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gcvn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txt-895 王文禮的選擇看書-qfy1g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战斗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两崖的伏兵很快被全歼,只有崖口下的几十个伪军还在做着最后的无谓的抵抗。
韩烽带了一队人马,迅速地从山崖上往隘口下赶,一面说道:“这大晚上的,隔这么远的距离胡乱扫射,纯粹浪费子弹,咱们这次携带的子弹数量有限,用多少可就没多少。
山下的敌人交给我和和尚,你们在上面随便打些掩护,别让这些二鬼子跑了就行。
另外,姜龙,你小子抓紧时间和弟兄们打扫战场,把能缴获的弹药都给我缴获喽!
咱们这次旨在救人,时间紧迫,解决隘口下的敌人之后,全员迅速折回去,利用马匹快速通过隘口,向老黑山以西的方向急进。”
“是”,姜龙领命而去。
韩烽则是带着一支队伍从山崖迅速摸到隘口下方。
收尾的战斗再一次爆发……
韩烽一行与伪军营在隘口处爆发的战斗位置其实已经离老黑山不远,又在这死寂的黑夜,声响可以传到很远的地方。
老黑山山脚下。
施文挥部,施文辉一行听到了这战斗的声音,也接收到了伪军营在隘口处被韩烽一行反伏击的消息。
先是报喜:
果然有敌人从隘口经过,人数似乎不多,还都骑着马疾驰,我部已经向敌军开火,断定可以全歼这支敌军。
可接着就是紧急求援:
我部突然遭袭,敌军火力凶猛,料定难以坚持多久,望指挥部火速增援……
通讯信息似乎还没有发完,便戛然而止。
施文挥指挥部的通讯员几次回发无线电询问,却都杳无音信。
一个营的人马,在隘口打伏击,原本已经成功地伏击到敌人,却又反过来被敌军伏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现在的通讯失联,难不成这一个营的人马,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被全歼了?
参谋有些焦急,“旅座,一个营的人马埋伏在隘口断崖处,从先前的通讯到现在才过去了才不到半个小时,就突然这么中断了消息。
可他们先前伏击的敌军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又会被反偷袭?
这些咱们暂时不得而知,但是能够在如此短暂时间内收拾掉咱们一个营的人马,我想在现在这整个满洲国,除了那支远东团,没有别的队伍会有这个能耐了,这么说,咱们钓的鱼上钩了。”
施文挥在指挥部来回踱了几步,淡笑道:“一个高明的钓者,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保持心态的平稳,鱼现在只是开始咬钩而已,离咱们把这条鱼成功钓上岸,可还远着呢!
这越是接近成功的时候,越是容易功败垂成,不可大意。”
“是,可是旅座,咱们那个营?”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道理你不会不懂,想钓大鱼,难道还舍不得点儿鱼饵不成?”施文挥说的很平静,参谋的脸色却有些不太自然,只得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那可是几百号弟兄,几百条人命,旅长说不要就不要了。
果然,一将功成万骨枯。
“旅座,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是不是立刻派兵赶往隘口处?”
“不急,远东团既然出现,目标自然是奔着老黑山来的,咱们这个营丢的不亏,至少现在知道鱼儿已经上钩了,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老黑山周围部署,确保将远东团一网打尽。
另外通知山本,就说鱼儿咬钩了。”
“既然有一座舞台,咱们还准备唱一出大戏,要是没有观众,岂不是少点儿什么?”
“是,旅座英明!”参谋钦佩道。
与此同时。
接近山顶处的篝火再一次亮了起来,摇曳的火焰下人影重重。
这已经是王文礼部被日伪军围困在老黑山上的第三个夜晚。
整整三天三夜时间,因为山上有数之不尽的木柴以供王文礼等人燃烧取暖,这支队伍倒是没有冻着。
唯一困难的就是食物问题,若是在夏季,这老黑山植被葱郁,动植物种类繁多,多多少少还能找到点儿食物打打牙祭,短期之内,人数不多的一支队伍驻扎在这个地方,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可惜的是现在虽然已经入了春季,黑河这地方,一般到了三月底能够化雪就不错了,到了四月中旬,或许温度才能重新回到零上。
真正的春季给人的感觉,大概只有四月中旬到五月底这短暂的时光。
更何况今年的寒流来得格外猛烈,退的又格外缓慢,一直到这四月初,老黑山大部分还银装素裹着。
整个山区一片死气沉沉,更别说是能找到多少填肚子的食物了。
王文礼一行原本一路奔波,就已经快要精疲力尽了,只是靠着找的一些草根煮汤充饥,
一天前,队长朱国寿运气好,倒是带人在林子的岩石洞里打着两只松鼠,还顺带着把松鼠给抄了家,从里边整出一大堆的松果来。
战士们烤了松鼠,就连松果也没有放过,烧得焦黑黑的,用手一撮,美味的松子就从里边滚落出来了。
但狼多肉少,这点儿食物哪够填饱肚子的,就是煮成汤喝,那汤水稀的也能照出人影来。
朱国寿再也坐不住了,“政委,弟兄们都不想再这样憋屈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大家迟早得饿死,还不如突围出去,还能有条活路。”
王文礼当时没有说话,他知道朱国寿说的是实情。
鬼子大概是想利用他们,暂时不会收拾他们不假,但也绝不会好心的给他们提供食物。
这老黑山现在雪都还没有开化,一行百十号人在这大山里头根本没有食物来源,坚持不了太久。
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还不如趁着最后的体力突围出去。
这个主意王文礼也早就在心底想过,可之前他也派人侦察过老黑山下山隘口日伪军驻守的兵力,很多。
若是强行突围,就现在这百十号人,还不知道最终能活下来多少。
甚至就在两天前,伪军隔着山脚下用喇叭喊话了,说是劝降,愿意从老黑山缴械走下去的,优待,不杀。
虽然当时所有的战士都表现得愤怒又嗤之以鼻,但王文礼心里很清楚,人心难测,越是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那份坚定就越发的艰难。
他不敢保证自己的队伍会永远保持一条心。
王文礼不敢立刻答应,他只是说道:“老朱,再等等吧,等等吧!”
这一等,又是天黑。
其实这时王文礼的心底已经打定了主意,选择与队长朱国寿不谋而合,但是现在队伍人心惶惶,他不敢保证消息不会走露,所以并没有明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