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ns9l精华都市言情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拉姆雷克撒-第四百七十八章:噩夢(兄弟們太給力了,感謝感謝)求訂閱,求月票分享-yqrtf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治安官虽然不知道凯到底搞什么鬼,但临走时还是警告了凯,让他不要搞事,他会盯着他。
“这太酷了哥们!你们怎么想到用这种方法的?”迪恩则相反,他就像一个高中生小屁孩一样,对凯的所作所为兴奋极了。
“怎么想到的……或许因为……我有钱?”凯的回答,突然让迪恩失去了兴致,什么玩意嘛,有钱了不起?
有钱是不是了不起,先放到一边不谈,他们烧房子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驱魔。可等他们回到汽车旅馆,发现萨姆依旧昏迷不醒。
“法克!那个家伙不在他的房子里!”迪恩表现的很沮丧,甚至有点暴躁。
凯反而很冷静,毕竟到现在为止,萨姆并未出现任何异样,那就说明,萨姆本身并没有受到伤害,只是被困在梦境的某处。他们还有机会。
“我们现在怎么办?”莎莉兹又紧张了起来,如果不能消灭那个怪物,那意味着她和哈莉就不能得到安全。更何况,现在连专业人士都被那个恶魔打败……她怎么可能不害怕。
反倒是哈莉的表现令凯刮目相看,她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反过来安慰起莎莉兹。
看着两个害怕的女孩,凯知道,自己必须表现的胸有成竹。
“帕梅拉,你作为灵媒,能不能够把我带入萨姆的梦境?就像上次我进入哈莉她们的梦境那样,让我从梦里,将萨姆他们救回来。”凯想到上次,他进入两个女孩的梦中的场面。凯知道,只要消除对那家伙的恐惧,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帕梅拉摇了摇头:“我办不到,至少现在办不到,我没办法和萨姆的灵魂产生共鸣。他的灵魂已经出窍了。”
“这样吗……”凯沉吟了起来,这就有点麻烦了。不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们说,这个弗莱迪杀人,到底是他进入了被害人的梦境,还是他将其他人拉入了自己编织的梦境?”
谁也不明白,为什么凯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迪恩最直接:“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是前者,那会很麻烦。但如果是后者,反倒简单了。”
帕梅拉最先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是,让我通过其他受害者将你带入梦境,然后你去梦境中解决那个弗莱迪?”
“宾果!”
“怎么做?”迪恩问道。
“那就先从最近的那个被害人入手!”
……
第二天一早,凯就带着帕梅拉开车前往了镇子另一头的公墓,那是一片平缓起伏的丘陵地带上,各种样式的石碑矗立在那里。在那些墓碑之中,有一处遮阳棚下,二三十人坐在那里,他们面前是一具棺木,一个神父正在念着悼词。
他们在警局找到的资料里,躺在棺木中的那位中学生,就是前天死亡的迪恩·拉塞尔。几天前,他在快餐店里打算用餐刀割开了自己的脖子,结果被萨姆阻止了。可没用,当天晚上,他就医院里自杀,而且死状极其凄惨,他刨开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把自己挂在了医院的外墙,好像生怕别人把自己抢救回来一样。
有好几名目击者见到了这惨烈的一幕,其中就有当时准备去看他的几个朋友。
等了二十多分钟,葬礼结束。看着人群各自散去,凯带着帕梅拉走了过去。凯的目标就是那几个目击者。在遮阳棚下面,几名少男少女正聚在一起,并没有随人群一起离开。
走近了一些后,凯敏锐的耳力就听见了几人之间的对话。其中一个男孩说道:“克丽丝,你小时候就认识迪恩了?”
叫克丽丝的女孩满脸吃惊:“天,那确实是我,可我居然完全记不得拍过这张相片。我记忆里,是高中才认识他的。”
听见这话,另外男孩面色难看,催促了句:“走吧。”
女孩克丽丝却继续道:“迪恩死前说了一句话。”
“别说了。”那个脸色难看的男孩低声道。
克丽丝却继续道:“他说:你不是真实的。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话,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男孩默然片刻,才道:“不,我不知道。迪恩在吃很多药,包括精神类的药物,你懂我的意思吧?他当时就因为这个而进的医院,他甚至在快餐店就打算给自己割喉!”
克丽丝眼中泛起了泪花:“杰西,当时就像是有人逼迪恩那样做的,但他周围并没有任何人。你也看到了对吗?”
“不!那什么都没有,克丽丝!那应该是你的错觉。”男孩摇头。
“不,我相信她。”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另一个女孩突然加入了对话。
两人看向她。
克丽丝找到了支持者:“你相信我?”
这个女孩点点头,肯定自己刚才的话:“我相信,因为我也看见……”
男孩打断:“不,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当时你也在,你们只是被吓坏了。所以,别再吓唬克丽丝了好么?”
说着男孩转身而去,留下两个女孩呆呆地站在那里。
凯拿着从警局那里搞来的资料,发现这三个少男少女,就是倒霉的目击者之中的三个。就他们的年纪,看到那么血腥的自杀,没被吓傻已经很了不得了。
“克丽丝,还有这位,能和你们谈谈吗?”等到男孩离去,凯走了过去,微笑着说道。
突然一个陌生人接近,让两个女生有点害怕,可看清楚凯的样貌之后,她们反倒松了一口气,虽说以貌取人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但不可否认,在这个世界上,好看的人总会有优待,就比如现在,要是一个凶悍,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接近她们,估计两个女生早就尖叫起来了。
可偏偏,凯相貌堂堂,一看就是那种在影视剧但当正面角色的脸,以及高大健壮的身材,也透露着无处不在的安全感,这让两个心情很差女孩,也下意识地点点头:“啊,可以。”
毕竟在这种时候,接触下美好的事物,反而能纾解下心情。
可马上,克丽丝回过神来:“你们要谈什么?”
“关于拉塞尔,和你们看到的东西!”
……
凯将她们带到了一家咖啡馆,这里是少数还能有点人气的地方。说真的,这个小镇真的有点诡异,明明挺大的镇子,大白天居然没什么人,根据克丽丝她们的说法,好像是最近小镇的大人们不允许她们这样的年轻人到处乱跑。
这是以前从没出现过的。
凯选择这里,也是为了降低两位女孩的防备心,毕竟这里这么多人,他就算想要做什么,也没办法。
等坐定之后,凯才开口说道:“关于拉塞尔的事,我很很遗憾。但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对吧?”
两个女孩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才点点头。
“你们到底是谁?”克丽丝忍不住问道。
凯拿出了FBI警徽。
“联邦调查员。”
另外一个女孩不解的问道:“联邦调查员为什么会来我们这里?”
在小镇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FBI。
“因为在洛杉矶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对了,你们认识安德鲁一家吗?”
“安德鲁?”两个女生又再次对视,然后齐齐的摇头:“不认识。”
凯点点头,安德鲁太太说过,当年那个牧师封印了当年孩子的记忆。她们不认识安德鲁一家并不奇怪。
凯看向刚刚插话那个女孩:“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怎么称呼?”
那个女孩:“叫我南希就好。”
南希马上接着问道:“你们想知道什么?”
“你们怀疑的那个对象。我觉得,你似乎知道他是谁。”
南希沉默了,看向了身边突然紧张起来的克丽丝。克丽丝咬着牙:“说吧,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话虽然如此,可从她脸色却并不好,充满了恐惧。
南希:“有一个人,他……总会在我们梦中出现。”
说到这里,她看向凯和帕梅拉,发现两人对视了一眼,但没露出不信任或是嘲笑之类的表情,反而非常凝重,似乎对这个答案感到很震惊,又好像早在预料之中。
南希虽然很好奇,可还是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最近,我总能在入睡后看见他。他似乎……”
克丽丝突然插口:“像是真实存在的一般。”
“对!”南希马上非常肯定的点头。
可让她们感到吃惊的事情出现了。
“你们梦到的那个家伙是不是带着一顶黑色礼帽,穿着一件红绿条纹的破旧毛衣。皮肤像是被烧焦了,非常恶心,他右手手指上,带着锋利的刀片,就象一只爪子。喜欢絮絮叨叨,看着很滑稽?”
她们吃惊于,凯居然描述的那么准确。
不过有一点她们不承认。
“滑稽?不,先生,他一点都不滑稽,他非常可怕!”
克丽丝似乎回忆起了那些梦境,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只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好吧……或许吧。”凯耸耸肩。他对弗莱迪依然极为鄙视,一个只会伤害孩子的人,能厉害到哪去?这种人就是纯种的懦夫!“对了,还有什么?”
似乎被凯这么一打岔,她们两人的紧张情绪好了不少。
“他每次出现,他总是慢慢靠近我,然后对我说着什么。”
“说什么?”
“Do you remember me?(你还记得我吗)”这话同时从南希和克丽丝的口中说了出来。
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同时他也很奇怪,这货为什么要问这个。
“然后呢?”
“没了,到这里,我就醒了。”
“我也是。”
凯沉吟了起来:“也就是说,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伤害你们?”
两女孩茫然的摇了摇头。
凯心中的猜想越来越清晰了。“帕梅拉,你觉得为什么?”
“梦魇很稀少,对于它们的习性,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觉得你似乎看出了点什么。”
“嗯。”凯组织了下语言:“我上次在梦中见过他,可在我看来,这家伙简直弱的可怕,一米六的身材,没什么力气,除了速度快一点,简直一无是处。可对哈莉和莎莉兹来说,他却无法战胜,你不觉得奇怪吗?”
帕梅拉没见过弗莱迪,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发言权。
凯接着说道:“我觉得,他想要伤害受害者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恐惧!只有越恐惧他,他的力量就越强!可如果你不怕他,那他也就那样!”
“你们在说什么?”南希有点傻了,眼前的两人说的东西她有点搞不懂了。“你也遇到过那个恶魔?”
凯没打算隐瞒,这又不丢人。“没错,我曾经保护两个和你们一样的受害者,于是被那家伙一起拉入了梦境中,之后……你看我现在好好的,就应该明白了。”
“你可以战胜那个恶魔?”克丽丝立刻吃惊站起来叫道。
她的叫声,让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嘿!嘿!女孩,小声点。”凯赶紧拉她坐下。
克丽丝也觉得自己有点丢脸,于是红着脸坐了下来,但还是很激动的问:“你到底是谁?你们真的可以打败那个恶魔?”
“我说了,我是警察,这个没撒谎。”凯脸不红的说道:“但她不是,她是灵媒。嗯,对了,在看到那个家伙之后,你们应该能够接受灵媒吧?”
废话,一群人做梦,梦到的是同一个家伙,还有人因为这个而死,这么诡异的事情都发生了,就算再顽固的人,也需要重建一下三观了。
“我们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
“FBI还管这个?”
“业务拓展了嘛。”凯笑着说道,他没去纠结这个问题。“你们的这个噩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频率如何?比如是一月,一周,还是几天就出现一次?”
两姑娘也觉得凯是在胡扯,可现在有人告诉她们,他可以解决这件事,而且说得真真的,她们凭什么不相信?至于他到底是不是FBI,乎尅儿?
南希:“一个月前才开始,但当时好像间隔了有一周?最近几天他……几乎每天都会出现。”
克丽丝摇头:“不。迪恩死后,我的睡眠就很少,今天中午打盹时,我好像又看见他了。”
“那太好了!”凯欣喜的说道。
两姑娘立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凯丝毫没有不好意思。
“那你们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