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x7sf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激盪年華 皇家僱傭貓-第758章 我想做個有溫度的人鑒賞-8ct49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温晓光在日本除了和金凡秀这些高管见面之外,尽量避免了和普通员工接触,同时也不在日本以Line母公司创始人的身份公开活动,中日韩在三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比较强大,事实上原时空里的Line在推广使用时散播谣言说是日本人开发的,之后推广开来生米煮成熟饭这事儿也就算了。
温晓光也不去刺激普通民众在这方面的神经,所以各种活动都相对高端私密,日媒因为他年纪和外貌等因素报道了一阵,后来找不到新的消息源也就算了。
不久之后,他又窜到韩国视察line在这边的分公司,在首尔相对不那么敏感,因为金凡秀是韩国人,也同样是line公司的股东,韩国人对于这位创业英雄的认同度较高,在提及温晓光的时候用词和态度都更加友好和暧昧。
考虑到kakao和line game在韩国的是一项比较重要的业务,温晓光还有意识的展示自己的‘韩范’,说起来宋一秋就是半个韩国人,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对外表的投入很重,所以也给他来了一套韩式装束。
2014年10月16日,半岛天气已经有些小冷,温晓光穿了一件薄薄的高领毛衣外面套着过膝的长款风衣,在人群簇拥下出现在韩国首尔大学。
韩国是子承父业的刚性社会,金凡秀出身贫困家庭,在这种环境中创业成功的他特别受到普通韩国民众的追捧,1986年他考进首尔大学,至今都认为这是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一段经历。
这样的名人回归母校,再带上温晓光几乎在这个秋天的下午点燃了校园,那些迎着略带冷意的寒风还穿裙露腿的女孩儿们……竟然更家热捧金凡秀,这是温晓光没想到的。
创业英雄的魅力那么大。
温晓光被带着参观了一圈校园,大学里高楼并不多,风景颇为别致,有些西欧风格的建筑嵌套在密林中彰显着学术味道,能考进这儿的人那可真是顶尖。
叫他来考都不一定考得上。
“金会长当年的宿舍已经不在了,但是上课的地方变化还不大。”
温晓光听不懂那些韩文,更多的是奇怪在这样的大学里还能看到汉字,而且雕刻在大石头上,就是没看懂,国民什么,还有民意什么的,后面都是韩文。
这一路参观之后并未安排同学生的交流。
温晓光不是马爸爸,不喜欢到处发表演讲,马总是自身特点加出于商业需求要推广ewtp等业务,而微拓在韩国并没有直接业务,kakaotalk在这里已经一家独大,没有其他对手,不再需要利用他这张脸来吸引流量。
这次来主要还是代表公司和校方展开合作,首尔大学是韩国首屈一指的高校,kakao talk要以金凡秀为中间人共同加强在人才、科研、创新创业方面的联动,温晓光出席的就是这样一个活动,简单说就是kakaotalk出钱,首尔大学出人,共同培育一个创业基地。
一方面体现金凡秀为母校做贡献的心,同时也为公司未来发展带去更多可能。
这是早先就在推进的业务,人来就是见证合同落成,仪式之后还有一个庆祝晚会,在这里温晓光见到了很久未见的一个人,金玉乔。
当初在日本被拍到和他在街头吃拉面的那个韩国美女,NHN公司的代表。
两年未见,温晓光更加成熟,金玉乔也更加动人,在韩国这样的酒会上各种美女是很多的,唯一不好的就是大多数长一个模样,各个成功男士的女伴有时候难以分清,但温晓光认识金玉乔,一眼就认出了她。
算是默契,两人互相看到对方之后都把身旁的客人扔下找了个小小的圆桌在相对的沙发上相对而坐。
其实金玉乔知道他在,所以才刻意过来,至少可以说一句好久不见。
“是真的很久没见了。”温晓光回道,见了金玉乔才感叹时间很快,“怎么说NHN也是line的投资方,作为代表竟很少在北京见到你。”
长发飘飘的金玉乔嘴角一撇,“因为我负责的这次对Line的项目没有达到最佳效果,收购没谈成,投资方案也差强人意,他们觉得我搞不定你。”
这个结尾落的,温晓光不好说‘其实你能搞定我’,也不好说‘你确实搞不定我’,前者是暧昧,后者是粗鲁的拒绝,聪明的女人一说话都是坑。
不过他久经历练也是很聪明的了,他不直接回答,而是说:“各有各的难,我是老板,但管理公司不能那么粗暴。”
不能因为你漂亮,就把生意当做嫖资。
“但是你管理的特别好,微拓已经是亚洲的明星企业了。”
“你怎么样?”温晓光把话题从自己身上带离,“不会因为我,让你在NHN不顺利吧?”
“如果确实因为温先生不顺利了呢?”金玉乔的眼神清纯动人,就像是韩国少女的仙气满满。
“那也没关系,我去说一声,金会长一定举起双手欢迎你加入kakao公司,甚至愿意将你带到东京。”
金玉乔长长的睫毛一闪,两年前错过了‘勾引’的机会,现在再看,这个聪明家伙更会说话了,到处不沾,找不到着手之处了。
既然如此,她慢慢上身前倾,伸手示意温晓光也靠过来,“其实……我今晚想多喝一点,你是我的救命之人。”
温晓光面带疑惑。
金玉乔的笑容中根本没有笑意,“财阀包围之下,美色化身资源。但如果是温会长你……他们一定不会和你抢的吧?”
“什么意思?”
金玉乔没有回答,把自己的酒喝完又拿过温晓光的酒杯,“温会长,你千万不要喝多。”
看她意思是要将温晓光举着的酒也喝完,而且还刻意转了杯子红唇印嵌在温晓光留下的痕迹上一口闷尽。
他们两人某种程度的‘交头接耳’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本就有很多女性在注意温晓光,金凡秀也走过来,看了看桌上空掉的酒杯,又看了看皱眉的温晓光,像是懂了什么。
“长得太帅就是会有这些麻烦的,而且麻烦会自己找上门。”
温晓光其实听明白了金玉乔的意思,就是来求救的,“找人看着她,结束后把她带着跟我走吧。”
“可以是可以。”金凡秀似乎能理解,但是缺少点认同,“不过这么做的原因……”
温晓光说道:“除了精确的计算利益得失,我还希望我自己是个有温度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