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vuusl都市言情 非常大小姐笔趣-第三百九十六章 《白猿風水雨圖》看書-pent3

非常大小姐
小說推薦非常大小姐
话题结束,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一时之间大家都变得无所事事。
虽然已经开了公司,但由于公司初创,也没有太过震撼的任务,林剑像往常一样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茶杯,不时的抿上一口香喷喷的茶水,然后掏出手机来浏览新闻,一副悠然地打发着时间。
其间倒是有一个街坊上门,但也只是买了几十块钱的香烛而已。
林剑也不嫌少,起身收了钱,笑呵呵地送走客人后,颇为潇洒地在账本上记下一笔——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笔生意,管一顿早饭了。
丁锦佟则坐在电脑前,开始上网发布宣传小广告,尽责地为新成立的公司招揽生意。
白潇也觉得无聊,乌黑的眼珠环顾一周,随手从一旁的书架上拿了一本关于风水的书籍,回到之前坐的板凳上看起来。
反正只是打发时间,她也不是要寻找什么有趣的书看。
林剑这边的书基本都是“样板工程”,看着陈旧,有点刻意仿古的嫌疑。至于来源,她怀疑是从隔壁街区的旧书摊以“斤”称回来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
不过还别说,书虽然旧了点,但比起不少人书房里的“空壳样板书”来,却是多了几分诚意。
拿在手里一看,发现书名叫《白猿风水雨图》,是一部关于民间望气的线装版古籍。封面为朴素的牛皮纸颜色,正面也没有太多花哨的地方,基本全是留白,单单只是在封面的左上方标注了书名而已。
至于著者,白潇定睛一看倒是吓了一跳,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明朝谋臣刘基刘伯温。
刘伯温可是传奇人物啊,历史上刘伯温辅佐朱元璋平定天下,计划立定,人莫能测。朱元璋多次称他为“吾之子房”。在民间,也流传着“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的说法。
可见刘伯温是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著称于世的。
而世人提起刘伯温,除了辅佐朱元璋平定天下这一丰功伟绩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他留下的那首据说预知了后世“国运”的《烧饼歌》了。
明代刘基的《烧饼歌》,和唐代李淳风袁天罡的《推背图》,算得上是古代预言类典籍中的巅峰之作。至少在影响力方面,确实为不少人所乐道。
虽然也有一种说法,认为所谓的《烧饼歌》不过是后人的假托之作——哪怕回归的《永乐大典》中确实记录了《烧饼歌》的存在,但《永乐大典》成书前“预言”的部分却可能是杜撰的。好事者认为,它和《推背图》一样,绝没有传闻中说的那么神奇,更多的只是一群人在那过度的解读、牵强附会罢了。
白潇是听说过这些说法的,但她不是太在意。
刘伯温之所以可以被神化,是有与之匹配的谋略的,这样的奇人如果有著作传世,就冲这份背景,也绝对值得看一看。
难道手上的这本《白猿风水雨图》真是他所著?
看着略微发黄的纸张,白潇一脸惊奇。
刘伯温距今已经六百多年,而看这书的样子,似乎怎么也不像是有六百多年历史的样子。
但考虑到林剑的家世,她又不敢确定了。还是先看一看吧!
翻开封面进入扉页,首先看到的便是著者所作的自序。
内容由右向左、自上而下排列,由于是手抄复印版本,因而字体潦草,读起来也是晦涩难懂。
白潇粗略地看了一眼,便很快一扫而过了。
好在过了序之后,接下来的内容都是图文结合的样式,具体内容则是阐述各种气象所对应的人生命理与大地规律。诸如霓虹、雾濛、晕日等等现象,书中都有较为详细的说明,说是较为系统的天文气象学说也不为过,白潇目光游走,权当是古代的科普著作来看,倒是读得津津有味,一时间整个人沉浸其中。
看了一会儿,白潇抬起头问道:“林剑,这本《白猿风水雨图》你从哪里弄来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吧。”
听见她的问话,林剑怔了怔,随即看到她手里的书,不由笑了下,道:“这是从我爷爷留下的皮箱里找到的,据说原著是比较少见的孤本,我爷爷这个是复印版,但也是比较少见的。”
“我把它放在书架上,顾客上门的时候看到,也显得咱们这里比较专业!”
白潇闻言,点了点头。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做生意也要讲究环境的营造,好的背景环境无疑可以更好的取信顾客,达成生意。
“封面上说,这部书是由明朝的刘伯温所著,难道真是这位大佬写的?”
“这个……怎么说呢,一时半会儿也讲不清。”
林剑愣了一下,表情不自然地道。
“很复杂?”白潇意外地问。
“倒也不是太复杂,就是缺乏一定的根据。”
林剑放下茶杯,摇了摇头:“这部《白猿风水雨图》也叫《白猿经·风雨占候说》,相传最早可以追述到诸葛亮所在的三国时期,但因为年代久远,加上经过多次抄写,所以留下的藏本就有了好几个版本。有人认为这本书是诸葛本人写的,所以有些版本也叫《白猿经占》或《武侯白猿经》,但也有人认为,它只是明清之前的人假了诸葛亮的名杜撰的伪书,不著撰人,所以根本不知道具体的作者、”
“……反正就是一团乱麻,说也说不清楚。”
“那我手里的这本呢?”
“你手里这本,据说是明朝刘伯温取诸葛亮《白猿经占》加以注释而成的书,可以认为是刘伯温对前人诸葛亮所撰的《白猿经占》的补充。”
“据说?”白潇惊讶。
“是啊,因为这一说法也未必可信,古往今来,被碰瓷的名人多了去了!也许是当时的出版商为了卖书,故意挂了刘伯温的名字也有可能。”
白潇听完点点头,“看来就跟名人鲁迅一样,也是‘凭空’说了好多他根本没讲过的话,古代版的‘鲁迅说的,与我周树人何干’。”
“可不是,这就是名人效应。”林剑笑着道。
“说起来,这本书既然是林剑的爷爷从孤本里复印来的,那么记载的内容怎么也得有个百来年的历史了,就这本书本身而言,也是老物件了。”丁锦佟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离开,忽然插话。
白潇看了看泛黄的纸张,深以为然地点头。
“就是!不管它最早是不是诸葛亮写的,哪怕它不是刘伯温注释的,有了这么久的岁月沉淀,也算一件宝贝了。”
林剑哈哈一笑:“那当然!这可是我爷爷传下来的老物件,本身而言也是非常值钱的。”
“不过说回到这《白猿风水雨图》的真假啊,其实并非刘伯温所作的可能性更大。”林剑话锋一转道。
“为什么?”白潇诧异地看过去,闹了半天,她手里这本书真是赝品?
见她一脸意外的样子,林剑淡淡一笑,眯起眼道:“之前爷爷留下的皮箱里还有爷爷的日记本呢,上面记录了爷爷的分析。他认为当初的孤本很可能是假的,但考虑到即便作者有假,但里面的内容却记载详尽,有很大的研究价值,所以就复印了一份。”
“想知道我爷爷是怎么判断的吗?”
白潇不说话,轻轻地点头。
林剑当即坐直了身子,冲白潇眨眨眼,乐道:“那就让哥哥分析给你听。”
“说!”白潇不爽地皱了皱眉,还哥哥呢,林剑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跳了,又占她便宜。
“得嘞!”林剑“腾”的一下跃起,拖了一把小凳子就坐到白潇的边上,伸出手指了指她手里的书。
“你看你手里这本《白猿风水雨图》,封面上说是刘伯温著,扉页上也有他在洪武四年所作的自序,看着很像那么回事,但我爷爷博览群书,却发现这书里面出现的日星云气图,与另一本叫《天文详异》的古书有较大雷同,所以有理由怀疑,它是好事者掇拾而成的,这是第一个疑点。”
“第二,此书的注文及序都写得非常浅陋,并不像刘伯温所作,这是第二个疑点。”
刘伯温可是元至顺年间的进士出身,尤其在诗文、军事、数理上成就显著,遂与宋濂、高启一起,并称为“明初诗文三大家”,其文学造诣可以说相当高深,而那个“自序”,水平就要差上许多了。
“而最后一个疑点,也是最最关键的,刘伯温于洪武八年去世,据《明良录略》记载,他去世前将与天文有关的书籍交给了长子,让他守孝之后可以看看,但告诫他不要让子孙后辈学,刘伯温的学问尚且不肯传给子孙,又怎么会专门写一本对《白猿经占》的注释,留存后世?”
白潇听完,也觉得手里的书不太可能是真的了。
“行吧,假的就假的吧,反正我也是随手翻翻……权当是领略一下古人对各种天文景观的理解了。”
话虽这么说,但原本高昂的兴致却也淡了大半。
林剑一见扫了白潇的雅兴,挠挠头,觉得自己似乎不该说那么多的。
正当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方向忽然传来了动静。
只见店门被人由外面推开,悬挂于门上的风铃叮当作响,几个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