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te4z優秀言情小說 人間苦 起點-第1261章 一盆殺豬菜相伴-ggt6x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龙少这时候,也过来了,包着一盆大馒头,冒着热气。
“哎呀,你们把我媳妇想成啥人了?
一会我先吃,还不行吗?”
说完仗义话,龙少好像心里也没啥底,扭头冲着何奈子喊。
“媳妇,我先吃,没事吧?”
晕,他自己原来也不保准啊。
何奈子已经开始往桌上摆酒杯了,白了龙少一眼。
“没事,肯定没事啊,要不还是我先吃吧。
一个个都是装的跟英雄好汉似的,咋这么怕死呢?
咋地,毒抗不行啊?”
哎,蔡根一皱眉,就说这群人生冷不忌吧。
说这么露骨,听着还是有点别扭。
拿过馒头,率先咬了一口。
“行了,吃个饭墨迹啥?
你们谁喝酒自己倒,我就不喝了,好不容易醒酒。”
这算是开动了,大伙也就不再扯淡了,专心开造。
蔡根夹菜的时候,感觉到了意外。
没想到啊,龙少这杀猪菜,很地道啊。
酸菜作为主场选手,就不用提了。
肯定是自己家腌的,没有速成酸菜的工业味。
被酸菜围在中间的配菜,就比较复杂了。
血肠,猪五花,猪小骨,冻豆腐,还有那大宽粉。
而且,这大盆杀猪菜,在蔡根眼里,寓意深刻啊。
论出身,血肠,五花肉,猪小排,虽然在猪身上地位参差不齐,但是比其他配菜都要高级很多。
比如小孙,小水,小天,还有佟爱家也算一个吧。
论材质,冻豆腐算是浅加工,宽粉算是深加工,遭受的境遇不同,成就也是不同。
比如小二,小草,段晓红也算勉强。
论做菜,无论以前啥出身,啥材质,跟着酸菜炖,一直炖,一直炖,终究会炖成杀猪菜。
比如,那个,这个,蔡根真的不想承认自己是酸菜。
同在一个盆里,就是一家人。
无论进盆以前多有个性,现在都带着酸菜味,很给酸菜面子。
充分体现了融入集体的重要性,还有入乡随俗的美德。
估计龙少做杀猪菜也是为了省事,绝对想不到会给蔡根带来这么多启示。
大伙吃上饭以后,谁也没说话,嘴上都忙个不停。
除了段晓红其他人都没喝,可能宿醉的劲头刚过,不想再迷糊了。
段晓红就厉害了,这一宿,她的醉酒压根没醒,算是完美接上了。
蔡根吃了三个大馒头,还想吃第四的时候,突然停下了。
自己为什么没有饱的感觉呢?
难道自己的饭量变大了吗?
按照自己现在的感觉走的话,吃十个八个也没问题。
不行,自己要克制。
感觉是一回事,实际情况是一回事,自己不能放纵自己。
放下了筷子,往后一退,算是下桌了。
本来想抽颗烟,掏出来闻了闻没敢点,刚才咳嗽的太厉害了,有那么一刻都快窒息了,还是先忍忍吧。
转悠到炕沿,这才留意地上并排躺着的四个人。
这咋话说的,刚才只顾吃饭了,把这四个货给忘了。
赶紧掏出手机,给石火珠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石火珠在接了电话,声音很是虚弱,没精打采的。
“蔡老哥,你那完事了吗?还顺利吗?”
蔡根一听,明明啥力都没出,在家睡了一晚上,咋还累成这样呢?
听说话的精气神,还不如自己呢。
刚想开口问,脑海中浮现了马莎拉壮硕的身影。
猛然惊醒,蔡根哪里还想不明白,石火珠的苦楚。
除了默默祝福石火珠,还问毛啊?
“阿珠,你手下四个人,已经解救出来了。
带点小伤不打紧,你过来接啊?”
石火珠对于四个手下,确实不太上心,带死不拉活的说。
“哎呀,蔡老哥,我还想再睡会,这一夜啊,你是不知…
也没啥,你回来的时候,顺便带上就行,我就不去接了。”
恩,差点说漏嘴,看样现在石火珠的警惕性真是低啊。
估计真的伤了神。
蔡根作为过来人,除了满脸的坏笑,也算是能理解。
“阿珠,我带回去不合适吧。
这里出了这么大事,你就不露个面?
以后万一有啥功劳,往谁身上按啊?
要是有奖金,谁去领啊?
难道,全给黄平吗?”
石火珠听到这,一下就重视起来了。
蔡根说的很通透啊。
出力没指望自己,让自己安生一夜。
那么领功劳自己还不去,那就是傻了吧?
“蔡老哥,你放心,但凡有奖金,肯定都姓蔡,我这就过去。”
恩,聪明人就是聪明人,蔡根一说他就能明白。
“恩?蔡老哥,纳启咋在店门口呢?
正好,我坐纳启过去,等我哈。”
恩?
纳启还没回来吗?
难道路上出了什么事情?
应该不会,有萧萧在,能出什么事情呢?
咋说也是土地婆。
哎,随即蔡根的信心就不足了。
有萧萧在,什么事都有可能出。
“龙少,你整辆车,把他们送村里卫生所吧。
地上多凉啊,再整出什么毛病。”
龙少有点不情不愿,毕竟刚才黄平砍何奈子的时候,并没有顾忌龙少的死活。
可是蔡根说了,他也不能无视,放下馒头就出去了。
过了不大会,带着几个大小伙子,把黄平他们四个抬了出去。
龙少没跟着,拿起馒头继续吃饭。
“蔡老板,我安排完了,已经送回去了,你就放心吧。
你要是吃完了,就先眯会吧,这一宿把你累够呛。
一会冬捕节开幕以后,往上拽鱼的时候,我再叫你。
今天大伙谁也别走,早饭咱们先凑合吃一口。
晚上我备一桌好席,正正经经的拜个师,你们观礼。”
龙少刚说完,感觉到何奈子拉了他一下。
那小女人的作态,演得满分,真给龙少面子啊。
“对了,也算是我跟何奈子结婚。
你们也不用多想,免收礼金。”
蔡根一下就笑场了,这龙少心真大,还惦记礼金呢?
除了他的便宜师父佟爱家,谁能给他随礼?
蔡根靠在被垛子上,刚吃完饭,被热炕一烤,还真有点困了。
刚要睡着,佟爱家也吃完了,坐在了蔡根身边。
“蔡根,你给我讲讲,下去那么多人,都去干啥了?
你又是咋整的?
我实在太好奇了。
你手不能挑,肩不能扛的,咋就把他们都料理了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