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e3wji引人入胜的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 起點-第1637章 走一趟閲讀-cty7n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司马师和司马伦特殊关系,已经成为了司马昭夺权的最大障碍,先前司马昭还幻想着以亲情打动司马师,希望他可以支持自己,但现在看来,这完全是一种奢望,无异于与虎谋皮,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尽管这是一句被曲解了的名言的,但此刻用来形容司马昭的心境是再合适不过了,无毒不兄弟,此时此刻,他们的兄弟情缘已尽,该是到了最终了断的时候了。
但就算是司马昭动了杀心,可想要除掉司马师仍旧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首先是司马师防备之心常在,做为魏国曾经的权力执掌者,司马师自然知道自己的仇敌遍天下,巴不得自己死的人,随便数数便是几个巴掌。
为了防止那些政敌的暗算和刺杀,司马师可是精心安排了自己身边的护卫力量,那些曾经帮助司马家族夺取政权的死士,有一部分精锐,被司马师麟选出来,成为了司马师的贴身侍卫,一天十二个时辰对司马师进行全方面的保护,任何企图针对司马师的暗杀行动,都会被他们所瓦解。
有这些死士侍卫的存在,任何人都很难找到刺杀司马师的机会。
贾充看到了司马昭眼睛里的犹豫和挣扎,便将他拉到了僻静之处,低声地向他耳语了几句,司马昭不禁是暗暗地点头,望向司马师房间的目光变得更加地炽热起来。
……………………………………………………………………
管虎是司马师身边的侍卫统领,由他来全面负责司马师的安全警卫。管虎是司马家死士出身,对司马家忠心耿耿,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武艺高超,多少次政敌图谋对司马师的暗杀行动,都被管虎给粉碎破坏。
管虎就如一道铁闸,带领着六百侍卫,死死地守护在司马师身边,不给任何仇敌以机会,也在无形之中震慑了敌人,想要刺杀司马师,也得先惦量惦量他们自己,有没有能力先过管虎这一关。
尽管司马伦就任大将军之后,司马师将一半左右的侍卫拨给了司马伦,但留在司马师身边的侍卫还有三百余人,他们都是以一挡十的精英,只要不是千军万马那样大军潮,管虎自信他们可以应对一切的危机。
但今夜管虎似乎遇到了一件麻烦事,廷尉钟毓突然间出现了司马府,要求带走管虎,协助调查一件事,理由是管虎和刺杀天子的成济是同乡,而且以前有过来往,所以按照程序,管虎必须要接受调查,只不过管虎是司马师的人,所以廷尉府的人才不敢擅行其事,钟毓亲自到司马府来,非常客气地请管虎到廷尉府进行协查。
“某与他不熟,没有协查的必要吧?某负责司马太师的护卫,须臾不可离开。”管虎冷冷地加以拒绝,尽管他的官职并不高,但做为司马师的侍卫统领,管虎一点也没有把九卿之一的廷尉钟毓放在眼里,冷言相对。
钟毓哈哈一笑,道:“这只不过是例行的协查而已,事关天子被刺一案,所以任何相关的人员都得接受质询,管统领放心,前后所需也不过一半个时辰,很快便可以结束的,不影响管统领当值。”
管虎没有言语,倒是副统领张宽道:“此事还得禀明司马太师吧,太师说去得那便去的,去不得那便去不得。”
管虎点点头,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他正准备回去请示一下司马师的时候,就见司马昭正从府里面出来,看到这个情况,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宽抢着禀道:“禀二公子,廷尉府来人要带管统领前去质询,是关于成济刺驾一事,我等认为,此事需要奏明太师才是。”
司马昭看向钟毓,道:“钟廷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管统领可是司马家的家将,向来安份守己,恪尽职守,怎么能和刺杀天子的成济扯上瓜葛呢?”
钟毓不急不徐地解释道:“我等自然也相信管统是清白的,但是刺杀天子一事案情重大,正好管统领和成济是同乡,所以按照规矩,需要请管统领前去协查,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司马昭微微颔首道:“既是公事公办,何来得罪二字,司马府的人更应该以身作则,自证清白,这样吧,管统领,你就随钟廷尉前往廷尉府协查一二,如果他们到明天早上还没有放你回来,本公子亲自去廷尉府接你,你看如何?”
管虎可以不给钟毓面子,但却不能不给司马昭面子,司马府二公子的这块金字招牌,还是很有分量的,管虎只是迟疑了一下,道:“太师那边……”
司马昭呵呵一笑,道:“我刚从那边过来,大哥已经睡下了,这点小事就需惊动他了。”
管虎也就没有在意,以他司马府侍卫统领的身份以及卫将军司马昭的担保,去廷尉府也不过是例行公事走个过场而已,确实是没有惊动司马师的必要,于是他冲着司马昭拱了一下手,跟着钟毓等人便离开了司马府。
司马昭看着管虎远去,嘴角掠过一线不为人察觉的笑意,管虎担任司马府的护卫统领多年,司马昭也深知他的武力卓绝,为人更是精明干练,不把他支走,想要成大事,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
幸好贾充记得管虎和成济是同乡,这样司马昭就可以假借廷尉府查案的名义,调虎离山,将他给带走了。
管虎一走,余者皆不足虑,这一点司马昭还是有很大的信心的,他对张宽道:“张统领,如今长安城因为天子遇刺一案,搞得人心惶惶,为了防止有敌人趁机浑水摸鱼,尔等一定要加强府内的警戒,切不可给敌人以可趁之机。”
张宽等人连声称是,不用司马昭吩咐,他们已是轮班护卫司马府了,这一切都是出自于管虎的安排,如今长安城大乱,他必须要保证这种混乱不会波及到司马府之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