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6fx7y好看的都市小說 輪迴樂園討論-第八十一章:暗殺-ny0ce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海滨城市「洛亚什」。
夜间华灯初上,一艘飞艇在城市上空巡航而过,下方的街道车水马龙。
本应是最繁华的中心区,街道上却看不到车辆,只能看到众多漫步在街道上的行人,想来也是,审判所就屹立在此地,当然不能让车辆靠近附近,惊扰到这里的大人物们。
眷族的领地内有很多环城、要塞城等,每个地区的法律都略有不同,也促成了不同的人文与城市风格。
「洛亚什」中心街禁车辆入内,其实不算什么,极光议会那边还有贵族与议员世袭制。
审判所每一层都灯光通亮,边壤区的战争爆发,这里进入24小时开放状态,只要有眷族军官被送来,对应的司法流程会开始运作,以保证足够的震慑力,避免前线的军官怠战或抗命。
位于审判所的地下四层内,这里是沉厚的金属风格,每一间牢房都是单间,会被关到这里的人,都是眷族军官,哪怕有罪,也不会受到像囚徒一样的糟糕待遇。
最里侧的单间牢房内,雷兹准将坐在单人床-上,手中是一份报纸,他越看眉头皱得越深。
算算时间,雷兹准将已被关进这里两天,在这两天中,他没考虑其他,而是一直在研究,怎样能战胜太阳阵营的‘群殴战术’。
经几番总结,雷兹准将弄清了太阳阵营为何这般难对付,并构想出应对策略。
可惜的是,这没意义,他身陷囹圄,能否重获自由还是未知数,更别说保住地位,以及去边壤区进行复仇战役。
正在雷兹准将思索这些时,监牢的门被一名执法卫打开,雷兹准将闻声看去,除两名执法卫之外,其余三人都是生面孔。
雷兹准将心中咯噔一声,这时见到来路不明的生面孔,很可能代表凶多吉少,再想起同盟官僚的那些嘴脸,雷兹准将心中涌现出不过如此的感觉,他都有些大彻大悟。
“准将先生,同盟需要你。”
一名身着正装,戴着金丝眼镜的眷族开口,他虽气质文弱,目光却有种说不出的犀利感,这种人,不是在情报部门任职,就是隐秘部队的掌权。
“嗯?”
雷兹准将先是疑惑了下,转而就想到,是边壤区那边的战局不利,要找人背锅。
雷兹准将心中暗惊,脸上的神情不变,他说道:“我这种败军之将,没有资格再去前线,服不了众,要是军心散了,就彻底败了。”
雷兹准将叠了下手中的报纸,不再理会站在门外的金丝眼镜男。
见状,金丝眼镜男意味深长的笑了,他抬手示意,让审判所的两名执法位退下,只留下他带来的两人。
“准将先生,同盟需要你。”
“我已经没有被需要的价值。”
雷兹准将说话间叹了口气,他虽很希望重回战区,去进行心中谋划好的复仇之战,可他不会回去背锅。
要是背上这锅,大概率是刚到钢铁要塞,就莫名其妙的去世,他了解惠特利中将,知道对方很可能干出这事。
“准将先生……”
“不要说了,我…不会再回去,我已经被库库林·白夜击溃,没有资格再直面他。”
雷兹准将的神情中透出几分落寞,今天就算来人说破嘴皮子,他也不会回前线。
“准将先生,请让我把话说完。”
金丝眼镜男的语气中略显不耐,他很讨厌别人打断他说话,在确认雷兹准将会洗耳恭听时,他继续说道:
“雷兹准将,根据我的调查,你于数日前出售过一批制式武器,买家是一名叫埃奇沃的商人。”
“报废武器而已,我是拿到批文后才买卖。”
“是的,从账面来看,你的这次交易具备合法化,但,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金丝眼镜男将一张照片递给雷兹准将,雷兹准将接过后随意看一眼,脸色骤变。
这照片上,苏晓、凯撒、雷兹准将三人似乎正在交谈着,在苏晓手中,拿着把崭新的制式战刀。
更要命的是,照片的背景是战锤部队的地库内,全都是武器架。
其他不说,就这张照片,就可以给雷兹准将落实十几种罪名,随便一种,就足以让雷兹准将丢掉性命。
在雷兹准将的面色极其难看时,金丝眼镜男开口,说出刚来时所说的首句话,他说道:
“准将先生,同盟需要你。”
“誓死捍卫同盟!”
雷兹准将的态度有了惊人的变化,他说话间,还用打火机点燃手中的照片。
……
边壤区,战场上一片泥泞,昨晚下了雨,外加最近几天,这片战场一直被重炮级武器轰,地底的砂石被翻到地面。
总指挥室内,苏晓站在弧形落地窗前,俯瞰战场的情景,夜间的能见度不高,但也能看清战场的大致情况。
世界争夺战打到这种程度,是谁都没想到的,原本都认为是契约者与契约者间的大乱斗,结果打着打着,变成几十万土著民混战。
用豪妹的话就是,这TM和做梦一样,要不是没有主线任务,她都会认为自己进入了一个连年战乱的世界,而不是来参与世界争夺战,进行契约者大乱斗。
现在的局面很简单,眷族阵营胜,将是天启乐园、圣光乐园、守望乐园三方中,有一方胜,而太阳阵营胜,则代表轮回乐园胜。
打不过就跑?怕是在想屁吃,在昨天中午,苏晓这的半颗【世界之核】,与敌方那边的【暗氤】共鸣了。
敌方能凭借【暗氤】感应到世界之核的位置,与之相对,苏晓也能凭手中的半颗【世界之核】,感应到【暗氤】的方位。
现阶段,整片大陆都是虚空之树公证的战场,只要不离开这片大陆,怎么打都行。
这也是限制,代表无法带着【暗氤】或半颗【世界之核】跑路到海上。
要么赢,要么死无葬身之地,苏晓这边,后方是异化兽领地,黄金伯爵、圣诗、奥兰迪那边,后方是人族领土,双方都没有退路可言。
眷族的终极反扑即将要来了,好消息是,合成中的5枚六星称号,还有几秒就完成本次合成。
【提示:本次随机燃炼已完成。】
【你获得混沌主宰者(★★★★★★★称号)。】
……
一枚新的七星称号入手,无主称号的燃炼分为两种,1.燃炼出【无特性称号】,这种燃炼方式,费用为正常燃炼的一半左右,2.随机燃炼,这种燃炼方式的费用,是正常燃炼的几倍。
看似前者更便宜,但在苏晓看来,称号的效果,不仅是由星级决定,还有其本身蕴含的特殊能量。
这种特殊能量越多,将其当作副称号燃炼时,对主称号的提升就越大,主称号自然就越强,就比如【战争领主】与【无冕之王】,这两者都是七星称号,却天壤之别。
【战争领主】的存在,可以说是称号中的奇迹,因为它是提升了四次的称号。
一枚主称号,最多可燃炼三次,之后就不能再进行燃炼,而【战争领主】,从三星级提升到六星级后,这枚称号就到了极限,已经不能再燃炼。
可问题是,战争领主的第四次提升,不是凭借称号圆盘的燃炼,而是苏晓用七星称号【追梦人】,将其提升到七星。
【追梦人·七星称号:牺牲(主动),可选定任意一枚现有的六星称号,激活此能力后,追梦人称号将被消耗,使所选择的六星称号晋升至七星称号,大幅度提升此称号能力(强于90%以上七星称号)。】
就这样,【战争领主】进行了第四次的提升,在那时,苏晓就发现,战争领主的强度不对,相比正常七星称号,战争领主的强度高到离谱。
不仅如此,在用【追梦人】提升后,战争领主不仅继承了【追梦人】的星级,还继承了更可怕的东西,就是追梦人的三次燃炼机会。
理论上来讲,苏晓可以将战争领主提升到十星称号,但有个问题,他不知道有没有十星称号的存在,九星称号他都没见过。
或许这也是【追梦人】称号的名称由来,正因为不知道其是否存在,所以才缔造出这种可能,去追求这梦想。
也正如【追梦人】称号的属性,能将六星称号提升到七星,之后获得三次燃炼机会,刚好冲击十星的梦想,去一探那梦想之物是否存在。
时不待人,眷族那边随时都可能袭来,要尽快度过没有战争领主加成的虚弱期。
打开称号燃炼圆盘,苏晓先将【战争领主】镶嵌到主称号位上。
当的一声脆响后,战争领主被吸附进燃炼圆盘中心处的凹槽内,以这为起始点,燃炼圆盘上逐渐蔓延岩浆纹。
又是几声脆响后,【无冕之王】、【世界侵入】、【战斗大师】、【混沌主宰者】四枚称号镶嵌在周边的凹槽内,其中的【世界侵入】快速熔解,将两个副称号凹槽占满,以一顶二。
【是/否进行本次称号燃炼,如需进行,需支付5000枚灵魂钱币。】
【提示:本次燃炼成功率为100%。】
……
燃炼费用在接受的范畴内,比六星称号的随机燃炼还便宜1000枚灵魂钱币,但为了让战争领主拥有更高的含金量,这支出值得。
100%的成功率,让苏晓略感欣慰,他选择开始燃炼。
【提示:本次称号燃炼,预估需耗时12小时45分。】
苏晓之前一直没着急提升战争领主,就是因为这点,近13个小时失去战争领主的加成,如若这是在混战中,己方甚至会出现坚守不住防线,被敌人围攻太阳要塞的情况出现。
野猪战士们经进化巢的蜕变,虽已有不错的战力,可面对本世界的霸主势力眷族,这还不够,眷族士兵有多善战,苏晓已经领教过。
称号燃炼开始后,不可中途打断,除非想让战争领主报废。
苏晓不会靠运气获胜,既然眼下需要时间,就自己去争取。
如何让眷族那边在13小时内不出兵,苏晓心中已有了打算,之前的布设,都可以用上了。
苏晓拿出通讯器,先是联络了奴隶商人·阿兹巴,通话刚接通,他就说道:
“阿兹巴,你还欠我条命。”
苏晓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之前奴隶商人·阿兹巴脱离自由城时,他的长子没来得及撤走,被哨塔领袖·斐迪南的人逮住。
是苏晓通过利·西尼威那边的关系,让审判所的人脉施压,要求把阿兹巴的长子送到审判所。
在沿途,苏晓让巴哈与钢牙去截人,这才救下奴隶商人·阿兹巴的长子。
对于这长子,奴隶商人·阿兹巴打心底满意,他有六个儿子,其中五个都和他一样是侏儒,唯有长子不是。
阿兹巴曾带自己的长子去做过血型等鉴定,总之能查的都查了,这是他100%的亲生子嗣。
其实有一点阿兹巴不知道,他的长子被逮,其中有很多原因,最为主要的一点,是苏晓从中进行了干涉。
这就是与恶阵营成员合作的方式,又或者说是与一名奴隶商人合作的方式,永远不要想着让对方忠诚,或是掏心置腹、感恩戴德,如果抱有这么天真的想法,等待的必定是一刀背刺,以及后续的出卖。
与这种人合作,要让对方欠下必须要还,甚至不敢不还的人情债。
被人畏惧着,要比被人尊敬着更安全,永远不要让恶阵营的合作者,看到你虚弱的时候,也不要让对方摸清你的底牌。
“白夜,就这一次。”
通信器对面的奴隶商人·阿兹巴声音有些低沉,这奴隶商人很清楚的知道人情债有多难还,尤其是,苏晓是太阳阵营的领袖。
“哨塔领袖·斐迪南,首席大法官·佛沃,这两个,你二选一。”
听闻苏晓这句话,通讯器另一边的阿兹巴愣住了。
“你想让我,刺杀这两人中的一个?白夜,你来杀了我吧,欠你的这条命,我用自己的花。”
奴隶商人·阿兹巴的态度异常坚决,因为无论是去刺杀哨塔领袖·斐迪南,还是首席大法官·佛沃,这都是要被灭全家的勾当。
“阿兹巴,你很富有。”
“对。”
“人族能和眷族僵持到今天,能人异士不会少。”
“我懂了,用我一半,不,我用三分之二的资产,去雇人暗杀哨塔领袖·斐迪南。”
听到这答复,苏晓挂断通讯,他要通过暗杀哨塔、眷族同盟、极光议会三方的大人物们,拖延些开战时间。
正常情况下,如果哨塔领袖·斐迪南、同盟长·托因、同盟元帅·赫·康狄威、首席大法官·佛沃,以及极光议会的议员们遭到暗杀,只会让眷族士兵们更愤怒,加快开战速度。
眼下则不同,敌方已久攻三天,毫无进展不说,还铩羽而归,这对士气的打击可想而知。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那边的首战惨败,二次出征被捶到满头是包,此时要是几位灵魂级人物出了问题,眷族士兵们就真的快三而竭了。
到那时,就算要出战,也必须先稳住军心,例如眷族的四位大人物之一亲临钢铁要塞。
只要局面发展到这种程度,苏晓拖延时间的计划就达成。
奴隶商人·阿兹巴这些年赚了多少钱财,这很难统计,有钱能使鬼推磨,想必,这次调出来的人族民间大神,会让哨塔领袖·斐迪南收到一份惊喜。
苏晓拨通另一个拨频,这次是联络利·西尼威。
利·西尼威已从首席大法官·佛沃的狗腿子,变成同盟元帅·赫·康狄威的狗腿子。
苏晓让对方去毒杀同盟元帅·赫·康狄威,如果成功,会对眷族同盟的士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挂断通讯,苏晓思量片刻,联络了第三个人,几秒后,稍显苍老的声音从通讯器内传出。
“找我这老头有什么事。”
通讯器那边的人,是辛之一族的族长,狄宗。
苏晓之前与对方在自由城见过一面,原本是要交手,但碍于自由城是哨塔的地盘,互相试探一招后,就没再继续。
苏晓当时的感觉是,这老家伙相当强,那感觉,就宛如一具皮囊之下,隐藏着凶戾的恶鬼般,想到这点,苏晓开口说道:
“帮我杀个人。”
“时间、地点、目标、酬金。”
“酬金没有,目标是首席大法官·佛沃。”
“太难杀,不接。”
狄宗没考虑,当即回绝。
“辛之一族没有不接的委托。”
“那是说给外人听的屁话,首席大法官·佛沃作为审判所的掌控者,他的权力,不比斐迪南、托因、赫·康狄威三人小。”
狄宗说完这话,双方都沉默,这沉默保持了近一分钟后,被狄宗所打破。
“那边,快相遇了。”
狄宗突然说出一句让人费解的话。但苏晓听懂了对方是什么意思。
“她们交手时,你别出手。”
狄宗的话更加云里雾里。
“你认为这可能吗,沸红和暗阳我发展了这么久,它们交锋时,我会操控沸红。”
“别出手,作为回报,我帮你暗杀首席大法官·佛沃。”
狄宗说话间,隐约像是叹息了一声。
“哦?你居然这么爱护自己的族人。”
苏晓将通讯器放在桌上,点燃一支烟。
“谈不上爱护,她们有自己的命运,对她们来讲,现在就和你交锋,太早了,她们还没有这种资格,就这样吧,我现在就动身去「洛亚什」。”
“成交。”
苏晓挂断通讯,眷族方四名代表人物,已经安排好关于其中三人的暗杀,剩余的同盟长·托因,苏晓自己负责。
苏晓起身向总指挥室外走去,布布汪想跟着,但它现在不能离开要塞,巴哈与贝妮一同出行。
这次苏晓要去一趟「克瓦勃环城」,既是通过工具人·豪妹清空眷族同盟的军备库,也是因为同盟长·托因就在「克瓦勃环城」的内城区。
苏晓即将要用的,是他新开发出的一招,这招是凭借血枪宗师所开发出,他之前在战场上用过一次,而这次,他要用出的是完全体版本,也就是戴着【古旧的杀戒】用出这招。
PS:(今天一更,晚饭前,坚持运动,苟命要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