那堆东西,快步走出了堂屋。
老人在堂屋门口再站了站,转回了身,
“……小伙子,要说你今天还真是来得是时候,要是早来一天,晚来一天,我这屋里都没什么好招待的……”
老人走回了堂屋里,廉歌身前,再笑呵呵着出声说了句,
紧随着,老人又再顿了顿,
“……等会儿啊,小伙子先坐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急匆匆着,老人说着话,又朝着旁边厨房里走了过去。
廉歌闻声,只是点了点头,应了声,
“老人家自便。”
老人急匆匆着,走进了厨房,紧随着,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个空水杯,走到了堂屋边上的饮水机旁,
接了少半杯热水,又再接了些凉水,老人再伸出另一手,在杯壁上摸了摸,才端着水,往着旁边那卧室里走了去,
“……老婆子,坐累了吧,身上靠着这儿有麻吗?”
老人的声音从那卧室里传了出来,
“……我把这这个枕头也靠你身后边,你这么支着,看是不是舒服点。”
“……来把这水杯拿着,喝点水吧。我把腿给你按按。”
紧随着,是老太太的话语声,
“……你啊……”
老太太的语气似乎是有些无奈,似乎有些埋怨,又带着几分幸福,
“……你还按它做什么啊。你不累啊。”
“要按的,要按的……我这累什么,不是讲了吗,我这体力旺着呢。”
……
堂屋里,廉歌站着,听着旁边卧室里传出的动静,再转过视线,看了眼堂屋墙上,挂着,供着的那幅画,也没多说什么,
只是静静听着,看着,等着。
……
“……小伙子,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过了会儿,老人再端着个仅剩下些水的水杯,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朝着廉歌抱了声歉,顺手将水杯放到了旁边桌上,
“先前小伙子你不是问我,是不是做红白喜事的吗。”
老人转回身,再笑呵呵着说了起来,
“……咱们这儿住得偏,村子里有个什么事儿去外边请人也不方便,有个红白喜事就让我帮忙操持下。
要不怎么讲小伙子来得正是时候呢,今晚上,正好碰上村里户人家办事,也做酒席。要是小伙子你不嫌晦气的话,就跟着我一道过去吧。”
老人笑呵呵着,看着廉歌,继续说着,
“正所谓嘛,这酒席不蹭白不蹭,小伙子你难得碰上,要是再晚来个一天,还碰不上……”
廉歌听着老人的话,先只是看着老人,没说话,转视线扫了眼那墙上挂着的画,再看向老人,紧随着,脸上也笑了起来,
“老人家说得对,不蹭白不蹭,那我就叨扰了。”
“不叨扰,不叨扰。”
老人笑呵呵着,摆了摆手,“村子里难得来个人,这住得偏了,自家亲戚都不愿来,小伙子你愿意去,高兴还来不及,叨扰什么。”
说着话,老人又转回身,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一会儿你跟着我一道过去就行。”
一边朝着厨房里走着,老人一边说着,
“小伙子你先再坐会儿啊,我去给我家老婆子把饭煮上,等她吃了饭,睡下了,我们就过去。”
“老人家请自便。”
廉歌笑着,应了声,随意再凳子上坐了下来,
老人点了点头,手脚麻利着走到了厨房门口,又转过身,朝着那卧室里喊了声,
“老婆子,早上那会儿不是包了些饺子吗,晚上我就给你煮饺子了啊。”
“……行,吃什么都行……”
“……好,那我就给你煮上了……对了,中午的时候,陈二娃不是送来把葱,我给放哪去了来着……”
“……你看看是不是被你搁在灶台边上了,你老是喜欢往那顺手就搁东西,搁了又忘……”
“诶,还真是在在这儿……老婆子你等等啊,水都烧在锅里了,水开了,我就给你下饺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