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gnv2火熱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576章 被搶了任務的阿笠博士鑒賞-l5ydk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博士?”柯南回头。
阿笠博士见池非迟那群人在餐桌旁,离他们有一段距离,再加上主持人的声音掩盖,不至于听到他们的悄悄话,弯下腰,低声道,“其中一个游戏舞台是你老爸帮忙设计的,以19世纪末的伦敦为背景,他觉得你一定会喜欢,而且在波士顿的时候,我、优作和非迟还专门讨论过这个游戏,花费了很多精力呢!”
“你们在波士顿的时候,就是在忙这个?”柯南无语吐槽自家老爸,“我老爸还真是喜欢那个时代啊。”
“这么说的话,非迟哥已经知道游戏内容了?”灰原哀问道,“那在游戏里,他算不算拿着通关秘籍的人?我们跟紧他就能通关了?”
“优作可没有把故事设计告诉他,只是讨论了一下那个时期伦敦的情况,还有游戏的整体策划,”阿笠博士笑眯眯纠正,“他也不知道故事走向和凶手的身份,跟着他不一定能轻松通关哦!”
“是吗?”灰原哀一脸淡定,“我倒是觉得,如果游戏就是破案的话,跟着非迟哥真的可以轻松通关。”
阿笠博士不得不承认,干笑道,“这么说也对啦。”
柯南升起了斗志和兴趣,“那进入游戏之后,我和他分开参与,就以这次游戏做舞台,再比一次!”
灰原哀调侃道,“看来非迟哥去波士顿一段时间,某些人已经从打击中缓过神开、又开始不安分了。”
柯南:“……”
别提以前,大家还可以做好朋友!
阿笠博士突然想到一件事,脸上笑意消失,凑近柯南和灰原哀耳边,将声音压得更低,“对了,你们今天过来的时候,非迟的情绪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没有啊,”柯南吐槽,“还有跟以前一样,再说了,他身上哪能看出什么情绪来?”
灰原哀追问,“出什么事了吗?”
阿笠博士偷偷看池非迟,发现池非迟没注意这边,才低声道,“非迟是辛多拉董事长养子的教父,这个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不知道,”灰原哀一头黑线,博士什么时候学会卖关子了,“我们才碰面没多久。”
“难怪他能拿到那么多体验徽章,”柯南想到了什么,转头张望,“不过我们没看到那个孩子……”
养父是辛多拉公司的董事长,教父是一个游戏迷,那孩子应该会过来看看才对。
“他没来,也……没法来了,”阿笠博士神色凝重道,“我是今天去找优作的时候,听优作说了才知道的,三天前,那个孩子从公寓大楼顶楼天台上跳下去,自杀了。”
灰原哀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转头看向跟池加奈低语的池非迟。
黑色的礼服、黑色纯色领带,神色跟以往一样沉静冷淡,以池非迟的喜好,原本这也不奇怪。
还有池加奈的黑色调礼服,她还以为这一家对黑色情有独钟,但现在再看……
那应该是表示哀悼的丧服。
柯南也怔了怔,“三天前?我记得那一天好像是……”
“小兰姐做了巧克力,让我们去侦探事务所拿巧克力,”灰原哀低声道,“之后我们去护田先生家帮忙找手表,非迟哥没有去,他从侦探事务所楼下的咖啡厅出来的时候,好像收到了简讯或者邮件,就匆匆离开了,吉田同学还说看到他当时脸色变得很难看,那个时候他就收到消息了吧?”
“应该是这样,据说事发当天,辛多拉董事长就将这件事告诉他了,”阿笠博士叹道,“非迟和那个孩子关系很好,那孩子从小父母就离婚了,辛多拉董事长也忙着公司的事物,几乎都是非迟在带那个孩子,那孩子也很依赖他、信任他,就连优作都说,他们比真正的父子还像父子呢。”
“那他怎么会跳楼自杀?”柯南皱眉。
那天他就在想,池非迟不太可能因为商业上的事而变脸色,恐怕是收到了什么特别严重的坏消息。
当时他还猜测会不会是那个组织的人,用什么消息将池非迟引开,打算对池非迟动手。
之后他打电话给池非迟,池非迟也正常接听,而毛利侦探事务所也没出事,他就没放在心上。
现在看来,他当时的推断果然没错,真的出大事了。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阿笠博士伸手摸了摸头,“非迟跟他一起相处的时候,他看起来很开心啊……”
“会不会是因为非迟哥离开之后,那孩子受了什么委屈?或者有人跟他说了什么?”灰原哀猜测,“比如说‘你教父不要你了’之类的话,他自杀的那个时候,非迟哥也才刚回来没两天吧?以时间上来看,完全有可能是有人刻意等非迟哥离开,才跟那个孩子说了什么。”
“小哀啊,我觉得你想太多了,那孩子已经十岁了,而且看起来也很稳重,要说他会因为别人说了什么就想不开……”阿笠博士回想着跟泽田弘树相处的经历,“我觉得不太可能。”
嗯……
柯南也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线索不够,我也没办法判断出他自杀的原因。”
“非迟哥或许知道。”灰原哀提醒。
“不过他似乎不打算跟我们说……”柯南心里有些懊恼。
连他老爸都说,池非迟跟那孩子像真正父子,说明那两个人关系真的很要好。
他老爸说不定是从池非迟和那孩子相处的情景,看到了他们父子以前的事。
当成家人的孩子自杀离世,他没法想象池非迟那天难看的脸色之下,心里是种什么滋味。
他有点恼池非迟什么都不跟他们说,也有点恼自己明明猜到池非迟接到了不一般的坏消息,却连到底是什么消息都没关注。
难受,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小伙伴。
“不打算说什么啊?”步美不知何时凑到了旁边,好奇看着说悄悄话的三人,“柯南,你们在背着我们说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吗?”
“没有,没有,”阿笠博士见池非迟等人也看了过来,连忙打住话题,直起身走向池加奈,“您好,我是阿笠,谢谢您之前让人送来的衣服。”
“您好,我听非迟说起过您,”池加奈伸手跟阿笠博士握了一下,发现舞台上的介绍完了、宴会场的灯重新亮了起来,愣了一下,“我还想等您跟柯南、小哀说完话之后,让他们两个和孩子们一起参加智力问答呢……”
说着,池加奈弯腰,对步美、元太、光彦微笑道,“不过也没关系,游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在去体验游戏之前,大家先开动脑筋,回答个有趣的问答,怎么样?”
阿笠博士一愣。
等等,有趣的智力问答?
这应该是他的事吧?
他这两天还努力想了一个有趣的问答,想考考孩子们呢。
“好啊!”步美欣然同意。
“请问吧,”光彦认真备战,“不过也不要小看我们哦。”
元太也觉得不对,按正常套路,问问题的应该是阿笠博士才对,不过看了看温和微笑的池加奈,摸了摸脑袋,“总比博士的冷笑话要好吧。”
池非迟:“……”
他老妈一来就抢了阿笠博士出题人的角色,真的好吗?
看看阿笠博士那一脸郁闷的样子……
“那么,我要出题了,”池加奈看着五个小鬼头,“问题是,为什么狗狗不出声?答案选项有,A:因为它嗓子不舒服,B:因为它的舌头被猫抓住了,C:因为它没有玩茧游戏的机会,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出声,D:因为那是一只玩具狗。”
“嗯……”光彦认真思索,看起来每个答案都有可能,说明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应该另有玄机。
柯南思索了一下,明白了,然后和灰原哀齐齐打了冷颤。
好冷……
“是C吗?”元太猜测,“今天就是茧游戏发布会,它不能玩,所以不高兴,我之前没有拿到游戏徽章,心情也很不好,只想吃东西,那就空不出嘴来说话了。”
“拜托,元太,”光彦一头黑线,“心情不好就想吃东西的,应该只有你吧?”
“狗狗本来就不能玩茧游戏啊,”步美迟疑道,“那应该是A吧?它嗓子不舒服,所以才不出声。”
“要是一声不吭,答案比较可能是玩具狗,”光彦摸着下巴,“不过B答案好奇怪,猫可以抓住狗的舌头吗?”
池加奈看向柯南和灰原哀,“你们呢?”
元太、光彦、步美也期待看向柯南和灰原哀。
请求他们的问答担当出战!
这可是第一次回答加奈夫人的问题耶,要是答不出来,总觉得会很丢人的。
“正确答案应该是B。”灰原哀一脸木然。
恭喜阿笠博士有对手了。
“为什么啊?”步美疑惑。
元太一脸茫然地回想,“猫果然能抓住狗的舌头吗?”
“因为‘Cat got your tongue?’啦,”柯南出声解释,心里叹了口气,这种面对冷笑话还要跟小孩子解释的经历好熟悉,“这一句是英语惯用语,表面上的意思是‘猫抓住了你的舌头吗’,但其实是在问某个人‘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所以,狗狗不说话,就是因为它的舌头被猫抓住了啊……”
“没错!”池加奈笑着点头。
静。
元太默默抱紧了胳膊。
好冷……
光彦一头冷汗,他突然觉得,以后可以期待一下阿笠博士的智力问答了。
步美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不经意看到池非迟,突然愣住,“池哥哥……”
在笑!
虽然没笑出声,但一个平时一脸冷淡的人突然笑起来,就算是眼里没那么强的冷意,嘴角也只是抿着,感觉还是很明显啊……
元太仰头一看,瞪大眼睛。
震惊!池哥哥居然会笑。
步美茫然了。
难道这个智力问答其实很有趣?
光彦默默回想了一下,也没发现哪里好笑。
灰原哀一头雾水,非迟哥的笑点是不是有点奇怪?
柯南和阿笠博士也沉默着。
看,池非迟的画风又跟其他人不一样了。
池非迟没遮掩笑意,也没解释。
他突然想起小时候的记忆里,池加奈偶尔会一脸委屈地追着池真之介问:猫抓住了你的舌头吗?猫抓住了你的舌头吗?……
挺有趣的。
不过这种事要是说出来,自己老妈就太糗了。

Comments are closed.