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sxxq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ptt-一百五十二.怪異城讀書-8wuk7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人类无法观察颠倒城。
城门“卫兵”对陆离的变化说明着这点,这代表着什么,比如某种天赋。
怪异同样。
否则它们大可寻找没出现在颠倒城的倒影,而不是在“乐园”里伪装和人类做游戏。
“跟你无关。”陆离平静回答,绕过“女士”,离开它的胃囊下方。
不了解情况前说得越多漏洞越大,沉默是最好的应对手段。
“你就这么粗暴对待一位淑女?”嗔怒的话语身后响起,带着埋怨意味,没人能猜到它的真实身份。
“我不喜欢女人。”陆离没有回头,空中飘出简单地回答声,引来一阵揶揄侧目。
“女士”的神情变得冰冷,不过“她”暂时难以继续纠缠陆离,因为一位年轻“男士”形象的身影走向它。
所有存在都是同样的形象。
所有存在都会被彼此怀疑。
离开得足够远,站在十字路口的陆离停下,等待马车驶过。他仿佛看时间般取出口袋里的怀表打开。
怀表没有预警,理智值计数器不曾想起,敏锐的预感也消失不见。
王城里感受不到丝毫气息,除了怪异的城市本身。
拉着车厢的几具骸骨终于走过,陆离的视线豁然开朗。
街道上人们来往,店铺橱窗里显露客人的身影,它们以人的形象在这座仿佛地底城市里生活,暂时。
陆离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安娜,不过暂时按照“主”赋予的身份是最稳妥的选择,并且利用可以窥探颠倒城的天赋,聚拢那些伪装起来的幸存人类。
不过陆离首先得取得他们的信任。
在十字路口等待十几秒,一位颠倒城中看不到的身影迎面走来。
那是名中年人,陆离在他绕开自己前低语:“高级调查员陆离,我拥有辨别人类和怪异的能力,我知道你是人类。”
中年人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又遮掩起来,蹙眉暗骂一声疯子,嫌恶地走开。
这似乎行不通。
城市里的潮湿地面说明之前的几小时里都发生了什么。那些会露出马脚,轻易相信他人的人早已死去。只有聪明、警惕,对一切报以戒心者才仍活在城市里。
所以前往修忒斯大学路上的几次接触结果相同——最好一次是那个人有所意动,但还是摇头走开,没能相信陆离。
不过在接触第八个人时,情况有了转机。
“高级调查员陆离,之前躲避在瑞科农庄,因为助手探查王城失踪进来找她。我拥有辨别人类和怪异的能力,我知道你是人类。”
陆离对面是拥有一头凌乱棕发,不修边幅的中年男性,袖口下露出理智值计数器的边缘——本想绕开的中年人听到内容,目光忽然闪烁不定。
他在迟疑是否该相信陆离。
“如果你是驱魔人应该听说过我。仔细回忆:艾伦半岛,敲响邪神丧钟之人。”
中年人蹙眉思索片刻,眼中忽然掠过隐晦的激动与惊异。他想起了什么,但还是没有说话。
“特斯拉家族,福莱家族,马福林家族,驱魔人议会,夜晚的蒲公英事件。”陆离相继说出中年人可能知道的信息,这起了一些效果,中年人眼中的怀疑已经近乎褪去。
“我被要求前往修忒斯大学,你知道那里有旅馆么。”陆离更改了计划,这里不是谈事情的地方。
或许因为交谈过久,或许因为陆离的相貌,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我没去过那条街。”几秒后,中年人缓缓回答。
“我会在那里租个房间,窗户上画乌鸦标记。你腾出时间后去那里等我,我会找机会出来。”
感受到周围目光开始变得蠢蠢欲动,陆离不再逗留,准备离开这里。
中年人忽然低语,抓住浮现眼前的微弱希望:“我叫杰米尼·雷德。以生命为代价,我相信你……我是驱魔人,联合组织之外的那种……小心怪异,它们性情差异很大,谨慎者怀疑你也会继续观察,肆意者怀疑你就会袭击。”
“谢谢。”
陆离轻轻颔首,穿过十字路口渐渐远去。
像杰米尼·雷德一样的驱魔人,并且相信陆离的人只是少数。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陆离都没再碰上相信自己的人类,并且还遇到一次麻烦——
“人类?!”
这名老人惊叫出声,大到故意让周围的怪异听到:“你当我是蠢货吗……引诱我攻击你然后被惩罚?”
然后故意后退与陆离拉开距离,对聚拢而来的怪异们重复陆离之前说过的话,大肆嘲讽。
即使不看头顶的颠倒城,陆离也能从那些身影轮廓上感受到难掩的恶意。
“为什么你不亲自动手?”陆离只是平静地看着老人。
陆离埋下的种子迅速增长为怀疑,一些不怀好意地目光转落在老人身上。然后在老人脸庞惊呼的瞬间,怪异们一拥而上。
陆离眼眸微垂,不再理会戛然而止的求救声,转身离开。
有几只怪异觊觎地盯着远去的陆离,不过他没露出让它们怀疑的马脚——猜错的话可是会受到严重惩罚的。
陆离不怪老人的举动,那只是为了保持安全而做的自私行为——他已经已经为其举动付出代价。
不过仍有一些隐患留存下来,比如陆离不再去和幸存者接触。他进入王城是为了寻找安娜,无论救更多的人还是探查真相都最好在找到安娜之后去做。
以及跟在后面的怪异。
轻松甩开跟在后面没有掩饰的蠢笨跟踪,陆离来到修忒斯大学所在街区。
走入离大学最近的一间旅馆,陆离从无法辨认身份的老板手中接过钥匙,无处不在的观察中迈上楼梯走上二层。
值得一提的是,交易货币仍然是先令,而不是更符合“常识”的血肉。
咔哒——
关闭房门,陆离检查了衣柜及床下,确认没有怪异躲藏后打开角落的炉子,取出一块儿炭在窗户画上乌鸦标记。
做好这些,陆离离开旅馆,来到修忒斯大学的正门。
晦涩飘渺的低语此时在脑海深处响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