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7mus超棒的都市小说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ptt-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天空禁區分享-usw0q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被安置在上等舱的雷欧·多德打了一盆水,随后施展灵能,将身上附着的海水全部剥离出来,形成一团水球,从舱室窗户扔回到海洋上,随后他稍微清理了一下身体,就坐在了床边,运用精神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体的情况,眉头也随着检查的结果而微微皱起。
虽然他已经作出了最坏的打算,只是现在的情况比他预想得要更坏。
原本雷欧准备使用灵能翼飞过海洋,前往莫桑大陆,一开始的情况还非常好,随着他对灵能翼的熟练使用,飞行的速度也逐渐加快,按照他的估算,最多一天时间,他就能够飞到莫桑大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维纶世界,天空是天空之主的领域,任何未经天空之主允许,进入天空领域的人都是渎神之人。
在维纶大陆上,因为黑森林的影响,天空之主无法做到对天空的禁制,所以飞艇才能够在天空飞翔,但当雷欧飞离了维纶大陆,飞出了黑森林的影响范围之内,天空之主的禁空法则就开始发挥效用了,而且飞得越高,法则形成的反制力也越大。
雷欧在飞行的时候,想着看看是否能够通过灵能翼,飞到云层之上,看看这个世界的外层空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结果他遭遇到的禁空法则反制力量堪比天空之主直接出手攻击,一道还无征兆、凭空出现在他身体周围、让他无处可躲的闪电将他击中,直接把他从空中打落到了海里。
如果,他不是在快要落到海面之前,从被神灵法则的打击中回复神智,及时使用灵能制造了缓冲层,说不定他就会成为宇宙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摔死的七级灵能者。
在海上漂流的时候,雷欧就感觉到了身体受了不小的伤害,因为他还没有来得及进行任何检查,身体就因为过重的伤势进入到了自我休眠状态。
这种状态是高级灵能者的一种自我保护天赋,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任何致命伤势都能够修复,并且在疗伤的时候,身体会散发出一种被称作宇宙和谐的能量波,哪怕是再怎么凶猛的宇宙生物,在这种能量波的影响下,也不会对陷入休眠状态的高级灵能者进行伤害。
当然这种能量波也不是绝对有效,依然有一些宇宙生物能够抵挡这种能量波的影响,但在维纶世界这种生物似乎不存在。
雷欧身上的能量波不仅仅驱散了那些凶猛的海洋生物,还因为能量波中伪装的海神神职人员的力量,获得了一些海洋生物的喜欢,从而被这些海洋生物从远离航线的海域拖到了维纶大陆和莫桑大陆的航线范围内,最终遭遇到了希望之星号。
而希望之星号上的水手也因为海洋生物的异常发现了他,把他救上了船,而他也在上船的那一刻自发的从休眠状态恢复过来。
现在通过精神网检查,他发现自己身体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特别是心脏的伤势依然有些严重,为此他取出了几瓶巫师治疗药剂喝下,想要接着药剂的效果加快恢复,但结果不尽如人意。
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进化到了更高层次,以前制作的巫师药剂对他的效果已经大幅度的减弱了,还是因为他体内残存的天空之主神力在作祟。
身体的伤势对于雷欧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以他七级灵能者的生命等级来估算,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完全恢复过来,真正让雷欧感到有些麻烦的是体内天空之主的残留神力。
作为维纶世界最强大的神灵之一,天空之主的神力远远不是七级灵能者的灵能可以驱逐的,所以雷欧体内拥有不止一个神灵印记,他能够借用这些神灵印记的力量来禁锢天空之主的残存神力,让它无法对自己的身体或者灵魂进行更进一步的伤害。
只是,这样一来那些可以通过神灵印记发挥出来的类神术就无法施展了,比如灵视中的真实之眼力量等等,这无疑对雷欧的整体实力有一定的影响。
在检查身体的时候,雷欧也想过利用自己身体的特殊性,将体内残存的天空之主神力化为天空之主的神灵印记,但结果并没有成功,这股天空之主的神力更像是一股独立的神力,它是为惩罚渎神者而形成的,不会因为其他力量而改变自身的本源。
虽然天空之主的残存神力已经被其他神灵印记的力量给限制住了,不会影响雷欧对灵能的运用,但雷欧却对此并不满意,因为谁都不会喜欢身体里面多了一股不受控制,而且还充满恶意的力量,所以他需要想办法去除这股力量。
就在雷欧思考着该如何驱除身上的天空之主残余神力时,他忽然感觉到那股天空之主的神力似乎在受到某种力量的吸引,虽然这股吸引力非常微弱,但却切切实实的影响到了天空之主的神力。
“只要找到了原因,应该就能够清理天空之主的神力。”雷欧反复确认了一下,发现并非错觉后,便自言自语道。
随后,他立刻展开精神网,将这艘船扫描了一遍。
就如同宣传的那样,希望之星号的确获得了海神的祝福,在这艘船上覆盖了大量的海神圣徽,笼罩着海神的神术气息,这些神术气息能够影响到海洋生物,甚至影响到了海上天气,让船只能够在海上航行中顺风顺水。
如果是以前的话,雷欧通过精神网扫描这种覆盖了海神神术祝福的环境,必然会引发一些反噬或者禁制,但现在雷欧对海神神术的了解和掌握,甚至超过了维纶海神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在其他人眼中完美无缺的海神神术,在他眼中充满了漏洞,他的精神网可以轻易的穿过这些漏洞进入神术保护的物体内部。
很快,整艘希望之星号就被雷欧的精神网给扫描了一遍,通过船上船员的一些对话,雷欧也大致掌握了现在船上的情况。
“海盗?天空之主的圣物?”了解情况的雷欧嘀咕了两声,又笑了笑。
他很清楚船长等人的猜测没有错,那个费蒙小队手中的确有一件天空之主教会的圣物,甚至称其为神器都不为过,至少雷欧的精神网无法穿透这件物品外围的天空之主神力保护,也正是那件物品才影响到了雷欧体内残存的天空之主神力。
雷欧并没有打算现在去抢夺这件物品,他只是想要等即将到来的战斗结束后,向费蒙小队借用一下那件天空之主的圣物,至于不久后的海盗劫掠,他准备出手帮希望之星号一把,毕竟船上的人也算是救了他,哪怕他不是太需要人救。
在另一边,虽然船长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抵御海盗袭击这件事,但他的脑子里依然还在想着雷欧的事情,之所以会如此除了雷欧本身的气质太过突出了以外,更多的是因为雷欧的姓名。
在英格王国,多德这个姓氏既不是什么高贵的姓氏,也不是什么大姓氏,几乎不可能出现什么身份高贵的人,除了多德家族的人。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多德家族或者说多德商会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商业集团,就像现在英格王国随处可见的那些大小商会一样,区别只是规模的大小而已。
但船长却很清楚多德家族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家族,就以多德家族在英格王国政坛的影响力能够影响上议院的选举结果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感到震惊了。
船长之所以对多德家族这么了解,是因为他是海妖航运的核心成员,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是肖恩·***的得力手下,所以也能够接触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在外界一直传闻和多德家族关系恶劣的肖恩·***其实和多德家族关系极好,两者不仅仅是生意上的伙伴,在私交上也非常好,肖恩·***甚至希望自己的一个女儿能够和多德家族联姻,在船长这个外人眼中,肖恩·***更像是在讨好多德家族。
根据船长的了解,肖恩·***之所以这么对待多德家族,除了多德家族背后的那一位女士以外,更多的是因为多德家族的创始人,只是这个创始人是谁外界知道得很少,但船长却曾经从肖恩·***口中听到过那个创始人的名字,只是这对船长而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忆,所以记忆很模糊,直到刚才听到了雷欧自报姓名,那些模糊记忆才重新被唤醒,直到他彻底记住了多德家族的创始人叫做雷欧·多德。
“不会这么巧吧?”船长自我怀疑的嘀咕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笑,将这件事暂时放到一旁,对于他来说,无论对方是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雷欧·多德都没有关系,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应付接下来的海盗袭击。
船上对乘客的动员很顺利,在听到有海盗准备劫掠希望之星号的时候,几乎不需要船员进行更多的劝说,这些乘客就一个个表示会加入到对海盗的防御战中去,能够在维纶大陆的冒险中活下来,并且带着获得的财富回家的人都不是愚蠢的人,他们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团结迎战,什么时候该抽身躲避。
像现在这样在茫茫大海之上,他们就算想躲也躲不了,反倒会被海盗各个击破,倒不如团结起来,和希望之星号的船员一同,对抗海盗,还有一线生机。
为此,希望之星号的船长表示如果成功的击退了海盗,海妖航运会给予所有参战的人一笔额外的报酬,哪怕是战死了,也会将报酬给予他们的财产继承人。
虽然这样做会让海妖航运损失一笔金钱,但却能够变相的提升海妖航运的声望,并且也能够提升现在参战者的士气,对此船上负责海妖航运的商业营运经理没有提出任何反对。
就在船上进行着战斗准备时,一则与船上情况有关的情报被一名船员装到了漂流瓶里丢入海中,随后被一条海鱼咬住朝着远处游去,大概游出去了半个小时左右,便看到了十几艘船在海面上快速的行进,朝着希望之星号的方向航行过去。
海鱼衔着瓶子游到了其中一艘船旁边,然后仰头钻出水面,朝着船上发出嘎嘎的叫声,随后便看到一根绳索从船舷丢了出来,跟着一名水手顺着绳索滑了下来,敏捷的抓住了海鱼嘴里的瓶子,又爬了上去,在绳索收回去的同时,十几条小鱼陆续被从船上丢了下来,被下面的海鱼灵巧的接住。
取得漂流瓶的水手到了甲板上之后,就将瓶子交给了水手长,水手长带着瓶子快速的走到了船上的会议室中,此刻在会议室里面的气氛有些凝重,三只船队的首领坐在椅子上,神色严肃的等着其他两人。
“头,那边来消息了。”水手长虽然久经风浪,但也承受不住这三人制造的压抑气氛,喉咙干咽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瓶子递给坐在桌子旁边的一名女性手中,跟着就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那名女性穿着着一件颇为宽松的衣服,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从衣服过大的缝隙中暴露出来,甚至还在另外两人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故意将衣服敞得更开。
在瓶子被交到手中的时候,女人并没有打开瓶塞,看里面的情报,而是将瓶子随意的放在了桌上,朝着两名合作者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事先最好把我们的态度告诉给船上的人,让他们知道我们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帮教会夺回圣物,不会抢夺他们的财产,这样我们会减去不少阻力。”
“你真是疯了,难道海上漂流了这么多年,你的脑子已经被海风给吹没了吗?”旁边一个蜷缩着身体蹲在椅子上的老人不屑的说道:“且不说那些人会不会相信一帮海盗所说的话,就算他们相信,我们又怎么跟船上的手下交代,告诉他们,我们集结他们抢夺海妖航运的船只,根本不是为了劫财,他们一分钱也得不到。你的人会不会反了,我不清楚,但我很清楚,我的那些小家伙们绝对会先把我给撕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