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jw99p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討論-482 戰鬥爆發分享-oqpp5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yes,sir!”
一百五十警员持枪起身,立正敬礼。
……
“快!快!快!”
哒哒哒。
大楼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队队警员沿着左边楼梯迅速下楼,赶向车场。
楼梯内,一名名正在办事的行政警员,迅速靠右,让出通道。
整个警署都知有大行动开始。
八月十日,港岛总区,零九二零。
五分钟内,全体警员上车集结。
停车场上,武装车、押运车、公务车、各式车辆三十余架,整整齐齐排好,相继亮起车灯。
“嘀嘀。”警署大门,岗哨上亮起警灯,最新安装的电动栅栏打开,一辆辆轿车缓缓驶离,排队塞满总区门口三条车道。
最终,车道前方,一个三岔路口处。
三十辆警车左右分开,打开警灯,鸣警笛,分别驶向两个方向,编成两支车队。
“嘀嘀嘀!”车队保持匀速,一路驶向中环法庭。
每支车队都护送着一辆押运车,且把押运车围在中间。除去庄世楷之外,参与押送的警员,谁都不知哪辆车内真正押送着起诉目标。
因为他们早在领取装备,集结待命的时候,起诉目标便已送进押运车内。整场行动极度保密。
“老板,警察出动了。”维港,海边,一家酒店内,行政走廊。
楼层大厅摆着十几张餐桌,但却只有一位客人,安静地坐在一张餐桌前,手持刀叉,静静用餐。啥
十几名穿着西装的人马守在旁边,吧台、厨房一个服务员都没。
一位“刀疤男”走到餐桌前对老板说道。
“吱吱。”冠霸猜切割着牛排问道:“多少人?”
餐刀划过瓷盘的声音有些刺耳,好在声音不大,尚在接受范围。
“至少一百多个!三十辆车!分成两队,一队开车走中环,一队开车向上环,每支车队都有囚车。”刀疤男详细回答老板的问题。
冠霸猜缓缓点头:“果然不出我所料!”
他停住动手讲道:“让‘阿良’开车带豹强三个人去中环,直接送三个人去死!”
特意加重语气:“把他们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这里面也包括发小、老乡、好兄弟“豹强”。
“是!”刀疤男肃声应道。
冠霸猜把一块牛肉送进嘴里,大口咀嚼咽下,接着切割牛排:“铜锣湾的人可以动手了!开到上环先和警队过过招!”
“我吃完牛排就去。”
冠霸猜再度把一块牛排塞进嘴里,而瓷盘上还带着鲜红血迹,显然是块三五成熟的牛排。
而他则像是一个坐在上帝餐桌上的魔鬼,用利刃切割着市场,大口贪婪地吞噬着利益,代表暴力的刀尖下还残留着淋漓鲜血,吱吱呀呀的摩擦声,则像是战壕弹雨中人民的哀嚎。
军火庄家?他的生意是以磨灭生命为代价,打进骨肉里的每一发子弹,都是罪恶,却符合人性的一场生意。
那些造出武器的人,拿着武器如果不只为保护自己,那么便是打着正义幌子的恶魔。而他们号称自己是上帝。
这条生意链上没有一个人无罪!而上帝身旁却总坐着恶魔!
“是!老板!”刀疤男俯身点头,退场离开,一切都会按照冠霸猜的命令进行。
酒店天台,停机坪,三架直升机,以三角形的姿态停放。
一支十二人的精锐小队,正坐在总统套房客厅沙发上,穿着黄色的行动服装,细心认真、检查着武器装备。
这是一支泰国的雇佣兵,曾接受过美式训练,在金三角地区很有名气,号称“地藏王”。
……
“仕龙!做事了!”旺角,一辆宾馆。
陈家驹洗簌完,举着牙杯,牙杯里放着牙刷、牙膏、穿过几名租客,一路走回房间。
他刚刚回到房间,便见到豹强穿好衣服,叼着根烟,仿佛像一个包租公,抬头朝他喊道。
杨建华也换好衣服,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运动服,站在房间床边。
陈家驹表情一愣,旋即应道:“好好好。”
他连忙用肩上的白毛巾,擦掉嘴角牙膏渍,再把毛巾给甩在床上,把牙杯放好。
“豹强哥,有什么大活儿吗?”陈家驹一边做事,一边问道。
豹强口风很紧,只是讲道:“下去就知道了。”
……
一辆黑色轿车行驶在毕打街。
陈家驹猛然拉开背包拉链,取出里面的一把黑色手枪,指向前方喊道:“停车!”
“仕龙!你疯啦?敢拿枪指自己人!”豹强坐在副驾大声喊道。
五分钟前,豹强带着家驹、杨建华两人走下宾馆,坐进黑色轿车,驾驶座便坐着“良哥”。
这位“良哥”人很忧郁,一句废话都不说,就把一个黑色包包丢给他们,说要带他们去干大事,事成以后每人二十万。
其实,这二十万冠霸猜已经放下来了。原本是要先给他们钱,再让他们做事,以此让豹强三人乖乖送死。
可“良哥”心想死人拿钱有什么用?于是他自己把这笔钱黑了。不过,豹强却觉得先干活,再拿钱,很正常啊!
豹强根本没起疑心。
可陈家驹作为警方卧底,非常清楚警队和悍匪正在暗斗。今天正是警队与悍匪的决战时刻!
要是冠霸猜把人马安排足,说要带陈家驹去打警察,陈家驹还不会起疑心。
但是只派一辆车过来糊弄鬼啊?而且轿车直接开去中环,摆明是要送他们去死。
陈家驹一下当机立断,马上抽枪。
“啪嗒!”
陈家驹扣下扳机,枪膛内一声空响。
枪里没子弹!
冠霸猜的手下,开着车的“阿良”,他却已不动神色,抽出衣内的一把手枪,目光冷静朝后指去。
无声之间!
杀机毕现!
陈家驹顿时浑身汗毛直竖,望着黑洞洞的枪口,心脏仿佛针扎一般,有种给死亡盯上的错觉。
不!此刻不是错觉!
他真的给死神盯住了!
“嗙!”杨建华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抽出腰间细皮带,双手绕紧,把皮带绕短,紧紧握在手中。
旋即她身受伶俐,速度极快,一下就往前套去,准确套住对方的脖子。
接着她身体迅速下扯,皮带顷刻间勒死!
对方也直接被勒到紧贴靠枕,枪口一歪:“砰!”
子弹把身旁的豹强打死!
一股献血飙射在副驾驶的车窗上,喷满整个车门,仿佛恐怖片的场景般,车窗上的鲜血,一点一点往下流。
“阿良”突遭袭击,呃呃呃,瞪大双目,伸出舌头,不断发出挣扎声。
他双手松开方向盘,很快便双目发黑,失去意识,眼皮子一翻,活活给杨建华勒死。
“杨科长”在海外干国安出身,久久不做前线的工作,可一出手还是干脆果断,带走一个活人。
“呼!”陈家驹松出口气,朝杨建华投去一个感谢的目光。
他正为自己死里逃生,暗道侥幸的时候。
“轰!”轿车在失控下直接冲出道路,撞进一家珠宝店里,撞翻众多展柜,灯条。
柜姐、店员、顾客一片惊呼。
他们都以为来抢劫了。
陈家驹、杨建华也双双扑到前椅,脑袋在撞击中砸得头破血流。
最终,车辆停在珠宝店大堂,陈家驹推开车门,捂着脑袋,大声朝众人喊道:“港岛警察!港岛警察!”
店员、顾客却看在店内来回张望,没一个人信……
好歹超级警察,卧底同志、陈家驹、杨建华两人都成功逃出生天。
上环。
庄世楷坐在公务轿车内,用手肘靠着车门,拳锋撑着下巴,眼神镇定看着窗外。
“呼呼呼。”一辆接一辆的警车驶入上环大道。
上环大道经过第一次上环战争后,交火路段损毁严重,市政署派遣维修队,历经半月才把路面修缮完毕。
此刻,上环大道并未全部开放,而是把交火区域的十公里范围封锁,以此排除市民受伤。
庄sir看着窗外风景变化,收回目光,他相信只要罪犯有脑子,都会跟警队一样,不约而同把交火地点再次选在这儿。
因为这里空旷的环境,不仅对警队有利,也对罪犯有利。
因为这样能减少道路上的复杂情况,乃至人群中的“伏兵”。
当然,罪犯也有可能把行动地点选在别处,那么交通警区就会按照预定计划,迅速更改信号灯,对附近路段进行清空,以此避免无辜市民受伤。
“啪嗒!”警队车辆全部通行,两名交通警提起“禁止通行”的牌子,重新把牌子放回路中。
“嘀嗒嘀嗒。”庄世楷抬起手腕,看向手表。
“唰唰唰!”便在警队车辆驶上道路时,六辆越野车,十几辆轿车在前方路口汇合,而且一个调头,违规冲入上环大道,逆向冲警队车辆。
“报告长官,报告长官,有一队车辆在前方逆行入高架,正在向你们逼近!”警队车辆中,响起交通警的报告。
零九四零,宽阔的上环大道上,两支车队狭路相逢!庄世楷轻轻一拍车门,语气雀跃地讲道:“上钩了!”
“全队各小组注意!准备战斗!”庄世楷拿起对讲机。
各小组成员齐声大喝:“yes,si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