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3iy5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猛卒 高月-第一千一十二章 晉陵阻擊熱推-5nd10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十名骑兵在山林中疾奔,这是李冰派出的一支斥候,尽管他们的战马还没有运到,但水军大营内还是有一百多匹战马,李冰利用这些战马组建了斥候营,派出十队斥候赶赴宣州各条官道巡查,监视敌军的行动。
“那边是一条废弃的官路,除了本土人,一般人都不知道!”
一名充当向导的本地士兵指着远处一条荒芜的道路,上面铺满了落叶和树枝。
这支骑兵斥候的旅帅叫做吴甘,河东人,这次出征江南,李冰从斥候营调了五百精锐士兵,吴甘就是一名精锐斥候旅帅。
他和另外一支斥候队负责常州一线,此时他们在张公山附近巡哨,从宣州过来的官道就从张公山和国山之间穿过,直达太湖西岸的义兴县。
吴甘真要带领士兵们前往废弃官道,忽然,远处一阵惊鸟从山林中飞起,吴甘一怔,立刻喝令道:“速速后撤!”
众人调转马头撤退,他们一路过来都没有惊动飞鸟,但远处数里外的大片宿鸟雀被惊飞了,说明来的是大队人马。
十名骑兵迅速后撤,他们撤到高处,借助浓密树林的遮蔽,他们能清楚看见数百步外废弃官道上的情形。
大约一刻钟后。一直浩浩荡荡的军队出现在废弃官道上,军队都是步兵,身穿皮甲,扛着长矛,腰挎战刀,后背宿营毯子和干粮袋,急匆匆在废弃官道上行走。
吴甘默默清点敌军人数,敌军大队足足走了一刻钟,他也估算出来了,大约在一万人左右。
他们立刻写了一封鹰信,记录下地点和时间,将信筒绑在鹰腿上,信鹰振翅飞起,在天空盘旋两圈,向东北方向飞去。
………
李冰此时率一万军队就驻扎在晋陵县,他兵分三路,一路由大将王宁率领,驻军江宁,一路由大将卢洪泰率领,大军前往苏州,这样部署也是为了应对刘士宁的三路出兵。
傍晚时分,李冰站在城头上眺望远方,他很喜欢晋陵县这座大城,城池重新建造也就十年左右,城池高大坚固,面积广阔,城内居民也不算太多,更重要是,晋陵县以东的大片肥沃土地都是官田,可以将它转为军田,便于军队屯田。
李冰开始考虑把晋陵县作为军衙所在地,而之前晋王是考虑把军衙放在江宁县,当然,江南驻军的官衙放在哪里不是李冰能决定的,而是由晋王殿下决定,李冰需要写一封信说服晋王殿下。
这时,天空传来一声长鸣,李冰抬头,只见一只鹰在空中盘旋。
“将军,是信鹰!”旁边的士兵一眼认出了这只鹰。
信鹰又一声鸣叫,向西北角的鹰塔飞去,李冰立刻意识到,一定是有情况了。
不多时,鹰奴飞奔而来,手中拿着一管红色的鹰信筒。
李冰接过信筒展开看了片刻,他立刻道:“回大营!”
他又对亲兵道:“去请周刺史和李司马来大营,就说有急事商议!”
李冰下了城,向城外军营走去,晋陵县城外有一座军营,是砖木结构,最多可以驻扎三万人,目前李冰率领的一万军队,便驻扎在军营内。
虽然军营内也有主帅房,但它的面积狭窄了一点,没法安放沙盘,
李冰便在空地上扎下一座大帐,宽一丈,长两丈的沙盘就放在大帐中央。
他刚来到大帐,刺史周擎和司马李延俊便匆匆赶来。
“将军,出了什么事?”刺史周擎问道。
“刚刚接到斥候情报,发现了一支万人军队已杀入常州!”
周擎大吃一惊,“这么快就来了?”
李冰点点头,“估计刘士宁想攻下晋陵县,切断我们南下之路。”
他把鹰信递给司马李延俊,“李司马,你熟悉地形,你来确认一下敌军位子。”
李延俊是本地人,对常州各地极为熟悉,他接过鹰信细看了一遍,又走到沙盘前,端详片刻,用木杆指着太湖西面的两座大山道:“南面是张公山,北面是国山,张公故道就位于张公山脚下,而现在的官道则在国山脚下。”
李冰上前细看,发现敌军位子位于张公故道中部,距离晋陵县一百五十里左右,按照信鹰的速度,也就是一个时辰前的事情,他又问李延俊道:“天黑前能走出张公山吗?”
李延俊点点头,“可以走出,如果加快速度,他们晚上就能抵达义兴县。”
“他们不可能去义兴县,他们不会打草惊蛇,进入常州后,一定是昼伏夜行。”
这时,旁边此时周擎问道:“将军打算如何对付这支军队?”
李冰淡淡一笑,“敌明我暗,主动权在我们手中,既然他们想偷袭晋陵,那我一定会成全他们!”
……….
李清阳是最早投靠刘士宁的一批大将,在刘士宁掌权后,李清阳迅速得到重用,成为刘士宁帐下四虎将之一。
李清阳年约五十余岁,也算是刘洽帐下老将,他跟随刘洽多年,在中原南征北战,最后落脚长江南岸,如果刘士宁没有野心,李清阳再过几年就该退官养老了。
但刘士宁的野心却又把他推到战场第一线,之所以选中他,也是因为李清阳擅长守城防御,他曾在亳州守谯县三个月,李希烈始终攻不下来,伤亡惨重,不得不饮恨退兵。
刘士宁也承诺李清阳,只要他拿下晋陵城,并守住它半年,将升为他大将军,奖赏白银五万两,升他长子李淦为宣州太守,次子也将升为中郎将。
这个条件可谓名利双收,让李清阳怦然动心,加上他很了解晋陵城,城墙高大宽厚,易守难攻,城中积粮颇多,只要偷袭得手,守半年问题应该不大。
李清阳只犹豫了片刻,便一口答应了刘士宁的条件。
李清阳心里有数,他首先必须保证偷袭得手,这是前提,只有拿下晋陵县,他才有防守的可能。
而且他们没有携带攻城武器,只能夜晚偷袭县城,所以一路上李清阳格外消息,避开了官道,也避开了城镇和村庄,尽量在荒野野岭中行军,白天士兵们休息睡觉,夜晚行军,倒也行军顺利,没有被沿途的百姓发现。
第二天晚上,一万军队在晋陵县以西四十里外疾行军,士兵们浩浩荡荡,一路小跑,队伍延绵六七里,他们打着两浙道的旗帜,乔装成两浙道的士兵,夜晚也没有人能认出他们,事实上,官道上空空荡荡,根本就没有行人。
一万军队在官道上疾速行军,李清阳心中也十分激动,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能够轻易夺取晋陵城。
“将军,晋陵县是上县,夜晚会不会有守军?”一名将领低声问道。
“放心吧!不会有守军。”
李清阳见好几名将领都在望着自己,又捋须解释道:“郭宋军队应该还在润州,两浙道的民团军不会部署在晋陵县这种腹地,守军应该是在义兴县,但咱们已经避开了,晋陵县白天是有数十名老兵守城门,但晚上一般只有一到两名士兵,主公早就派人调查过,应该没有错,我们可以直接利用绳梯上城。”
众将一起鼓掌,纷纷赞许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也!”
话音刚落,只见北面树林内射出了一支火箭,颜色赤亮,在空中‘啪!’地炸开了,清脆响声数里可闻。
众人愕然,李清阳这才发现两边都是树林,是埋伏的最佳地点,他顿时大喊一声,“不好!有埋伏。”
但已经晚了,两边树林内万箭齐发,官道上的宣州士兵措不及,纷纷中箭,上千人中箭倒地,队伍顿时一阵大乱。
紧接着第二轮万支箭射出,很多士兵的盾牌被行李和干粮袋压住,一时取不下来,吓得他们纷纷卧倒,但还是有上千人被射倒。
李清阳的战马被十几支箭射中,轰然倒下,亲兵们连忙扶起李清阳,狼狈不堪向后面逃去。
“呜——”
号角声吹响,一万晋军从树林两边杀出,俨如奔腾的大潮,气势凶猛地杀进了敌军队伍中,将敌军拦腰截断,宣州军士兵惊惶失措,四散奔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