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ymwtn精品玄幻小說 《開在名偵探世界的事務所》-第二百二十一章 飛驒機關宅邸殺人事件(20)展示-v3450

開在名偵探世界的事務所
小說推薦開在名偵探世界的事務所
“昨夜8点半左右,学长被赤沼的电话叫到拼门之间。”边说话,佐木边步入铁门内锁上。
“咣咣”,深色西装的龙之介双手握着铜色门把,嘴巴紧抿,试图往外拉,但没有成功,“确实是上了锁。”
“好了,请你们出去把钥匙拿过来。”隔着厚重的铁门,音量降下不少,“首先是由紫乃女士取下钥匙串……”
“咚咚”,金田一和龙之介两人急匆匆地跑出去,沾着汗液的白色袜子在木地板上留下浅浅的印子,在存放钥匙处,扮演巽紫乃的金田一踮起脚取下老旧环形的钥匙串,随后龙之介一马当先地推开旋转门,回头看了金田一一眼,只见后者在门口停顿了下,片刻后,高中生攥着钥匙串跟进到内部走廊。
“哦……竟然是这样……”旋转门外观看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外面怎么了?”困惑不已的龙之介听到了外面纷纷的议论声,虽然他希望出去问个清楚,但在金田一的推搡下还是继续往前回到了铁门前。
“铿铿!”拧了拧门把,还是纹丝未动。
“门还上着锁,没有丝毫奇怪的地方?”他的眉毛搅动在一块,心想,“那刚才外面的讨论声是??”
“好了,我们把锁打开吧。”金田一抬手亮了亮手中的钥匙串。
龙之介的思绪被拉回现实,重重拍了拍门,躁动不安地朝门内吼道:“真是的,愚蠢至极,喂,佐木,这样子真的能逃出来吗?”
里面没有人回应。
干愣了下,他被金田一轻轻推开。
躬身,金田一捏住一把钥匙,插入幽黑的钥匙孔中,旋转。
锁把往下一压,龙之介迫不及待地推开沉重的铁门。
明媚的阳光透过小铁窗洗在暗沉的地面上,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什么?”龙之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瞪圆眼睛问道,“人呢?”
“我在你后面。”“咚咚”,佐木在他背后用墨伞敲敲地面。
个头较高的西装男人猛然回头,不敢置信问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奥秘就在旋转门上。”拿着和金田一手中一模一样的钥匙串的佐木指指身后的旋转门,解开了龙之介的迷惑,“要实现这个手法,首先需要事先制作好假的钥匙串,在金田一和巽夫人离开这里去外面取假钥匙串的过程中,仙田猿彦从房间里走出,用真的钥匙串锁上房间,伪装成密室,然后,他走到旋转门的后面等着……”
“等?”龙之介低头重复了一遍。
“等金田一和巽夫人回来,在金田一学长着急推开一侧旋转门的同时,仙田猿彦从另一侧刚好出去。”
“这样,他不就看到巽……紫乃了吗?”龙之介的目光从心事重重的女人的脸上掠过。
“没错,这当然是他们的计划,在仙田猿彦出来后,两人迅速交换了下钥匙串,然后巽紫乃才拿着真的钥匙串走进旋转门内,以上就是密室的真相。”将手中的钥匙串递给美雪,佐木弹了弹额前的头发,转身质问巽紫乃,“夫人,如何,现在还准备挣扎吗?”
“可是,如果金田一没有和巽紫乃一起出去拿钥匙的话……”
“不管如何,她都会以某种理由将学长一同支走的。”
宽松的衣袖不断抖动,紫色和服的巽紫乃神色渐渐崩溃,她抱着头顺着墙壁渐渐蹲下,满脸彷徨无助的样子。
“现在我倒是很好奇,龙之介究竟是你什么人,要为了他不惜联手仙田猿彦来除掉非亲生儿子的征丸!”佐木知道眼前的妇人当下很脆弱,但是,愿意狠下心来杀掉养了十八年的“儿子”,实在不太可能是一般的理由。
“紫……紫乃!”眉毛挤在一堆,面色同样痛苦的剑持勇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任谁看到自己青梅竹马的发小成为杀人犯,都会觉得五味杂陈,他甚至开始怀疑巽紫乃喊他来的动机。
“毕竟……毕竟征丸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而龙之介他才是我的亲生儿子!”她竖起双手,以手覆面,艰难地说道。
“啊?!”
大家异口同声地惊呼。
“征丸是我们的亲生兄弟?!”巽萌黄惊讶不已。
“征丸是那个……那个性格古怪孤僻的女人——巽绫子的儿子。”
“你会告诉我们的吧?究竟发生过什么?”佐木语气稍缓。
等到巽紫乃情绪稳定后,说要换个环境慢慢说。
于是众人来到大屋的会议厅,坐在软垫上,倾听巽紫乃诉说往事。
“那是我15岁那样,父亲身负高额的债务去世了,从那以后,我和母亲过着连衣服都穿不暖的日子,我拼命学习,希望能摆脱这种悲惨的遭遇。
“后来我考上了县上数一数二的高中,在那里我遇到了绫子,她是个资本家的女儿,总是以自己为中心,也许是看我不起眼,她处处欺负我。
“之后母亲也成了不归之人,因为缴不起学费,我不得不辍学去打工,来养活自己,那时的我实在想找个人依靠……可偶然接近了我的男人在知道我怀孕之后,立马就消失地无影无踪。”回忆起年少的过去,
“也许那时候你就不该生下来。”志鸟村的大拇指按在钢笔上,唏嘘道。
“呵……他毕竟是我生命的延续……大着肚子的我走投无路,不得已来到医院,却遇到了同样待产的绫子,那个女子穿着华丽的衣服,身旁有佣人伺候,她嫁入了飞驒豪门,虽然我有所耳闻,但真正看到的时候,我才惊觉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大……”她的眼神里尽是对命运不公的怨恨。
“有些人出生就站在了很多人期冀却不一定能到达的终点。”佐木莫名感慨。
“我悄悄生下一个男婴,来到婴儿房的我,为了让他不要遭受和我一样的命运,鬼使神差地,我萌生了将手中男婴与巽家男婴对换的念头,以此作为对那个女人的报复!”她的面部闪过片刻的狰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