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7ffc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第444章 投降是你們唯一的選擇讀書-edd4z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群土黄色调的狂人举着斧与矛,冲向白沙港军残破的阵线。
白沙港军士气虽已瓦解,然对手冲得太快,那些意欲逃跑却没有时间的战士,不得不站在中箭哀嚎的友人身边,拿起武器拼命抵抗。
抵抗仅仅是不想死的本能,野蛮而无章法的械斗完全展开。
矛头戳穿了身体,斧头砍断个胳膊,连橡木盾也被劈成两节。
白沙港的战士一度在箭雨中不知所措,他们想要改变什么,却看到罗斯人的军阵如此严整,没有人起头带着兄弟们冲锋反攻,就只好全员杵在这里被动挨打。
现在,憋屈的人们终于有了反杀的机会。
衣着简陋基本连皮甲也没有都梅拉伦佣兵,他们开始蒙受损失。
他们行进了快十公里,脚力已疲,在弓弩手射箭之际,才稍稍休息。
他们并非精力充沛,然深处战地就陷入彻底混乱的近身肉搏。
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旗队长赫立格尔还是知道的。
“梅拉伦人!保护我们的旗,不要让敌人夺走!尽量斩杀哥特兰人,倒地吐血者也不放过。”
他需要用一场胜利向罗斯人证明自己的力量,他们不是代表梅拉伦部族,仅仅代表他们自身,以胜利自证价值。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手拎敌人的脑袋,就是加入罗斯的投名状。
极为年轻的梅拉伦战士,他们或许仅有十四岁。他们走了很久的路,就在这片战场突然战死。
也有人异常勇猛,一连砍杀多名敌人,最后竟被投来的鱼叉击中杀死。
唯有赫立格尔这样人,他们年轻时可是首领私兵,而今年纪大了,他们战斗不用蛮力,多用娴熟的剑术杀敌。
少数的精英不能改变整体的平庸,渐渐的,白沙港的战士意识到这一群杀过来的“海盗”,和之前遇到的罗斯人有些不同。
一脸是血的首领沃尔蒙,有五个梅拉伦战士死在其剑下。
他抹一把脸上的血,扯着嗓子吼:“蠢货们!你们为何逃跑?敌人箭矢厉害,他们的战士却是笨蛋。跟我冲!”
逃回土墙的人们愈发的羞愧,见得几近崩溃阵线居然还能坚持,也就纷纷折返投入厮杀。
也有逃回港口定居点的人们,他们被愤怒的妇女们推回去,而数以百计的年轻女人,已经拿起赶羊木杖、割草镰刀、伐木斧,或是干脆是一根木棍,浩浩荡荡冲向战场。
有五百个女战士加入战斗,她们实在业余,有的也仅是女人的有限蛮力。
她们又是极为现实的,男人顶不住了,她们坐船逃亡意义多大?她们是男人的从属,失去男人庇护,在这世界上就是一种大肥羊。
那么,还不如放手一搏。她们悲壮地加入战斗,很快,双眼血色的梅拉伦战士意识到,死在自己剑下的居然是女人。
他们只是觉得奇怪,并无丝毫的手下留情。
女人劈下来的斧头一样致命,她们既然做了战士,就必须做好战死的觉悟,梅拉伦人将她们刺杀,仅仅因为自己必须胜利活下去。
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血汇聚成铁锈气息的可怕溪流,白色的沙变成了红色,战士白皙的脸混着血与汗,咆哮与哀嚎此起彼伏。
梅拉伦旗队的旗帜没有继续前进,留里克等后方的人明确看到这一点。
“真是奇怪,我还以为敌人被我的箭阵打崩了,他们居然还在坚守?”留里克皱起眉头。
哈罗左森谏言:“梅拉伦人不堪大用,我带着兄弟们压上去结束战斗。”
“也好。”留里克抬头看看天:“努力一下,天黑前结束战斗。”
“好嘞!”
哈罗左森正欲带领罗斯战士参战,留里克急忙给予他们详细的任务。
罗斯的勇士第二旗队和留里克的精锐佣兵,奉命分成三部分压上,将整个战场包裹起来。
尽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这就是留里克的战术。
他并不想斩尽杀绝,倘若有敌人求饶,适当的饶恕是可以的。因为罗斯军队,需要一些俘虏作为现成的劳动力。
留里克拔出短剑,“兄弟们,我们走!记住,投降的不杀,抓到我面前记功有赏!”
整支部队开始进攻,队伍也变得更加松散。连带着科文人战士,他们带着弓弩紧紧贴在近战战士身后,随着逼近战场,他们开始伺机射击。
当白沙港最后的首领沃尔蒙意识到自己被罗斯人包抄了后路,一切都已经晚了。
男人和女人,仍有六百多人在战斗。
梅拉伦旗队的伤亡之大也是出乎意料,六百名战士已经有近二百人失去战斗能力。
双方的战斗烈度随着战士们疲惫加剧就一直在降低,直到留里克带着主力杀到。
沃尔蒙意欲突围,结果率先试图突破者直接被钢臂十字弓成片射杀。
罗斯战士以钢剑钢斧敲打盾牌,吼着号子收束包围圈。
留里克瞅准机会,清脆嗓音猛地一吼:“赫立格尔,带着梅拉伦人退下!”
疲惫的梅拉伦战士们纷纷脱离战斗,他们不可能遭到友军打击,只因他们的衣装完全统一。
罗斯战士踩着尸体与血迹前进,遇到奄奄一息者,不论敌我直接补刀刺杀。
虽然这很残酷,留里克看到有的人眼神分明是祈求不想死,然他们得了重伤,已经不可能活下去,即便那是梅拉伦佣兵伤员。
白沙港战士几次尝试突围都被罗斯军粉碎,剩下的人不得不聚在一起。
所谓的女战士们已经没了最初的勇敢,勇敢的壮汉现在也因筋疲力尽,只能勉强举起滴血的斧头。
一双双血红的眼睛露着杀气,可惜,他们已经成了一群砧板上的肥肉。
将之完全毁灭,只需留里克一个简单的命运。
“居然还有女战士?哥特兰人这么疯狂吗?”留里克想了想,自己不也在培养女战士。
女战士毕竟也是女人,下令斩杀之留里克心里可是于心不忍。不仅仅是她们,包围圈里的家伙们何必斩尽杀绝?
耶夫洛得了留里克的授意,开始打呼“投降免死”的口号,很快整支军队接连大吼。
一度做好战死准备的沃尔蒙,他绝望的眼神中看到了希望。至于普通的白沙港战士,面对这样可悲的局面,以及罗斯人的军势,纷纷扔了武器。
他们不知所措只是呆呆站着,看起来并无投降之意。
留里克勒令自己人停止口号,随着声音平息下来,首领沃尔蒙再傻也知道要谈判了。
沃尔蒙只是家族首领,从不是也不该是白沙港的主人。
他扔了武器,连身上的锁甲与头盔也扔了,他面色凝重张开双手走出人群:“罗斯勇士们,我是白沙港的沃尔蒙,是这支军队的指挥者。现在,你们赢了!”
我还没有出面就宣布投降,这是主动和我交涉?也好。
留里克什么也不怕,他踩着敌人的尸体,从蓝白色调罗斯战士的阵列缝隙钻出,亮出自己华丽的衣服证实自己的高贵。
一个干净、漂亮、衣着华丽尊贵尽展的男孩,站在一众浑身血污的白沙港军战士面前。
沃尔蒙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呆呆地看着。
留里克剑锋直指:“你?可是这支军队的统帅。”
沃尔蒙不敢怠慢急忙承认,即便他觉得有些别扭。
“你叫做沃尔蒙?无所谓。”留里克昂起头,一副趾高气昂:“我!是罗斯军队的统帅,现在跪下,把你的脑袋贴着地,宣誓你的臣服。”
给一个男孩跪下?真是奇耻大辱,但是……
“跪下!这就是弱者该有的姿态,你和你的人想要活着,唯有这一个选择。”突然,留里克想到自己还没有自报身份,这才不慌不忙地说:“我是留里克,罗斯人的首领。不!是罗斯公爵!愚蠢的人,斯韦阿兰已经不是联盟,而是一个王国。国王奥列金举兵攻打丹麦,我们罗斯人,就负责征服整个哥特兰岛。投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
居然还有这种事?沃尔蒙脑子里想起近几个月来一大堆事,原来海洋的不太平,都是因为这个?
留里克又是什么人?一个男孩?
沃尔蒙脑子一团乱,他看着躺倒一片的死尸,这些几乎都是白沙港的居民啊!战斗居然是这样,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期。
留里克不再废话,他的佣兵战士扯着嗓子吼着速速跪下。
便有佣兵端着十字弓,随机射杀一名已经放下武器的人。那人哼了一声就倒在地上,接着抓住打穿脖子的粗弩箭挣扎一番就不动了。
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被罗斯人轻易杀死!带来死亡的武器居然是它!
白沙港的渔民早在海上就被钢臂十字弓荼毒,他们知道这是罗斯人的致命武器,就给它取个了“毁灭箭”的霸气绰号。对手有了它,不仅偷袭北方人的渔船是冒险,现在自己船只出现北方海域,已经成了罗斯人眼里的肥肉。
沃尔蒙突然跪下来,接着以头抢地。
留里克沉着脸,毫不犹豫的走上前,以皮靴踩在这个年纪不小的首领后脑,还故意使劲拧了几脚。
见此武德充沛之状,罗斯战士们兴奋地狂敲盾牌,连科文人战士也跟着起哄咆哮,吼声之震真是天崩地裂。
留里克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以征服者的姿态践踏跪地臣服的敌酋,他自己并非特别亢奋,战士们已经癫狂。
留里克松了脚,沃尔蒙继续跪着。
“这样……你就能饶了我们的命?”任命的沃尔蒙已经无所谓耻辱,他想要保命,至少也得保住自己的家族、幸存私兵与家眷的命。
留里克点点头:“当然,不过……”
“怎么说?”
“要看你的诚意。”
沃尔蒙灵机一动:“你们要钱,我给你们钱!很多钱!我还有羊群,我给你们五百只羊。”
根据布萝达的情报,白沙港居民有何产业留里克已经知晓。这个首领打算拿出五百只羊赎命?真是个大手笔。
可对于一支三千人的大军,五百只羊炖了吃肉真的够?
留里克摇摇头。
“怎么?不够?那就再加五百只,只要,能保住是家族的族人和财富。”
“嗯?我还以为你会给所有人求情?”留里克再看看一双双祈求的眼神,“他们的死活你就不关心?”
“他们很多是卡尔和鲁拉夫两个家族的眷属。两个首领死了,如果……你需要财富,我愿意协助你们抄家。”
这下留里克知晓了很多,到底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嘛。听这个首领的意思,白沙港似乎聚敛了不少财富。
就是这种行为令人不齿。
留里克继续摇头,“不行,你给的财富仍不能买了你自己的命。”
“啊?你……”沃尔蒙突然觉得自己在被消遣,一时不知所措。
留里克淡定地说:“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交出所有财物,交出你的所有年轻女人。你将带领别的男人,成为我们罗斯人的奴隶。第二个选择便是你拒绝,这样我现在就能下令让你们成为明天海湾里喂鱼的饲料。”
“啊!到头来我们还是……做你们的奴隶?”
“当然。你在幻想什么?”留里克自觉非常荒唐,他笑了两声反问,“你以为呢?还以为你自己的家族可以全身而退。你们所谓的大军只是一群蝼蚁,很快我们会打下维斯比,会占领整个哥特兰岛,到那个时候,你会庆幸自己是奴隶。哦,也不对……”
留里克挠挠脸,这番思考一下,倘若断送这群人对未来的希望可不是自己的意图哟。
“这样吧,沃尔蒙,带着你的人跟着我去攻打维斯比,打赢之后,我就还你自由,并给予你一些赏赐。”
攻打维斯比?真是疯了!
沃尔蒙可不觉得这是哪门子活下去的机会,分明是再跳新火坑嘛!他颤抖着嗓子,“维斯比的人们,他们很强。”
“哦?你是瞧不起我们罗斯人的实力?”
“不,我不是此意。”
留里克已经懒得废话,毕竟天色已经有些晚了,疲惫的大军需要吃肉,吃香喷喷的烤羊肉和烧鸡。
不管沃尔蒙还有什么想说的,留里克一声令下,罗斯战士开始动手,将聚成团的敌人暴力拆分开,男女分别看管起来。
接下来,则是罗斯军队劫掠的狂欢。
男俘开始被迫打扫战场,女俘目光呆滞,很快便被得胜的近四百名梅拉伦战士分了个干干净净。
留里克落实了自己的诺言,梅拉伦佣兵战士不觉得吃了大亏,虽然没有直接进入敌人定居点抢掠,这不已经亲自压在俘虏身上了?
在故乡,迎娶一个女人可是很艰难的大事,想不到跟着罗斯人打仗,自己的大事就这样解决了。
留里克懒得管这群在某些方面一改疲态气力惊人的男人,反正他们战后一定要带一个或两个女人撤离,以作为妻子。
当然,现在他们只想发泄一番。
衣着整洁的罗斯战士虽然心里痒痒,随着他们大军进入定居点,更多的俘虏被清理出来,他趁机掠到了大量财富,捞钱的欲望占据了他们的头脑。
白沙港的三个家族囤积的财富,尤其是成箱的铜币、银币被从地下挖出,这完全超出留里克的预料。
人们因发了大财,高兴得哈哈大笑,其中还夹杂着大量绵羊的咩咩声。
白沙港到底有多少只绵羊?多少头奶牛?
紧急清点后,留里克得到一个让他狂喜的结果,粗算的绵羊过了两千只,奶牛还有一百余头,另有二百多头大大小小的驯鹿。
其实还有乱窜的家鸡,它们因劫掠的大军抓捕干净已经无从统计。
八箱钱币摆在留里克面前,铜币自然不值钱,这里面不还有三箱银币嘛,每一箱分量都是喜人的。
这就是战争的结果,罗斯人损失了二百个梅拉伦佣兵,得到的确是大量的牛羊和钱。
仁慈?还需要什么仁慈?没有斩尽杀绝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仁慈!尤其是其中的女孩,留里克对她们可是格外留意保护着,并直接宣布她们立刻成为罗斯人,以及名义上的成为“瓦尔基里军团”的一份子。对于这些人必须区别对待,纯粹理性的考虑,她们才是罗斯公国未来的潜力之根本。
“你们尽量抢,除了牛羊、皮革、俘虏、钱币外,抢多少都是你们自己的!”
罗斯大军奉命劫掠,就连科文战士也忘掉自己曾受的苦,成了劫掠大军一份子。
唯有五个男俘虏后来被故意放走,留里克就是要他们去给维斯比报信。
这一度令哈罗左森大吃一惊,“留里克,也许你不该这样暴露我们大军的事实。”
留里克回答很干脆,“我就是要让维斯比尽量集结军队与我们决战。我不怕暴露什么,我就怕他们集结不了足够的兵力让我军献祭给神王奥丁。”
哈罗左森还能怎么说?当然是支持!还是通过这一战,哈罗左森真正看明白了长大一些的留里克的本性——比奥托还要优秀,一个无情也有情的征服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