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r94n0精品都市小說 小閣老 愛下-第二十六章 堵門展示-e720e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当然,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他们也慎重权衡过此行的风险。在这群自觉已经征服半个地球的葡萄牙人看来,大明的水军实力虽然比日本强不少,却依然不够看。
那什么江南集团的船队,实力再强能强过曾一本吗?曾一本手下近三分之一的士兵装备了包括火绳枪在内的各种火器。船上还配备了诸如佛郎机一类的火炮,称得上亚洲水军中的精锐了。
曾一本四十条船,一千五百人组成的舰队,都不是一条卡拉克大帆船的对手,江南集团又凭什么敢跟他们叫板?
所以在得到了大村纯忠开长崎港、并将港口三里范围内的土地,捐献给教会的承诺后,葡萄牙人心情愉悦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他们在福田浦驻扎这段时间,大村纯忠定时送上给养犒赏,还派日本妇女上船劳军,除了这鬼地方风浪太大,哪怕只是驻泊都会让人晕船外,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直到不久前,从耽罗岛传来消息,明朝的江南集团为了保护他们的航路,组成了一支庞大的船队。后来又听说他们的舰队一次齐射能轰塌一座小山,葡萄牙人才开始感到有些不安。
但经过讨论后他们认定,这肯定是爱耍诈的明朝人故意吹牛的。明朝的火炮什么水平,他们很清楚。那些拙略的铸铁炮,炮口还没有他们的速射炮……也就是佛郎机粗,怎么可能有那样威力呢?
于是他们决定不予理会,继续驻泊。
然而托雷斯神父这次带来的消息,让两名船长彻底不安了。
平托拿起一片‘贝伦糕饼’送到嘴里缓缓咀嚼……这是一种甜蛋奶茶司果馅饼,在烤炉中烤成褐色,撒上肉桂,再配上黑如焦油的咖啡,便是里斯本上流社会最流行的下午茶了。
但平日里总能让他一本满足的贝伦糕饼,忽然它就不香了——这次五岛水军覆灭、江川城被夷为平地的消息,可是日本人自己传来的,不可能再是明朝人吹牛了。
一艘卡拉克船的船长,必然要具有冷静的头脑,优秀的判断,和水准以上的谋略能力。又是孤军在外,平托是不可能真正轻敌的。
他一边默默盘算着去留,一边问托雷斯道:“神父,堂·罗密欧那边是什么意思?”
“他希望你们能移动到横濑浦,阻止明军船队驶入大村湾。”托雷斯神父直言不讳道:“当然,这只是他一己的想法,教会不会干扰你们的判断。”耶稣会与殖民舰队是互相依存的共生体,孰近孰远,老神父还是拎得清的。
“最好不要。”平托上校断然道:“在没有彻底弄清楚对方的实力前,我们还是不要贸然和明朝船队交战,就留在福田浦最好!”
说着,他毫不以为耻的笑道:“其实如果教会能同意,我甚至想立即拔锚出海……您知道的,在港里的战舰就像是陷在泥沼的雄狮,太容易遭到攻击了,何况这福田浦连一点岸防都没有。”
“有道理。”托雷斯神父点点头道:“孩子,不用顾忌教会,按你的想法去做吧。虽然教会总有自己的想法,但没有任何人希望,将你们这些为主开疆拓土的勇士,置于危险境地的。”
“多谢,如今像您这样通情达理的神父越来越少了。”平托上校感激的看一眼托雷斯神父。那些耶稣会的狂热者们,恨不得他们能立即征服日本,然后以日本为跳板征服大明,早日让该死的大明皇帝受洗才好哩!
“到了我这个年纪,深知耐心的重要,有些事,是一代人做不完的。”托雷斯神父和蔼的笑笑道:“当初我们跟着沙勿略神父来日本时,为了取得那些大名的信任,不得不剃光了头发和胡子,穿上僧衣戴上念珠,以佛教远支自居。”
“沙勿略神父离开时,全日本只有几百名受洗的羔羊。但有了他打下的基础,现在全日本有三十万信众,我们也可以神职人员的身份,光明正大的传教,还让好多大名受洗。”顿一顿,他颇为自豪笑道:“这就是很大的进步了,哪怕这次长崎的专属牧区泡了汤,我们依然不用太着急……机会总是会有的。”
“当然,我们还是会尽量履行对堂·罗密欧的承诺。”平托上校举起咖啡杯。
“当然,前提是保证自身安全。”神父也举起咖啡杯,与他虚碰了一下。
“当然……”平托开心的笑了,每一位德高望重的耶稣会士,都是那样值得人尊敬。
他呷一口杯中的咖啡,刚准备下令阿方索拔锚,忽然门被砰的推开,他的副官一脸惶急跑进来。
“不好了,船长,福田浦外出现一支来历不明的船队!”
“什么?!”平托手不由一抖,黑色的咖啡洒在他胸口的蕾丝上。
顾不上心疼自己昂贵的礼服,他一边用丝绸帕子擦拭着胸口,一边着急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上了艉楼的顶甲板。手脚麻利的顺着后桅的侧支索爬上了高高的后瞭望台。
然后顺着瞭望手所指的方向,手搭凉棚,顶着扑面的西北风向远处眺望。
果然看到海湾外,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在满帆快速南下中。
“多少条船?”平托大声问道。
“五十一条中式帆船。”欧洲人还没有望远镜,全靠瞭望手站得高望得远。瞭望手忙回答道:“二十条大福船,一条万斛乌尾船,还有一些小船!”
他们常在闽粤海域活动,自然对大明的船只了若指掌。
“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现?!”平托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
“他们是从北面驶出来的,我的视线被山挡住了……”瞭望手怯生生道。
“白痴!”平托骂一声,顾不上发火,看了看敌我距离,又迅速盘算一番,便从侧支索爬了下来。
阿方索和神父也都跟着上了甲板,肃容望着他。
“先生们,下午茶时间结束了。立刻传令,炮手各就各位,做好准备迎战!”平托船长沉声对副官下令,又对阿方索道:“赶紧回你的船上去,做好战斗准备。”
顿一顿,他加重语气道:“这鬼天气,主要靠你掩护了!”
“是,上校!东方美人会誓死保卫果阿公爵的!”阿方索马上弓腰行礼,快步下了艉楼。
与此同时,果阿公爵号响起了震天的铜号声,在甲板下避风的水手们蜂拥而出,快速各就各位。
看到平托船长没有下令升帆,托雷斯神父问道:“我的孩子,你不打算走了吗?”
“来不及了神父。”平托阴沉着脸道:“现在是逆风,我们根本出不去海湾。只能就地坚守,等到风向转变再突围。”
“原来如此,愿主赐福你们!”托雷斯点点头,赶紧捏着十字架念念有词给他加霸服。
平托也顾不上感受主的光辉了,他紧抿着嘴唇盯着不断逼近的敌船,盘算着该如何应对。
这条卡拉克大帆船上载员500人。但其中只有几十名葡萄牙人,加上雇佣的英国、荷兰船员,也不到一百欧洲人。
其余都是从南亚和印度买来的水手,还有几个在船上担任会计和商务人员的华人……因为水手的生存条件恶劣,病死的数量太多,澳门总督大人不愿意在明朝官府那里,落下奴役汉人的口实。而且用‘南亚猴子’多便宜啊,所以他们从不雇佣大明的水手。
其实葡萄牙人还有一层考量,就是明朝人学东西太他妈快了,他们担心赖以纵横四海的造船、航海技术,被明朝人学去……
技术含量最高的炮手,自然更是清一色的葡萄牙人。至于搬运炮弹、复位大炮这种重活,是交给那些南洋土人水手来做的。
三层甲板上,一扇扇炮窗被推开,一门门长管蛇炮被推出。训练有素的船员们迅速完成了开炮准备。
但平托轻易不会下令开炮的,一来距离太远只能打水花,二来卡拉克大帆船船身太过高大,在这样的强风天本就侧倾的厉害,如果再朝上风处齐射话,弄不好会出现重心倾斜,令船只坍塌的。
所以真要开火的话,还得指望一旁的东方美人号,那种盖伦船取消了艏楼,艉楼也几乎藏在了船身里。极大的降低了重心,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当然,能不开炮靠磋商拖延时间是最好不过。在这样的强风天,被堵在下风处的大帆船,实在是太被动了。弟霸服太多,神父的霸服也抵消不了啊……
平托船长赶紧命人放下小艇,派副官和几名华人船员打着全球通用的白旗,迎上那支气势汹汹的舰队进行交涉。
~~
来者自然正是赵昊的惩戒舰队,他们在摧毁了江川城后,甚至都没顾得上打扫战场,便争分夺秒迅速向东而来。
可运气不太好的是,途中风停了,赵昊他们登时傻了眼。这就是没有自主动力的毛病所在——尽管中式硬帆受风效率高,逆风也能行驶。可没风就只能抓瞎,任由洋流摆布了……
强大的日本暖流把他们送到了距离福田浦八十里外的西彼杵半岛北端,也就是横濑浦一带。这就是为什么大村纯忠会吓得赶紧央求托雷斯神父,求葡萄牙大帆船赶紧北上支援的原因。他以为明朝人下个目标就是自己呢……
谁知道赵昊他们纯属被动过来的。惩戒舰队根本没兴趣冒险穿过细细的针尾海峡,去找藏在大村湾内海里的大村纯忠晦气。
所以一等风来,舰队马上挂帆南下,在向导的带领下,直扑福田浦而来。
也算是错有错招,居然还打了个佛郎机人个措手不及!
ps.今天没了。我以为国庆假期7号就完事儿了呢。结果今天还有一天,呜呜……明天终于可以清净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