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uzdm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武煉巔峯笔趣-第五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親自走一趟相伴-5r8r7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游猎者,杨开已经听过不止一次了,这是人族一些强者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加入各大军团,或三五成群,或孤身一人,深入那些被墨族占据的大域,伺机行事的一群人。
他们大多都自恃实力强大,性格上或许也有些桀骜不驯,不太喜欢受人管制。
游猎者行事,往往人数很少,所以危险性很大,若是碰到大规模的墨族军团,很可能会全军覆没。
不过相对地,付出越大,收获自然也就越多。
游猎者最喜欢做的,便是摧毁墨族的墨巢,若能以秘法记录下摧毁墨巢的影像,安全带回的话,不管在哪一处大域战场,都可以找人族军团兑换大量战功,有战功就能换取修行资源。
人族这边,如今散落在外的游猎者数量不少,而且随着时间流逝,还有越来越多的武者成为游猎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们深入那些被墨族占据的大域,也算是在为抵抗墨族做贡献,对此,人族总府司不但没有制止,反而还加大了对他们的奖励。
严格说起来,杨开此前行事,便是标准的游猎者风格,只是他所做的事,却是其他任何游猎者都难以达成的。
孤身一人在不回关那边搞风搞雨,最后还能全身而退,谁能有这样的本事。
游猎者行事,说危险确实危险,毕竟都在墨族占据的大域活动,一旦暴露行踪,被太多墨族盯上,很难摆脱追踪。
不过要说九死一生,那也不至于,真是这种情况,人族那些游猎者也不傻,怎会白白送死,魏君阳也说了,如今墨族的强者们,大多都在各处战场与人族强者对垒,坐镇在后方的墨族强者,数量不多。
墨族如今占据那么多大域,先天域主才多少人,根本照看不过来,所以时常会发生墨族某支队伍被杀,某个领主级墨巢被毁的事情。
这都是游猎者干的,他们人数少,干一票就找个地方躲藏起来,便是墨族也难以找出行踪。
这让墨族大为恼火,也对那些人族游猎者痛恨欲绝。
这次相思域有人族武者被困便是个好机会,或许能吸引来不少游猎者,墨族要借这个机会,清剿一番后方的人族毒瘤,如此才能安下心在前线与人族斗争。
听完魏君阳的话,杨开哑然失笑:“魏师兄早就知道这些了?”
魏君阳含笑道:“师弟海涵,此乃项师兄的意思,也是总府司那边对师弟最后的考验。”
杨开无语道:“若是我没有想到这些,怎么办?”
魏君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项师兄没走多远,而且任命师弟为玄冥军军团长的事还有通告全军。”
言下之意,杨开若真跟个愣头青一样,没有想到这些弯弯绕绕,项山搞不好要回来收回那军团长大印。
杨开就有些翻白眼,任命之事确实还没有通告全军,我年纪虽小,可我不要面子的吗?
一群老家伙,当真是为老不尊啊!
也懒得计较这些,八品们有顾虑是很正常的事,玄冥军军团长位高权重,干系一域战事走向和数十万人族大军的身家性命,小心一些没有错,总府司那边最后的这个考验也无可厚非。
而且真要说起来,这也是个极为简单的考验,稍微有点脑子,应该都会想到一些东西,恐怕只有欧阳烈这等莽夫什么都想不到。
杨开不着痕迹地瞧了欧阳烈一眼,果然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顿时油然而生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
魏君阳又正色道:“杨师弟能看出墨族那边的企图,证明我们这些老家伙所托无错,相思域之事需得尽快解决,还请师弟拿出个方案来。”
杨开颔首:“各大战场战事吃紧,眼下也只有我们玄冥域能够调派人手,总府司那边既然将这任务交给我们,那就必须得完美解决了。”
这是他上任玄冥军军团长之后的第一个任务,杨开自然很是看重,而且无关任务本身,人族还有不少流落在外,便是杨开孤身一人,也会想办法去营救。
“诸位师兄有何良策?”杨开望向下方。
孔承德沉声道:“墨族既有要解决那些游猎者的打算,那么相思域那边定然有域主坐镇,而且数量不会太少,游猎者那边没有确切的消息传来,不过老夫估计三到五位域主是最少的。”
游猎者当中也有强者的,虽说没有人族八品,可七品数量不少。
想要解决人族七品,单靠那些领主是不成的,唯有域主们亲自出手。
三到五位域主坐镇相思域,可以说是极为稳妥的布置了,当然,或许不止三到五位,不过数量不会太多。
域主的调动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墨族那边要保证在各处战场上对人族大军的压制,每一处战场都需要大量域主镇守。
更有那些与八品们交手,身负重伤的域主,都返回不回关,入墨巢沉眠疗伤了。
所以虽然总体上来说,墨族域主的数量要超过人族八品许多,在与人族大军交战中占据一些上风,不过人族的局势还没有恶化到难以收拾的程度。
如今杨开又带回来大量的黄晶蓝晶,分润出去十道太阳记太阴记,日后人族的局势只会越来越明朗。
费永泽道:“做最坏的打算,就算相思域那边有五位域主吧,想要在五位域主的看守下救出被困的武者,咱们这边最起码要出动八位八品!”
八位八品……这个数量可不算少,尤其眼下每一位八品都坐镇要地,轻易调动不得。可唯有出动八位八品,才能保证对五位域主的压制,另外还要打出一个富裕量,万一人家不止五位域主呢。
营救相思域被困武者的任务,看起来不难,可真要实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更有一点……
杨开望向下方诸位八品,这一个个可都有伤在身的,上次大战才不过十来天功夫而已,八品的伤势根本没有痊愈,一身实力都要打个折扣。
当然,玄冥域的域主们也不好过,可相思域那边的域主却都是全盛之姿的。
魏君阳明显也想到这一点了,开口道:“或许可以请圣灵们援手?”
单靠玄冥域这边的力量,难以实施营救行动,既如此,那就只能请援了。
杨开闻言摇头道:“圣灵们未必能抽出手来。”
欧阳烈皱眉道:“不试试如何知晓?”
杨开道:“若能请援圣灵的话,项师兄此前应该会告知我等,他既然没说,那就说明圣灵们如今也在各处战场作战。更何况……前些日子总府司那边连梼杌那一批圣灵都调派出来了,更说明眼下各处战场人手吃紧。”
要不是逼不得已,总府司也不会调动太墟境的圣灵。
所以就算玄冥域这边请援,总府司也未必有人手调动。
相对于相思域被困的那些人员,眼下人族各处大域战场才是最主要的,若让总府司选择,定然是宁愿不去营救,也要保证各处战场万无一失。
“是这个理!”魏君阳颔首。
原本以为营救相思域被困武者并不是什么难事,可这么一看,这事还真不好弄。
一时头大,竟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总府司那边,算是给玄冥域出了个难题啊,这难道也是对杨开出任玄冥军军团长的考验?
正沉吟间,却见杨开长身而起,神色坚毅道:“我亲自走一趟吧!”
众八品大惊,费永泽诧异不已:“师弟要亲自去相思域?”
杨开颔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玄冥域这边没办法一次抽调八位八品,也没办法请援圣灵,杨开思来想去,除了他亲自走一趟之外,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了。
孔承德沉声道:“师弟不可,你如今乃是玄冥军一军之长,如何能够轻涉险境?更何况,你走了,玄冥军这边怎么办?”
杨开失笑道:“孔师兄严重了,师弟我如今虽忝为玄冥军主事之人,可在此之前,我走过之地,哪一处不是险境?当日能走的,今天就走不得了?”
相思域那边再如何危险,能比不回关凶险?
他从不回关都能杀回来,区区一个相思域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没有我之前,诸位师兄不也是将玄冥域打理的井井有条,没道理如今没了我,师兄们就不知该如何行事了。”
“先前墨族大败,域主都死了三个,短时间内,玄冥域不会有太大的战事。”
不给众人再开口的机会,杨开盖棺定论:“就这么说了,相思域那边我亲自走一趟,我走之后,还望诸位师兄守好玄冥域,这也是我上任之后第一道命令。”
他都这么说了,众八品哪还能再说什么?
仔细想想,杨开亲自走一趟或许是唯一的办法了,也是最好的办法。
不再劝阻,魏君阳道:“那师弟要带多少人马前去?”
杨开道:“无需太多,这样吧……我带原晨曦一队人马,足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