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ksvj人氣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討論-第740章:人心各異展示-rmg9a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当李唐东征失败以后,迁都已经成了势在必行之事,只是关陇贵族当时联合反对,这才使李渊拖到了今天,如今的李唐王朝外有大隋这个强敌,内有北镇军叛乱,再无阻力的天子此时迁都,看起来十分合理。只是当这天真正到来之时,襄阳上下依旧一片哗然。诸多世家卖田的卖田,卖商铺的卖商铺,许多人都开始带着金银财宝离开襄阳,但更多人是窃喜的以低价买进,他们认为襄阳的城市规模不亚于洛阳,且位于南来北往的战略之地,迟早会因为汉水、长江而兴盛。
“祖父,店铺和田宅已经卖出去一些了。”裴矩府中,裴弘正向父亲禀报。
“知道了,我们也准备入蜀吧。”正在垂钓的裴矩头望着周围的亭台楼阁,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忧愁,淡淡地问了一句:“和你买卖的人是谁?”
“韦氏。”裴弘说道:“韦氏应该是搭上韦太后这条路以后,已经决定归顺大隋了,不仅仅是他们,很多世家也选择留下。”
裴矩嘿嘿一笑,“每到朝廷江河日下,首先寻求后路的就是世家大族。如今李唐苟延残喘,人心思隋啊!哪怕大隋对我们世家大族并不好,可世家大族首先考虑的永远是如何活下来,如何在新朝占据一席之地。这些贱价买进田地、店铺的人”
“祖父。”裴弘有些不解的问道:“隋朝固然对我们世家大族不友好,可我们难道真要与李唐共存亡不成?”
裴矩看了长孙一眼,接着说道:“天下经过这十几年的大乱,世家大族的实力已经弱到极致,更有许多风光百余年的关陇贵族家破族灭,所以于皇族有利的科举制及是大势所趋,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我们裴氏荣耀了近千年,子孙后代若想靠祖宗余荫活着,根本无法延续下去。”
“而圣武帝虽不是开国皇帝,但实际上,他是。这样人性格坚韧不拔,他的眼中只有江山社稷和王朝的延续,任何阻挡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韦氏想凭那么一点点关系与他搭上关系,继续辉煌,简直就是白日做梦。”裴矩冷笑道。
裴弘犹豫了一下,又问道:“祖父,就算杨侗再霸道,全只要我们不与他为敌,总不会胡乱杀人吧?”
裴矩似笑非笑的看了长孙一眼,道:“你是想学韦氏,留在襄阳等待机会?”
“正是。”裴弘点头道:“自从圣上给予大家自我选择,很多世家门阀欢欣鼓舞,买田宅店铺者都是这一类人。而我们却跟着入蜀,难道大唐还有希望吗?”
“唐军士气不振,厌战情绪极高,圣上恨不得倾尽一切讨好将士。怎么讨好?无非是钱财、土地、女人罢了。而我们若是留下,分明就是想要归顺大隋,这样一来就能名正言顺的杀我们了。”裴矩淡淡的说道:“武川卫为何逗留不走?是留下来杀我们的。”
“他,他怎敢如此?”裴弘面色苍白,他原以为李渊是想结交世家大族,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各家各族的私兵已经交出去了,我们毫无抵抗之力,他想杀就杀、想灭就灭。”裴矩淡淡的说道:“也是受限于休战协定,否则襄阳城必将付之一炬。”
“孙儿明白了。”裴弘对于祖父的分析,他一点都怀疑,因为他的政治智慧已经到了自己无法想象的高度。
这时,裴矩又问道:“田地呢,都卖了吗?”
“还没。”裴弘有些尴尬的说道,当初窦氏、长孙氏等家族贱卖土地的时候,他还在讥笑,现在才知道人家早有先见之明。
“顶多只有一两天时间了,尽快去处理吧!别人现在愿意给多少,我们就卖多少。”裴矩说道:“千万不要斤斤计较,否则什么得不到不说,还会落得个身死族灭的下场。”
“韦氏之前答应买我们的田地,不过将价格压得极低,孙儿这就前去拜访韦氏。”裴弘坐不住了。
“去吧。”裴矩点头道。
“孙儿告退。”裴弘躬身一礼,带着房产地契匆匆前往韦府而去。
和裴矩一样,韦氏家族也是由儿辈出面置办家产,负责买进的,乃是韦匡伯的长子韦思言,听说裴弘登门拜访,便知道了对方的来意,十分热情的接见了他,很快就以极低的价格买尽裴矩家的田宅、店铺。
待到交割完毕,韦思言便去后院,向父亲禀报道:“禀父亲,裴弘先前不答应贱卖田宅、店铺,然而不到一个时辰,态度大变,交割完毕之后,脸上更是喜色难掩。”
韦匡伯说道:“无非是去请示裴矩罢了。”
“裴矩此人诡计多端,会不会有什么阴谋?”韦思言问道。
“能有什么阴谋?他是不得不为。”韦匡伯摇了摇头,晒然一笑:“如今天下大势已定,就算是吐蕃、南诏等等西南之国倾国之兵来助,李唐都改变不了败亡的下场。裴矩现在除了与李唐患难与共,别无选择。”
“这个孩儿也明白。”韦思言说道:“但是据孩儿所知,裴蕴次子裴愔就在洛阳,受封为丰阳县公。裴矩怎么没选择了呢?”
“裴矩是裴矩、裴蕴是裴蕴,两人完全不一样。”韦匡伯摇头道:“死于江都宫政变的裴蕴是大隋的忠臣,而作为大隋王朝的继承人,圣武帝不能不认,否则就会寒了忠臣烈士之心,裴愔之所以受封为县公,便是源自于此。这就跟独孤卿云、独孤彦云是一样的道理。而裴矩在武帝时期位极人臣,结果却当了李唐的官,圣武帝怎么可能放过他?”
韦思言皱眉道:“但是父亲,圣武帝每到一处,便会收回田地,然后重新分配,我们大肆买进,最后还不是两手空空?”
韦匡伯笑着说道:“独孤派承诺隋军入境之时,捐献九成田地财富、解散家奴,这才得到隋朝的谅解,只不过他们谋事不密,提前暴露了出去,这才落到今天的下场。由此可见,圣武帝的底限就是孤独派所承诺的那样。我让你低价买进田宅、店铺,是想把那九成钱财变成土地。待到隋军入境,那么我们捐出九成土地以后,剩下的一成土地,会比现在还要多。”
“孩儿明白了。”韦思言恍然大悟。
“还剩多少钱财?”
韦思言如数家珍的说道:“府中还有粮食十万石,铜钱二十万贯、纯铜万斤、黄金五万两、白银二十万两,名人字画和奇珍没动。要不要全部花光?”
“万万不行。我韦氏毕竟是传承数百余载大家族,关中之战发生之时,又将财富转到南方,有心人一查就查得出来。若是我们不剩半点财富,根本糊弄不了人。”韦匡伯想了一想,吩咐道:“这样吧,铜钱铜锭、黄金白银再花七成;粮食作为犒军之用。”
韦思言行礼道:“孩儿遵命。”
韦匡伯深深的看了长子一眼,又说道:“尽量隐密一点。”
“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