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s9f31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txt-第五百九十章 三天分享-azbmi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至尊戒,驭众戒,
至尊戒,寻众戒,
魔戒至尊引众戒,
禁锢众戒黑暗中。”
随着一锤锤的打铁声,一段不知名的文字掠过众人心头。
眼前这末日般的世界亦开始转变。半兽人们不论高大矮小,均开始衰落。甚至有人试着逃离战场,不再像之前那般无畏。
巴拉多塔上的魔眼亦随索伦的逝去而消散,与之对峙的梦境魔法塔打出了第一道白色破坏光线。随之第二道、第三道,乃至于第无数道。迷地魔法塔作为强大战争堡垒的实力,在此时才显现出来。绵延不绝且数以万计的攻击形成弹幕,将失去主人的高塔打个粉碎。
当林高举起他所铸造的最后一枚戒指,身边已经完成的十九枚戒指彷佛臣服在其下,发出赞叹般的嗡鸣声。
这二十枚戒指又好似为一整体,如黑洞一般,吸纳着这末日世界的每一寸、每一角。火山、岩浆、黄土地;枯树、乌云、半兽人,所有不该出现在这个梦境中的事物都被这漩涡所吞食。
就连一旁的巫妖,以及本来在远处战斗的人们,都隐隐有把持不住身体,好像要被那永远无法满足的力量漩涡给吸走、吞噬的情况。
铸戒者发现了这种情形,他制止了戒指吞噬来自迷地的活物。取而代之的是某人的梦境魔法塔放出耀眼的光华,被戒指所形成的黑洞所捕捉。就看本该无处不在的光芒被抽成细丝,循着螺旋的轨迹,被吸取进那看似有着无穷尽空间的戒指中。
被毁弃的世界粉末,与梦境塔的力量,围绕着戒指交错如旋臂般,如此匀称且美丽。
直视着这幅奇景,竟让人们有一种明白了什么的感觉,但却又捉摸不定。
心思越复杂、经历越丰富,从中的收获便会趋近自己已知,并加深其理解,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这样的人虽有收获,却不比那心思单纯、无忧无虑之辈。被黑龙带进来,在保护中经历了一场恶战的艾吉欧,从头到尾,他没有惧怕,也没有喜悦。在此时的他眼中,是宇宙万物生灭。
唯独芬不被这样的奇景所吸引。她看着手捧戒指的男人,又看向手中的匣切,想起之前势均力敌的缠斗。尽管最后的胜利有很多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
,能够破开对手的防御,才让那些因素有了意义。“我都有点搞不清楚了,是那个男人比较夸张,还是你比较夸张。”
当最后一点世界粉末被吸入戒指中,这无穷尽似的吸力嘎然而止。某人的梦境星空首次展现在众人眼前,最为明显的地标,当然就是那座五层高的梦境魔法塔……
是说除了举目所及,数之不尽的星辰光点之外,这里也就只有那座魔法塔,勉强让人区分出上下左右。
原本在远处战斗的黑龙与人们,这时也被出现在魔法塔旁。毕竟在这样的地方,距离并没有其物理上的意义。
聚在一起的他们,只感到一切恍如还在梦中,之前那数次频危的战斗就像是虚假般。甚至在最后好像有看到什么,但没有人记得住。他们就只是面面相觑,最后齐将视线投往手里捧着一枚戒指,沉默不语的某人。
林像是陶醉在其中,怔怔地看着手中之物。却不防某只不耐烦的巫妖,从后头给他的屁股踹了狠狠的一脚。芬肩扛着没变回去的匣切,眼神锐利地讲道:“来吧,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被踹醒的男人回过魂,哀怨地看着众人。四肢一软,摊坐在地。肚子发出咕噜声响,说道:“好饿。”
芬骂道:“你才知道饿,这都三天的时间过去了。”
“三天!我都三天没吃没喝了,我还能活着,这可真厉害。”左右一看,林发觉到地方不太对,问:“你们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境中?算了,出去先,我都快饿翻了,还口渴,先找东西吃再说。只是,这里要怎么出去?”
说着,某人想都不想,动手瞎整。这片星空一解除,他们立刻回到迷地圣城埃斯塔力的新居庭院,然后实验室又爆了……
这回纯粹是被维持原本体形的黑龙给撑爆的。某人露出一副羞赧的表情,其他吃灰的人就只想暴揍他一顿,无一例外。
因为多日没有进食,所以某人很自觉地让两个少女准备一些流质的食物。至于这一次怎么撑过来的,他根本不清楚。或者该说,这三天怎么渡过的,他也是浑浑噩噩的。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怎么做,然后一切就如有神助。
匣切很开心地顶着新的造型,逗起了艾吉欧。小孩子似乎很喜欢挥动时产生的光焰效果,也许小手臂的力气还不够挥动武器,但是费劲立起剑后,再推倒下来一样可以看到光焰,所以正玩的不亦乐乎。至于剑刃锋锐的问题,在平常时的匣切都是钝到只能当铁棍用,所以大家也不担心这把武器是不是适合当孩子的玩具。
而其他人则是放下了自己的事情,有人面前放着精灵花茶,也有人放着后劲很强的蜂蜜酒,当然也有几杯咖啡,全都坐在饭厅内,大家只等某人给出一个解释。虽然之前的恶战没人死亡,但可是个个带伤。所以就算不好奇,也得为这一身伤讨一个说法。
林这种时候也不敢暴饮暴食。尽管肚子空空落落的,但精神却还不错,也就娓娓道来他所知道的部分。
自从在那一晚,感受到冥冥中的呼唤后,他就按照原定计划与设想的流程,开始铸戒。用超音波震荡,附魔抽丝的过程相当顺利,之前用普通材料所发生的大爆炸没有再重现。
而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展开了那片模拟的星辰夜空,这个专属的领域。考虑到这可以躲避旁人的窥视,所以林也没有刻意去解除。
将抽出的金属丝绞在一起,然后烧熔锤打,将之融为一体。这样的行为,很难让自己不想到那部经典小说及其周边的影视作品。但只苦笑了一下,就发觉自己所身处的场景换成了魔多的末日火山之上。
同时出现的,还有自己在梦境中所建造的魔法塔,以及属于黑暗魔君索伦,塔顶有着魔眼的巴拉多塔。尽管想要控制梦境塔轰击巴拉多塔,或是放下锤子,四处看看是什么情况。但不管哪一项,自己都做不到。就好像人必须站在铸造炉之前,把一切事情做个完结。
然后第一个矮小的半兽人出现了。对方并不打扰自己的铸戒,只是盯着,给自己一阵不愉快的感觉。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更多的矮小半兽人出现;紧接着是身材高大的强兽人。
这时某人才发觉,自己好像被压制住了。因为要铸戒,又要防备半兽人与强兽人,分心的结果就是不管哪一边,都没能做到最好。
即便如此,还是尽最大的努力,将戒指一枚枚的铸造完成。只要还有材料,自己就继续打造下去,彷佛没有尽头。就在材料剩下最后几段闪烁着奇妙光芒的金属丝时,事态丕变。
原本这些看起来属于最精华的材料,某人本打算在驱赶半兽人之后,再安安心心地认真制作,但没想到这样的小心思一直无法达成。如此,走到这最后一步,不得不把这最后的材料放进炉火中烧成半融时,身穿黑甲,高大的索伦出现了。
这下就算再麻木不仁,也知道事情严重了,但人却走不开。
虽然想说自己所有行为与思考,只剩下很小一部分可以自主,一切都是被某种冥冥中的存在所控制住了,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其实林很明白,事实完全不是如此。
自己也想要看看,看就这么走下去,会发生甚么样的事情?一种不计后果的冒险心态,让另外一个面相的自己决定赌这么一回。
正是这样的想法,让一切发展到后来,说是骑虎难下也可以,或是说自己有股破罐子破摔的赌气心理,怎样都不想收手。总之就是在索伦出现后,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没奈何,只能想办法增加自己的胜算,分了点心思召唤了匣切到身边。
“可是这玩意儿根本没有用,就只是插在那边,连装饰品都不算,只能当路障。要是我是你这把剑,早就羞愧到自己投进太阳里面熔掉。因为那实在是太丢脸了。”某人如此抱怨道。
匣切当然不可能不反击,说道:“这不是你们的玩法太奇葩,我玩不来嘛。要不然你把我拿起来跟那个大块头对砍看看,看最后笑的人会是谁。”
没接某把破剑的话。“是说你居然变成这副模样呀。”随手一召唤,某人很没品的从小孩子手中抢来玩具,仔细端详着。“圣剑安都瑞尔。”
手中会冒火的长剑突然不见,艾吉欧倒没有大哭或大闹。反而像是看到新奇的玩法,咯咯笑着,左右探了探后,又朝拿着剑的某人走过去。
“这好像是被折断之后,重铸的名字。要这么叫我嘛,我没意见。反正我比原版的那把还要威。”
“你不变回来吗?”
“为什么要变回去?”
“低调呀,做人要低调你知不知道。”
“我做剑的,不做人。更何况这样不算低调吗。”
“挥动自带特效的,你这样叫低调。那么那些扮猪吃老虎的,难不成扮的是远古时期的霸王猪不成!”
“反正我就是不变。现在这模样,我还挺满意的。”
“你个狗东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