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k3x01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的細胞遊戲 txt-第五百一十二章 缺什麼送什麼閲讀-aoo2k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
在玩家们讨论不毁盾墙时,也有不少玩家,将目光放在了细胞online里新优化的任务系统上。
可以跳跃对话?
太好了啊!
细胞online里的一些任务,由于是和别的细菌对话,所以对话的时间有时候非常长。
基本上做一些任务的时候,都会有几分钟的对话时间。
而且之前没有优化前,细胞online里是没有跳过剧情对话的选项的。
一些急于做任务的玩家,在他们看来,每次都像是提着大刀饥渴难耐,却又不得不听NPC逼逼赖赖。
要是能砍NPC的话,他们恨不得一刀把NPC给砍了,赶紧做任务去。
因此江佐专门对这部分玩家,量身打造,进行了任务优化。
不过优化的部分任务,只是职业NPC参与的。
相当于玩家可以跳过和职业NPC的对话,直接进入剧情战斗,为玩家节省了时间,相同的时间内能刷到更多的黑晶和经验值。
同时对江佐来说,也能节省江佐的时间。
因为江佐设定的这部分任务,除了增加趣味性外,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训练玩家的战斗能力。
当然,那些和别的细菌、身体里别的细胞之间的任务,江佐还是没办法跳过对话的。
有的玩家得知这一消息后,就立刻迫不及待的找到了可跳过的任务,准备试试效果如何。
某个解救源细胞的任务中,玩家刚一进入任务,就有职业NPC扮成的任务人物走了过来。
职业NPC看到玩家来了,凑了过去,任务台词他早已滚瓜烂熟。
刚靠近玩家,职业NPC声情并茂的说道:
“勇敢的源细胞,我……”
还没等职业NPC说完,玩家就迫不及待地点了【跳过】,跳到了下一段对话。
职业NPC:“现在……”
【跳过】
职业NPC:“请你……”
【跳过】
职业NPC:“那么……”
【跳过】
职业NPC:“……”
【跳过】【跳过】
一连串的跳过任务后,职业NPC说了个寂寞,玩家也听了个寂寞。
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冲就完事了!
看到敌人都给干掉!
不墨迹是真的爽!
于是职业NPC发现,他们好像不用再背那么多的台词了。
见到玩家后,只要象征性的说一个字,玩家就会迫不及待的点击【跳过】,也不管说了啥。
真轻松!
不过这样一来,有的想看剧情的玩家就裂开了。
他们本来等待职业NPC说台词,跟随着完整的剧情,来一场沉浸剧情的游戏体验。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任务里的NPC说道:
“勇敢的源细胞,我……”
“现在……”
“请你……”
“那么……”
玩家:???
玩家特么直接当场疑惑。
什么鬼?台词要自己猜吗?
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被负责监督的职业NPC发现了,避免了这种偷懒的现象。
整体来说,这种对话可以跳过的更新,增加了细胞online里的效率,利大于弊。
……
南洋市。
医院据点。
经过一天时间的调运,杜原收到了皇室那边传来的消息,帝国最精锐的情报分析人员,和最尖端的侦察设备,已经乘坐直升机,飞往南洋市了。
一共有五架直升机,预计在一个小时后到达医院据点,请杜原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收到这一消息后,杜原立刻托人去找安权涛。
安权涛这边正在训练,江佐在消灭了变异肠球菌后,又得到了一大批的氦钵乙钛,给了安权涛,让安权涛帮他训练审判者。
因此安权涛的任务又加重了,正在准备训练的时候,安权涛的手下找了过来,说杜原有要紧的事,想尽快和安权涛见面。
有要紧的事?
什么事?
安权涛问这个手下,手下摇摇头说不知道,杜原也没告诉他是什么事,说是要亲自告诉安权涛。
本来安权涛是没什么功夫去的,可是人家杜原毕竟代表皇室,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人家的。
况且江佐和安权涛,还惦记人家的腐蚀流水,有机会接近找找机会,安权涛还是很乐意的。
稍做准备后,安权涛先告诉了江佐,说杜原找他有事,江佐的回答还是那样,先去看看有什么事,要是让我们出人手、资源什么的,就先打个岔,别急着答应。
来到杜原的房间后,看着房间里的几十箱腐蚀流水,安权涛心里暗暗咽了口口水。
杜原表现得很热情,搬了把椅子让安权涛坐。
安权涛坐下来后,先是客气了一句:
“杜原将军,在这有没有什么不舒心的地方?我的手下不懂事,要是冒犯了杜原将军,杜原将军和我说,我肯定会惩罚他们,给杜原将军一个交代。”
这种客气话,说的安权涛也有些烦,感觉像是在浪费时间一样,他的时间很紧张,不想在这些事上浪费时间。
可是不想说还是得说,表面功夫要到位,杜原是皇室的将军,谁知道皇室是不是很在意这些,别在这点小事上得罪了人家,有点不划算。
“安权涛首领哪里话,我在这待得很舒心。”杜原急着有事,没多说客套话,只是随便客套了一下,就直入主题说道:
“是这样的,安权涛首领。
南洋市对于帝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城市。
在皇室照顾不及的时候,安权涛首领愿意主动为帝国分忧,带领审判者守卫南洋市。
对此,皇室非常感激。
想到南洋市环境恶劣,死侍诡计多端,阴险狡诈,安权涛首领又缺少合适的侦察工具。
于是皇室决定,援助安权涛首领一批尖端的侦察设备,同时还有随行的情报分析人员,想要助安权涛首领一臂之力。”
安权涛原本以为,这次杜原又是不安好心,想要找他借人手,或者借资源。
更甚者,安权涛甚至做好了杜原要医院据点控制权的最坏打算。
可是事实再次出乎了安权涛的预料。
皇室这是什么操作?
先是送腐蚀流水,现在又送侦察设备了?
这一瞬间,安权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安权涛并没有太过震惊,因为有了腐蚀流水的前车之鉴,安权涛已经有所准备,所谓的送侦察设备,应该只是一个幌子。
说白了,是送侦察设备到医院据点,给谁用那还说不定呢。
就像这些腐蚀流水一样,杜原就给扣在自己的房间里,安权涛也拿他没办法。
安权涛心里想着,皇室这是打算在这,建立一个前哨据点?
先是运腐蚀流水,再运侦察设备,似乎有这个打算。
不管怎么说,安权涛还是笑着回答道:
“那就多谢杜原将军了。”
杜原一直在观察安权涛的表情,见安权涛并没有杜原预料的那么激动,杜原未免有些疑惑。
现在安权涛又是这么客套的道谢,没有太多惊喜的样子,杜原更是迷惑不解。
在安权涛的视角,他认为侦察设备不是给自己的,他高兴啥?为杜原高兴吗?
可是在杜原的视角,他知道,作为离间计划的第二步,侦察设备肯定是要给安权涛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出一套侦察设备皇室还是能忍痛割爱的。
所以杜原看来,这设备就是给你的啊,你一点惊喜的表示都没有?
安权涛又说道:“杜原将军啊,我就先说了,我这边人手是真的不够,实在没有多余的人手,帮您去护送那些设备过来了。”
一听到这话,杜原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
“哈哈,安权涛首领说笑了,当然不必。
这次是直升机直接运过来,送到医院据点楼顶的停机坪上,不用你们出人手护送的。”
安权涛也只是微笑着点头,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意外。
很正常,皇室头一次让自己出人手护送,被自己拒绝了,让皇室吃了个亏。
皇室总不可能那么蠢,一个失败的招数用两次。
要是杜原还在坚持,让安权涛出人手护送,那么安权涛真该怀疑皇室整体的智商了。
在杜原的邀请下,安权涛和他一起,来到了顶层的停机坪上,等待直升机的到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杜原不知怎的,话特别多,一直在向安权涛说来说去,总的中心就是一点——
死侍太阴险狡诈,绝对不能和死侍合作,要不然不仅会成为全帝国的敌人,还会被死侍坑的渣都不剩。
安权涛一边听,一边微笑着点头,表现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态度,连连表示杜原将军说的真是太对了。
实则心里,安权涛都忍不住想要吐槽,这特么不都是废话么!
甚至说到最后,杜原隐晦的点出,如果一个审判者势力和死侍合作,而还没被戳穿的话,可以趁早回头,皇室是不会追究的。
杜原说这些话,其实就是在进行离间计划的第二步,一边告诉安权涛死侍多阴险狠毒,和死侍合作没有好下场;
一边则在暗示安权涛,觉得害怕了就赶紧和死侍断了合作吧,皇室是不会追究的。
至于追不追究,现在还不重要,反正是暗示,皇室又没明确表态,先把安权涛给对付住就行了。
等血潮结束了,安权涛还不是待宰羔羊,追不追究,那时候咱再慢慢说。
反正到时候皇室说了算,现在先把空头支票开上。
这张空头支票,还是暗示性的语言说的,等于连空头支票都没给安权涛,就是暗示安权涛有这张空头支票,一点把柄都没留。
杜原想到这,就感觉自己这一步棋下的很妙,他不时地关注安权涛的表情,想看看安权涛有没有被唬住。
看安权涛脸上的微笑慢慢的不自然了,杜原心中有了底,安权涛大概率是被唬住了,只是不敢表现出来,可是他僵硬的微笑出卖了他。
可是安权涛这听的,那是一脸懵逼。
微笑变得僵硬,那是因为他懵逼了,他的头上应该能冒出一连串的问号。
皇室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权涛本来根本就没和死侍合作,杜原的暗示的话,听到安权涛耳朵里,就像在怂恿他和死侍合作一样。
淦!
皇室这么阴险的吗?
先怂恿自己和死侍合作,然后再用这个理有对付自己?
太阴险了!
安权涛和杜原两人,完全就是在跨服交流,两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一个人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另一个人理解成那个意思,然后表现得又向听懂了这个意思一样。
杜原觉得自己太高明了,离间计划卓有成效,这个安权涛像头猪一样,说什么都信,只是稍微暗示了空头支票就把他说动心了,真不配领导一千多审判者;
安权涛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位杜原,像个傻逼一样,真不配当皇室十二位将军之一,或者整个皇室都这么傻逼?
等了快一个小时,五架直升机终于来了。
直升机上,各种尖端的侦察设备,都被小心翼翼的搬了下来,随行的还有二十多名情报分析人员,他们负责操纵这些仪器侦察,并分析情报。
“上去帮忙,帮着抬到杜原将军的房间里。”安权涛吩咐在一旁的手下说道。
“不用不用。”杜原赶忙说道:
“这些设备就不用搬到我那去了,这是给安权涛首领的,你看哪里方便,就放在哪里吧,加快搭建完用上,好早点侦察情报。
血潮之中,情况瞬息万变,越早投入使用,当然效果越好。”
听到杜原这么说,安权涛这下是有点惊讶了。
看杜原的意思,好像真的是给自己使用的?
不是吧,真的要把这些设备送给自己?
不对,暂时还不一定,杜原可能只是想让自己安排个位置。
毕竟操作设备的人员,都是皇室派来的,听不听安权涛的,那还两说。
会头这些人只听杜原的命令,情报什么的也不给安权涛看,那不还等于是杜原的,和他安权涛有什么关系,总不能强行命令这些人吧,那不是撕破脸了吗。
由于离间计划时间紧迫,杜原的动作都很快,甚至比安权涛都要着急。
安权涛定好了位置后,设备和人员立刻就位,没过多长时间,一个尖端的侦察据点就组建完成了。
“安权涛首领,我们听候您的指令。”其中一个情报分析员向安权涛说道。
安权涛看了看杜原,杜原在一边笑着没有说什么,似乎是默认了这件事。
于是安权涛试着给这些人下令,让他们侦察南洋市聚集死侍的动向。
对方并没有拒绝,反倒飞快地开始工作起来。
楼顶的停机坪上,飞出了三架大型直升机,还有几架无人侦察机也从楼顶起飞。
同时据说帝国仅有的少量侦察卫星,也会为这些情报人员提供支持。
整个侦察据点,开始高效的运作起来,这种侦察效率,比当初安权涛派三百多审判者侦察,效率要高上很多。
桌面上摆放的所有情报,都对安权涛公开,没有对安权涛保密。
直到这时,安权涛才惊讶的相信了,这些设备和人员,皇室真的是借来帮自己了。
皇室怎么会这么好心?
杜原在和安权涛转了一圈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杜原知道这些人的效率,他们肯定会用最短的时间,将南洋市聚集死侍的情报,整理出来给安权涛。
到时候安权涛看到死侍的分布情况,就会发现,死侍是在暗中准备对付自己的。
在这一点上,杜原还是很自信的,因为他了解死侍,死侍即使和安权涛合作,肯定也在放着安权涛,在分布上肯定会对医院据点形成围攻的态势。
想到这里,杜原觉得,这个安权涛还真是可笑。
在杜原的认识里,他从柯龙伟那里,看到过当时安权涛派三百多审判者侦察后,得到的侦察报告。
安权涛之所以放心和死侍合作,肯定是上次派三百多审判者侦察时,得到了错误的侦察情报,认为聚集死侍很弱,没有对他形成威胁。
这次只要帮助安权涛,认清了聚集死侍的威胁,再加上自己前面开的空头支票,安权涛就会产生动摇,他和死侍合作的联盟,就会变得松散起来。
审判者和死侍,相互之间本就互相极不信任,有时候只需要戳破那层信任,双方的合作就会不攻自破。
安权涛看着皇室空投来的设备和人员,心里顿时摸不准到底怎么了。
皇室这是要进行什么操作?真的要帮自己?
皇室的这通操作,让安权涛看的迷惑起来。
南洋市另一边,天空上出现的直升机,还有无人侦察机,都引起了死侍的注意。
死侍很快发现,皇室似乎又对安权涛提供援助了。
从上一次援助安权涛腐蚀液体没多久,现在皇室又援助了安权涛,给安权涛送来了尖端的侦察能力。
侦察能力,正是安权涛的审判者所缺乏的,从当时安权涛派三百多审判者侦察就能看出来,要是不缺乏侦察能力,怎么会冒那么大的风险,让三百多审判者出去侦察呢。
这皇室还真特么的及时,安权涛缺什么,皇室就送什么!
想到这里,领头的死侍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它命令道:“让我们在通古西都的暗元会,立刻开始调查,调查皇室和安权涛的关系。
重点查一查皇室的君主,就往……私生子这方面调查,看看皇室的君主有没有在南洋市留下私生子。
不对,安权涛年龄,比皇室君主的年龄还大。
那就查杜原,看看杜原在南洋市,有没有什么私生子。”
死侍都快疯了,除了这个解释外,它很难想到还有什么解释,会让皇室像个傻逼一样,连续的做出这么迷惑的决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