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bdsom熱門都市小说 金幣即是正義 起點-第九百二十五章 紅之舞鑒賞-ddewj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听起来,既然人鱼之歌目前的状况良好,那么酥塔也犯不着继续朝着人堆里面挤了。可就在她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学生打扮,留着一个大背头的男孩却是突然站在了他的面前。在略微咳嗽了一声之后,两边突然冒出了好几个同样学生打扮的男学生,上前一把就将前面拥挤的人群向着两边分开。
“啊!你们干什么啊!”
“挤什么挤啊?不知道排队啊!”
“喂喂喂!有你这样的吗?”
尽管四周的学生们都在抱怨,但是那个男学生就像是完全置若罔闻一般,依然一脸微笑地看着面前的酥塔。他抬起手,以一个绅士礼向着酥塔伸出,笑着说道:“这位同学,之前好像从来都没见过你啊?不知道同学姓名?目前属于文学系哪个班啊?如果你喜欢练习武斗的话,或许我可以成为你的陪练,也不一定啊~~~”
酥塔并不是傻,就算再怎么少不更事的少女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明白自己正在遭遇什么了。更何况酥塔也不是什么少女了。
但是突然面对这样的一阵拥戴的感觉,她却还是不由得显得紧张起来,脸颊也是立刻绯红。随后,这位圣骑士更是不敢吭声,只顾着低着头就想要往外走。
“哎~~!小姐,别急着走嘛,如果你觉得这样的环境有些太过喧嚣的话~~~”
这个大背头男学生打了个响指,旁边一名似乎是自然系的魔法学徒立刻拿出魔杖念诵咒文,很快就在掌心中变出一捧花,交到了这个男学生的手中。
“美丽的小姐,当然应该用美丽的花朵来衬托。我只希望这些卑微的色彩能够及得上你美丽的万分之一,可爱的小姐。”
看到这些塞到面前来的捧花,酥塔就像是被吓到了似的向后轻轻跳了一步。随后,她更是涨红着脸,举起手中的塔盾遮挡着面部,直接就往外冲。一边冲还一边喊道——
“对不起!我……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也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
凭借着塔盾的冲击力,酥塔轻松就从这些学生的包围网中突破了出来。
只不过她用来拒绝那个男学生的言辞,却是着实让四周的所有人都一下子傻了眼。
先不去管那边那些学生们的状况吧,酥塔重新来到外面的走廊,四下观望。
她不知道特斯拉和塞维娅究竟去了哪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紧张的情绪也是让她显得越来越焦躁。
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能够让她显得稍稍放松的话,那恐怕也就只有外面传来的有关人鱼之歌的欢呼声了。
“精彩!人鱼之歌再次打出了一个漂亮的配合!他们和第一局相比真的像是完全两只队伍!实在是难以想象!本来我们还以为这次人鱼之歌只派出四名成员上场又是有人拒绝参赛了呢。毕竟那位名叫芭菲的自然系法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不过现在看来,人鱼之歌显然有着可以依靠四人就压着对方打,现在已经成功将飞鱼公会的人数击杀到只剩下两名了!看来第二局人鱼之歌是稳了!”
“呼……”
酥塔略微呼出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
等到大脑稍稍清醒片刻之后,她抬起头,再次看着旁边一个继续向上的楼梯。略微沉吟之后,也是继续向着楼上冲了出去。
上一层楼,也是一个阳台,有着大量的学生拥挤在这里。不过相比起下面一层来说人数就少了许多。
继续向上……再向上!随着层数的升高,在这里观战的学生数量已经越来越稀少了。等到了第五层观景台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学生了。
但是……
等她继续向上,爬到最顶层的时候……
有三名身着校服的“学生”,现在却是站在观景台那边,默默地注视着下面那场几乎已经看不见的比赛,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看着这三个“学生”的背影,酥塔一声不吭,拉出塔盾,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很显然,这三个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后面有人接近,完全没有想到转过头看上一眼。
正是因为如此,酥塔的脚步宛如猫一样的轻柔,但却犹如马蹄一样地坚定。
等到那个最左边最高个子的人进入她的攻击范围之后……
“吸——呼——”
弯下腰……刹那!
塔盾就宛如一辆重型战车一般向着前方猛冲过去!最左边的 那个“学生”明显是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后回过头的下一瞬间,就是那面巨大的塔盾重重地撞在了他的脸颊上,将他整个人都从阳台上撞飞了出去。
“哇啊——————!”
敌人跌下阳台,但是酥塔并没有想要杀人。在冲撞成功之后的瞬间她迅速从塔盾下拿出负罪铁链一甩,铁链直接缠住了这个“学生”的腿,再将铁链的这一头在阳台这边一扣。下一刻,她就已经转过头,用塔盾砸向旁边那个“女学生”了。
“呜哇!”
“女学生”向着旁边跳开,但是这样惊慌失措的躲避自然也是让那个“男学生”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酥塔迅速将塔盾挡在对方和这个“男学生”中间,伸手拉住他,摇了摇:“特斯拉先生?你怎么样了?特斯拉先生!”
身穿老滕树学院魔法系服饰的特斯拉现在却是显得十分的迷茫,看着酥塔就像是看到空气一样。
也就在酥塔在这边呼喊的时候,她却赫然感觉到塔盾上传来一种沉重的撞击感。这种撞击感让她不由得后退一步,连忙想要将特斯拉从阳台上拉到里面的走廊。
只可惜……
“你是谁?为什么来碍我的事!”
一阵红雾突然升起,笼罩住特斯拉和酥塔的四周。也就在酥塔举起盾牌强行冲过红雾之后,她却也是惊讶地发现,那个原本应该被自己拉着逃出来的特斯拉,现在竟然再一次地回到了那个和她穿着差不多样式,但是显得更加清凉的老滕树文学系服饰的塞维娅手中。
“特斯拉哥哥,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塞维娅搂着特斯拉的肩膀,语音柔软,声线优美。
而特斯拉看着身旁的塞维娅之后,那张显得有些呆滞的脸庞渐渐地流露出一抹好像痴呆一样的笑容,宛如本能一样地点了点头。
在安慰好特斯拉之后,这名舞女从自己的腰间立刻拉出两把好像铁尺一样的东西捏在手里。转过头看着酥塔,当她看到对面那个老滕树的女学生胸口挂着一枚她没有的文学系徽章之后,语气中立刻客气了些许——
“学生?实在是不好意思,如果有什么妨碍到老滕树的事情的话我在这里道歉,还请您稍稍让一下,我不想事情变得不愉快。”
酥塔哼了一声,指着那边的特斯拉说道:“把特斯拉先生放了!还有,你给他下了什么毒?解药拿出来!”
听到酥塔的声音,塞维娅再次愣了一下,随后,她原本还显得客气的语气立刻变得警觉起来:“你是谁?你知道特斯拉先生什么事情?……嗯?那面盾牌!”
过了许久,塞维娅才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竟然就是人鱼之歌的那个人妻!现在对方的刘海撩了起来,而且身上不再是那套显得十分老妈子的黑色粗布裙,反而变成了一套这么青春洋溢的学生装。这让塞维娅一下子没认出来。
不过,在认出来之后,她双手中的铁尺略微一抖,化为两把巨大的扇子,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人鱼之歌的老女人?凭你的关系竟然还能够混到一套那么棒的衣服?呵呵……你们人鱼之歌果然不可信,让你们拖延了那么长的时间,也是我的错。”
酥塔将手中的塔盾向着地面一砸,义正言辞地说道:“塞维娅!现在你已经无路可逃了!现在我们人鱼之歌正在下面比赛,我最后奉劝你一句,立刻放了特斯拉先生,然后立刻交出解药!这样的话,我会考虑帮你在我们会长面前说说情,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等会儿我们下楼之后就可以直接去见会长!”
和酥塔的严肃相比,塞维娅脸上的表情却是依然那么的嬉皮笑脸,甚至显得有些……充满了游戏感。
她似乎完全不把酥塔放在眼里,双手中的扇子略微挥动,散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光芒:“说够了吗?老女人。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乖乖地离开这里,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而另外一条,相信我,你一定不会喜欢的。”
看到那两把扇子的动作,再看看这名舞女那略微曲起的膝盖,酥塔也是不由得全神戒备起来,缓缓说道:“我不喜欢……又待怎样。”
“你不喜欢,因为……”
扇子,抬起。巨大的扇面就像是某种保护色一样,缓缓、缓缓地挡住了那名舞女的身子。
仅仅是在眨眼之间,扇子后面的那名舞女身形却是突然消失了!酥塔心中一惊,近乎是本能地举起塔盾向着身后一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