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1ns2c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洞螟》-第六百五十二節 來人與有心結交讀書-ulxg8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此次,如果当真如那藤道高阶修士所说的那样,整件事有可能是误会的话。
介时,师弋将会陷入两难境地。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放了对方难免会留下隐患。
毕竟,土属性螟虫尚在才国之内。
而就算找到了螟虫,师弋还有带陈然和李道纯遗孤,离开才国的打算。
换言之,师弋还要在才国停留一段时间。
如果对方事后心怀怨恨,放掉其人无疑是在自找麻烦。
而不放,则有可能导致天地降下承负。
虽然那种程度的承负,必定是非常细微的,在平时都很难感受到。
可是,一旦牵扯到修士渡劫,那么情况就会不太一样了。
承负每增加一分一毫,天劫威力都会随之出现对应的提升。
当年血神宗宗主为什么,要将他的本体直接放弃掉。
还不是因为在发起了血神宗之乱以后,其本体被施加的承负已经爆表了。
以那种席卷世界级别的承负,渡劫基本上是死路一条。
即便是炼狱峰在手都没得救了,所以血神宗宗主直接选择了舍弃本体。
而师弋修炼的可不是血道,更没法像血神宗宗主那样。
以替换躯壳的方式,来规避承负加身的结果。
如今师弋的手上,虽然掌握了炼狱峰这件渡劫神器。
但是,师弋同样不敢大意。
毕竟,此前在六贼破魔宫内。
血神宗宗主已经吐露了,圣胎境远不是修真的终点。
圣胎境修士虽然不会再受到寿元的限制,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天地劫难就会再度出现。
圣胎境修士活的时间越久,那些劫难的威力也会随之增强。
而承负,是天地劫难威力增加的一项重要因素。
从长远考虑,哪怕是再怎么微弱的承负,师弋都要尽可能的将之避免。
正是出于这种考量,师弋才选择不听那藤道高阶修士的话语,选择直接杀死了对方。
毕竟,从现在师弋的角度看来,整件事情都是由对方所挑起的。
至于这其中是否存在隐情,此时的师弋并不想知道,也不必知道。
另一边,那领头的藤道修士。
眼见师弋一击杀死了他那同门高阶,其人感觉天仿佛塌了一般。
原本颇为顺利的一次行动,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通过符节前来支援的高阶修士,竟然会死在了他的眼前。
这样的结果不要说这领头的藤道修士无法接受,恐怕门中高层也是同一个想法吧。
这种情况下,即便他们一行能够带着俘虏安然返回门派,等待他们的也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
毕竟,高阶修士的性命,可比他们这群中阶贵重多了。
就在其人想着,该如何向宗门交代同门高阶之死的时候。
那领头的藤道修士,忽然看到了师弋扫向这边的冷厉目光。
在接触到师弋目光的那一刻,一股凉气从其人的脚底,一直窜到了头顶。
这个时候那领头的藤道修士,方才被拉回现实。
原来,他根本就不需要急于考虑,向宗门交代的问题。
因为闯不过师弋这一关,他们一行的结局,并不会和那名同门高阶修士有太大差别。
一念及此,那领头的藤道修士驾着本命法宝,朝着与师弋位置相反的方向逃去。
至于其人的那些藤道同门,根本不需要这领头之人吩咐。
同样驾着本命法宝,四散逃往了其他各个方向。
毕竟,同门高阶都已经死了,他们之中没有人想下去与他团聚。
眼见那些藤道中阶作鸟兽散,师弋却并没有直接前往追赶。
甚至师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亲自对那些藤道修士动手。
师弋之所以做出这种决定,并不是打算要放过他们。
而是因为,根本不需要由师弋亲自动手。
这种事情,师弋已经找到了代劳之人。
原来,之前师弋一脚将那藤道高阶修士踹到了湖底。
这一击可谓是地动山摇,地层都在师弋这一击之下,被直接击穿了。
由此所造成的响动不可谓不大,师弋正是打算以此来引起藤道敌对势力的注意。
师弋虽然不知道,那七人属于才国的哪一家势力。
但是,师弋却可以肯定。
如今自己身处的这个位置,距离那一家势力并不会太远。
师弋没有未卜先知之能,之所以知道这些,还要从那七人放出符传的举动说起。
之前已经提过,符传的飞行速度大致与飞鸟等同。
这种速度虽然算不上慢,但是也绝对称不上有多快。
而之前那七人在看见没有逃生希望之后,依然选择了放出符传求援。
如果不是求援对象距离比较近的关系,等符传飞到他们的宗门,黄花菜都已经凉了。
正是那七人的举动,让心细如发的师弋察觉,这里应该是他们宗派的势力范围。
而此前师弋造成如此之大的动静,只要那家势力的高层不是头猪,势必能够感觉到。
而将那帮人引出来,这正是师弋的目的。
果然,那些藤道修士四散奔逃的档口。
另外一伙身穿藏蓝色宗门服饰的修士,恰巧也在此时出现在了此地。
为了辨别敌我,以及彰显身份。
各个宗派之间的制式服装,都有着非常鲜明的特点。
而来人原本就与藤道一派互为敌对,对手的服饰是什么样,他们是再情况不过了。
甚至就算不看服装,他们都能辨认出几个熟面孔。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别说对方都跑到他们的势力范围了,这如何能忍。
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后来之人直接就展开了对藤道修士的围剿。
师弋见此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下有人代劳,师弋也免去了不少功夫。
毕竟,师弋因为神窍穴受损的关系。
并不能动用神识冲击,这种针对中低阶修士的范围杀伤手段。
真让师弋亲自动手,面对四散奔逃的藤道修士,师弋当真有些不好处理。
而今有当地势力代劳,师弋觉得挺不错的。
眼见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师弋就打算离开这处地方。
毕竟,师弋还打算将符传传给陈然的。
而此地的天空,依旧布满了大量的羽状种子。
既然让藤道修士清除这些种子无果,那么师弋就只能重新选择一处区域放飞符传,以避开这些会导致符传损毁的种子。
就在师弋转身打算离去之时,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道友,请留步。”
师弋闻声,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
只见,一名中年高阶领着之前,被藤道修士一方困住的一行七人,向着师弋的方向飞了过来。
那中年高阶凌空飞到了师弋身前之后,一脸感激的对师弋说道:
“多谢道友搭救了小女,如果不是道友出手相助的话,于我而言将是一场灾难。
总之,请道友受我一拜。”
说着,那中年高阶对师弋行了一礼。
师弋见此倒没有推却,虽然并非有意为之。
但是就结果而言,师弋确实是救了那一行七人。
不过,说到底这还是因为师弋拥有不俗的实力。
那被打穿的湖泊,以及湖底死去的藤道高阶修士,无不证明了这一点。
眼前这中年高阶的眼睛只要不瞎,就能够看清这一点。
正是知晓师弋同为高阶,且实力高强,其人才会如此谦恭的。
如果师弋只有中阶实力,其人怎么想也不可能会有现在这般表现。
不过,尽管知晓这一点,师弋倒没有什么反感。
毕竟,往大了说这就是修真界的现状。
往小了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非生死仇敌师弋一般都是比较和善的。
“大可不必如此,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师弋闻言,笑了笑回道。
“当得、当得。
我的后人当中,只剩下这唯一一个女儿。
如今得道友搭救,您可以说是我家的大恩人。
娉娉还不快过来,与我一同向恩公道谢。
还有你们几个,都傻站在那里干嘛呢。
如果不是走了运道,你们几人的小命可就没了。”那中年修士对师弋说完之后,又回头对身后呆立的几人训斥道。
在中年高阶的训斥下,包括他女儿在内的七人。
才驾着本命法宝飞到了师弋的身前,表情略显僵硬的对师弋行了一礼,并口中称谢了一番。
这几人有此表现,师弋倒是并不怎么意外。
毕竟,他们七人可是全程目睹了师弋的战斗过程。
师弋身兼体修流派,战斗风格和五行类修士大相径庭。
那粗狂的战斗过程,任哪个五行类修士看了,都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更别提师弋仅一击,就把那藤道高阶修士连人带法华,给打了个半死。
这样具有冲击力的画面被这七人看到,他们不对师弋产生畏惧之心反而奇怪。
在受了一礼之后,那中年高阶修士又对师弋邀请道:
“道友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妨随我一同返回宗门,我门中上下定会好好款待道友的。”
面对这中年高阶修士的邀请,师弋摇了摇头果断拒绝道:
“在下身有要事,款待什么的我看就免了吧。”
那中年高阶修士闻言,脸上不由得露出了遗憾之色。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师弋与那藤道高阶修士打斗的场景,但是仅看现场的状况。
这中年高阶修士,也能感受到师弋的强悍实力。
能够斩杀同阶敌人,就已经是相当不俗的了,更别提师弋身上半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这样的实力,已经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就像师弋所猜想的那样,这中年高阶修士正是看中了师弋的这份实力,这才起了结交之心。
毕竟,才国如今正值内乱,修真势力之间的倾轧每天都在发生。
能够结交到实力高强的高阶,即便不能将对方拉入同一阵营。
却也能在必要的时候,让对方帮些小忙。
退一万步,就算帮忙的愿望无法实现。
广结善缘至少能让对方,别跑到敌对势力那一方吧。
仅仅只是这个原因,就已经值得中年高阶修士,做出拉拢师弋的举动了。
可惜,其人不知师弋此来才国,是有着不少事情要做的。
此时,师弋根本没有闲工夫,到对方的门派当中去做客。
如今,师弋只想要先行离开此地。
将符传寄给陈然之后,便开始寻找土属性螟虫的宿主。
眼见师弋去意已决,那中年高阶修士虽然有些遗憾,却也无法强留。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略显颤抖的声音,再度将师弋给叫住了。
师弋闻寻着声音,看向了说话之人。
原来,那人是师弋救下的七人当中的一个。
这名修士身穿一身白衣,站在一众藏蓝色宗门服饰的同伴当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早在藤道修士一方,对他们一行几人展开追捕的时候,师弋就已经注意到了其人。
这名修士和另外一名女修,是唯二在穿着方面,与周围几人有所出入的。
而那名女修,此时正站在那出言修士的身侧。
其人的双眼之中显出了一丝焦急之色,同时还用手不断地去扯发声男子的衣袖。
很显然,其人是在担心同伴的举动,会触怒师弋这个高阶存在。
毕竟,修真界所存在的阶级,是很难逾越的。
稍有不慎,弱者就会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擅自向高位之人搭话,由此引发的惨案,在修真界之内并不罕见。
这种状况,也无怪那女修会如此焦急。
好在师弋并不是那种,特别在意修真界这一套的人,更不会以这种荒谬的理由杀人。
眼见那修士似乎有话要说,于是师弋一脸和气的开口问道:
“还有什么事么。”
眼见师弋开口反问,那名修士的脸上,显现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对于,其人的这种表情,师弋之前就已经发现了。
原本,师弋只以为对方是为自己的实力和高阶修士的身份所慑。
现在看来,似乎并不只是这个原因。
一念及此,师弋不由有些好奇,这名修士到底要对自己说些什么。
另一边,那出言的修士心知,此时已经箭在弦上。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对师弋问道:
“晚辈斗胆,敢问前辈可是姓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