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pokc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超級海島大亨笔趣-第1425章 其貌不揚讀書-0ftb3

超級海島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海島大亨
回到家中,江诚小小的午睡了一下,差不多到了上学的时间,便拉上了徐影,开着自己的凯美瑞,想着府一中开去。
现在正是上学的时间,校门口人来人往的,都是上学的学生。江诚将车停在路边,看着这些充满朝气的学生,不由地怀念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匆匆那年,最是美好。
等着学生都进的差不多了,江诚和徐影便下了车径直向校内走去。
喂!你们俩干什么!做什么的!“门卫老大爷看见男一女竟然就这样无视他想就这么走进去,顿时不乐意了,虽说这女的长得还不错,但是这可不是你无视本大爷的理由,想当年,我也是学校的一株草啊!大爷心中想到。
江诚两人听见大爷叫住了自己,纷纷意识到自己这样好像是有点不妥。便停下了脚步,向着大爷说道啊,不好意思啊大爷,我们是新来报道的老师和你们校长约好的。
门卫大爷听见江诚这么说,将双眼一蹬:“你们在这等着,我去确认一下。“说完,转身走进门卫室打电话去了。
没多久,大爷便又走了出来,这次他的态度变得十分和善。
来报道的早说啊,快进去吧,校长在等你们呢!大爷笑呵可的说道,和刚才判着俩人。
江诚和徐影看到人来人往的学生,不禁想起了当年不过两人也只是笑了笑而已。
两个人在校园里四处選,一眼望去,只有三层楼的教学楼,其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楼。
只看到这几栋楼有学生。教学楼上有很多扎堆的学生,不管男女,都站在走廊上,在忧郁地聊天,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江诚笑着说:“徐影,你猜猜第一栋楼的那些扎堆学生是高几的“手随意的搭在徐影的肩上。好像是很久的老朋友一样,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点都不带尴尬的。
他们这样怎么能看得出来,他们的额头又没有刻着字,你这样说,就是你能看出来略”。徐影疑惑得答道,皱了皱眉,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只是不知为何,竟有些喜悦。
江诚得意得道。
那是当然,我那么厉害。你看看你这样都看不出来,亏你还要当老师。你看看他们那么忧郁的脸,双目无神,一看就知道是高三狗啦。说着放下了搭在徐影肩膀上的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徐影看着江诚放下去的手,有些落寞的说:“鬼记得,我高三我高三在家里过的,学校那些东西,点意思都没。不和你废话了,快点找校长室,不然就迟到了。我不想第一天就给别人留下个不好的印象”。
江诚满脸嫌弃,带着夷的看了眼徐影,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徐影奇怪的看着江诚,小跑了两步跟上了徐影。江诚瞟了一眼徐影意味深长的说到:“现在的印象分都是在借是分的,只要你够帅,印象分就不怕不合格,而且我们又不是其他人,我们,应该是校长要留个好应印象给我们才对。
随之,徐影就随便在附近找了一个女生问。一眨眼的功夫,徐影也没从女生口中得知·校长室的位置。徐影和女生说谢谢后,向着周区看看,想找个该校的老师来带他们过去。现在的学生啊,都忙着学业教室宿舍餐厅三点一线。鬼知道什么劳什子校长。江诚冷笑一声想到。
两个人走了两分钟后,就看到一个老师正在匆匆忙忙地走过来恰好就和江诚撞上了。
江诚本能地说了声不好意思后客气地问道:“刚刚没看到,撞上你还真不好意思,这位帅气的先生是这里的老师吗
这位老师明显被江诚调侃的语气整的很不悦,懊恼地回答:“嗯是,怎么了。
江诚也员觉到了老师的不悦,了眉头。正腔问答:“"前辈您好,我们是刚到的老师,请问您可以带我们去校长办公室吗
那老师瞰了耿江诚,一脸鄙夷的将手里的课本扔到了江诚的怀里。张嘴刚想说什么却被江诚一把推开,随之刚刚被扔出去的课本砸到了他的头上。这位老师当场就恼羞成怒了。
站起来瞪着江诚,两个人怒目而视,像两头凶很的野兽。学生们看到这场景,发生了口角都纷纷躲开。
正就在两个人要爆发,想要动手的时候,有一辆白色的宾利,按着喇叭快速地行驶了过来。
小轿车停下来之后,一个中年油的男人迅速下车对江诚鞠了个躬。
老师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额头冒着细细的密汗表示他现在很紧张。江诚挥了挥手,看了老师一眼又看了校长一眼。
温度顿时降低,这寓意,不言而喻。
校长能做到这个位置也是人精,不懂点人情世故怎么去做这一高的校长。校长生气地对这个老师说:你这个数导主任是不是不想做了,居然这样对江先生。老师似乎还没惜过来,看了看校长又看了看江诚最后看了看自己的书。似一个梦游者。
校长冷冷的看着老师,手心冒着汗,眼前这位什么人物他不知道。但是他只知道眼前这个看着年纪轻轻的老师是教育队老大拍下来的。
他只知道,这个人物不能得罪。
叮可可……阵悦耳的铃声传过来。校长翻看了下手机,李老大几个字在手机上跳动着,让校长看的一惊。“喂,李老大。您好!
电话那头传过来不耐烦的声音,明显是因为电话这头时间等长了。“怎么接电话这么慢,那个江先生到了吗你可得招待好了,这个可是府伟文书那边的人。出了什么事你我都担待不起。“
沧桑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敲在校长的心上,校长扭头看了看其貌不扬的江诚。心里咯噔一声,颤抖着手指头挂了电话。
老师在一边看着校长快哭的表情,仿佛立马惊醒似的。扭头对着江诚说到:“对不起啊,江先生,是我刚刚没看清,我还以为是逃课的学生呢!实在抱歉。
江诚听了这话,看都懒得看一眼那老师,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校长。校长感受到江诚的目光。
看着江诚,口齿不清的说到:“江先生,抱欺。是我怠慢了。“满脸的虚汗表现了他现在的惊慌。
江诚意味深长的说道:“贵校还真是事务众多,校长这样緊忙。教导主任忙的连老师学生都分不清话里的意思,众人皆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