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nkqb1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 線上看-第742章:栽贓陷害熱推-48dyu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东宫丽正殿偏殿,韩志默默等候着,如今他已经是武川卫在襄阳的直接负责人。
武川卫是在李渊的‘只眼’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原本是一个秘密的暗杀监督机构,总人数没有超过三十人,是极为隐蔽的存在,之前连李建成和李世民都不知道。
但李元吉接手以后,便从暗中走向了阳光之下,名字也变成了现以的武川卫。并且在李渊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监视百官监察院,后来权力扩大到监军和监视平民,经过接近一年的发展,最终变成一个游离在朝廷律法之外的特务机构,不但内外兼管,还有先斩后奏之权。
武川卫的前身是李元吉的新军,衙门占据一里坊之地,设有军衙、监狱、军营三个部分。
尤其是关陇贵族谋反以后,李渊食宿难安,担心有人造他的反,便让武川卫加强管控,凡是与关陇贵族独孤派有关的人,不管是官职、军职有多大,都要一一清洗捕杀,而这道密令的结果便是让李唐军队、官场陷入高压恐怖之中。
李元吉为主时期,更是下达了‘宁可错杀百人,不可放过一个’的命令。这道命令下也让很多人家被武川卫弄得家破人亡。
他今天前来求见李建成,是准备完全李渊留下的任务,将逗留在襄阳的世家大族消灭干净,将其钱粮收入国库,然后运往益州。
等了一会儿,后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见是李建成到来,韩志连忙起身行礼:“卑职韩志参见太子殿下。”
“韩长史免礼,请坐。”李建成示意韩志就座。
“多谢殿下。”等李建成坐好,韩志才依言坐下。
李建成淡淡一笑:“以前在大兴时不时相聚,通过韩长史得到许多精美价廉的书籍,到了襄阳这么多年,韩长史好像还是第一次前来东宫吧?”
李建成的弦外之音韩志如何不知,脸色微微一红,拱手道:“若非太子殿下提携,卑职还是低贱的商人,知遇之恩,卑职时刻不敢忘。”
李建成呵呵一笑:“为国荐才是我职责所在,没什么恩不恩的。倒是韩长史的种种表现令我侧目哪。”
“圣上不弃之恩,卑职只能以这死相报。”韩志说道。
李建成不置可否,也懒得和他兜圈子,问道:“襄阳街头情况如何?”
“回禀殿下,因为圣上移驾而造成的混乱已经平息,不过卑职这几天也抓了数百名散布流言之人,从他们招供来看,应该是同一批人所为。”韩志说道。
李建成为之一怔,沉声问道:“你以为是何人所为?”
韩志迟疑道:“这些人都是收人钱财的普通老百姓,至于是何人所为暂且不知,隋朝细作应该可以排除在外。”
“何以见得?”李建成追问道。
“襄阳即将移交给隋朝,卑职认为隋朝皇帝并不希望襄阳出现大动荡,以免城池遭到破坏。”
“言之有理。”李建成虽然不耻助纣为虐的韩志,却比较满意对方的说辞,又说道:“这么说来,韩长史认为是家贼所为了?”
“这些家伙恐怕恨不得我军离开襄阳,以便迎接新主。”韩志说到这里,连忙将话题引正题:“殿下,我们最好尽快依照圣上吩咐,将这些墙头草拔出干净,不然的话,这些人动用各种人脉关系,把我们拖在路上,从而为隋军创造机会。”
韩志就是在提醒李建成,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要是他不答应,那武川卫便会依照圣命,自行其事了。
李建成沉思良久,终于点点头道:“有哪些世家大族需要清理?”
韩志呈上一本厚厚的奏疏,躬身道:“此事事关重大,卑职不敢擅自做主,请殿下过目,由殿下决断。”
李建成接过一看,脸色微变,断然道:“涉及到的人实在太多了。不准。”
“殿下,请恕卑职直言。这份名单与圣上的要求完全符合,殿下何以拒绝?”韩志抬头,丝毫不认的看向李建成。
“那我问你。”李建成说道:“韦氏何罪之有?”
“韦氏以低微的价格大量置办田产、店铺,不但分配到各房子弟名下,便是家奴也有。要是韦氏忠心耿耿,应该把田产变便,入蜀置产才对,而不是在襄阳境内。”韩志摇头道:“韦氏用心可诛,又与隋朝皇族有关系,要是他们登高一呼,只需寥寥数百人,即可占据峡道要塞,到时候,殿下和众多将士又如何入蜀?”
“这……”李建成皱眉道:“夷陵和巴东守军皆是父皇心腹之将,自然是可信之人。”
“但,人是会变的。他们所掌握的要塞,能够换取高官厚禄,难免会有人经受不住利诱。就算他们是忠臣良将,但他们的属下呢?在我大唐处境不妙的情况下,殿下认为万千将士能够经受得了金钱、美色、高官的威逼利诱吗?“殿下别忘了,当初王世充家族也是在艰难处境之下,被内贼献了城的。”
韩志心下一叹:韦氏等族之心,路人皆知,都到这步田地了,这个李建成竟然还心慈手软、犹豫不绝,他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就算登基为帝、实权在掌,也压不住蠢蠢欲动、野心勃勃的李世民、李元吉。李渊不愿移交权力,恐怕也和李建成的软弱性格有关吧?
李建成沉默片刻,才将名册还了回去,下定决心道:“也罢,韩长史看着办吧,需要什么配合,只管回来找我。”
“卑职告退。”韩志接过名册,转身便匆匆走了。
。。。。。。。。。。。。
如今的襄阳物价高攀不下,但总的来说,还算比较稳定,且因为李渊受数十万将士家眷胁迫,百姓都得到应有的补偿,几乎是家家都有余粮。所以襄阳百姓的生活都比较正常。
但街头巷尾随时出现的武川卫已经扩张到了三千人,他们现在的权力极大,不但能够随意抓人,也可能随意闯入民居,自从李渊离开以后,他们每天全体出动,分布在襄阳的各个角落,监视着各个关键点。
但是对于武川卫,百姓不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首先是武川卫移交给韩志以后,不再像李元吉那般无恶不作,哪怕是抓人,但只要底子干净,都会平安放回,人是善忘的动物,久而久之,就把武川卫的凶残给忘了;其次,隋唐之间的休战协定已经风传全城,也知道唐朝不能用无辜百姓下手,人们都认为战事不会发生,但是他们忘记了,目前的襄阳还在李唐的掌控之中。
一座酒肆内,十几名士族子弟正在二楼一间宽敞的雅室内聚会,今天是韦匡伯次子韦思齐二十五岁生辰,他邀请好友喝酒庆祝。
韦思齐被众灌了十几杯酒之后,只感到头昏眼花,舌头都有点大了,眼看大家起哄着又要来第二轮,慌忙道:“这酒是英雄烈,可不是一般的酒水,要是你们把我放倒了,谁谁来付帐?谁来带你们去潇湘馆?”
“今天寿星只负责喝酒,酒钱我们来付,要是寿星醉了,我们就把抬去潇湘馆听曲,大家说好不好?”
“好。。”
众人轰然叫好,大家按得韦思齐动弹不得,一人捏着他的鼻子,呼吸不畅的韦思齐只能张开嘴巴呼吸,另外一人往他嘴里灌酒。韦思齐无奈,只能饮下。
就在这时,只听大门发生‘砰’的一声被人踹开,只见一伙武川卫从外面冲了进来,吓得众人纷纷坐起身,房间内顿时鸦雀无声。
韦思齐也坐了起来,他有点头重脚轻,但头脑比较清醒,正所谓酒壮怂人胆,这话放到韦思齐身上亦然,他拍着桌子质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原来是韦公子,难怪这么嚣张。”一名身材瘦高的将领冷冷的说道,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他名叫任安,乃是武川司的校尉,但同时,也是韩志安插进来的黑冰台校尉。
“我们在这喝酒,一没犯法,二没言政,三没影响他人,你想怎样?”韦思齐怒视他道。
任安目光扫了一圈,发现都是名单之上的世家子弟,心下大喜,冷冷的说道:“我们得到密报,你们是隋军探子,给我搜身!”
众武川卫一拥而上,不管这些文士如何挣扎怒骂,便强行拔下每一个文士外衣,忽然有一名士兵大喊,“将军,我搜到了!”
士兵纷纷起身,只见这名士兵高举着一块铜牌,正是从前隋军斥候的腰牌,那名文士也不是傻子,面如土色的大声辩解:“这不是我的牌子,你们故意栽赃陷害。”
韦思齐当然也知道对方的用意,要是任由武川卫将这位杜氏子弟带走,大家也都逃不掉罪责,顿时大怒道:“他是杜氏子弟,根本就不是什么敌军探子,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栽赃陷害。”
韦思齐没有出仕,不知人心险恶,他没有看出武川卫就是冲他们来的,而对方等的也就是他这句话。
任安冷笑道,“证据确凿,韦公子居然还要庇护他,原来你们是一伙的,难怪在一起大吃大喝…看来我是抓到大鱼了,把他们统统给我带走。”
武川卫闻言便上前拖人,文士们哪肯跟这群恶狼走,一个个拼命反抗,任案拔出佩刀,一刀柄重重地击打在韦思齐的后脑勺上,他顿时晕了过去。
酒肆外面早已包围了一百多名武川卫士兵,周围行人指指点点的悄声议论,武川卫忽然抓人,也不知是谁要倒大霉了。
很快就看到大群士兵从酒肆内走了出来,一群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文士双手被反绑,嘴里都堵着一块破布,像狗一样被扔起了密不透风的马车内,直奔武川卫衙门而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