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o56i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靈魂訂造師 Gour-第635章 現在,是師父,的刀相伴-kr5w7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荒木沙罗死去,吴比急忙奔到她身亡之地,企图从那里找到蛛丝马迹——当然了,第一秒还是要先享受一番胜利的喜悦。
这位从蓝星便追杀自己的切玉狂徒终于殒命,吴比心中也有一块大石落地——这一刻,不仅报了死在她手上的法神派众的仇,也能保证她不再能回蓝星给影壁捣乱了。
如果可以的话,吴比甚至还想拿一块荒木沙罗的尸身,回头给小圣女索菲亚看一眼,证明这一次荒木沙罗是真的死了——不过吴比自己也知道这不可能,万一有块碎肉,谁又能保证荒木沙罗这一次不活过来?再说了,要是这都杀不干净荒木沙罗,未免也太小看了林红缨了……
果不其然,吴比走到近前的时候,荒木沙罗的尸身已经被风吹散,只有地面上的一块影子证明她来过——好在吴比是灵魂订造师,拿不到尸体,还找不到灵魂了?
魂体感知大开之下,吴比也察觉到了荒木沙罗灵魂,但正在消散——毕竟荒木沙罗死时不是灵魂形态,又不是吴比本人杀的,所以他也没办法保住她的灵魂。
而且与那位在蓝星初杀的白手套科林不一样,在林红缨的这一枪下,荒木沙罗的灵魂竟也不是完整的,而是呈碎片化,且消散地非常迅速……
“这回你可好死了。”吴比实在是没忍住,对着荒木沙罗正在消散的灵魂,送出了这么样的一段讯息。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杀一个……”荒木沙罗的灵魂已经不再完整,所以意识也是零零落落的。
“还想杀呢?这回你省事了,炼魂炉都不用进了,已经碎了。”吴比刺了她一句,同时也是在用灵魂订造师的逻辑认真思考,“你这条魂杀机太重,是该分散一些,不然拿你的魂来订造的话……指不定就造出来了一个杀人狂魔。”
“杀,杀是我的命,师父,师父教的……”荒木沙罗的意识勉强连接成了一句话,而且其中还有浓浓的失落,“要是能再杀一个,我就,又能是我……”
“啥是你?现在不是你?”吴比听出来了一点不一样的味儿。
“现在,是师父,的刀……”荒木沙罗的意识戛然而止,最后的最后,吴比似乎还在遥远处,听到了一声逐渐消亡的叹息。
吴比没太听懂,便站在原地品了起来——荒木沙罗自己说她是师父的刀?这倒是说得过去,谁叫早在蓝星的时候,她就几乎是一个杀戮机器呢?到了中州不也一样?
“怎么了?没杀好?”林红缨拍了拍吴比的肩膀问——随屈南生从楼上走到楼下,林红缨也发现吴比与安心大仙的关系似乎有点复杂,也明白这个少年也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是屈南生的徒弟,所以还生怕自己没杀好……
而且刚才屈南生是不是叫了这少年一声师父?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林红缨依稀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好像有传言说,安心大仙是九幽真仙的徒弟?难不成这少年就是九幽真仙本人?
“哦?杀得挺好的。”吴比向空中伸手,抓了一把空气——的确是没撒谎,多少次想杀荒木沙罗都被她活了过来,这次是真的死翘翘了,又怎么能说杀得不好?硬要说的话……也只是杀得早了一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吴比苦思片刻,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站在厄普曼的角度好好想一想——假如自己有一个门徒,是以杀人来修行的,那把她放到中州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但偏偏在敌人于中州活动之时放来,还是生死之敌——厄普曼就不怕自己的徒儿死在了中州?还是说……他想要荒木沙罗死在这里?
如此想来的话,便如云开见月一般,吴比觉得瞬间通了——一件杀戮机器,把她放到中州的话,几乎是必死无疑!
为什么?只因中州处处高手,蓝星的B级在这里看来,根本就是个笑话;更何况厄普曼给荒木沙罗设定的最后这个“一”……还是个欢喜境,这又怎能被她如愿杀掉?
再加上自己这个生死仇敌,又怎么能让荒木沙罗落着好?没有在见面的第一时间杀了她,已经是她行了大运了……
那么剩下唯一的一个疑问……就是为什么要让荒木沙罗死在此处——吴比于楼内四望,看到窃窃私语的九里坡人,看到了正犹豫要不要过来见礼的童大锤,看到了歪头侧目的余娥,还看到了正在身旁默然不语的屈南生。
屈南生正盯着荒木沙罗死去留下的那块影子凝然出神,就好像此时此刻把屈天歌叫来,也无法令他抬起头来……
吴比顺着屈南生的眼光望去,突然在那影子上看到了一层熟悉而又陌生的白光——那白光绝对在哪里曾经见过,只不过这一处的是隐隐凸现的,与自己曾经见过的又不一样。
想了半天,吴比看着那很急缓缓浮现,终于回忆起了是在何处见过这东西……
那是在天心高中的操场上,当时几人正拦下了滨羽琉的最后一次攻击,被他踩着天心高中的草地传送而走——那时滨羽琉刚刚结果了祁飞宇的性命,踩在了凹着的痕迹上,于一阵白光中消失不见……
这一次又见克里斯的传送阵,而且阵痕是凸起的,难道是有人要来?
阵痕凸起,白光乍现,吴比突然知道是谁要来了——不就是“上人”厄普曼呗?
吴比虽然不知道厄普曼为什么一定要荒木沙罗死了他才能来,但也知道这人来了的话,肯定不是要与自己拉拉家常的……
“卧槽,不好。”吴比一握拳,觉得厄普曼来的太不是时候了——自己的魂武龟甲在下面王北游的身上,此处又是内门弟子所居,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布置,要是现在与他接战的话,胜算还真不是十成十……
毕竟厄普曼也是仅次于“魂炼”的老牌魂匠,滨羽琉的布都御魂和荒木沙罗的数珠丸恒次都是他给的魂武,手上再多几把妖刀也不稀奇吧?
而且灵魂订造师达到魂炼的话,就可以打造自己的魂间,魂材有魂武、魂工有魂兽——也就是说厄普曼至少有几个魂武、一只魂兽在手……那魂匠有什么功能来的?吴比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了。
厄普曼比自己生生高了两个职级,杀手锏可不知道要多少了——吴比想着,拳头攥得更紧了,心说这人如果真是厄普曼的话,那就是自己成了灵魂订造师以来……遇见的最强对手。
吴比正想着,白光中现出了一个人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