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vey61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887、剛剛針對我的一個都別想跑展示-tmq55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鲲鹏翼!”
望着郑拓背后那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
谢虹言语中除了惊愕,便是满满的羡慕。
“你身上果然有先天灵宝鲲鹏翼!”
鬼仁望着郑拓背后那鲲鹏翼双眼放光,恨不得现在就抢过给自己戴上。
“交出来,我可保你不死。”
鬼义同样双眼冒绿光。
整个人兴奋的浑身颤抖,仿佛已将鲲鹏翼抢夺而来般。
“真的是鲲鹏翼吗?”
众修仙者停手。
皆贪婪的望着郑拓背后那巨大的黑色羽翼。
“不会有错,是先天灵宝的气息,没想到,鲲鹏翼竟然是真的。”
有人确定,郑拓所拥有的,正是先天灵宝鲲鹏翼。
“该死!”
谢霸咒骂出声,相当气愤。
他本来有机会将鲲鹏翼抢走,为自己所用。
但是他错过了最佳时机,让场面变得如此被动。
如今。
十几位王级强者,全部盯着那鲲鹏翼,试图争夺。
自己虽然很强,但若真想将鲲鹏翼抢走,恐怕要付出极高的代价。
谢霸恨的牙根直痒痒。
“可惜,可惜,真是可惜。”
虎鲸破军哪壶不开提哪壶。
“本来,你我是有机会将这鲲鹏翼据为己有的,只是这无面手段太过匪夷所思,竟然让他坚持到现在,将鲲鹏翼炼化,为自己所用。”
虎鲸破军摇头,对于之前错失良机表示惋惜。
“你还说,都怪你,要不是你拦着,鲲鹏翼已是我的囊中之物。”
谢霸怒火无处发泄,虎鲸破军有在这里说风凉话,当即怒怼出声。
“放屁。”
虎鲸破军脾气相当不好。
“无面这孙子的防御手段你又不是没看到,这么多王级,打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拿下,就凭你一人想拿下人家,做梦吧。”
全场之中。
恐怕只有虎鲸破军,敢如此咒骂暴怒中的谢霸。
周围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二者超级。
他们皆知道二者不和,时常吵架。
但也没有想到,在如此场合,二者竟然还能吵架,甚至随时随地都有动手打算。
相对于谢霸与虎鲸破军的争吵。
郑拓更在意自己此时此刻的状态。
鲲鹏翼单只三米有余,合并之下,足以将他保护其中。
黝黑的羽毛宛若钢铁般坚硬,又似黑宝石让人心动。
鲲鹏翼,以鲲鹏最珍贵的羽毛炼制而成,拥有天下极速。
郑拓此刻已将鲲鹏翼炼化到能够使用的阶段。
不过。
鲲鹏翼上的鲲鹏纹,他暂时还没有时间参悟。
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此刻拥有鲲鹏翼的自己,身法将超过在场所有人。
他脚踏虚空。
目光从在场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他要记住在场所有人。
因为在场所有人都曾将他针对,而这群人一个都别想跑。
没有言语,只有寂静。
待得郑拓将目光收回后,他催动鲲鹏翼。
巨大的黑色翅膀之上,散发出阵阵乌光。
在郑拓的感觉中。
鲲鹏翼就像是自己的手掌般,能够被他轻轻松松使用。
鲲鹏翼颤动。
嗖……
郑拓瞬间消失在原地,眨眼间,其已到达天边尽头,化为一枚黑点。
在一个起落,当即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寂静!
全场寂静!
所有人皆保持着寂静没有说话。
十几位王级强者。
辛辛苦苦赶来。
一路追杀,最后,竟然让猎物跑掉。
如此尴尬的场面,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就这么让他跑了?”
谢虹表示难以理解。
“就算无面有先天灵宝鲲鹏翼,就算其拥有天下极速,可你们是王级强者,难道你们真就眼睁睁看着他在你们面前溜走?”
谢虹摊手,表示难以理解。
实际上,他害怕了。
拥有鲲鹏翼的无面便拥有天下极速。
只要其想跑,王级强者都难以追上。
而这个无面,在了解的信息中,便有一条非常让他担心。
那就是这个无面绝对会回来报复。
听说在东域,无面还是元婴期时,就曾针对某古老道统进行报复。
那古老道统中的元婴其修仙者近乎被无面杀光。
最后。
吓得那古老道统的元婴期修仙者不敢出门,此事才算作罢。
如此一位报复心极强的家伙,怎么看都是一个狠角色。
加上其刚刚看众人的眼神,明显就是要将在场所有人都记住,然后一一报复。
他越想。
越感觉脊背发凉。
似乎在这天地间的某处,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那双眼睛的主人将他锁定,待得他放松警惕时突然出现,将自己格杀。
越想,谢虹便越感觉浑身冰凉!
不自觉的。
他竟开始浑身颤抖,整个人显得异常恐惧。
“谢虹!”
谢霸声音低沉。
宛若火山般,充满阳刚之气。
如此呼唤。
谢虹当即从那种恐惧的状态中脱离。
他立刻催动自身法门。
阳刚之气涌动,填满全身,将他刚刚的恐惧驱散。
该死!
谢虹咒骂一声。
自己性格本不是如此,为何会如此害怕那无面。
也许是因为刚刚。
他看到无面在十几位王级面前被虐不死,最后还逃之夭夭。
出窍期,能有如此手段,简直堪称奇迹。
他真的被吓到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角色。
就算是弑仙小黑,也没有给过他如此恐惧的感觉。
谢虹平复心情,不在言语。
他需要调整心态,不让自己陷入那种恐惧之中。
害怕不丢人,不敢承认自己害怕,那才丢人。
战胜恐惧,本身也是一种修行。
“各位,有何想法,但说无妨。”
谢霸声音低沉,询问众人想法。
“鲲鹏翼为先天灵宝,那无面的实力,已在出窍期顶级,二者配合,天下极速。除非你我之中,有人同样拥有身法类先天灵宝,不然,属实难以追上无面。”
有人如此回道,让众人沮丧。
“不仅如此,深海大陆广阔,无面已经逃之夭夭,凭借其天下极速,怕是你我已经跟丢目标,想在这茫茫无尽的深海大陆找到对方,难……难……难……”
三个难字。
可以说是此刻场中最真实的写照。
沉默。
继续沉默。
没有人说话。
“其实,追上无面并不难。”
鬼仁在此刻开口。
说出这般话语。
刷刷刷……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鬼仁,皆有询问之一。
“鬼仁兄说说看,你有何妙招追上无面。”
有人询问,愿闻其详。
“你等刚刚所言没有错,鲲鹏翼拥有天下极速,想要追上,难上加难。但是你们不要忘记,想催动先天灵宝,可是需要庞大无匹的力量作为支撑。”
说道这里,鬼仁稍有停顿。
他见众人神色,便知众人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说到底,无面只有出窍期,其能催动先天灵宝我并不让人惊讶,可是,他若想长时间催动先天灵宝,恐怕并没有那么多的灵气储备。”
鬼仁所言已经很清楚。
“鬼仁兄的意思是,先天灵宝的催动并不容易,出窍期的无面恐怕难以长时间促动鲲鹏翼,所以,你我继续追赶,待得无面灵气耗尽,就算是鲲鹏翼为先天灵宝,恐怕也难以有任何作为。”
虎鲸破军道出众人心中猜测。
“没有错,我所想,正是破军兄所言。”
鬼仁点头,表示我就是这个意思。
“听上去好像没有问题。”
有人低语。
“出窍期毕竟是出窍期,就算在强,灵气储备也无法与王级媲美,你要只要有耐心,继续追赶,无面他仍旧难以逃离你我掌控。”
有人分析其中利弊,觉得如此手段可行。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有人数道,“在你我此刻商谈之际,那无面不知道已跑出多远,跑向何处。你我就算是王级强者,在这诺大的深海大陆,恐怕也难以寻找到此人身影。”
“不用担心。”
鬼义在此刻开口,“我鬼草族早已在深海大陆上设置有无数密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此时此刻,无面的准确位置,就在我掌握之中。”
鬼草族的信息收集工作在灵海称第二,其他种族不敢称第一。
鬼义既然如此说,便是由十足把握。
“那你我还在等什么,快些出发,将无面寻到,早动手,早得宝,以免被人捷足先登不是。”
有人焦急,生怕别人将鲲鹏翼抢走。
反观鬼仁鬼义兄弟,此刻稳重的让人不解。
“各位,话,我直接说,不想耽搁大家时间。”
鬼仁开口,“各位身为灵海之人应该知道,我鬼草族的所有信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如今,我给各位一次抢夺先天灵宝,抢夺合道果的机会,难道各位打算白白从我这里获得信息吗?”
此话出口。
十几位王级,加上数位其他修仙者,表情非常丰富。
他们万万没想到。
如此时刻。
鬼仁鬼义竟然趁火打劫,对他们进行敲诈。
“早听闻鬼草族皆以利益为先,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趁火打劫,鬼仁鬼义,这不仁义啊!”
“敢情说了半天,我们才是猎物,而那无面,不会是诱饵吧!”
……
众人低语。
对于二者如此手段表达不满。
“各位!”
鬼义露出笑容,看向众人。
“我鬼草族天生弱势,无法与各位大族想比,但总是要修行的,修行便需要资源,信息的买卖,便是我鬼才族第一资源获取,还请各位见谅。”
听闻此话。
众人倒是可以理解。
鬼草族的信息准确,丰富,同时也需要花费代价。
在灵海,这是规矩,鬼草族的规矩。
“价格就在这里,各位若是同意,就请交付,若不同意,那不好意思,我鬼草族的信息是不会免费提供的。”
鬼仁取出一枚玉简放在手中。
刷刷刷……
有数道神识从玉简之上扫过。
众人在获取信息之后,皆面色微变。
很显然。
信息的价格,比想象中高的离谱。
特别是对于散修,没有大背景的王级强者来说。
如此价格,仅仅只是购买一则信息,属实并不划算。
有人当场离开,顺着刚刚郑拓离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有人则是犹犹豫豫,到底该不该购买信息。
而如财大气粗的谢霸虎鲸破军等人,直接掏出灵物购买信息。
信息到手,谢霸当即催促道:“快点快点,磨磨唧唧,若耽误老子抢先天灵宝,回头将你们一个个全都废掉。”
谢霸如此,也是想劝退他人。
人越少,对他们来说越有利。
最好只有自己一人前往。
这样子就没有人与自己抢先天灵宝了。
“谢霸兄,还行不要恐吓我的客人。”
鬼仁与谢霸小心说道。
他们的目的是赚取报酬。
谢霸如此行径,岂不是在砸他们的饭碗。
“各位莫要在意,谢霸兄性格如此,就是直爽,并无恶意。”
鬼义安慰众人,一副大忽悠的模样。
其余众人见此,到也没说什么。
有人付出代价购买信息,有人则是选择离开,不参与此事。
购买信息倒是没有什么,就怕到时候争抢宝物时难以与谢霸等强者匹敌。
同为小王,实力有高有低。
他们自认实力不如谢霸,所以,不参与此事到也能够理解。
交易很快完成。
前后共八位王级强者购买信息。
同时。
还有谢虹等一些出窍期修仙者跟着自家王级强者行事。
谢虹感觉自己还是跟着谢霸更加安全一些。
自己若现在离开。
万一半路上被无面状撞见,岂不是必死无疑。
稍加整顿。
众人便向某处方位出发。
随着众人离去,场中还剩有三人。
“师兄,咱们要不要跟过去瞧瞧看!”
飞飞见众人都已离开,捉摸着是不是去看看。
“我觉得可以去,既然你我都已参与此事,那就去看看,万一,万一到时候他们打起来后两败俱伤,你我不是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捡个便宜。”
飞云对这种事颇为向往。
二者拿不定主意,去刷刷看向自家师兄。
飞流看看二者,微微点头。
“可是,谢霸他们已经走远,咱们恐怕难以追赶啊!”
飞飞提出如此疑问。
“无妨。”
飞流师兄抬手,取出一枚玉简。
“这是?”
师兄妹二者不解,看向飞流师兄。
“没什么,在进入深海大陆之前,我在鬼仁鬼义兄弟那里购买了全程信息套餐。”
飞流师兄微微一笑,伸出五根手指,“五折!”
听闻此话。
飞飞与飞云顿时面有怪异。
此时此刻的自家师兄,怎么感觉与平日里不太一样啊!
“师兄这……”
飞云似乎有话要说。
但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无妨无妨,谨慎一些,终归没有坏处。”
飞流师兄点头。
“走吧,去看看,若能捡漏最好,若不能,权当是一次历练,倒也不错。”
飞云飞飞听闻此话当即点头。
三者驾驭飞剑。
不紧不慢,跟随在谢霸等人身后,寻找郑拓下落。
此时此刻。
全力跑路中的郑拓猛然止住身形。
他降临地面,感受着此时此刻自己身的变化,惊奇不已。
鲲鹏翼不愧是先天灵宝,他还并未将其完全参悟透彻,就能拥有如此极速。
相信。
回头好好参悟一番,将鲲鹏翼的法宝之灵激活,相信鲲鹏翼的速度会有在度提升。
鲲鹏翼比他想象中更加好用。
同时。
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问题有两点。
鲲鹏翼毕竟是先天灵宝,使用起来,及其消耗灵气。
以他傀儡之躯的灵气储备,完全承受不住鲲鹏翼的消耗。
特殊是在他飞行时。
他速度越快,所消耗的灵气越是巨大。
这是因为他并未激活鲲鹏翼的法宝之灵,没有法宝之灵辅助,灵气自然消耗巨大。
在有。
鲲鹏翼对肉身强度有较高要求。
他这傀儡之躯已经足够坚韧,堪比六阶顶级法宝。
但是在催动鲲鹏翼赶路至此后,竟然出现许多损坏。
不得不说。
先天灵宝,皆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想要百分之百掌控先天灵宝,恐怕需要付出一定的心力与代价。
他现在没有那个时间。
忍一忍吧。
回头此次事件结束,找个时间,好好研究一番鲲鹏翼。
有如此身法类先天灵宝,对他的安全将有巨大提升。
稍加对鲲鹏翼有所分析。
他猛然扇动翅膀,黑色羽翼当即带起一阵飓风。
飓风所过。
大地当即被犁出一道长千米,宽数十米的巨大深坑。
竟然还有?
郑拓抬手,抓向某处。
当即将一根鬼草抓入手中。
鬼草看上去十分普通,它在那里,你根本不会注意它。
但就是此物,拥有监视作用,能够帮助鬼草族确定自己的准确位置。
此地有鬼草。
看来。
鬼仁鬼义两兄弟应该已经知道自己在此地才是。
该死的鬼草族,竟然如此针对我。
郑拓当即猛然一扇鲲鹏翼。
呼……
狂风皱起。
当场以他为中心,形成一股直径千米开外的巨大风暴。
巨大风暴肆虐天地。
将周围几万里的鬼草全部碾碎。
鬼草本来十分弱小,但他们的生存能力及其顽强。
灵海每一处角落。
无论是岩浆海底,还是冰冻海底,或者某些危险之地,皆有鬼草存在。
“鬼仁鬼义,如此针对我,我定然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郑拓扇动鲲鹏翼,嗖的一声,化为一道黑光,消失在原地。
十几个呼吸后。
郑拓出手所在位置,谢霸等人赶到。
“还真是大手笔啊!”
鬼仁鬼义感受着周围几万里鬼草被全部清空,唯一的惊讶在于鲲鹏翼的强大。
没有催动任何神通。
仅仅只是扇动双翼,便能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力。
若以神通催动鲲鹏翼。
恐怕整个深海大陆都要挂起死亡飓风。
“先天灵宝,果真非凡。”
虎鲸破军感受到了空气中弥留那属于鲲鹏翼的气息。
自己若能获得鲲鹏翼,那当真是如虎添翼。
那对他自己。
对整个虎鲸族来说,都将带来质的提升。
他的想法,也同时出现在其余几人心中。
特别是前来的八人之中,有几位,乃是比较强大族群中的王级强者。
在灵海之中,除了霸主族群,还有一切其他比较大强的存在。
在这些族群之中,有许多族群的基础实力不弱霸主族群,但他们的顶尖实力少于欠缺。
若族群之中能增添一件先天灵宝。
那对他们冲击霸主族群的地位,将有着难以想象的砝码。
“如何,还能否寻到无面。”
几人中。
海蛇族王级强者蛇元询问出声。
海蛇族便是那些仅次于霸主族群的大族。
“蛇元兄请放心,我鬼草族已布局完毕,在这深海大陆之上,就算你想找一只袖珍鱼,我也能够给你找到。”
鬼仁自信满满。
他鬼草族的信息收集能力,远飞一般人能够比较。
蛇元没有继续询问,安静等待之中。
“鬼仁兄,我听说,有许多小王踏足深海大陆,寻找合道果下落,鬼仁兄,你我最好还是快些,以免被人捷足先登。”
说话者名为鳗星,雷鳗族之人。
雷鳗族因为掌控雷霆,属于珍稀种族,所以整体实力极强。
在灵海之中,算是能与海蛇族比较的强大族群。
他的想法与蛇元相同。
雷鳗族的高端战力不足,是他们无法成为霸主族群的主要原因。
若有鲲鹏翼这种先天灵宝加持,或许能够加快雷鳗族晋升为霸主族群的速度。
“鳗星兄放心,有我在,你们绝对是第一批寻到无面之人。”
鬼仁给予鳗星以肯定。
“鳗星,你急有什么用,难道你以为凭借你的实力,能从我手中夺得鲲鹏翼不成?”
谢霸声音滚滚,如此开口道。
“哼!”
鳗星不惯着谢霸。
“谢霸,你不会真以为谁都怕你吧!”
鳗星周身有雷光弥漫,在好战属性上,他丝毫不弱谢霸。
谢霸当即周围红光弥漫,眼看二者有先打一架之意。
“怎么回事?”
鬼义在此刻突然叫嚷出声。
“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鬼仁同样皱眉,表示出自己的难以理解。
“两位,发生了什么吗?”
蛇元询问,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鬼仁鬼义互相看看,皆看出彼此眼中的不解。
“刚刚我收到鬼草信息,无面他……不见了。”
“什么?”
在场几人听闻此话,当即跳脚。
“鬼仁兄,你刚刚还与我说,你鬼草族的信息收集能力,在灵海绝对没有问题,怎么转眼间就将人给跟丢了。”
蛇元不解。
言语中有问罪之意。
“蛇元兄息怒,各位息怒,你我先赶路,路上我在与几位详说。”
几人见此,便也同意。
众人当即上路。
路上。
“刚刚,我收到鬼草信息,无面消失,但其消失的地方已被确定。”
鬼仁如此说道。
“在某个地方消失,难道有诈?”
虎鲸破军如此说道。
“各位前辈,我说一句话。”
谢虹小心翼翼开口:“那无面本身是一位阵法师,其能够破解七阶阵法,至于能不能够布置七阶阵法,我倒是难以确定,不过其能够破解七阶阵法这件事,我是亲眼所见。”
谢虹的信息非常重要。
听在几人耳中,便觉得此地无面消失,难道其布置好了七阶阵法,等待你我上钩。
“不可能!”
鬼仁摇头。
“深海大陆早已被我鬼草族布置周密,那无面就算手段在非凡,也不可能在我鬼草族的眼皮子底下布置好阵法等待你我来投。”
鬼仁认真分析:“况且,你们不要忘记,深海大陆才刚刚能够容忍王级强者踏足,才刚刚能够容忍七阶阵法存在,在这之前,王级强者与七阶阵法是无法存在于深海大陆之上的。”
“没有错。”
鬼义继续道:“实际上,根据我鬼草族的信息,在知道合道果子存在于深海大陆之上时,便已经开始着实布置鬼草,以便收集信息,为后续此刻之事做准备。也就是说,寻宝合道果的虎鲸天王等人还没有来到深海大陆,深海大陆之上,便已布满了我鬼草族的鬼草,既然这般,有如此两层关系,完全能够排除是无面提前设置好的阵法。”
鬼义摇头,“如果这个无面真的能躲过我鬼草族的监视,提前在深海大陆之上布置好没有开启的七阶阵法,那我只能说,你我最好不要招惹此人,因为这种人,会像是玩弄猎物的猎手,将你我一点点玩弄至死。”
鬼草族因为常年与信息打交道。
所以。
他们对危险的感知格外敏锐。
此时此刻。
鬼义所言,绝非危言耸听。
诺大灵海,他鬼草族皆有眼线,皆有监视。
若这个无面,能够躲过诺大灵海中所有鬼草监视,那此人就有些太过可怕了。
在鬼草族所收集到的所有信息中,他都不曾见过如此难以理解的事件。
“不可能。”
鬼仁用一种肯定的语气与众人说道。
“我相信我鬼草族的信息收集能力,无面此人就算在传奇,在聪明,也不可能做出如此之事。况且,你们觉得,以无面的聪明,其会在明明知道自己被监视的情况下,故意露出这般破绽给你我看吗?”
八位王级强者,听鬼仁与鬼义分析信息,听的一愣一愣。
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
听二者所言头头是道,或许有些道理。
加上鬼草族做事向来讲究规矩。
在鬼草族的历史上。
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欺骗或坑害客人这种事。
因为有如此规矩,所以灵海诸多种族,都会向鬼草族购买信息。
因为鬼草族的信息,准确无误,没有谎言,没有欺骗。
一路前行,一路分析。
很快。
众人来到了郑拓所消失的位置。
“各位,前方百米,便是无面消失所在。”
鬼仁抬手,指向远处。
远处空荡荡,就是一片荒野,看不出任何异状。
“我来试试看看!”
蛇元抬手打出一道水柱。
水柱转眼间来到百米之外。
紧接着。
水柱没有碰到任何障碍物,也没有消失不见,就这般直挺挺的继续飞行,直到达到极限后轰然炸裂成无数水滴。
这……
“怎么回事?”
众人傻眼!
不是说好的无面消失在了前方百米处。
怎么如此实验下前方没有任何障碍。
就好像正常空间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异状。
“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鬼仁皱眉。
抬手打出一道黑光。
他要亲自试试,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黑光激射而出,速度并没有多快,转眼间达到百米之外。
接下来。
黑光与刚刚蛇元的水柱一样。
没有收到任何阻碍,瞬间穿过,继续飞行,然后在远处轰然炸成一团黑光消失不见。
“没有问题?”
鬼仁得出结论。
“怎么会没有问题,鬼草明明给你我信息,等等,难道鬼草被……”
鬼义突然闭嘴。
“快跑!”
二者脱口而出。
众人瞬间原路返回。
但在众人回头刹那间,惊愕的发现。
众人身后,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鸟语花香之地。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很显然。
他们此时此刻,已在阵法之中。
“该死的无面,竟然利用鬼草将你我蒙骗,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我没有一点点的察觉。”
鬼仁皱眉,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骗的。
“不管如何,你我已身处此地,小心些,总归没有坏处。”
鬼义如此说道,叫大家警惕起来,以免有危险出现。
“各位,你们还没发现吗?”
谢霸言语中竟带有一丝惊愕。
“什么?”
有人询问。
“你我此时此刻竟是神魂体,而非本体肉身。”
经谢霸这样一说,众人此刻才发现,他们竟然真的都是神魂体,而非本体。
“归!”
鳗星低语,试图让神魂重归本体。
但是。
无论他如何努力。
仍旧无法离开。
“不用费事了。”
八人中,一位黑袍男子低语。
“此地有七阶顶级阵法,专门将神魂与肉身玻璃,除非你我破阵,不然凭借你我实力,别想着回归本体。”
男子为龟族王级强者。
其对阵法之道颇有研究。
但因为天赋有限,仅仅只是一名能够布置七阶初级阵法的阵法师。
没有办法。
阵道之法全看天赋。
龟族本身的阵法之道天赋就很强,加上男子后天努力,算是勉强能够布置七阶初级阵法。
“归玄道友,此阵可能破。”
鬼仁询问。
归玄抬手出现一枚龟甲。
其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其念念有词,龟甲缓缓转动,似乎在寻找出口。
龟甲停止转动,指向某一方向。
“若我没有算错,出口就在这里。”
归玄稳重,淡淡开口。
“归玄,你确定不会出错?”
谢霸看归玄虽然沉稳,但怎么都给人中心慌慌之感。
“我有信心。”
归玄面无表情,如此说道。
对于归玄的阵道之法,几人还是比较信任的,因为不信任也没有办法。
全场之中,只有归玄懂得阵道之法。
“等等!”
谢霸叫住众人即将前行的步伐。
“无面,我知道你在听,竟然你已布阵将我等围困,为何不出来一见。”
谢霸如此说道。
实则是在引蛇出洞。
无面只有出窍期,其神魂能有多强。
若无面敢出现,他们完全可以群起而攻之,将无面当场斩杀。
斩杀无面神魂,反倒省了不少事。
毕竟无面拥有鲲鹏翼。
若在外界与无面交战。
那小子肯定会选择跑路,而非与他们硬碰硬。
想法是好的。
问题是,郑拓也已经想到这个层面。
此时此刻。
郑拓躲在暗中,悄悄观察几人。
此七阶阵法是他提前布置,只需启动,便能使用的那种。
如此阵法。
在深海大陆之上还有十座。
十座阵法,分布在个个他选择好的地点,以备不时之需。
他为了合道果,可以说准备的相当充分。
如此阵法,与他神魂界相通。
郑拓厮杀,他或许不如王级强者。
但以神魂体进行厮杀,他可以说无惧任何王级强者。
因为神魂体的他,有神魂界作为自己强大后盾。
他还有祖文,石鼎,龙枪……这种顶级手段作为辅助。
以神魂体战斗,自己有一战之力。
若以正常修仙者手段战斗,他是万万打不过王级强者的。
终于此刻为何不出手。
当然是因为对方人多。
共十位王级强者,加上六位出窍期强者。
如此真容,自己若贸然出现,很容易被对方反杀。
就算有神魂界作为后盾,就算有龙枪,石鼎,祖文这种强大手段,也要小心谨慎。
一步一步来。
这十六人都要死。
郑拓想起自己一路被追杀的场景,便心中有火。
特别是谢虹与鬼剑绸。
自己当初搭救二者,二者却反咬一口,将自己拥有鲲鹏翼之事道出。
合道果虽然珍贵,但与鲲鹏翼比较,差距完全不可以用道理计算。
合道果充其量培养一位强者。
而鲲鹏翼,能够培养一个族群,在一个族群之中,培养无数强者。
不着急,慢慢来。
反正现在也无法离开深海大陆,我陪你们慢慢玩。
郑拓将自己好好隐藏,持续观察中。
外界。
“师兄,人呢?”
剑鱼族三人组莫名其的望着远处。
刚刚还在感知中的几人,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此刻。
三者距离众人消失的位置千米有余。
抬眼。
看着众人消失的位置,发出如此疑问。
“是阵法的气息!”
飞流师兄简直就是百科全书,什么都懂。
此时此刻。
其竟然感知到了阵法的气息。
“阵法,难道谢霸他们被人算计了!谁?无面吗?”
飞飞化身十万个为什么。
表示这个无面简直浑身上下全部都是惊喜。
若可以。
好想结识一番。
“除了无面,还能有谁针对谢霸这群人,东域传奇,现在越是念叨这四个字,越是觉得这四个字透漏着不凡。”
飞云言语中充满了一种崇拜之感。
他竟然在这一行的吃瓜路上,佩服起了无面这家伙。
“面对十几位王级强者不死,逃出生天后,没有光顾着跑路,反而是回头施计,将谢霸等人围困阵中。”
“厉害,厉害,厉害。”
“东域传奇,东域传奇,东域传奇,好想结识一番这个非凡之人无面啊!”
飞云如此言语,属实不像是一位王级强者。
此语。
倒是如一个小迷弟见到自己偶像一样。
“嗯!”
飞流听闻师弟师妹所言,不由点头称赞。
“这个无面从实力与手段来看,却有传奇之风,其能在东域,那仙路开启之地成就传奇之名,绝非泛泛之辈,你们两个听着。”
飞流对教导师弟师妹。
“这个无面今日若不死,未来定然是一位盖世人物,你我回头若遇到,切莫与其交恶,若可以,最好与其交好,成为朋友最好不过。”
飞流眼露深邃。
望向远处将谢霸等人围困的阵法。
能够围困住谢霸等人的阵法必然是七阶阵法。
而谢霸等人中有归玄这种七阶阵法师。
这么长的时间归玄都没有破阵,那就说明这七阶阵法的强度极高极高,有可能是七阶高级阵法或七阶顶级阵法。
无论是高级还是顶级,都说明无面这个家伙是一位阵法师。
出窍期能够布置七阶阵法的存在。
这种天赋,简直匪夷所思。
加上一路行来无面的种种表现。
如此传奇人物,交好,成为朋友,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师兄,交好我能理解。但无面那个家伙手里有合道果,有先天灵宝鲲鹏翼,还有那锋利无比,但平平无奇的仙剑。其身上,不知道还有多少秘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更多。”
飞云有些贪婪。
如此模样的飞云,飞流完全能够理解。
对于合道果,对于先天灵宝,只要是修仙者都会向往。
不向往,那是在骗别人,也是在骗自己。
但……
“飞云,我理解你所言。但你要记住,一名修仙者,要懂得知足,该贪的时候不要留手,不该贪的时候一点也不要拿,若无克制,便无前路,你可明白。”
飞流对两位师弟师妹当真照顾有加。
“明白。”
飞云当即点头,对师兄,他心中只有尊敬。
“飞飞你呢。”
飞流询问。
“飞飞明白,只是师兄,内个……你回头看看……”
飞飞一脸为难的样子让飞流不解。
他回头,看向身后,顿时一愣!
不知何时,他们三者背后,已化为一片鸟语花香之地。
很显然。
三者所在位置,已在阵法之中,只是他们并未察觉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