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6lbye火熱言情小說 我的1982 線上看-第兩千三百二十章諸事不順讀書-m6tqx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李忠信从忠信公司的资料室里,带着一些关于希望工程的资料回转到家中,他望着那厚厚的资料,他忽然感觉到假期之后,他的诸事不顺。
按照李忠信所想,正常情况下,他的父母应该会很容易同意他去体验那种贫困山区生活的,可是,他的父母却是没有同意他的请求,出现了很大的意外。
不光是他的父母,就是一直听他指挥,让往东绝对不往西的王波也是持反对意见,甚至提出来了忠信公司高层开会投票的事情,这个就更是让李忠信感觉到恼火了。
李忠信和王波这个时候已经谈妥了,如果大多数人同意这个事情,王波就不反对了,而且,王波也会按照李忠信的要求来做这样的一个事情。
只不过这个时候李忠信心中也是没有底,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从他父母或者是王波的角度来讲,他所谓的这个忆苦思甜的帮扶行动,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他的忠信公司的整个班底,基本上都是王波那个岁数大人,或者是父母年纪的人,现在他真的感觉到心里没有底。
但是,李忠信在这个时候却是觉得,越是这样的一种情况,他就应该越要坚持下去。
这个事情呢!总体上来,对于忠信公司是一件好的事情,如果贯彻得好,如果做得好,对忠信公司今后的发展也是有着一定帮助的。
李忠信整理好了资料,并想好了怎么和父母以及和公司的人说这个事情以后,却没有在当天晚上和父母说这个事情,因为现在忠信公司那边还有着那么一点不确定性,他必须要等忠信公司那边确定下来以后,他再和父母来谈这个事情。
因为和王波有了这样的一个对赌的协议,李忠信第二天既没有到忠信公司那边去,也没有到江城新区那边,而是找了人在江城的巴姆洛夫斯基以及负责对俄罗斯贸易的几个负责人。
“亲爱的信哥儿,我这都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可想死我了。”巴姆洛夫斯基看到李忠信以后,直接就给李忠信来了一个熊抱,兴奋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巴姆洛夫斯基对于李忠信那是相当感激的,如果没有李忠信,当年苏联解体的那个时候,巴姆洛夫斯基就会跟着他的领导堕入深渊,绝对不会再有现在的幸福生活。
巴姆洛夫斯基给自己的定位很准,他现在就是李忠信手下的一个负责人,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在苏联乃至欧洲呼风唤雨的大掮客了。
“巴姆洛夫斯基,看起来你的气色很不错,在中国和俄罗斯两边来回跑,没有让你感觉到疲惫,我这边是不是应该给你在加一些担子了?”李忠信坏笑着对巴姆洛夫斯基说了起来。
李忠信心中一直有数,巴姆洛夫斯基这个俄罗斯人为忠信公司没少做事情,只不过呢!巴姆洛夫斯基不被王波和洪斌所喜欢,他们总觉得巴姆洛夫斯基是俄罗斯人,不是一个国家的人,这样的人不可靠,或者说是他们信不着。
但是,巴姆洛夫斯基在中国对俄罗斯的贸易方面,确实是做得相当优秀,可以这样说,忠信公司现在百分之五十以上对外出口的货物,都是巴姆洛夫斯基来操作,算得上是对俄罗斯贸易方面的负责人。
“亲爱的忠信,您也是看到了,我现在的体重下来了足有二十斤,所以,这个给我加担子的事情,咱们就不要提了。
不过呢!我保证把公司交代给我的任务完成好。”巴姆洛夫斯基嬉皮笑脸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巴姆洛夫斯基心中清楚,李忠信跟他在这个时候说的是玩笑话,但是,真要是再给他加担子的话,他真的会很累。
“巴姆洛夫斯基,你的体重掉下来了足有二十斤,那么,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健康,你也是知道,人如果太胖的话,身体里面会出现很多的疾病。
所以呢!对于你来说,这个事情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按照我们中国的老话来讲,越有压力,越会让人感觉到轻松。”李忠信直接用俄语和巴姆洛夫斯基说了起来。
李忠信发现了一个问题,和巴姆洛夫斯基在一起说中文实在是太累,很多中文的东西,哪怕是他极力地进行了简化,巴姆洛夫斯基那边却也是听不太懂的。
“忠信啊!就别拿我这把老骨头开涮了。我这身体真的是经不起风雨了。”巴姆洛夫斯基听到李忠信说起了俄语,他反倒用比较蹩脚的汉语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啥?!!别拿我这把老骨头开涮了?!!
李忠信望着说着蹩脚的中文的巴姆洛夫斯基,一脸懵逼,他真的无法想象,那个曾经把不学中文挂在嘴边上的巴姆洛夫斯基居然有这样的一面,现在居然能够说出来不要拿他的这个老骨头开涮了,这看起来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巴姆洛夫斯基,我现在看到你的汉语说的很不错,我很欣慰,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之前不是说过不学汉语这个语言吗?”李忠信有些疑问地问起了巴姆洛夫斯基。
李忠信真的很好奇这个事情,巴姆洛夫斯基这样的人也能够在这个岁数发生这样的一种转变。
“忠信啊!不学中文是不行的,你三舅是忠信公司的老总,他对我说的东西,翻译那边都翻译不明白。
你三舅说了,他安排什么事情只安排一遍,我那边要是弄不好的话,直接就扣我的钱,甚至还要降职处理,所以我要是不学习中文,你那三舅早晚得把我踢了。”巴姆洛夫斯基心有余悸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巴姆洛夫斯基基本上没有和李忠信提起过,只不过现在李忠信问了,他自然要说一下。
他倒吧不是告状,而是心中真心就那么想的,他觉得,现在他基本上离不开忠信公司了,既然这样,那他必须要做好,至少需要不被王波所针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