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j5vuz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944章 晶敏老仙王讀書-q5lpe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44章晶敏老仙王
在弥阳仙域上,陆寒曾经熟悉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晶敏仙王,他以道君之身,如指点弟子般,对此人多有助益。
與魔共舞:爺,小的在
两人攀谈融洽,作为老仙王,晶敏已经坐镇苍月圣地四十万年,如此长时间,似乎已经够久了,毕竟太乙的寿元,最多也就是六十万载左右。
有王庭做底蕴,有浑厚积累和造化,加上他当年的点化,冲击大罗境有六七成把握的话基本已经水到渠成。
那块子母仙王玉,陆寒终究没得到,但从逃窜的仓廪身上劫来的储物戒里,却有另一陌生之物,那是件只有尺余高度,金字塔造型,黑漆漆四面上刻满紫红色诡异纹路的东西。
但他能感应到一股凶意,还有几抹悲凉凄冷的气息,从里面渗透出来,虽然仅有丝丝缕缕。
“种魂塔!”
这类东西,已经绝迹于记述中,竟然又能亲眼见到,此物传闻是用来封印炼化强大神魂的古老魂器,内部的魂魄不分来源,不分种族和地域。
此乃邪器,现在仍给他一种危险感觉,持有者至少是太乙金仙,或者同级别的妖鬼强者,然而能落到仓廪手里,后者就不再可能。
那个仓廪,能被无数金仙跨界追杀,也特么的是个人才ꓹ 最后在酉阳仙域舍弃仙躯,不知怎么掉落到玄界了。
但他来弥阳仙域ꓹ 并未听到高阶凶悍互撕的奇闻,怕是又有更隐晦的内幕,这里的高层越来越黑啊!
在飞遁的数月时间中ꓹ 这些事件被陆寒摆出来,很快就有两三个大概轮廓ꓹ 甚至模糊的利益关系网,已经初具雏形。
或许吉星斋消失ꓹ 也和晶敏仙王陨落有关ꓹ 看似扯不到一起,实则只需一根蜘蛛丝而已。
当年他在昊冥仙域,不也是出现了那么多道君,本来毫不相干,却同时对自己一人出手,分明有人用巨大代价邀请啊。
苍月圣地同样遥远,动辄数十亿里ꓹ 耗费了陆寒仨俩月时光,直到一道若隐若现的淡淡光膜ꓹ 从九天之上垂下。
这代表四大王庭之一的疆土ꓹ 就在跨过光膜时开始ꓹ 看到的并非屏障ꓹ 只是一种象征,如动物撒尿标记领地那般ꓹ 警告来人需要谨慎ꓹ 遵守本地约束。
整个苍月圣地ꓹ 方圆不过五十亿里,却如一颗钻石ꓹ 牢牢镶嵌在小方桌上,无比耀眼。
这个王庭的布局,具体分为一地四堡,圣地作为核心,四堡拱卫在各个方向,一堡就是一城,还是万里大的巨城。
人類已經無法滿足吾等
跨入那道光膜几天后,陆寒到了一座四百里大小的小镇,修士逐渐增多,来去匆匆进出有序。
小城背靠一座枯黄的巨山,万丈山顶上,一轮大月在永恒的发光,并且投影在此处。
仙界本就没有昼夜黑白,被那轮大月照在身上,除了增加一抹阴凉,就是象征意义为主。
他只是从城内草草经过,这等小地方出现神料的机会,几乎忽略不计,城主也只是个真仙而已。
只是在灵目一开一合,随意的短暂查看中,他遇见了一个人,接着又遇见了一个,神色从坏笑变为了讶然。
数月前在天轮门前,有个自称是八门海代表的家伙,和那些苍蝇一起公开招揽过他,但被自己吓跑了。
此人的气息,不知为何压低到了地仙境界,正站在一个小摊旁,摆弄着一座精美的玲珑小塔,和摊主在交流谈论。
但正是这个摊主,让他起了更大兴趣,虽然其长的毫不起眼,而且境界更不入流,当被自己过滤掉这些表象后,就变得有些意思了。
摊位后是个三层楼的门店,只接受各种仙符的制作,‘召阳来’三个大字虽好,似乎总和某些东西有点格格不入。
一步登官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那个八门海的家伙,猛然警惕的回头,正和陆寒四目相对,其神色立即变了变,就准备放下那件玲珑塔离开。
“这位道友,陆某忽然改了主意,想加入八门海做个客卿,不如仔细谈谈?”
“不不……敝门山穷水尽,容不下你这尊大神……喂喂……干什么,这里是苍月圣地,城内禁制斗法,我喊人了……哎呀!”
恍惚间,陆寒已到了摊位旁,并且拦在他面前,此人脸色铁青,忌惮中环顾左右,他想张嘴的,说的话却只能自己听见。
“好歹两次见面了,留个名字,他日好相见!”
陆寒诡异的笑了笑,又上前靠近一步,两人相距仅有三丈,对方则赶紧绕过摊位,在另一侧将气息提升到真仙后期,威压开始释放,摊主立即勃然变色,被压的躬下身去,十分惶恐。
“呔!你不要得寸进尺,堂堂世家的底蕴和手段,绝非你一介散修能比……咳咳,本尊是八门海的裘固,道友何必咄咄逼人。”
这裘固已经拱拱手,后面几句话再无强横,告饶般的眼神,何其玄仙初期格格不入。
“何以来此?”
八门海,远在汨罗王庭附近,那里应有尽有,一个玄仙故意来此不入流小镇,不免让人想入非非,而他是散修,也压低了修为,无人找出理由怀疑。
“看那座山,内部是一种名为‘经络虫’的栖息地,长到成年的却很罕见,我需要一只六七万年的虫王,我需要本地人指点。”
只剩下半个脑袋探出的摊主,慌忙点点头,巴不得这两个瘟神快走,因为他的眼角余光,已瞥见三个铠甲挂身的地仙,即将巡视到此。
“滚吧!那虫子不太好抓,需要差不多两倍年份的‘桑落叶’才行,仙药换虫王,只有用到的人不认为亏。”
两倍年份,得十二万年以上的药龄,已经是玄仙珍惜无比的仙药,乍看之下就感觉巨亏,殊不知桑落叶更难寻,而且已经被控制了数量。
裘固带着畏惧眼神离去,陆寒则欣赏起摊位上的东西来,那座玲珑塔只能算好看,并且是件灵宝。
摆出来的东西五花八门,大概六七十种,适合女子把玩之物居多,光芒闪闪中,给背后的店铺染了些许奇幻色彩。
其中几块玉石,除了蕴含不俗的仙灵力,还打磨出了灵宠造型,只需在上面缠绕一丝神魂,就可催动的活灵活现。
“有类似‘子母玉’一类的东西吗?越高级越好,可以无限高,价钱不是问题。”
呼——!
閃婚成愛:兇猛老公停一停
有凉风吹过,气氛忽然安静了,虽然只持续片刻,陆寒本在低头询问,但却锁定着摊主的脸。
可惜的是,他从那张脸上,未看出丝毫异样,这寂静是此人微微意外,和随即的惊慌造成的,左右扫了一下,语气有些沉。
“前辈慎言,莫要乱说话,这玉哪还分子母,一块就是一块嘛,高级的玉质,那都在巨城的交易行里,小摊只赚个日常的修炼资源。”
狂帝的金牌寵後 一筆年華
“喔?把这摊子卖了,也不够一个金仙用几天的吧?”
“那……那是,那种级别根本不是我等能谈论的,除了买卖,其他概不议论,前辈随便买一件吧,能多保一分平安。”
摊主抽搐了一下,以奇怪的眼神盯着陆寒,心忖这位主儿可能有点不正常,因为左右而言他,还都是和自己密语攀谈。
“子母仙王玉,就是很不错的东西啊,听闻无数人哄抢,还打的很热闹,可惜无缘得见,唉!”
那件玲珑塔,最终也被陆寒拿了起来,入手微重,大约三五千斤左右,是一件困敌类的灵宝。
“这件多少仙石?拿回去给我家侍候小童玩耍,他跟了我许久,不该落个干巴巴的经历。”
“啊……二百仙石就可以了。”
“两千仙石啊,有点小贵,这个镯子也送我吧,好事成双!”
橫刀立馬 任怨
摊主:‘……?!’
新婚舊愛,總裁的秘蜜新娘
直到陆寒拐过街角,他的眼神才收回,长长叹了口气,仿佛操劳半生,才做成了这笔大买卖,感觉手里的仙石很重,很重!
‘两千仙石?呵呵!’
一晃半个月过去,名为‘召阳来’的三层小店,生意一直不错,门前的摊位仍在,摊主闲暇时,就拿出一块仙石汲取里面的能量。
直到某日,距离小镇七十万里外,一座冷风呼嚎的小峡谷,几块崖壁的岩石忽然一阵扭曲,接着就恢复正常了。
一条狭窄通道,在深处向下延伸,有些潮热憋闷,而且转转折折,但有个身影进来后,就轻车熟路的到达一件地厅。
重生古代之醜相公俏媳婦
此人约有三尺高,一套浅褐色衣衫上,有几个明显的褶皱,脑袋有点大,口鼻皆小,双目原本微微浑浊,此刻精光外泄。
大厅只有十几丈长宽,能发光的仅有三块晶石,在角落里有两个身影,分别为一个女子和一只灵宠。
“怎么回事?突然违反约定,情况有变么?”
女子三十岁左右,也是身形较矮,仅有两尺半上下,蓬乱干枯的头发下,是张气血虚亏的脸,但仍有几分资色。
灵宠扑上来,抱着来人的右腿再不放开,那是不足尺高的黑玉麒麟,呜呜嗷嗷的似乎很高兴,堂堂王种却隐匿在荒陋之地。
“有人忽然到我的摊位前,先后说了子母玉、金仙、小童之类的话,两千仙石买下了你炼制的那座小塔,却顺手牵羊捞走了那件‘大拘五行镯’…………”。
甩掉男神的99種姿勢
“什么?最不起眼,瑕疵遍体破破烂烂的东西,是如何被他看中的?哼!本就是有意为之啊,想不到他们进展很快,我们又被锁定了,这样得日子到底还有多久?”
听到来人详细讲述了一遍,女子明显慌乱起来,转而又深深一叹,但忽然间,她的手里多了两个银灿灿圆珠,恐怖威能疯狂外泄,如临大敌的盯住了入口。
男子脸色大变,也猝然回头,整个双手赤红无比,衣衫剧烈鼓荡,灵压倾泻而出,但他们都未看到半点异样。
却激发了笼罩地厅的法阵,一层层土黄色光幕折叠数次,将内部气息波动尽数遮掩,现场气氛无比紧张。
“四个月才动身,你的耐性不错,但比我还是差了些许,哈哈哈!”
甬道内,半晌后才挤出个青年身躯,银衣黑发烈烈光华,胸前一抹冷月,照的地厅亮如白昼。
“吼呜——!”
那个小宠退后两步,抖了抖就狂涨到两丈之大,黑金色的麟甲上,冒出淡淡烟尘,双目如斗牛,毛发酷似根根乌金钢丝,怒啸不断。
“就是他,此人的所谓真仙境界也是掩饰,但他骨灵甚为年轻,那些仇家里没有这样的面孔,这才是最大疑点。”
男子瞳孔收缩,他还见到跟踪自己的家伙,正握着那件色泽杂乱,坑坑洼洼的手环,并向自己晃了晃。
“被缠上了,哪有能轻易甩开的,大不了又一次鱼死网破,我们已经习惯了。”
女子横眉冷目,做好了拼杀大战的准备,但她脸上又闪过一丝痛楚,额头上隐约有根赤蓝相间的丝线,从左侧向右转瞬即逝。
“栾玥,孔瑟,没必要紧张,仇家是不会这样出现的。我就知道这里面有非常大的内幕,看来比预料的还要曲折,晶敏那家伙的烂账,看来只有我才能为他理清,啧啧啧!”
来人正是陆寒,他扫过那只黑玉麒麟时,就和此兽对视起来,笑容越发渐多。
‘嗷?!’
墨玉麒麟蓦的向后跳了跳,大脑袋努力晃动,然后抬头向上,凶目被迷茫雾气遮蔽,似乎在想着什么,很专心。
“你是……你是……?不对!本尊有些头大……”。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墨玉麒麟嘴里喷出,接着就见它窜到了女子身后,前爪狠狠抓挠地面,有点抓狂。
“你认识我们?至少也应该是活了几十万年的老家伙,而道友的伪装太离奇,恕难认出是哪个老鬼。声称不是敌人,仅凭口舌无法让人相信,还敢将老仙王随意称呼的,除了疯了……难不成我们二人还被神王或者道君盯上了,这份福气可不是人人都有得。”
“我是陆寒,我来看看!”
“这名字很生僻,恕我孤陋寡闻。”
“我也……不,似乎哪里出现过这个名字来着,很遥远了,曾经听过一次,还是老仙王讲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