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mvdo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拜見君子 線上看-第772章 晉封爲大賢推薦-lnxej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马面归位了。
但是此刻,它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只在站在九幽鬼河后做河神……
现在封青岩要做的,就是完善阎罗十殿。
或者说是地府。
不过,地府最核心的还是轮回。
若是轮回只有沉沦黑狱一个轮回之道,那么轮回亦不完整。所以,封青岩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寻找到诅咒石磨中的长生密码,去完善轮回六道……
此刻他盘坐在还魂崖上,目光一直落在轮回潭上。
其实他的目光,一直深入轮回潭,来到轮回磨齿中,去寻找长生密码……
可惜依旧没有寻到。
不知何时。
封青岩收回目光,眉头微微蹙着。
马面归位了,一个圣境中的存在,难道就放在那里摆门面?而且,不论是周天下,还是巫山界、昆墟界等,皆是他的轮回之梦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大敌……
轮回之梦世界里的生灵,皆是生死相随的亿万生灵,皆是为了助他演化轮回。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轮回演化成功。
降临死者生界!
不过现在,轮回算是演化成功了吗?
应该是算了。
或者,只算是成功一半。
“亡魂还没有投胎转世,轮回还不算成功。”封青岩思索片刻道,就站起来朝轮回潭走下去,“既然用眼睛无法寻到,那么就亲自去寻找……”
他踏空而下。
但是数步间,就已经下到万丈下的轮回潭上。
轮回潭很大,散发着神秘的轮回气息,犹如一潭散发着幽光的湖水。
封青岩没有迟疑,身影瞬间没入轮回潭。
此刻。
他犹如走进时光通道般,有种无比神秘的感觉,但是总觉得差了些什么,才导致无法转世轮回。
在沉下去时。
封青岩在思索着,打量着时光通道……
不久后。
犹如时光通道般的磨眼,就走到尽头。
尽头自然是磨道。
磨道外便是恐怖的磨齿,只是恐怖与幽深,并没有所谓的轮回。
“难道问题出在这里?”封青岩想着,“磨齿,轮回通道……”
按理来说,亡魂进入轮回潭,直接通过轮回通道去转世投胎,不应该是直接通过磨齿。
“难道是把磨齿,化为轮回通道?”
片刻后,封青岩如此想着,就朝磨碎面走去,仔细看着巨大的磨齿。
磨齿上依旧有着反刻的魂文。
可是。
他还没有寻找到长生密码,如何化为轮回通道?
此刻他闭上眼睛,由任磨齿推动自己,一点点在磨碎面上旋转,最终来到了磨槽上。
但磨槽只有一个出口,便是沉沦黑狱。
这便是轮回唯一的通道。
他凝视一阵沉沦黑狱,便顺着磨槽走回去,回到磨碎面上继续寻找生长密码……
时间一点点过去。
他还是没有寻到长生密码。
而在此时,他站在磨槽边缘上,似乎在凝视着轮回石磨般,但是无法看到全景。
只能看到一部分。
“既然是轮回六道,应该有六个磨槽才对,为何现在只有一个磨槽?”
封青岩思索道。
“一个磨槽,唯一的磨槽……”
此刻,他似乎猛然想到什么,脸色愣了愣,道:“难道是因为磨槽的缘故?现在轮回石磨只有一个磨槽,所以只有地狱道?若是轮回石磨有两个磨槽,三个磨槽……”
这岂不是……
封青岩猛然有些激动起来。
如此想想,似乎的确如此,现在的磨槽,乃是原先诅咒石磨的磨槽。既然原先的磨槽,乃是通过沉沦黑狱,那么它就很有可能,就是唯一的地狱道……
若是要寻找到长生密码,则是需要开辟第二个磨槽。
封青岩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诅咒石磨不知道存在多少年,拥有过几位主人,又经过了多少万年的推演,却依旧没有推演出长生密码。
很有可能是没有第二个磨槽。
但是。
如何开辟磨槽?
这怕不是易事。
或者曾经,就有人如此想过,要为诅咒石磨开辟第二个磨槽,可惜最终没有成功。
此刻封青岩的眉头皱起来。
既然他能够想到,想要开始第二个磨槽,那么自然有人会到想……
而且。
凡是能够拥有诅咒石磨,而不被反噬的人,至少都是至高级别的存在。但是,他们最终没有开辟出第二个磨槽,岂不是说明开辟磨槽不容易?
而他呢?
现在连圣境都不是。
又有什么能力来开辟第二个磨槽?
不过有想法了,总归要试一试,或许开辟磨槽,乃是唯一寻到长生密码的办法。
此刻他伫立在磨槽壁上。
而磨槽外,乃是混沌般的黑暗,似乎与诸天连接般。
轰!
片刻后。
封青岩手中出现一柄君子之剑,猛然斩在磨槽壁上,欲要在磨槽壁上斩出一道口子。
但是磨槽壁坚硬无比。
根本无法毁。
也就是说。
他想用蛮力开辟磨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只能借用外力了。”
封青岩道。
但用什么外力?
封青岩认真思索着,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发现只有幽冥法则之力,方能够有资格试一试。
此刻他从轮回石磨里出来。
回到还魂崖上。
呼呼——
无数的法则锁链,或大或小,或粗或细,从幽冥的天宇垂落下来,朝他缠来……
犹如要融入他体内般。
这时他隐约感受到,似乎他便是幽冥,幽冥便是他……
如神般存在。
片刻后。
他立即进入轮回石磨,身上拖着无数法则锁链。
此刻他强大到极点,即使是诸天的至高来到他的幽冥,亦不过是任他宰割的蚂蚁而已。
或许。
这就是最强的存在。
他拖着无数的法则锁链,来到磨槽,站在磨槽壁上,大喝一道:“开!”
无数法则锁链,蓦然化为一体,犹如一柄巨大无比的黑刀。
猛然斩在磨槽壁上。
砰!
磨槽猛然震动起来。
此刻,不仅磨槽震动起来,就连轮回石磨都在震动。
封青岩还看到在他斩下那一刀时,似乎就连轮回石磨外的混沌都在震动……
其实他不知道。
在他斩那一刀时,整个诸天万界都在微微震动……
不过他的眉头却皱起来了。
虽然磨槽壁震动,但是依旧坚不可摧,竟然没有一点的伤痕。
“难道是我想错了?”
他想着。
但是,此刻他再斩出一刀。
轰隆隆——
在轮回石磨震动时,幽冥亦在震动。
或者说,整个诸天万界,以及他的轮回之梦世界,都在震动。
“还是不行?”
封青岩的眉头大皱,于是斩出第三刀。
磨槽壁依旧不开。
他只能放弃,没有继续斩下去。
“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封青岩道。
可是,连幽冥法则都无法劈开磨槽,天下间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劈开磨槽?
岂不是说。
他无法寻找长生密码?
若是寻找不到长生密码,只有地狱道的轮回,算什么轮回?
又有何意义?
呼——
他深深吸了口气,长长吐出。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或者说,寻找长生密码,根本不是他所想的,开辟第二个磨槽?但是现在的轮回石磨,却只有一个磨槽,一个通过沉沦黑狱的磨槽。
这也是说。
即使他寻找到长生密码,也无法使用?
所以。
还是磨槽的问题?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觉得还是磨槽的问题,只要开辟出第二个磨槽,长生密码不寻而现……
“有何种力量,可开辟磨槽?”
封青岩在问。
或者说,是我的境界未到?
不久后。
他从轮回石磨里出来,回到还魂崖上,还在想着何种力量,可开辟磨槽……
他要寻到那种力量。
于是。
他来到阎罗十殿,是地府之力吗?
但地府之力,不就是幽冥法则和轮回之力交替演绎的力量?此刻,封青岩愣了一下,难道是轮回之力?
这时他回到轮回石磨的磨槽壁上。
“开!”
源源不断的轮回之力,通过轮回石磨而来,落在他的手上,化为一柄巨斧。
轰!
磨槽在震动。
但依旧不伤,没有半点的痕迹。
“开!”
片刻后,他斩出地府之力,但结果依旧如此。这三种力量,乃是他现在所掌控,最为恐怖的力量……
任何一种力量,都可战圣境,甚至可灭圣境。
但是伤不了磨槽壁。
“不是……”
封青岩摇摇头,就从轮回石磨时出来,回到人间。
在幽冥里,他没有寻到可斩磨槽的力量,只能来人间看看,到底有哪种力量可斩磨槽。
此刻他行走人间,身影飘忽无比。
眨眼间。
已经大半年过去了。
他依旧没有寻到,可斩磨槽的力量。
或许在他的轮回之梦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力量可斩磨槽……
“既然轮回之梦世界没有,难道死者生界有?”
在东海上,封青岩蹙着眉头道。
片刻后。
他没有再行走人间,而是来到儒城,进入圣地去读书了。他并没有惊动多少人,回到圣地,见了一下教主,便来到二十七书山。
刚开始时。
他无法读进去。
一脑子在想着轮回石磨,想着轮回六道……
但渐渐地。
他终于读进去了。
脑子里不再有什么轮回,不再有轮回六道。
眨眼间。
一年就悄无声息过去了。
他终于晋封为大儒,接着晋封为大贤……
一日之间连破两境,令圣地震惊不已,但是,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并不奇怪。
当他晋封为大贤时,似乎明白了很多。
而在此时。
他晋封为大贤的消息,迅速传开,令天下震动不已。
当消息传回葬山书院时,无数学子兴奋,狂欢,就连书院的教谕,都激动不已。
封圣终于晋封为大贤了。
那么。
距离圣人还远吗?
在书院的后殿里,东楼晦感叹不已。
此刻,他微笑对着安修道:“知守,现在你是何感想?想不到吧,连青岩都晋封为大贤了。”
“这是喜事。”
安修微笑道。
说感想吧,的确有些,毕竟是他的弟子。弟子能够晋封为大贤,身为老师,自然是开心……
不过,他并没有急。
他的目标,乃是圣境,只是感觉自己的境界,还没有夯实而已。其实,他想晋封为大贤,也不过是数日之间的事情了。
现在他只是压制着,没有破境而已。
“就这?”
东楼晦愣了一下。
“弟子还是很开心的。”
安修道。
东楼晦耸耸肩膀,道:“唉,不懂你们……”
“老师,青岩突然破境,怕是……”
安修抿着嘴唇道。
“怕是什么?”
东楼晦疑惑问。
“不知道,弟子总是感觉,会有什么大事。”安修蹙着眉头,道:“其实,青岩不该如此急着破境,他亦知道。但是,他现在却破境了,怕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破境……”
“需要他破境?”
东楼晦愣了一下,道:“破境不是顺其自然?以青岩现在的实力,不需要破境亦可解决啊。”
“所以,他破境了。”
安修道。
“你说是,青岩现在遇是什么难事了,需要他破境,才能够解决?”
东楼晦皱了一下眉头。
虽然他不知道封青岩的真正实力如何,但是却知道,天下间,已经没有几人,能够是封青岩的对手。
或许连剑圣都不是。
既然现在封青岩急着破境,岂不是说,是圣境中的存在?
“难道是禁忌?”
东楼晦诧异道。
“应该不是。”安修摇摇头,道:“禁忌有白衣君镇压,不需青岩去镇压……”
“那除了禁忌……”
东楼晦有些疑惑起来。
除了禁忌,他实在想不出,人间还有谁是圣境中的存在。
“或许不是天下,而是天外。”
安修道。
“天外?”
东楼晦眉头大皱,道:“难道是天外之敌?若是天外,有圣境的存在,亦不奇怪……”
“弟子想来想去,只有天外。”
安修道。
“看来,的确只有天外了。”
东楼晦点点头。
“若真是天外,弟子怕是无法再等下去了。”安修感叹一声,“弟子总不能看到青岩一人,去抵挡天外之敌……”
东楼晦笑了笑。
“老师。”
而在此时,门外出现一个声音。
东楼晦和安修皆是愣了一下,显得十分意外,青岩何时回到书院了?他才刚刚接到封青岩晋封为大贤的消息,当时封青岩还在儒教的圣地里……
这,才过了多久?
封青岩就回到书院时?
即使封青岩晋封为大贤,也不可能瞬间回到书院啊。
“青岩?”
东楼晦不太确定道。
“回夫子,正是青岩。”门外,封青岩持礼而立,道:“今日弟子回书院,乃是向老师辞行……”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