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dokz好文筆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235章 某立下頭功看書-dyv43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狡兔三窟,王琦狼狈的逃回了自己的一个据点里,然后叫人弄了酒水来。
他拿着酒杯的手在微微颤抖,眼中全是木然。
他就这么呆呆的喝着。
不知过了多久,周醒来了。
“某差点就被抓住了。”周醒跪下嚎哭了起来。
“哭什么?”王琦笑道:“某如今算是明白了,那贾平安便是皇帝用来对付我等的人,难怪唐旭最近不见人。”
周醒拿起酒壶,仰头就干。喝了酒,他放松了些,可回想起先前被追逐的场景,那眼中全是恨意。
他咬牙切齿的道:“以往皇帝可不敢对付咱们!”
“以往是以往。”王琦此刻的脑子里很清醒,从未有过的清醒,他举杯喝了一口,冷笑道:“皇帝不甘权利旁落,所以出手赶走了褚相。这是朝中。在朝堂之外,贾平安带着百骑便是咱们的对手。只可惜某醒悟的晚了些。”
周醒痛苦的道:“那些兄弟啊!都被砍死在院中。王尚书,相公难道不能压制皇帝吗?”
“压制?”王琦神经质的笑了笑,“那是皇帝,刚登基时相公自然能压住他,可如今他登基一年有余,除非相公想摄政,否则皇帝必然会不断冲着咱们下手。”
他痛苦的道:“某上次为此事和郑远东说过,郑远东转告了相公,说是相公呵斥,令我等莫要离间君臣。离间,那是皇帝啊!相公……”
两行泪从脸上滑落,王琦哽咽了起来。
周醒喝的大醉,随后被人弄走了。
“王尚书!”
王琦刚想去睡觉,外面传来了惊呼。
门打开,门外站着衣衫褴褛的陈二娘,她笑靥如花,“奴回来了。”
王琦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然后木然道:“去歇息吧。”
陈二娘愕然,旋即明白了什么,就解释道:“奴依旧干净。”
王琦的眼皮子跳了一下,笑道:“好。”
你若是干净,身上为何被撕扯的破烂?
但他不能说。
陈二娘先前为他拦住追兵,相当于救了他一次。他再无耻,也无法斥责这个女人。
但他的心中却就像是被人浇了一盆滚烫的热油一般,处处都在煎熬……
他喘息着,等陈二娘去了之后,就去了房间。路过一张案几,上面有一盘针线。
他拿起了一根针进去。
屋里黑麻麻的,他并不想点灯。
他拉起袖子,试探着用针戳了自己的手臂一下。
疼!
但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却袭上心头。
他再戳了一针。
再一针……
黑暗中传来了笑声。
“嗬嗬嗬……”
……
贾家。
杨德利嘟囔着:“平安怎地还没回来?”
杜贺隐蔽的打个哈欠,“郎君怕是有公事。”
“公事不公事的,某就盼着他开窍,去睡几个女人。”杨德利很惆怅的道:“别人早就收用了女人,可他却坐怀不乱,这算是什么事。”
杜贺也觉得这事儿不妥当,“要不,回头某劝郎君收用了鸿雁?好歹也能暖床。”
杨德利摇头,“平安的主意大,上次还听他嘀咕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某估摸着就是不想睡附近女人的意思。哎!”
二人唏嘘了一阵。
杜贺突然侧耳,伸出食指竖在唇上。
杨德利心中一紧,悄然去边上拿了一个东西,却是扫帚。
一个黑影悄然爬了进来,落地后,他拿出一个水囊,开始倾倒。
杨德利的鼻子抽了一下,这个味道他太熟悉了。
原先老贾家穷的吃土,唯一的一盏油灯,一个月最多点一两次,这还是有事的情况下。若是没事,天黑后,老贾家两兄弟就睡了,节约灯油钱。
而且灯油也能吃,有一次两兄弟缺油水缺的厉害,杨德利还倒了些灯油进去,吃的酣畅淋漓。
那黑影就在倾倒灯油,杨德利第一反应就是太浪费了,然后一个激灵,喊道:“有贼人纵火!”
杜贺已经勇敢的冲了过去。
王老二等人已经闻讯出来了,徐小鱼甚至还弄了个火把在点。
大伙儿就看到杜贺冲过去,被黑影一脚踹倒。
黑影哆嗦着拿出了点火的工具,杨德利来了。
黑影飞起一脚。
可他倾倒的灯油已经弥漫到了脚下,刚抬腿,支撑腿就滑了一下。
那边的徐小鱼点燃了火把,王老二见状喊道:“表郎君退后!”
表郎君的武力值……一言难尽。按照王老二的估算,也就是比杜贺和鸿雁强一些。
这贼人来纵火,绝对就是生死仇家,表郎君上去不是送死吗?
要是表郎君出事,郎君会如何?
王老二心急如焚,徐小鱼在飞奔……
贼人就在他们的紧张关注下,一下就往后扑街了。
卧槽!
王老二楞了一下,徐小鱼也楞了一下。
运气这么好?
可贼人却一个鲤鱼打挺跃起,随即摸出一把短刀,目光凶光的扑了过来。
“表郎君!”
鸿雁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尖叫起来。
王老二脚下加快,可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五内俱焚,喊道:“退后!”
可杨德利却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而且……
表郎君竟然一点儿都不害怕,好像那短刀是纸糊的一样。
这等大无畏的精神,让王老二心急如焚的同时,也多了钦佩。
表郎君,果然是好汉子!
贼人冲了过来,才将迈步脚下再度打滑。
他张开嘴,看着飞扑过来的杨德利在挥拳。
呯!
贼人下巴中拳。
他挥刀的动作变形,但毕竟是身手了得,他再度收刀,短刀就在身前。
这次某要弄死你!
弄死杨德利,贾平安会发狂吧。
这比一把火烧掉贾家的功劳更大。
某立下头功!
他瞄的准准的,这一刀一定能捅死杨德利。
可杨德利的身体却猛地扑了过来。
原来他也踩到了灯油。
他的脚下一滑,本来是正经冲过来的,竟然变成了飞扑过来。
飞扑的速度自然快了不少,贼人还在收刀,杨德利就从上面压在他的手臂上。
贼人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在手臂上,手臂被动的被撞了下去……
噗!
短刀深深地插进了他的胸腹。
贼人愕然。
怎么会这样?
杨德利一看就是身手普通,可他为何能杀了某?
不,是让某捅了自己?
贼人接着被杨德利扑倒在地,短刀再度往身体里插的更深了些。
他茫然看着夜空,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表郎君!”
贾家的仆役们都冲了过来。
隔壁的王学友家也被惊动了,一家子拎着各种‘兵器’赶来助阵。等看到扑在贼人身上的杨德利时,赵贤惠有些惊讶。
“表郎君,你不该冲动呀!”
杜贺在嚎哭。
赵贤惠只觉得脑海里嗡的一声,“他……他竟然去了?”
这一刻她后悔了。
杨德利虽然其貌不扬,但却踏实,而且现在也是仓部的主事,堪称是好女婿的人选。
她都准备要结束矜持和考察了,可杨德利却……
伤心了。
赵贤惠不禁落泪。
“哎……”
杨德利叹息一声,刚才他被贼人的刀柄顶到了肋下,岔气了。
众人一惊,王老二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表郎君如何?”
杨德利活动了一下,“某无事。”
“真没事?”徐小鱼觉得这番搏斗怎么着也得受点伤吧。
众人一阵检查,杨德利毫发无伤。
这运气!
“表少爷莫不是最近去求过佛?”王老二觉得这运气要逆天了。
杨德利却很平静的道:“某舍不得给灯油钱,在心中默念几句佛号就是了。”
王老二捂额。
赵贤惠看着他,突然和颜悦色的道:“以后做事别冲动。”
杨德利瞬间就激动了。
这是丈母娘对我的关心啊!
他不禁看了站在最后面的王大娘一眼,那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还捅死了贼人,真厉害!”
王大娘嘀咕的声音传来,杨德利只想咆哮一声来发泄兴奋之情。
他抬头,夜空中星光灿烂。
这时外面传来了喊声。
“是赵岩!”
众人冲了出去,就见两个黑影在扭打。
“啊……”
占上风的黑影突然身体一滞,惨叫了起来。
下面的黑影趁机翻身,用脑门去撞击,用双手去掐住对手的脖颈,之后腾空而起,一膝顶在对手的小腹上。
火把照亮了周围,杨德利愕然,“赵岩?”
上面的正是赵岩,他喘息道:“某听到先生家有动静就来了,正好这人逃跑,某就……”
他说完就摇晃了一下,竟然晕了过去。
王老二过去检查,“撞到脑袋了。”
晚些,贾平安回家得了消息,不禁怒了。
王琦这是双管齐下啊!
他就不怕自己动手?
杜贺来了,一片钦佩的道:“郎君,今夜表郎君悍勇无畏,可这般终究不妥当,哪有亲自上去厮打的。郎君,要不劝劝?”
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杨德利这种行径在杜贺看来很危险。
“无碍!”贾平淡淡的道:“贾家的家训……”
杜贺马上束手而立,恭听家主的训示。
“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杜贺沉默良久,躬身告退。
他被震撼到了。
竟然有这等家训,难怪郎君能一路逆袭,短短时间内成就了贾家目前的兴旺。
回到前院,王老二问道:“郎君如何说?”
杜贺摇头,“郎君……果真是非同一般,那气势……哎!某当年为官,若是有郎君这等气势,哪里会犯错?”
“你?”王老二笑道:“郎君少年了得,这便是天授之才,你不行。”
“不是天授之才。”杜贺觉得王老二这个粗胚不知道读书的好处,但依旧耐心的解释道:“是郎君有大才。天授是天授,郎君这等大才,却是自家琢磨出来的,尤为可贵。”
“能杀人就是大才。”王老二显然很满意家主的刀法,“郎君的刀法不错,再等几年,那便是又一个悍将。”
“某和你说不清!”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杜贺回家,和妻子说了一番话,两口子想到家主这般厉害,以后定然前途无量,自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一时间就兴奋了起来,于是……
第二天早上,杜贺起晚了。
“管家,怎地腿软了?”
开门时,杜贺的腿明显没力,徐小鱼觉得奇怪。
杜贺干笑一声,随即打开大门。
贾平安牵着马出门,嘴里还哼着歌,杜贺听了竟然有些莫名的感触。
“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
贾平安哼着歌,一路到了百骑。
一进去,众人的目光都不同了。
百骑和王琦那一伙人是对头,双方一直以来都在暗战。但百骑没法对王琦下狠手,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但贾师傅敢。
“小贾!”
唐旭和邵鹏在等待。
可外面却来了人。
“陛下召见!”
正准备吹嘘一番的贾平安进了宫。
“为何动手?”
李治正准备去前面,看着很精神。
皇帝这是害怕和小圈子彻底翻脸吧?
啧啧!
贾平安心中一哂,一脸忠心耿耿的道:“自从陛下上次交代要护着那些山东门阀之后,臣就一直在盯着王琦,他们那伙人下手狠毒,行事并无底线……”
贾师傅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高阳和巴陵,这二人穿衣也没底线。
“臣侦知王琦准备纵火烧毁高阳公主的酒楼后,就带着百骑蹲守,果然等来了王琦的手下……臣随后突袭王琦的住所,有亡命十余人抵抗,被尽数斩杀……”
“王琦仅以身免。”
“拿到了证据?”李治点头,只要有证据就不怕,“可惜没拿住了王琦。”
呵呵!
贾平安一脸内疚的道:“臣无能!”
李治看了他一眼,想到百骑和王琦争斗许久都没结果,最终还是贾平安出手压制住了他们,就觉得这个扫把星还是很勤勉。
关键是他对自己的吩咐很用心。
这个很好!
想到这里,李治看了贾平安一眼,见他一脸内疚,却又欲言又止,就更满意了些,“去吧。”
帝王的一言一行能让臣子如此,这说明这个臣子就在帝王的掌控之中。
贾平安等皇帝走远,这才在内侍的带领下出宫。
半路,前面的内侍见到了熟人,“无双。”
长腿妹子来了。
这是宫中,所以她没戴羃䍦。
近前,她看了贾平安一眼,“我与他有话说。”
内侍暧昧的笑了笑,“咱懂,咱懂!”
大唐皇室对男女之事最是开放,宫中人和外面的人那个啥……只要你别乱搞,没人在意。
卫无双近前,觉得自己怎么都看不透这个少年,“我刚听闻,昨夜你带着人突袭了那位王尚书,他仅以身免。你不怕吗?”
小圈子何等的厉害,你竟然敢去触怒他们?
贾平安肃然道:“陛下所差,某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得把事情做好。至于得罪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某一身正气,何惧之有!”
他顺带释放了些义无反顾的气息。
这是个好人。
卫无双皱眉看着他,突然低声道:“要小心。”
这妹纸……
贾平安心中微暖,“知道了。”
随后出宫,那内侍比较八卦,不住的问他和卫无双的情况。
“无双真美。”贾平安知晓宫中有明枪暗箭,但依旧一脸怀念的模样。
内侍心中一喜,晚些回宫就寻了人去告状。
“陛下。”
这一状最后捅到了皇帝那里。
“何事?”
李治正在看奏疏。
“有人说宫中人卫无双和贾平安内外勾结……”
李治抬头,“处置了。”
王忠良应了,晚些,那个送贾平安出宫的内侍被打了个半死。但他一直不明白,为啥会被打。
卫无双命硬,若非有贾平安这个扫把星在,估摸着早就被送出宫了。后来李治想着废物再利用,就让她去监控贾平安,这段时日下来,成果斐然。
告状的内侍不知道内情,被贾平安忽悠了一番,若是他心存善良,那么相安无事。可这厮竟然趁机告状,想用贾平安和卫无双的血来染红自己的进身之阶,结果就倒霉了。
“陛下,昨夜有人在贾家纵火。”
最新的消息让李治心中一震,不禁想到了先前贾平安欲言又止的模样。
“令大理寺去查!”
皇帝发怒了。
百骑,贾平安在欢呼声中进了值房。
唐旭欢喜的道:“那王琦行事狡诈,以往咱们投鼠忌器,不好下手。他率先冲着公主的酒楼出手,却被你拿到了证据,如此顺势突袭,痛快啊!”
“只是运气罢了。”贾平安很是谦逊。
“不骄不躁。”邵鹏越发的满意了。
“去吧。”唐旭欣赏的看着贾平安出去,外面旋即传来了声音,“见过参军!”
程达进来了,先是夸赞了贾平安几句,然后纠结的道:“校尉,兄弟们如今满口都是参军,却忘记了校尉和邵中官,某觉着怕是……不妥吧?”
这时外面传来了贾平安的声音,“那些功劳哪是某的?没有校尉和邵中官的统领,没有他们把关,这些事一件都做不成。”
程达瞬间面色微变。
唐旭面带微笑,“那小子!”
邵鹏也心情大悦,“回头五香楼……老唐请客。”
“正是有了校尉和邵中官的统领,有了兄弟们的努力,这才有了百骑的出彩,回头五香楼……校尉和邵中官请客!”
外面马上就开始起哄。
邵鹏笑骂道:“那小子,一下就坑了咱们俩,回头让他请客。”
唐旭笑道:“正该如此。”
程达仔细看去,就见唐旭神色惬意,邵鹏却是颇为欣慰……就特娘的没有不忿或是不满的情绪。
那个扫把星,竟然得校尉和邵鹏的这般看顾吗?
……
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了,有月票的书友,恳请投给大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