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d0yx优美都市小说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笔趣-第1101章 路又走寬了的毛利大叔-e2se6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虽然众人到快凌晨一点才睡,但第二天醒的都很早。
早上八九点,吃完女佣准备的早餐,众人准备告辞离开。
跟众人一起离开的还有藤枝素华。
她得和妃英理去银行,把一千万的委托金付一下。
整个过程她自然是不情不愿的。
不复最开始见面那种活泼的劲儿。
就差在脸上写“我不愿意”这几个字了。
尤其是知道藤枝干雄留下的遗嘱后,她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
双目失神,生无可恋。
今天早上妃英理联系了下她的那位朋友。
也就是藤枝干雄的律师。
从对方的口中,妃英理得知,藤枝干雄遗嘱的大概内容是:
“我的遗产绝不留给没办法守护我性命的人。”
“我的所有遗产将全都捐赠给国家。”
遗嘱一公布,藤枝素华整个人都傻了。
她在别人的面前,都说:
“有爱的话年龄不是问题。”
可她自己也很清楚,她是为了钱。
结果到头来,钱没拿到多少,还搭进去一千万。
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啊!
全没了,全没了!
她的心思众人都清楚。
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
但这些和他们无关。
委托金到手,能解决掉那八百万欠款就行。
从银行出来后,妃英理开车把众人送回了事务所。
然后她又去把欠款一一还清。
可以说对毛利大叔很好了,要不然这些事情应该是他去做的。

回到事务所之后,光佑就闻到了空气中的异味。
他看了眼坐在桌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毛利大叔,耸了耸肩。
把毛利大叔绑起来的人当中就有他。
之前在去藤枝家的时候,他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还问了下妃英理。
但由于妃英理想让毛利大叔长点记性,让他以后别再犯类似的错误。
所以就没理。
确实。
相比于欠下巨额欠款,背负巨额利息,这根本不算什么。
闻到这股异味的几人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但出于给毛利大叔留面子的缘故,几人什么话也没说。
在卫生间找到那条裤子后,小兰就用塑料袋捡起那条裤子,送到事务所附近的干洗店干洗。
而光佑和柯南就坐在事务所的沙发上做自己的事。
一个看书,一个发短信。
两人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这让毛利大叔松了一口气。
要是被说出来的话,他这张老脸可就没了。

还完欠款,妃英理就带着剩下的钱来到了事务所。
她把装着钱的信封递给毛利大叔,说道:
“给,这是还清债款之后剩下来的一百九十四万三千元。”
“你要知道感激啊!”
还完欠款就剩下这么多了。
她一分没拿。
毕竟都是一家人。
分居也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她心里其实还是有他的。
要不然她也不会来帮忙。
接过信封,毛利大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点头应道:
“嗯,我会的。”
做完这件事,早就闻到一股异味的妃英理转头问工藤有希子:
“有希子,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啊?”
“是养了宠物么?”工藤有希子猜测道。
本来毛利大叔还没想好怎么解释。
听到这个猜测,他便顺着说了下去:
“没有,是今天早上过来的委托人带的那只狗干的好事啦。”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慌。
要是被发现了那可就完蛋了。
说完,他还自顾自的笑了几声。
桌旁的光佑看了眼毛利大叔穿着的那条运动裤,无声的笑了起来。
他小声的调侃着:
“叔叔这身西服配运动裤的装扮,还真是特别啊!”
“谁说不是呢?”柯南无奈的耸了耸肩。
谁让毛利大叔做出这种事呢?
现在这样已经很轻了。
笑了几声之后,毛利大叔又快速的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有希子,好久不见啊。”
正好这会儿工藤有希子也有问题问。
她应了一声后,说道:
“对了,我正好有件事情想要问一下你。”
“嗯?什么事啊?”
虽然很想知道答案,但问的时候,工藤有希子还有些不好意思。
她看向一旁的妃英理,说道:
“英理,还是你来问吧!”
而妃英理也是同样的心理:
“我才不问呢!”
“是你自己想问才会这么说的吧?”
“你自己问。”
两人一直在推脱。
看不下去的光佑直接问道:
“叔叔,她们是想知道当年帝丹高中举办的选美比赛,叔叔你的那一票到底投给谁了。”
被光佑问出来,还在推脱的两人顿时一脸。
随即白皙的脸颊微微一红。
替她们问出来的光佑朝她们两人露出一个微笑。
“选美比赛?”
稍微回忆了下后,毛利大叔就想起来了。
他说道:
“是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啊!”
此时的两人都在猜测那一票投给了对方。
还都有原因。
认为票是妃英理的工藤有希子是因为当年妃英理和毛利小五郎的关系很好。
在她们这些人眼中,妃英理和毛利小五郎就是一堆欢喜冤家。
虽然时常拌嘴,但感情却出奇的好。
而妃英理的是觉得工藤有希子长相实在是太过可爱。
她这个更喜欢看书、学习知识的根本比不过。
在两人既期待又不想知道的纠结心情中,毛利大叔用大拇指指着妃英理,笑着对光佑说道:
“我记得我投给英理了。”
得知这一答案,妃英理的脸颊更红了。
可同时,她的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她发自内心的轻声说道:
“老公!”
对于这个结果,工藤有希子早有预料。
但当真的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她是难免有些小难受。
她靠在一旁的墙上,故意摆出一副战败后失落的模样。
“其实…”
在听到毛利大叔嘴里吐出来的这两个字时,光佑顿感不妙。
他扯了扯毛利大叔的衣角。
但似乎是因为欠款的问题得以解决,还在高兴的毛利大叔并没有注意到。
见他没反应,还在继续往下说,光佑伸出脚踩了毛利大叔一下。
这下子毛利大叔注意到了。
但此时他想说的话已经说出了一半:
“其实我对当年的那件事根本不了解…”
“不了解什么?”小兰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我以为那个比赛是糟糕的意思,所以就写下了一个我觉得很迟钝的女孩名字。”
没有领悟到光佑意思的毛利大叔下意识的这样回答道。
“啪!”光佑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他可是出来救场了啊!
只是毛利大叔没有领悟到,这可不怪他啊!
他一听到那个“其实”,就意识到情况在往另一种方向发展。
于是想提醒,结果毛利大叔第一次没有注意到。
第二次注意到了,但没领悟到他意思。
他在心中腹诽毛利大叔:
“叔叔,你这路走的太宽了。”
“我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没救回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