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fjd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線上看-己字卷 猛虎臥荒丘 第八節 蘭質蕙心看書-y0u62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黛玉嘟起嘴,“小妹不信。冯大哥每每都能有临场发挥,让人耳目一新,难道能画出这一样一幅画来,就做不出一首诗词来?”
皇上勿近:哀家是禍水 溫沈
冯紫英只能搓着脸苦思,这黛玉葬花总觉得没那么好选择出一个令人高兴的诗词来,既要贴合画的意境,但是又不能过于凄婉,免得让黛玉因此而感触,冯紫英可不喜欢黛玉日后都是生活在这种多愁善感凄美悲凉的心态中。
拿起画来,又仔细想了一番,冯紫英这才皱着眉头道:“妹妹去给为兄拿笔墨来。”
特工狂妃,皇上請接招
黛玉大喜过望,本来只是抱怨一番,若是冯大哥真的没有灵感,她也只能作罢,没想到却还真的能把冯大哥逼出一些诗才灵感来了。
忙不迭地去端来笔墨,冯紫英略一运气,便挥毫,只能是剽窃,而且意境究竟符合不符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龚自珍的诗,绝对够分量,但是就看符合不符合这幅画和黛玉葬花的意境了,但冯紫英觉得是很切合的。
不出所料,黛玉在见到这半首诗之后就怔住了,默念几遍,目光变得更加迷离飘忽,倒是让冯紫英有些紧张起来了。
無賴皇後:皇上,臣妾做不到
这等文青女子,最是容易陷入自我沉醉的意境氛围中,半晌都爬不出来,所以在画了这副黛玉葬花中后冯紫英都犹豫了许久,琢磨考虑看是否合适给黛玉,就是担心黛玉感触太深,陷入其中,反而影响到心境情绪。
“妹妹,怎么了?”见黛玉痴痴出神,冯紫英不敢怠慢,赶紧唤醒,他可真的怕这丫头给陷进去了。
“啊,冯大哥ꓹ 没怎么,小妹就是在想ꓹ 冯大哥您是怎么能做出这样直击人心的诗句的,小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了,落红这个词语用得太好了ꓹ 花瓣有情,虽然凋落但是却愿意用自己的躯体重新成为花树的一部分ꓹ 春泥,那就是哪怕不为人知ꓹ 甚至腐烂为泥ꓹ 这种情怀太感人了,但寻常人却又如何能感受到?”
世紀帝國 星空漫遊者
爆炒大唐:最強嫡女
黛玉转过头来望着冯紫英的目光里已经变得格外的痴迷崇拜,看得冯紫英都有些背心出汗,实在是这种剽窃加上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让人心里发虚啊,再要让自己来一段,自己就坐蜡了,这就是没底蕴的缘故。
“呃ꓹ 妹妹过誉了,为兄也是偶一为之ꓹ 没想那么多ꓹ 嗯ꓹ 或者就是文章本天成ꓹ 妙手偶得之吧,就这么突然想到了ꓹ 就写出来了ꓹ 你要让我解释ꓹ 那真的没法解释,……”冯紫英只能结结巴巴地回应。
虽然他可以游刃有余虚头巴脑地发挥一番ꓹ 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他真不喜欢这样,只不过每每自己都会被推到一种身不由己的地步下,让你不由自主地去“发挥展示”一番。
“嗯,冯大哥说得也是,这等佳句不应该是冥思苦想出来的,而应该就是触景生情,妙手偶得,这恰恰是冯大哥您的文才底蕴深厚方能如此,……”黛玉脸上的喜悦压抑不住,“只是冯大哥,这首诗应该还有两句,冯大哥还有灵感么?”
迷糊小妞兒魅惑眾生
“没有了,没有了,为兄也想不出来了。”冯紫英的确记不得前两句是什么了,实在是这两句太有名气,而前两句相形见绌,所以他根本记不得了。
黛玉有些遗憾,但是转念一想,与其凑合两句,还不如就这样两句足以传诵千古的佳句更为撼动人心。
从冯大哥的这首诗来看,冯大哥是真心懂得自己,能够揣摩理解自己内心深处的一切,一想到这一点,黛玉就忍不住有一种温情涌动,望向冯大哥的目光越发深情。
看见黛玉翻来覆去的反复吟诵,冯紫英也不得不承认对于黛玉这种女文青,这等诗词歌赋上的偶尔闪光更能击中她们内心深处的柔软,让她们无法抵挡。
一直到黛玉珍而重之的讲画收藏起来,冯紫英才算是舒了一口气,一直被黛玉用这样崇拜仰慕的目光看着,冯紫英也觉得压力山大,不得不用转移话题来让对方暂时丢开。
紫鹃悄悄把茶送了进来,然后又离开了。
桃運奶爸
“邢家妹妹为你还专门做了一个花篼?”冯紫英看着黛玉,“看样子邢姑娘和你关系不错?”
“邢家姐姐和姐姐多年邻居,关系莫逆,只是姐姐性子过于倨傲清泠,连邢家姐姐都劝说不得。”黛玉叹了一口气,“听说净缘师太病重,邢家姐姐说冯大哥你和舅舅说了,如果净缘师太不幸身故,姐姐便可以来院子里,在那栊翠庵里暂时居住,……”
“嗯,我和赦世伯和政世叔都说了,琏二哥那里也打了招呼,这栊翠庵本来也就是近似于贾家的家庙,总之也需要人,妙玉姑娘好歹也有这样一层关系在,正好,这样相互之间也有一个照应,……”
冯紫英也觉得又疼,虽然和贾家说好了,可以来园子里居住,但是妙玉年龄却不小了,不可能一辈子住在这里,除非出家。
十九岁的姑娘了,论理早就该出嫁了,但是此女性子却是执拗,极不合群,连冯紫英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且她特殊的身份,要为其选一个合适人家也是困难重重,差的看不上,高的人家也不可能娶她。
“可是姐姐这样一直住在庵里,也不是长久之计,爹爹临去之前也就是最为担心姐姐,……”黛玉秀眉轻蹙,“小妹也知道姐姐这样的身份不好另寻人家,算来算去还是爹爹最初的想法最合适,只是姐姐却不肯……”
冯紫英摇摇头,“这等事情为兄也不好多言,否则难免引起误会,但妹妹说得应对,京师城中多势利之辈,为兄也曾寻访过,都不太合意,……”
“小妹也和邢家姐姐说过了,希望邢家姐姐能再劝一劝姐姐,姐姐别人的话兴许听不进去,但是邢家姐姐却是她唯一能接受的。”黛玉颔首,“另外就是若是姐姐能住进来,小妹也想让园子里姐妹多和姐姐一块儿小聚游乐,兴许也能让姐姐心思有所转变。”
话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黛玉的婚事上来了,冯紫英这才想到自己今日来的目的,趁着黛玉心情不错,倒也要把正事儿给说穿了。
当冯紫英半遮半掩地把朝廷可能要复爵自家二伯的云川伯时,心思灵动的黛玉立即就明白了,“冯大哥,二房复爵,可二房却无人继承香火,难以袭爵,那冯大哥您岂不是又要像长房那样兼祧二房?”
冯紫英缓缓点头,“今日愚兄也就是专门来和妹妹说此事,之前我父亲就曾经像朝廷抱怨过,我二伯病殁于大同总兵任上,但朝廷却将我二伯的云川伯爵位取消,最后给了我父亲一个神武将军的虚封,此番父亲从榆林总兵升任蓟辽总督,又曾经和礼部左侍郎顾秉谦大人提起过,冯氏一族原本在临清就是望族,但是从龙太祖皇帝之后,这北上京师一支一直在边地为朝廷戍边,一门三房最终却落得个香火寥落,人烟不盛,我父亲也是极为不安,……”
其实黛玉并没有冯紫英担心的那么对此事又多么反感,对于黛玉来说,只要冯紫英能明媒正娶自己,她就满足了,就像冯紫英兼祧长房娶了沈宜修,她也一样只是有点儿说不出的复杂情绪,至于再要兼祧二房,对她来说,就更没有多少意外和不满了。
只是稍微一思索,聪明剔透的黛玉便已经明白过来,联想到许多,再加上探丫头和云丫头对宝姐姐的某些敌意表现,黛玉便能猜中一个大概了。
“冯大哥可是要娶宝姐姐?”
黛玉话一出口,冯紫英心都抖了一抖,但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越是解释越是落了下乘,便坦然点头:“愚兄思考再三,确有此意。”
见冯大哥脸色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显然很是在意自己的看法想法,黛玉原本还有些郁闷的心情一下舒坦了许多,冯大哥如此在意自己的看法,也说明自己在冯大哥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了。
“难道冯大哥不好奇小妹是怎么猜到的么?”黛玉站起身来,眉目间多了几分俏皮。
“嗯,愚兄还真的有些好奇,妹妹怎么想到的?”冯紫英能猜到一些,但是也只能假作不明白。
“此事肯定早有风声,不可能是临时起意,只不过冯大哥把这个秘密保守得好,或者就是朝廷没有落实,冯大哥也不敢擅自外传,……”黛玉美目流盼,“可冯大哥今日来一说,若是小妹不认识的人家,冯大哥也不用如此紧张,而且冯大哥这么在乎小妹的态度,小妹就在想除了和小妹熟悉之人,还有谁能让冯大哥如此担心呢?冯大哥不就是担心日后小妹和她相处不好么?二姐姐、探丫头和我姐姐一样自然不可能,那么除了云丫头和宝姐姐外,好像也就没有其他人了,可云丫头前段时间还传和江南甄家呢,所以算来算去只有宝姐姐最合适了。”
冯紫英也对黛玉的聪慧机巧叹为观止,就凭着这些细枝末节,黛玉就能做出这样的判断分析,自己还真的小觑了对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