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vhr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明尊 txt-第一百七十四章鬼哭邪門,祭神之臺分享-gw4cd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突然,废墟之中飞出一枚小小的葫芦,葫芦里滚滚魔云喷涌而出,在魔云之中出现一尊巨大的法相,张口怒吼,论起两只大如小山的拳头,不断向那残破的神庙锤去。
拳头落下,激起地动山摇一般的颤抖。
却在此时,神庙之中升起一轮残月,弯月如钩,带着血色挡住了那法相巨人,被那法相巨人连锤数百记,顿时将那残月轰碎。
一位黑袍男子从下方的神庙现身出来,看着破碎的残月,露出一丝冷笑。他手托葫芦,小巧的葫芦嘴连接着浮在半空,犹如山岳一般的魔云,威力极是惊人!
司倾城看了一眼,便分辨出:“这是魔道的一个小宗派鬼哭宗的门人,不知在那神庙中遇到了什么凶险,连鬼宝都用了出来!我爹说鬼哭宗这个门派,半人半鬼非常邪门,金丹境界便以万鬼熔炼命魂,化为人鬼,阴神境界更是祭祀邪神,借助他们供奉的邪神——天弃鬼寻回地魂,以万鬼熔炼地魂,炼成地鬼。阳神境界熔炼天魂为天鬼,最后三鬼合一,以自身魔躯铸炼鬼仙!”
“这个门派的弟子神通非常诡异,号称以身为坟,镇压三鬼,死了之后甚至能以自身的不死魔躯为胎,铸就一种鬼宝,借此作为厉鬼延寿。”
钱晨目光闪动,笑道:“那个葫芦确实是一具无头尸体,看来那厉鬼身前极瘦,炼化成了葫芦也比较细长。”
司倾城看着黑袍人手中葫芦嘴细长的黑皮葫芦,嫌弃道:“真恶心,相传这一门有守尸人,都是门中的真传弟子,与鬼哭宗那些化为厉鬼,自封在鬼宝之中延寿的前辈同修。借助手中的鬼宝,便能请出其中的阴神地鬼,以金丹之身堪比阴神,很是不好招惹。”
“我爹还专门提醒过我小心这种人,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了一个!”
“鬼哭宗修法诡异,化鬼延寿,需要借助肉身炼化的鬼宝维持神智,请出一回前辈厉鬼,代价恐怕不小!”钱晨指破了其中的隐患。
司倾城点头道:“每请出一次,消耗的都是自己的阳寿,那些守尸人说是与前辈同修,其实是饲养厉鬼的饵料,他们的阳寿都用来养鬼了!若是聪明一些,便知道暗中坑害鬼宝中的厉鬼,或是将它化为自身修行的资粮,或是想办法炼化为真正的法宝。这种人一旦降服了自己的鬼宝,便是鬼哭门真正的真传弟子,非常可怕。但若是对付不了自己鬼宝里的厉鬼,那一身阳寿便会滋养鬼宝,为其中的厉鬼延续阴寿……”
“我爹专门给我了一道灵符,用来对付鬼哭宗的鬼宝!”司倾城跃跃欲试道:“师兄,要不要我……”
钱晨只是笑道:“先别急着动手,这神庙之中可不止一个鬼哭宗弟子,而且这处神庙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他拿出王知远给的秘图,哗啦啦翻动,寻找着这处神庙的来历,司倾城垫着脚尖,在旁边探看,不一会儿钱晨便翻到一处壁画中拓印下来的图卷,其中描绘的一处庙宇,正与他们面前的那座极像。
神庙之上,只标注了三个古朴的箓文!
钱晨掩上图卷,微微一笑:“原来如此!”
“什么?师兄……上面写着什么?”司倾城踮着脚,伸长脖子好奇道。
“三个字……”钱晨收起图卷,一字一句道:“祭神台!”
“祭神台?”司倾城感觉非常耳熟,很快回忆起来,道:“祭神台不是罗天世界中雇佣神灵的地方吗?我看罗天的道书记载中,仙秦子民都能以祭神台奉上念力和香火为祭品,请来神灵为他们出手。最巅峰的时期,号称罗天八百万神灵,非但可以请神灵炼丹,炼器,治病,斗法,甚至连接生都有夏获鸟,清理马桶都有紫姑神。”
司倾城兴致勃勃道:“我看琅嬛阁中的一些道书留影中,仙秦方士祭炼法器时,都能招来许多神灵相助,更有记载,铸造罗天仙器之时,赤堇之界,裂而出神锡;若耶之河,涸而出混铜;雨师交水,雷公击橐;应龙捧鑪,天帝赐炭;太一下观,天精下之。都是仙秦请来的神祇。”
钱晨听着仙秦奴役人造之神的种种,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低声道:“难怪仙秦被破灭了!”
“以人造神,本来就是禁忌了。如此奴役神灵,上古神道如何忍得了?就算再慈悲的神也有火啊……”“昔年那一场大战我也所知不多,但看罗天仙器残破的情况,绝对是惹了众怒。所以,仙秦余孽若是露头……”
想到此处,纵然是钱晨,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在他的记忆之中,对太古的情况比如今道门所知更多,其中密密麻麻的名讳,都是神道的大能。
“太上成道之前,便有冥古时代和太古时代,冥古时代太过久远,只知道最后那场神魔大战,破碎了混沌界,创造了九幽!而太古时代又有五皇纪元、五帝纪元、和帝落纪元!最后进入太古乱世,人称乱古的时代,才有太上成道补天,开创玄门,诸天万界的大局抵定,进入上古时代……”
“但其中任何一个时代,包括如今的仙道纪元,都有数也数不清的神道强者诞生。神道的底蕴,深厚到整个仙道玄门,无论正邪加起来都未必能比拟的程度!如今莫说是道门,就算整个仙道修行者中的道君、道尊加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三个时代神道的遗留强者多!”
“若非玄门三位道祖,镇压诸天,加上佛门的佛祖,魔道的两位魔祖,旁门的地仙之祖、散仙之祖,以及妖族妖祖等诸多教主级人物镇压大势,如今未必称得上是仙道修行纪元呢!即便如此,神道在太古之后,依然接连出了九位天帝,教主级的数量上堪称第一……”
“这仙秦是何等胆量,才能干出奴役诸神这等嚣张之举!”
“算了,这些都是后话了!我的跟脚乃是道门,和仙秦有没有什么关系,他们的麻烦再大,我有太上道祖保着,也与我无关!”钱晨将那秘图放回法宝囊中,对司倾城道:“这座祭神台,应该是仙秦炼制虚拟神祇的所在,不过看这神庙样子,已经十分残破……不知还存留了昔日的几分威能。”
“炼制虚拟神祇!”司倾城只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心里砰砰的跳:“仙秦实在太恐怖了!”

神庙之中,陡然升起一口乌光沉沉的大钟,轰然震响。
钟壁之上浮雕着万鬼,钟声犹如鬼哭神嚎,仅仅只是听闻,便带着一股送葬的气息,让人被削了寿元。在钱晨而耳中,这钟声是封印在大钟之中,一个接近鬼仙的厉鬼的哭声,伴随着就算是神庙的非核心处,也不是结丹真人能动的……如此,这口大钟鬼宝绝非一般。
这可怕的钟声,只见一股股毁灭的气息四下奔流,摧毁一切,甚至将神庙之中的诸多遗迹又摧毁了不少,许多断壁残垣都在坍塌。
“又是一件鬼宝!”钱晨低声道:“还是他们祖师级数的厉鬼封印的鬼宝……”
这神庙的残垣断壁虽然残破,但应该是本质乃是巫楚的遗留,又有方仙道的三位方士改造,其核心的祭神台,甚至是方士为罗天仙器建造的核心建筑,就算是元神真仙出手也未必能将之摧毁。还是昔年罗天仙器为了摆脱方仙道的控制,骇然入魔,才毁灭了这里。就算是神庙的非核心处,也不是结丹真人能动的……如此,这口大钟鬼宝绝非一般。
不过,这些鬼哭宗真传如此大打出手,也未免太过嚣张了一些。
要知道钱晨来时,烛九阴都特地提过,此地还残留着昔日那场魔劫的许多手尾,枉然举动,必有后患!
这附近一共九座祭神台,只有一座残留了大半威能,而这一座几乎被完全摧毁,这些秘密都是烛九阴亲口告知钱晨,绝无可能有假。
“看样子,鬼哭宗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此了!”司倾城看着那些轻车熟路的黑袍人,暗暗皱眉道:“这些魔头,究竟什么时候混入金陵洞天的?”
“我们先别惊动他们,悄悄潜入,让他们替我们探路!”
钱晨示意司倾城打好伞,天罗伞垂落一股股沉重气息,护住了她,挡下大钟阵阵鬼声的侵袭。而钱晨则轻松漫步在钟声掀起的毁灭气息之中,没有半分不适,两人悄悄靠近,有着大钟死亡之音的掩护,一众鬼哭宗真传也从未想过有人能接近,被他们轻轻松松摸到了神庙之中。
此时,先前那手托葫芦鬼宝的黑袍人,正被一根蛛丝黏住眉心提在半空,嗤嗤嗤的细碎的响声在神庙的大殿之中穿插,一条条蛛丝擦着他的身体飞过,连接成网,将他罗入其中。
一只八条蛛足,上半身身材姣好,裸露酥胸的邪异女子正在大殿的蛛丝上漫步游走,她檀口微启,露出明牙皓齿,粉红色丁香舌在牙齿上缠绕,翻卷,诱惑无尽。
她腹部的蛛丝微微垂落,钓入了那黑袍人手中的葫芦鬼宝之中。
“你是什么妖魔,连我们鬼哭宗的面子都不卖!”一位鬼哭宗真传厉声呵斥道。
“奴家可不是什么妖魔!”蛛女盈盈笑道:“你们闯入了奴家的地盘……就要给奴生孩子呢!嘻嘻……”
被蛛丝困住的黑袍人咽了咽口水,跟着钱晨偷偷潜入的司师妹皱了皱鼻头——这魔女好不要脸!
“我记得蜘蛛好像有交尾过后,把配偶吃掉的习惯吧!”
钱晨面色有些古怪,便见那蛛女背部一抬,垂落的蛛丝从那鬼宝葫芦中把厉鬼钓了出来,先前犹如山岳的法相巨人,此时却是一只青皮小鬼,犹如三岁小儿一般,被那巨大的蜘蛛女捆了起来,她张口露出两根獠牙,扎入小鬼身上吸食,不过瞬息,厉鬼便肉眼可见的干瘪了下去……
这一刻,原本还有些旖旎的黑袍人浑身战栗,在那蛛女的獠牙之下瑟瑟发抖……
片刻之后,蛛女扔掉了那张鬼皮,掩口笑道:“奴家罗氏……乃是,蜘蛛女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