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aev4l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承包大明 txt-第八百九十一章 照照鑒賞-55svy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这可真是一波三折啊!
哱承恩与徐继荣两个人看得皆是目瞪口呆,而脑袋都是微微右倾。
动作是出奇得一致啊!
“难道…难道你…你事先已经知晓?”
许朝顿时是冷汗涔涔,哆嗦着嘴皮子,骇然地看着哱拜,身子还不住得往后退去。
但可惜他身后一面墙。
哱拜笑意一敛,道:“那也不是,之前我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会背叛我,只不过我发现你们几个似乎有意要延缓我军渡河,再加上……!”
他突然转头看向郭淡,“再加上这小子还真得前来这里搞什么承包,如果他是个傻子,那倒也罢了,但谁都知道他可不傻,故此我总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于是我找了个借口调文秀回来。”
说到这里,他又笑吟吟地看着许朝:“哪知这文秀刚回来,你这厮便去游说他背叛我,你也真是瞎了狗眼,文秀可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跟在我身边多年,他又岂会背叛我,只不过目前我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背叛了我,于是我就寻思让文秀将计就计,将你们一网打尽,不曾想你们这么幼稚,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啊!哈哈……!”
“哱王子,哱王子。”
刘东旸顿时慌了神,“哱王子,我…我都是被这小子给迷惑了,我不想背叛你的,请你放我一马,放我一马,哦哦哦,你若放我一马,我…我立刻告诉你,他安插在宁夏的细作。”
他是真的慌了,郭淡都在这里,还需要他来告诉吗。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因为他知道哱拜此人,是睚眦必报。
哱拜听得是勃然大怒,直接一脚将其踹翻在地,指着刘东旸,怒斥道:“你这混蛋,当初还自封总兵,妄图骑在我们父子头上,我那是顾全大局,不与你计较,否则得话,我早就容不下你了。”
他与刘东旸的关系其实也就那样,只不过他们都不爽党馨,当初杀了党馨,刘东旸竟然还想当老大,对于哱拜而言,只要稳定住局势,刘东旸是必死无疑。
土文秀冷声道:“王子,此等背信弃义的狗贼,何许与他废话。”
哱拜瞧了眼文秀,然后点了点头。
土文秀立刻上前一刀结果了他。
许朝当即吓坏了,直接跪了下去,歇斯底里地哭喊道:“哱王子,求你绕我一命,不要杀……啊!”
话还未说完,就被冲上来的哱承恩给一刀刺进胸膛,几个刀斧手又连斩杀他们的三个副将。
霎时间,大堂内是血流成河。
徐继荣看得有些懵,挠着下巴,低声道:“淡淡,咱们咋办?”
他这一出声,倒是惊醒了哱承恩,“还有你两个狗贼。”
便是提刀上前。
“当老子怕你么,有本事就来单挑。”徐继荣跳上前来,撸起袖子就准备开干。
郭淡面色一惊,赶紧一把将他推开。
“哎呦!”
徐继荣哪里想得到郭淡会从后面偷袭他,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活脱脱一个小王八。
“等等!”
哱拜见哱承恩的刀刺向郭淡,赶忙喝止道。
哱承恩收住手,道:“爹爹,他方才明显想要你的命,此等奸贼,还留著作甚。”
哱拜没有理会儿子,而是来到郭淡面前,打量了一番,点头笑道:“好小子,事到如今,竟然还面不改色。”
郭淡笑道:“我竟然敢单枪匹马来此,自然是做了万全得准备,你现在杀了我,不过也就是出了一口恶气,但是你留着我的话,说不定会得到更多。”
哱拜笑吟吟地问道:“比如说呢?”
郭淡道:“比如说十万石粮草。”
哱拜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小子果真是一个财神爷,开口十万石粮食,比朝廷还要横一些,嘴上却道:“我方才都说了,在我这里,你可就莫要谦虚,你的身价我可是一清二楚,十万石粮草,呵呵,那估计只能换你一只手。”
郭淡呵呵一笑,回到桌前坐下,笑吟吟地看着哱拜,问道:“那你想要多少?”
“至少也得一百万石粮草。”
哱拜竖起一根手指来。
郭淡笑呵呵道:“看来你的确调查的非常清楚啊!我的确值这个身价,但是…但是你就不值得,三十万两以内,你是一个非常值得合作的对象,但是超过三十万两,你就不值了。”
“这可由不得你。”哱拜不但不恼,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他方才只不过随口一说,如今看来,似乎有戏,不免喜出望外啊!
郭淡微微耸肩道:“那也由不得你。”
话音刚落,一把刀锋就架在哱拜的脖子上。
几乎是同时间,那些刀斧手将哱承恩给摁在地上摩擦。
哱拜当即面色一惊,“文秀,你…!”
“哈哈……!”
只见一个络腮胡刀斧手突然大笑起来,“郭顾问言之有理,这一百万石粮草,可怎么也轮不到他哱拜头上。”
哱拜不禁偏头看去,只觉此人有些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你是…?”
“怎么?连老子都不认识了。”那刀斧手呵呵道。
“台木儿。”
哱拜突然惊呼一声道。
“还算你有点记性。”
这台木儿乃是南蒙最为强大的土默特部的一名先锋将。
哱拜不禁怒目看向土文秀,道:“文秀,我如此信任你,你竟然联合土默特部背叛我?”
土文秀还未开口,台木儿便道:“他又不是傻子,在得知我部将会出兵多罗土蛮部,你们是根本毫无胜算,难道跟着你一块死么?”
原来之前哱拜自知光凭自己是难以抵抗大明,故此让土文秀前去联合蒙古的多罗土蛮部,原本游说的是非常成功,因为多罗土蛮部也一直想入侵中原,两边是一拍即合,哪知土文秀在回来的路上,就被这台木儿给截住。
并且告诉他,土默特部将会联合大明出兵土蛮部。
土默特部在南蒙最具有势力,单挑土蛮部也不是问题,如今还跟大明联合,土文秀知道哱拜是必败无疑啊!
没有道理跟着哱拜一块死。
郭淡笑呵呵道:“哱拜,任谁有一百万石粮食,都会选择跟强大的土默特部合作,而不是你这小瘪三。”
小瘪三?我好歹也是一代枭雄啊!哱拜不禁愤怒地瞪向郭淡,正准备开骂,忽然想起一事来,道:“既然你之前已经控制住了文秀,那你方才为何不…我知道了,你这是在借刀杀人。”
郭淡呵呵道:“话别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想将事情干得更漂亮一点,免得让陛下到时非常难做,毕竟你们是在谋反,又不是在过家家,怎么可能放过你们,哈哈…。”
其实徐姑姑他们说得都很对,肥宅不可能容得下他们,但是一诺牙行可是重信誉,既然答应了,那就不能反悔,那只能先诱惑他们,投靠自己,然后再借刀杀人,这可就不算违约,也不会让肥宅难做的。
其实郭淡真正要联合的是蒙古人,而不是刘东旸这些叛军。
哱拜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郭淡竟然会跑去跟蒙古人合作。
根本没有防着一手。
而之所以安排土文秀给哱拜通风报信,那只是为了获取他的信任,因为哱拜身边还是有一支亡命之徒,这些人可是收买不了得。
哱拜立刻向土文秀道:“文秀,你也听见了,你也造反了,到时他肯定也容不下你,如今你可还有机会啊。”
他还在做着垂死挣扎。
因为他知道台木儿肯定只是带了少量的人潜入这里,如果是大部队进入这里,他不可能一无所知。
郭淡哈哈笑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容不下他,但可惜的是,他已经投靠了土默特部,我绝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叛徒,而伤害与土默特部的关系。”
台木儿补充道:“文秀他精通蒙语和汉语,又熟悉宁夏的情况,待郭顾问在这里设立交易市场后,文秀将会专门负责我们与大明的贸易,这就不用你为文秀担心了。”
哱拜听得是咬牙切齿。
台木儿不去看他,向郭淡道:“郭顾问,这里太脏了,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叙话。”
郭淡伸手示意:“将军请。”在经过哱拜身边时,他问道:“你知道自己输在哪里吗?”
哱拜只是怒视着郭淡。
郭淡笑道:“因为你太穷了。哈哈!”
“郭淡,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眼看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哱拜鼓着充满血丝的双目,声嘶力竭地骂道。
滋滋滋—!
一阵突如其来的滴水声,令郭淡、台木儿他们停住了脚步,也令哱拜的咆哮戈然而止。
大堂里面变得静悄悄的,只闻那滴水声。
郭淡回头看去,顿时双目一睁,只见徐继荣讨出自己的宝贝,正在嘘嘘,而所有都看着他。
过得片刻,郭淡问道:“你在干什么?”
徐继荣打了个冷颤,收回宝贝,然后指着那泡尿,向哱拜父子道:“照照。”
“……!”
在场的人全部冒得一头冷汗。
徐继荣活蹦乱跳得来到郭淡面前,一手搭在郭淡肩膀上,嘻嘻笑道:“淡淡,我们京城双愚果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哇哈哈啊!”
“快将你的脏手拿开。”
郭淡赶紧一把推开他,心里嘀咕着,谁知道这家伙有没有病。
“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哱拜是彻底疯了。
这士可杀不可辱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