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nyxf0火熱玄幻小說 匠心討論-737 夜聊讀書-bbss7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连林林果然正在旅行途中。
那边也正值夜晚,她和吴可铭到了一个湖边,露天歇了起来。
他们本来在往西,结果遇到了一座高山,非常陡峭,风还很大,没办法徒手翻过去,于是开始顺着山势向南走。
春天渐渐来了,南边无疑更温暖一点,露天也挺舒服,裹这么厚是为了防风,倒不是因为冷。
她看许问有点担心的样子,详细介绍了她现在的情况,一点也没有不耐烦,反而笑眯眯的,很高兴的样子。
他们现在正位于一个湖的西边,湖很美,绿草绒绒,杂花掩映,一丛一丛的,什么颜色都有。
可惜现在是晚上,没办法让许问看见。
这一带都没有了山,明天早上往湖那边看,也许能看见日出,一定非常的美,希望这异象能维持到那时候,让许问也看看。
她一直在给许问写信,这次也写了一堆,还没来得及寄出去。
到了这里,联系岳云罗的人也不再是那么容易的事。
她还看到了很多东西,一直在尽力想要描绘出自己所看到的与所感受到的,有时候能写出来,自己也觉得很得意,但更多的时候,她竭尽全力也无法做到。
世界之美之奇,远非文字能够形容。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她的面容温柔而充满向往,每一根发丝仿佛都在发光。许问也说不出来,那光芒是旁边的灯光映出来的,还是她自己发出来的。
多半是前者,但他坚信是后者。
“都是我在说……我话太多了!”说了好长时间,连林林突然收声,有点懊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到一个地方就想跟你说话,有好多好多想说的。然后我就写信,信纸太短了,怎么也写不完……”
纸短情长……许问突然莫明想到了这个词。
“我喜欢听你说。”他柔声说道,真心实意。
“嗯……我也喜欢听你说!”连林林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脸颊,看他四周——先前,她眼里只有许问这个人,完全没注意他周围的情况。
“啊,这是什么?太漂亮了!”她终于看见了那荷塘,与塘中的红莲与莲灯,又惊又喜。
“这是许宅,我跟你说过的。”许问说。
“许宅?这是在你的世界吗?”连林林更惊喜了,她的目光恋恋不舍地从荷塘上移开,投入黑夜,想要看清更多的东西。
“对,是我的世界。这几天,平镇有一个展销会。展销会就是……”
连林林停住了,轮到许问讲了。
他给她讲了平镇的展销会,讲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连林林讲起来话说个不停,听许问说话的时候却非常安静,绝不会喋喋不休地询问。
听到连天青配合许问一起探古,分数不断飙升,把所有人都震住了的时候,连林林捂着嘴,笑得腰肢都在微微颤动。
“你们这是作弊!阿爹竟然也会帮你,不过这也挺像他的。”连林林评点。
“他人呢?怎么没看见?还是说是我看不见?”连林林问。
“他不在,没跟我一起回来。”许问继续给她讲接下来发生的事,探古活动结束,新的活动即将开始。
他毫无头绪,于是在街上闲逛。
他特地讲了糖画摊老板和灯笼店师傅这两个人两件事,并没有对着连林林发散什么想法,但这两件事带给他的触动,他相信连林林也能感受到。
连林林听完之后,安静了下来。
许问也再次陷入自己的思绪,与她肩并肩坐在水边,望着池中的盏盏莲灯,朵朵莲华。
两人离得很近,看上去是坐在一起的,但其实互相接触不到对方,离得这么近了,也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体温。
但只是这样坐着,许问的感觉就跟之前完全不同,一点也不会觉得孤单寂寞,心里塞得满满的,非常充实。
“你之前说,你探古的同时,把那些探出来的技术发到了那什么……微博上?”过了好一会儿,连林林突然问起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对。之前我不是问你可不可以把你的信发出去吗?就是这里,用的同一个帐号。”许问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给连林林看。
感觉很奇妙,一肩之隔是另一个世界,两个世界仿佛正以一种奇特的形式相互交融。
“能看到吗?”手机屏幕在黑暗中发光,许问一边划动屏幕,一边问连林林。
“能!”连林林紧盯着这小巧精致的新奇玩意,问道,“就是用这个发出去的?然后所有人都能看到?”
“差不多。”许问说道。
之前他在信里不敢写得太清楚,只含糊地问连林林能不能把信拿给其他人看,人可能很多。
连林林没有多问,非常爽利地答应了,具体给谁看,有多少人,她什么都不知道。
许问拿着手机,告诉她这是什么,有什么用;微博又是什么,人们一般拿它来做什么。
对于完全没概念的人来说,这真的很难理解,许问讲了半天,连林林才勉强听懂。
“太奇妙了,说什么都可以?别人都能看见?”连林林没办法亲自拿起手机,只能靠在许问旁边指指点点,让他点这个点那个。
“对,当然也需要别人关注你。关注你的人越多,能看到你说话的人就越多,你的影响力就越大。”许问说。
“那人和人的距离,不是可以拉得非常近?”连林林又问。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有时候它会混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你以为你离得很近了,但其实还是很远。”许问想起一些例子。
连林林似懂非懂,又问:“你把探古的结果发到这里,是想让他们更关注这件事?”
“对,关注它的人多了,就会有更多人买相关的东西,形成市场,然后做这件事的人会越来越多,一切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把这个叫作良性循环。”许问说。
“你做到了吗?”
“这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得慢慢来。”
“所以说,你想要的,是把那些你觉得很美、很好的东西带给更多的人,让他们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好?就像……你把我的信也发上去了一样?”
许问安静了下来,看着她。
“对。”片刻后,他笑着说。
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