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vq75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宋煦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八章 牌面-58rbx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赵煦听着这个声音,竖起折扇,挡住身后的人,不动声色来到门旁。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年轻人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茶杯,随意的拨弄着,目光则斜视着朱浅珍,神情傲慢又带着一点不屑。
朱浅珍坐在他对面,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笑着说道:“客人是小看我这铺子了,‘皇家票号’四个字,可不是什么人随便能取的,区区十万钱,小铺吃得下,尽管放心。”
年轻人看了眼朱浅珍,笑着喝了口茶,道:“好!我知道,这铺子与宫里的贵人有关,十万钱,放在你这也放心,利息是五厘?”
朱浅珍同样在审视着年轻人,道:“五厘。不过小老儿还得多嘴几句,客人这钱来路正当吧?如果客人前脚存下,后脚就有官府来查,小老儿可吃罪不起。”
年轻人放下茶杯,神情自信,扬着头道:“朱掌柜放心,这钱我敢拿出来,就一定没问题。我说的是,真的每月五厘?一个月后我来,能拿到五千钱的利息?”
十万钱就是一百贯,五厘的利息,就是百分之五,五贯,五千钱。
朱浅珍拿不准这个人的来路,但脸上从容不迫,道:“当然。小铺子开门做生意,凭的是信誉,绝不会自砸招牌。客人,来自右边?”
“没错,世代经商,小有薄产。”年轻人随手弹了下身上精致的绸缎,从怀里拿出一个紫砂壶,自顾的把玩。
右边,是宋人对山西的口语称呼,有时也称山右。
朱浅珍盯着这紫砂壶,知道是好东西,稍稍思索,道:“客人,什么时候入账?”
年轻人盯着紫砂壶,随口的道:“我有钱,但我也得看看你们的底气吧?”
朱浅珍笑了声,道:“去拿。”
边上侍立的伙计应着,当即去了柜台里面,打开一个盒子,拿出两道文书,走回来递给朱浅珍。
朱浅珍翻开看了眼,递过第一张,道:“客人,这是政事堂批准文书,政事堂。这个,是户部担保文书,盖有户部大印,户部梁尚书,吴侍郎的亲笔署名。”
年轻人神色一正,连忙揣起紫砂壶,拿起两道文书,认认真真的打量。
朱浅珍坐着不动,语气十分平静的道:“客人,小铺子不是普通的交子铺,以往朝廷的交子务都交给了小铺,这是政事堂批复的,不是户部。小铺虽然没有户部的股子,但户部做了担保。如果客人真的有十万钱,入账之后,小老儿可以带你去见见我们的大掌柜。”
“不用!”
年轻人慢慢放下文书,一脸松口气的笑容,凑近朱浅珍,低声的道:“本人只是生意人,不想与那些达官贵人有过多牵扯。我存了钱,到时候贵店支付本金利息,两不相涉,朱掌柜,你说呢?”
朱浅珍听明白了,也低声道:“客人放心,大掌柜不在朝廷,他们再怎么斗,都不会波及到小店,只要时间到了,客人整取零存,小店都欢迎。”
年轻人满意一笑,眼神闪动一会儿,道:“五十万,你吃得下吗?”
朱浅珍神色如常,道:“客人就是翻个十倍,小店也吃得下。”
五十万铜钱,就是五百贯,换成白银,其实也就五百两。
年轻人盯着朱浅珍打量,旋即晒然一笑,坐回去,道:“其实啊,我们倒是不在乎这点利息,主要是这钱太占地方,家里着实要放不下了。”
宋朝的铜钱最大的弊端就是币值太小,寻常人家还好,大户人家,有个相当于几千两的铜钱,不说数量,单是重量那就是几万几十万斤,着实要有专门的钱库才行。
朱浅珍一脸赞同的点头,道:“客人说的是,来小老儿这的,大部分都是这个想法,能来存着的,谁家会在乎那点利息?”
年轻人顿时笑意更多,再次凑近,道:“如果更多,你能吃得下?比如,万贯以上?”
一贯是一千钱,即便有折价那也有八九百,万贯,那就是上亿铜钱了!
而只相当于万两银子。
在大宋,能一口气拿出万贯钱财的,不少,但敢拿出来存的,绝对不多!
朱浅珍稍微坐直,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神情肃重了几分,语气缓慢的道:“客人,以前的青苗法,官府的利息是二分,现在民间的举债也有一分,为何公子不去放钱,反而来小老儿这里?”
朱浅珍的话说的明白,防水出去,利息是一分,放到他这里,是五厘,足足差了一倍!
年轻人浑然不在意,语气散漫的道:“不是说了吗?不在乎那利息,就是找个放钱的地方。”
这种话,客气时候会当真,但认真的时候,就没人信。
朱浅珍神色不变,淡淡道:“客人,区区万贯,小店吃得下。但客人这般大手笔,小老儿心里着实没底,还请给句话,尊姓大名,贵府何处?”
年轻人看着朱浅珍,知道不透露一点,今天的生意难做了,收起轻漫之色,斜过身子,道:“我姓李,府上出过六个进士,三位侍郎,一位尚书。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这生意,你要是能做就做,不能做,这铜钱也只能在库里生锈发霉。”
朱浅珍仔细想了想,大宋朝从太祖立国到现在,豪门士族太多,根本想不起来是哪一家。
他稍稍琢磨,道:“好。来人,开后门。客人,将钱送来,我们两家当众清点无误,我给您开票据,再给您交子,您拿好后,但凡整月,您来之前提前两天说一声,我给您准备好,您马车自运,没有,开封府内,我派人给您送去。”
“痛快!”
年轻人一拍桌子,大声道:“我喜欢朱掌柜的脾气!这个月,我存十万钱,三个月后,但凡你们拿得出利息,我就翻倍,以此类推,到了明年中,你们还撑得住,万贯!”
朱浅珍眉头挑了挑,这个人明摆着就是来吃利息的!
不过,区区这点利息,对皇家票号来说,九牛一毛。
朱浅珍微笑,道:“好说。另外,客人以及亲朋好友有需要用钱的,只要有足够的信用担保或者抵押物,尽可来小店举债。”
年轻人听着,凑近一点,低声道:“你能借出多少?”
朱浅珍跟着倾身凑过去,低声道:“这得看担保人或者抵押物,担保人信誉足够好,万贯,十万贯小老儿都出得起。”
十万贯,相当于十万两,哪怕是豪门大户也不是随随便便拿得出的!
年轻人目光深深的盯着朱浅珍片刻,道:“利息多少?”
朱浅珍道:“视举多少以及时间而定,最低的话,我能做到三厘。”
“三厘?”
年轻人神情微震,这个利息,可真的是太低了。以前青苗法是二分,民间借贷普遍在一分上下,这三厘,太让人眼红了。
年轻人迅速又恢复平静,越发压低声音道:“三厘借多少,要多久?”
朱浅珍道:“一千贯、一年以上。”
年轻人心底默默算了下,低,太低了!
三厘的利息,全大宋绝对找不出第二家!
年轻人有些眼红,这么低的利息,他完全可以借出,三千贯本金,哪怕是放水也能赚到两倍以上!
不过他旋即双眼微动,与朱浅珍玩笑似的说道:“朱掌柜,你这边存的利息是五厘,借的利息是三厘,就不怕外人左手倒右手……”
年轻人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这边从这里借出去,转手又存进来,那就是空手套白狼,白白的吸皇家票号的血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