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jljkj优美都市言情 泰拉世界見聞錄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九章展示-etahq

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
(书友群号897235843,想要加群的小伙伴们可以加一下。翔龙会抽时间在群里发一些明日方舟的番外同人。)
“进去!”在雪神山神殿地下的牢狱中,白翊被侍卫戴上了特制的镣铐,被推进了监牢之中。
手上戴着镣铐,白翊在进去之后倒也没有像电影里面描绘的被关进监牢的家伙一样立刻跑到监牢门口捶着门大喊“我是无辜地”,倒不如说,白翊从被押着到监牢的过程中,无比的配合。跟在白翊身后的两个侍卫虽然说是抓着白翊的胳膊,但总有一种被自家大佬带着去巡视监牢的感觉。
明明应该是他们押着后者去关押才对。
没有理会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侍卫。白翊自顾自地在监牢内走了一圈。范围很小,十步宽十五步长,白翊如果速度放开了的话,不到一秒就能够在监牢内跑一圈。
雪神山的牢房内并不只有白翊一人,在旁边的牢房内,还有两名萨卡兹人,看他们的装束,似乎是和W一样的雇佣兵。
“小子,你在谢拉格是犯了什么?居然会被关到这里来!?”身上穿着皮甲样式的衣服,脑袋上戴着布满白点的面罩。虽然监牢内的光线较暗,但是白翊还是看清了说话的萨卡兹背后的长条形物件。
那是一柄足有一人高的宽厚大剑。
因为光线有些暗,白翊并没有辨别出说话的到底是萨卡兹百夫长还是普通的萨卡兹大剑手。不过这对于白翊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他耸了耸肩,道:“不过是谢拉格圣女在神殿之中无故昏迷,而偏偏在昏迷的时候圣女叫出了我的名字,所以……我就进来了。”
白翊将自己进来的原因说的非常简单,不过听着白翊说话的萨卡兹雇佣兵却是有些兴奋,道:“啧,怪不得会被送进来,圣女昏迷的时候却能够喊到你的名字,怪不得那两个疯子家族会把你丢进来。”
疯子家族,还真是贴切。白翊撇了撇嘴,反问道:“那么二位又是为什么被关进来了呢?”
“哈,我们啊……”背着大剑的萨卡兹似乎跟白翊挺投缘的,正打算开口,旁边的萨卡兹术师突然开口道:“维诺,不要跟无关之人提起这件事情。”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们现在已经被关进来了。”大剑手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道:“实不相瞒,我们是冲着谢拉格雪神山的圣石来的。”
“圣石?”白翊有些意外,他来谢拉格也有几天了,怎么没有听说过圣石这个名称?
看到白翊的表情,萨卡兹大剑手有些意外:“你还真的是被冤枉进来的啊,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具体的东西我不能跟你说,反正它是雪神山的宝贝,我们是为了这个东西来的,就这样。”大剑手说完,就被萨卡兹术师给拽到一边去了,哪怕白翊想要再多问问也没有办法。
圣石?该不会就是那些能够影响源石生物的东西吧?那玩意儿难道是一块儿石头?看过雪神山神殿壁画的白翊自然不会轻易相信隔壁两位萨卡兹的话,不过后者的话确实也给了白翊一些启发。雪神山能够散发出源石生物厌恶的能量,会不会是因为雪神山山顶的矿石?
白翊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将所有的不对劲的事情都归结到远在虚空之中的克总的身上,但是壁画上面白翊所看到的幻视,却让他有些不能够理解。明明壁画上面画着的是从雪神山顶流淌下来的冰雪融水,但是自己稍微一恍惚,看到的就变成了克总下巴上的触手。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白翊摸着下巴,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腰间的警棍,却摸了一个寂寞。他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在来雪神山的时候,将警棍给放在房间里面了,现在除了手上戴着一对皮质拳套之外,什么可以被称作是趁手的武器的东西都没有。
“唉,也不知道W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之前给她交代的任务不知道她放在心上没。”白翊叹了口气,从监牢的小窗中看去,只能够看到一角的天空。原本纯净的雪境天域上,似乎有些黑色的云雾飘过。
……
将白翊给押到了监牢后,伟利·纳耶华和艾诺斯·隆噶似乎就直接将白翊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因为圣女昏迷,原本定于上午十点开始的雪神山祭典被两家以圣女昨日聆听雪神山圣神旨意,心力憔悴昏迷不醒为由给推迟。而原本前来朝圣的信徒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质疑其正确性,而是纷纷在台阶上拜倒,祈求圣女能够早日醒来。
“他们……怎么可以……”崖心站在银灰的身边,咬着自己的下嘴唇说道。明明就是伟利和艾诺斯想要陷害白翊,现在却又将祭典推迟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冷静,恩希亚。”银灰低喝了一声,这声音就好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崖心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下来,“现在还不是爆发的时候。虽然他们的行径可耻,但不得不说,这是现在最好的处理方式。如果将真情说出,引得信徒暴动,那对于我们来说,才是地狱。”
“可是……”崖心虽然冷静了下来,但仍心有不甘。
“我想,盟友也是能够想到这一点。我不是说过了吗,盟友在被带走的时候,并没有挣扎、反抗的动作。他看向我的目光中,没有求援,没有失控。他似乎是在看,看我打算怎么做。”
“一个能够处理掉切尔诺伯格事件的人,不管是胆识还是实力,都绝对不会是普通人的水准。他在观望,甚至说的厉害一点,他可能已经猜到了我后续的行动。”银灰说出的话让崖心有些发愣,但是回过神来后却又感觉银灰所说的话没有一句不是错误的。以崖心对白翊的了解,博士也确实不会是那种被抓了还不反抗的傻B,而以博士的实力爆发出来,再来十个侍卫也不一定能够按住白翊。白翊之所以没有动作,或许真的就只有银灰刚才说的那样,他在等着银灰后续的动作,以及顾全谢拉格在祭典期间的大局。
祭典后续的处理几乎被伟利和艾诺斯一手给包揽了下来,银灰等人没有事做,也是乐得清闲,带着崖心和侍卫缓慢地向着山脚下走去。如果从血缘关系来看,银灰这种做法无疑是冷血地的,自家妹妹正在雪神山神殿中昏迷着,他这个家族中唯一的大哥说什么也不应该就这么离开。
“你们是不是一直都在责怪我,让恩雅做了圣女?”银灰突然开口道,将一直沉默着跟在他旁边的崖心给吓了一跳。
“谢拉格要想与泰拉世界的众国接轨,就必须要这样做。”银灰接着说了一句让崖心没头没脑的话,也没有去解释,反倒是看向了另外的方向:
“一直跟着我们的朋友,出来吧。”
这里已经是雪神山靠近山脚的地方了,不过银灰选择的是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周围并没有什么信徒,只有积雪和岩石,偶尔能够看到零星的植株。
“只是跟在后面一同下山而已,用得着这样警惕吗?”戏谑的笑声在一块被积雪覆盖的岩石后面响起,从之前上山就消失不见的W探出了头,对着崖心眨了眨眼。
“看来确实如白翊所言,你很强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