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xvs80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五十三章 廖未宏的演技熱推-fz426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最后一个电话,我打给了俞灵,我知道我直接打给张勇,他一定没那么好说话,道理上未必能讲得通。俞灵倒是没拒绝我,只是让我直接和云曼妮商量。她和张勇现在是真的退居二线了,正在加州享受着阳光,沙滩和海风。云曼妮的电话我是最不愿意打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尤其是在袁志远用得不是这么得心应手的情况下,觉得云曼妮真是个不错的接班人人选。只是我那时是不是一时的冲动,就这么放弃了她呢?
云曼妮接到我电话,一点不惊讶,对于我说的事,似乎早有预料,只是淡淡地回我道:“你看着办就是了!我知道这芯片早晚会有这一天的!”
我有点不解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信任我吗?”
云曼妮还是淡淡地说道:“没有不信任你的意思!我只是知道,任何事情,只要是有你参与进来的,就一定是以你为主导,任何决定你都会想的面面俱到的,我们都是充分的信任你,所以,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不会觉得奇怪,也不会反对!跟你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就尊重你的决定,就不会错的!”
我听出了不满地意味道:“你这还是怪我先斩后奏啊?我这不是和你们商量吗?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可以叫我的技术人员马上撤回来!”
云曼妮冷笑道:“这有什么意义呢?你都决定了,就按你的说去做就好了!况且,这对我们海鸥也没多大影响!一旦我们叫停了,得罪长红的就是我们,而不是你陈总,我们张总也可能被扣上一顶公私不分的罪名!”
我犹豫地了一下道:“这事,我是欠考虑了,应该预先和你们商量下,再进行下一步的!是我草率了!不过,我可以承担这个责任,如果你们的确有不同意见,我可以去和长红方面说,这是我个人意见,我不和他们合作!”
云曼妮还是阴阳怪气地说道:“陈总,不必了!这事我也咨询过我们张总和陶总的意见,他们觉得你的想法还是好的,出发点也不是为了自己!再说,这芯片要是没有你,我们也不可能染指。前面说的话,虽然带着点怨气,不过,我说的也是实话。只要有你在的项目,就有把握不会亏,而且不但不会亏到你自己,也不会亏到和你合作的人!即使像我这样的被你遗弃的人,你仍然给了我很多机会!我还没多谢你,举荐了我一份这么好的工作!”
我切了一声道:“说来说去,你的怨气在这儿啊!你去海鸥可不是我的举荐,是张总和俞灵一早就好看你了,他们是担心你不肯去!是你的能力给了你自己机会!可不是我的什么举荐,我可没那么有说服力!”
云曼妮突然来了一句:“我那么有能力,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就因为我使了个阴谋诡计!我跟了你这么多年,难道心目中就不如个才跟你几个月的贺洁?还不如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袁志远?”
我哎了一声,语重心长地说道:“曼妮,说实话,把你赶走,我也很心疼!现在万众青黄不接,志远他的确不如你,你是我最佳的选择。可你走错了,就是走错了!你做错事,就得付出代价,我也给过你机会,让我向我坦白!人生不是每次错了,都有机会弥补的!我也会时常在想,我当时是不是太冲动了?不过,现在想来,我不后悔了!因为,你还没意识到,你的问题所在!”
云曼妮提高地声音道:“我怎么就没意识到我的问题?你不就是想说,你给我的才是我的,你不给我,我争也是没用!”
我哎了一声道:“人当然要为自己的目标争取!可你争取的方式不对!况且本来就是你的,你何必去争呢?也没人想和你争啊!无论是贺洁,还是袁志远他们都没想过要和你争,你还是觉得问题在别人身上!你就没想过自己的问题吗?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知道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别人骗我!而且我一再地给了你机会,你还是执迷不悟!都到现在了,你还在找借口!你太让我失望了!就在刚刚,给你打电话之前,我还在想如果现在坐在志远位置上的是你,那该有多好啊!”
云曼妮沉默了很久,以至于我差点就挂了电话,她才缓缓地带着哭腔开口道:“那我现在很能回去吗?我想回万众,哪怕是从头做起呢?”
我下定决心道:“不能了!太晚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在冒险,我知道她回万众,她一定会做的很好,但我觉得经过这次谈话,如果她想一雪前耻,就会做得更加的努力,要证明给我看,我是错了,我再次放弃了她是正确的,她会更上一层楼,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超过我。但她要是从此一蹶不振,我就彻底地毁了一个能与我与争高下的徒弟,一个我很看重的接班人!路是自己走的,至于以后的路怎么走,就靠她自己去领悟了。
第二天一早,我让小黑先去探探路,看看这个四川能投到底是什么来路,有几个人,我再想想下一步怎么进行下去?
小黑很快就回来了,告诉了我一下大概的情况。
四川能投在自贡的商贸大厦,租了一层写字间,那里是自贡市中心地带,也是所有自贡知名企业的聚集地。
公司里面没几个人办公,也没什么人进出,但装修的极为奢华,看起来的确是间大公司。
我好奇地问小黑:“你怎么进去的?没人查你吗?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让你走进去参观?”
小黑白了我一眼道:“你不是挺聪明的嘛?这会儿怎么傻成这样啊?我帮送水工送了桶水上去,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道:“以后要是有业务员问我,怎么进拜访客户的门,我就告诉他们装送水工就行了!”
接着,我就在思考,怎么样才能让我们接触到四川能投呢?得想办法,让他们注意到我们,主动找上我们谈投资的事。
想了想去,我想到了四川成都办事处的省总廖未宏,这家伙天生就是个演员,我们来四川后,就鞍前马后的帮老黄太太安排一切事物,但从不在我面前露面,却能将他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知道。而且,我对他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某一年的销售大会后,他以弱者的姿态,击败了当时风头无俩的西南区销售冠军,做上了四川省总的位置。
当时他们两个人竞争这个省总的位置,一个是当年的销冠,一个是面面俱到的老好人。以我当时的眼光,我肯定是会选择前者,毕竟销量说明一切!我们又不是什么行政单元,人际交往好,又什么用?
可就在最后一场述职报告会上,我改变了主意,述职大会是我们公司的人员调职的最后一道程序,一般来讲,就是走个过场,基本我们都是定好了最终的人选。越高职位的人选,越是早就预定好了的。
当天是我和云曼妮,和当时的西南区总监三个人听他们的述职报告,也是凑巧,要是平时,我也就不去听了,刚刚西南区的销售当年一直不好,四川当年的省总直接被撸了下去。我是想听听,到底是什么问题,导致西南区的销量会这么差。
那位当年的销冠意气风发地介绍着自己一年的成就,整个西南区都踏遍了他的足迹,四川省将近一般的销量是他自己的。丰功伟绩就说个不停,这也就算了,可连自己的省总都不放在眼里,还只字不提西南总监的功劳。这令我们都很反感!
这位廖未宏则不同,上来就是一通自我批评,把四川省的销量低迷,都一个人揽到了身上。俨然就是他是省总一般,然后又做了一个PPT,这在当时可是少见的很,我们那个时候,多半都是纸质打印出来,一人一份看,最多是在黑板上写写画画。这让我们对他立刻刮目相看,而且这个PPT做的十分的精致,简单明了,切合实际,数据分析也是和我们掌握的十分精确。
我当时只是顺口说了几句西南总监,说他这个总监不称职,西南总监还未开口,这个廖未宏就泪眼婆娑地说道:“这个不怪马总,是我们四川公司拖了西南区的后腿,如果我们这些老员工可以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地开拓市场,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一定不会让马总,让云总和陈总,失望的!我保证明年的任务量达到公司的标准!”
我当时看着这个双眼含泪,面有苦涩的中年男人,就涌出了一股莫名的同情心,虽然我知道他的话,大部分都是套路话,可我就是受用了,当场拍板由他去做这个省总。
不过,第二年,他还是令我失望了,销量是提高了,只是提高不到5%。只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留住了那个,本可以坐他位置的销冠,管理人的手腕还是满厉害的。这些年,西南区的销量也是在逐步提高,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这次来四川,他再次进入我了视线,这是有想再往上走一走的想法了。
我直接给他打了电话,他装作很意外的语气,但我听得出来,他是有准备的。
我叫他直接过来自贡找我,他都没问什么原因,也没问什么,就问了我地点,挂了电话。
从通电话到他过来见我,不到3个小时,我都好奇他是怎么过来的?
见到我一个人坐在酒店大堂,很淡定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堆材料。
我叫他坐下,他的屁股只坐了一半在沙发上,我微笑着和他说道:“辛苦你了,廖总,这么着急叫你过来!”
廖未宏急忙摆手道:“没事,没事!本来您过来四川,我就应该先和您汇报下,我们四川公司的工作,但看您一直都很忙,就没打扰您!”
我递了支烟给他说道:“别老您,您的叫着了,我听着别扭!我应该还没你大呢,咱们都是销售出身,自然点,他们和我可都没那么客气的!”
廖未宏诚惶诚恐接过烟道:“不一样!我毕竟没在您身边干过!这几年也没做出什么成绩来,您也很少过来四川,和您见面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几年来,都没说上几句话,这次您过来,我正憋着一肚子的话和你说呢!”
我哦了一声问道:“是吗?那你先说说,打算和我说点什么?”
廖未宏把资料递给我说道:“您先看看这些资料吧!这几年我们四川公司的销量虽然稳步上升,但远远达不到公司要求,我难辞其咎,我想好了,打算辞去省总这个职位,调我到基层岗位上吧!”
我没他接过来的那一堆资料,而是问道:“这不会是你的辞职信吧?这么厚?”
廖未宏急忙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这是我对自己工作的一些总结,和对未来几年四川市场的一些规划,我想在我卸任后,可以给到我的下一任一点帮助!”
我淡淡地点了点头道:“明白了!那我就不看了!直接给下一任你的接班人就好了!”
这下廖未宏没意料到,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我转变成笑脸道:“好了,好了!我这次来又不是找你麻烦的!就是找你麻烦,也不用我过来啊!你这几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也算中规中矩。业务不突出,但你的管理能力,我还是认可的!做戏这一块,你还是很在行的!很会揣摩人心啊!可惜啊,你用错人了!对我,这些做法可是用处不大啊!全公司都知道,我只看重人品和能力!”
廖未宏惊恐道:“陈总,我……我没有啊!”
我挥了挥手道:“你没有什么?人品和能力?”
廖未宏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不是,不是!”
我笑了笑道:“行了,行了!都是千年狐狸,就别这儿和我演《聊斋》了!我找你有别的事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